第44章剑明快跑
天魔圣2019-08-12 14:193,292

  笑不语又转头望了望其他人,其他人见方剑明有把奇刀,武功又高,谁还敢出来自触霉头,均是调过头去,没有出声,显然是放弃了争夺《天河宝录》的打算。

  “还有没有人出来比试?”笑不语高声地叫道。等了一会,不见人回应,便宣布《天河宝录》归方剑明所有。

  龙碧芸走上来,把《天河宝录》交到方剑明手中,道:“恭喜方郎。”

  方剑明苦笑道:“龙小姐,你的玩笑越开越大,在下可不敢与你玩下去了。”

  龙碧芸眨了眨眼道:“什么玩笑?”

  方剑明见她当真了,不禁有些着急。就在这时,突听得有人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方老弟,如今你是一举成名天下知,前途不可限量。这把刀,就是天蝉刀吧?厉害,厉害。我心中十分欢喜,可惜的是我还有事,不能在此多做逗留,改天有时间,我们切磋切磋,让华大哥也见识见识天蝉刀的神奇。”

  方剑明见是华大哥,忙道:“华大哥,我这点功夫,在你面前简直是班门弄斧。”

  华大哥道:“不可妄自菲薄。”扭头看了一眼龙碧芸,笑道:“龙小姐,你眼光锐利,想来必已猜出在下是谁。”

  龙碧芸含笑道:“华帮主之大名,小妹耳闻已久,今日一见,不胜欣喜。”

  华大哥“哈哈”一笑道:“方老弟若真是贵轩的姑爷,不知何时能喝上喜酒啊?”

  “喜酒?喝酒的事,怎么能少得了老酒鬼?这位华老弟,你要喝谁家的喜酒,把老道也带上吧。”醉道人跑了过来。

  华大哥听了,笑道:“好的,但却不是现在。”向吴世明使了一个眼色,向方剑明等人道了一声“在下有事先行一步,告辞”,大步而去。吴世明见方剑明拿到了《天河宝录》,比他自己拿到还要高兴。方剑明虽然不是他的亲人,但是两人小时候玩出来的交情,吴世明早已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看待了,现见华大哥朝他使了一个眼色,心中清楚,在方剑明耳畔低语了数句,亦是告辞而去,跟上前面的华大哥,两人下了石壁,消失踪影。

  华大哥和吴世明二人离开以后,相继有不少人也离开了石壁。到了最后,只剩下笑不语四人、方剑明、正天教一伙、龙碧芸主仆、狄向秋、身背宽背重剑的少年和史家兄妹。

  东方天骄突然走了过来,嫣然笑道:“方兄,恭喜你拿到了《天河宝录》。不知道方兄最近有没有空?”

  方剑明心头一怔,不知她这话用意何在。龙碧芸笑道:“方郎,如今你拿到了《天河宝录》,该和我一块儿回去了吧!”

  没等方剑明作何表示,东方天骄却是诧声问道:“龙……龙姐姐,方兄当真是你的未婚夫吗?”

  龙碧芸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这是当然,在群雄面前,我岂能拿我的名誉开玩笑?东方妹妹,你莫非不相信?”

  东方天骄咬了咬银牙,心知与她斗下去,自己毫无胜算,便对方剑明道:“方兄,明年开春,京城将有一场武林擂台大会,希望到时你也能去看一看,我在京城等你,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说完,转身而去。

  方剑明听得糊里糊涂,大声问道:“东方姑娘,有什么事,现在就当面说出来吧!”

  东方天骄头也不回地道:“方兄,这件事可能会关系到你的身世,你千万不要忘了这个约定!”说着,与飞龙子等人飞身下了石壁。

  方剑明听了东方天骄最后那句话,一时惊呆了。他的身世?有人知道他的身世,还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

  这时,麒麟鼠一副刚睡醒的样儿从他怀中钻出小脑袋,见了龙碧芸,居然露出了一副色眯眯的神情。龙月在旁看了,娇嗔一声道:“色鼠!”

  过了一会,天色也渐渐地黯淡起来,龙碧芸见方剑明还是站在原地,关心地问道:“方郎,你……”

  方剑明猛地浑身一颤,惊声道:“你还叫我方郎?”

