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龙女功深
天魔圣2019-08-08 10:143,400

  龙碧芸一出场,虽然没有和人过招,但她一手分开两女的绝技已震惊当场。一般人不要说去分开两女,就是走近她们也是不可能的。这等实力摆在那里,谁都是看得见的,于是有人高声叫道:“龙小姐神功盖世,这《天河宝录》应该是她的!”接着又有很多人随声附和起来。一时之间,龙碧芸竟成了焦点人物。

  笑不语听了那些人的话,微微一笑道:“丫头,看来你是众望所归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出来同龙姑娘一较高低?”连问了几声,没有人出来,正要宣布《天河宝录》从今以后就是龙碧芸的了,却见有人飘入场中道:“龙小姐端的是神功惊人,《春夏秋冬笈》也不愧为八大奇书之一。在下不才,意欲领教一下龙小姐的高招。”

  这人正是那美男子。只见他面对着龙碧芸,微微一笑。他人本来就生得俊美,这一笑,顿时更显出众,即使是宋玉、潘安在世,也不过如此。

  龙碧芸微微一笑道:“请问公子尊姓?”

  美男子笑道:“在下司马宸宇,见过龙小姐。”

  龙碧芸道:“原来是司马兄。”顿了一顿,对群雄道:“对于《天河宝录》,我也只是好奇而已,本门既然已经有了《春夏秋冬笈》,我又何必再多有贪心?刚才见到两位妹妹交手实在过于激烈,来不及多做思考,只好出手格开她们,想不到这样一来,倒是让我进退两难了。我要是下去,就会让本轩的名声大损,要是不下去,又不是我心中所愿,当真苦恼得很……”低头想了一下,脸上显出一副古怪的表情,同她一脸神圣的相貌显得极不相称。上天的造化竟是如此的奇妙,居然能在一张神圣的脸蛋上显出一副古怪的表情,这副古怪的表情一出,众人均是看得呆了!

  只见龙碧芸嫣然一笑道:“不如这样吧,我有一个法子,说出来,还望司马兄准许。”

  司马宸宇听了,笑道:“在下无不遵从。”

  龙碧芸轻移莲步,径直往方剑明走了上去。众人不知她想做什么,却见她停下莲步,对方剑明道:“方兄可否出来一下?”

  方剑明微微一怔道:“她要干什么?”他对龙碧芸有些后怕,正在迟疑,忽觉香风扑面,龙碧芸已是来到了他的身前,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向场中走去。

  龙碧芸身为“慈航轩”的传人,地位尊贵,又是绝世大美人,无缘无故地去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恐怕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场的人无不惊呆了,就是华大哥看了,也觉稀奇。

  吴世明见了,脸上也是一呆,接着就嘻笑起来,暗道:“难道龙小姐看上了剑明?哈哈,这可有趣极了。”东方天骄看了,却是小嘴一撅,暗道:“龙碧芸,你凭什么这样做?他若真是我的那个‘方剑明’,将来我会给你好看。”

  “龙小姐,你……你这是为何?”方剑明脸色有些尴尬。

  到了场上,龙碧芸玉手一松,笑着对司马宸宇道:“司马兄,方兄乃本轩贵人,这一场就由他来出手,他输了就算是我输了,他要是赢了,没有人再出场,那《天河宝录》就是他的啦。”接着,从方剑明手中要过《天河宝录》,道:“方兄,小妹的声誉全靠你啦。”说完,飞身退了回去。那蛮横姑娘脸色惊异地在她耳畔低声说了些什么