  龙碧芸笑道:“方郎,我不这么叫你怎么……”

  方剑明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陡地翻了一个筋斗,道:“我不是你的方郎,龙小姐,你行行好,放过在下吧!四位前辈,晚辈先行一步,你们保重身体,来日方长,我们定会再见的!”闪电一般飞出了石壁外,身形一沉,落下去了。

  笑不语哈哈一笑道:“小友,你若没有急事,请到杭州风铃渡口一趟,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没什么本事教你,但我有句至理名言要送给你,那就是安……全……第……一”最后四个字,拖长了嗓门。

  龙碧芸料不到方剑明说走就走,忙对狄向秋等人歉意地说了声“告辞”,便带着那蛮横姑娘追了上去。

  花自流追着前面的司马宸宇,身后又跟着一个宇文坚,三人闪电一般下了石壁。一路之上,不少的武林中人见他们三人在石壁之间展开轻功飞奔,不把这些石壁当作一回事,心中多是骇然,虽说这是下去的路,但能这样随随便便地下去,没有一身高绝的武功,那也是办不到的。只听得有人大声叫道:“花自流,盲侠花自流,我见过他。咦,他追着人家做什么,莫非这个人是一个坏人不成!哎呀,他的身后怎么又跟着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不想要《天河宝录》了吗?”接着又是一人说道:“喝,他身后的人我见过,那不是宇文公子吗?”

  三人听了这些武林中人的对话,就当作耳旁风一般,只管展开身形径直往前飞奔,一会完全下了石壁,来到石林之中,司马宸宇也不管方向,转身朝西边跃去,花自流喝道:“司马宸宇,你还想往那里走?”紧追而上,宇文坚跟在他的身后,不消一会儿,三人便穿过了石林。三人在山头之间腾越了二十多里,司马宸宇始终不敢停下来。眼见前面有一片树林,司马宸宇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地投身而入。

  花自流大喝一声,手中的竹棒劈手飞出,夹着一股内家真力,呼呼地破空而去,直射对方的背心大穴。宇文坚见了,叫道:“司马兄,小心。花自流,有事好好地说。”

  花自流冷笑一声道:“对你们这种邪魔外道,用不着讲什么好话。”

  只听得司马宸宇长啸一声,身形一起,犹如神龙飞天一般,竹棒从他脚下穿过,饶了一个弯,到了飞扑而上的花自流手中,一竹棒又打出。司马宸宇拼着内力损耗,将身形拔起,已是成了强弩之末,眼见花自流的这一竹棒打来,急忙用手在腰间一护,只听得“啪”的一声巨响,这一竹棒打在了司马宸宇放在腰间的手上,司马宸宇闷哼一声飞了出去,滚到了草地上。花自流正要上去用竹棒抵住他时,却被赶上来的宇文坚“唰唰唰”连环三剑逼退了数步,将司马宸宇拉了起来。

  花自流暗叹一声“可惜”,手中的竹棒一挥,劈空刮起了一道劲风,击向一棵大树,只听得“喀嚓”一声,那棵大树顿时断为两截,轰然落到。花自流沉声说道:“宇文坚,你坏了花某的好事!”

  宇文坚扶着司马宸宇,冷笑一声道:“你说我是邪魔外道,我看你才是真正的邪魔外道,你想置司马兄于死地吗?”

  花自流叹了一口气道:“谁说我一定要他的命,我不过是想抓住他,逼他说出他的武功是谁传授的,我还没有那么的歹毒!”

  宇文坚微微一怔道:“有什么事,你可以问司马兄,犯得着要抓住他吗?”

  花自流冷笑道:“我不抓住他,你以为他会告诉我真相!”

  宇文坚道:“我不管你要问司马兄什么事,如今我看你怎么抓得住他。”

  这时只听得司马宸宇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花自流听了,脸色变了一变,宇文坚惊慌地道:“司马兄,你没有事吧!”

  司马宸宇哈哈一笑道:“多劳宇文老弟了,我没事。花自流,你不是想来抓我吗。我看你怎么抓!”双手一提,劈空就是一掌,花自流飞身躲过。掌风狂卷而出,击到一棵大树上,林中又是“轰”的一响。

  司马宸宇满脸狰狞地看着花自流,一步一步地向对方走去。此时天色已黑了下来,一轮半月出现在天边,清辉落在树林中,显得十分的明亮,一阵一阵的冷风从林子外吹了进来,隐隐还能听到远处狼叫之声。

  先前,司马宸宇和方剑明较量时,被方剑明的天蝉刀震得血气沸腾,受了一点小伤,还没有来得及运功疗伤,花自流已是一竹棒打到,他只能强运真力接了一竹棒,虽把花自流震退,但自己的内脏也受了不小的伤害,不得不急忙飞身逃走。后来,花自流紧追着他不放,他就这么一口气绷着,不敢停下来,也不敢运气疗伤,生怕被花自流抓住无法应付。

  现在,他虽然又受了花自流的一竹棒,但这一棒却将他堵在胸口的一口浊气随着鲜血吐出,胸中不禁一舒,内力也有了一些恢复,胆气斗然一壮。想到先前被追的狼狈之像,心中愤恨,满肚子的怒气一股脑地朝着花自流发了过来,恨不得一掌就将花自流劈死,方解心头之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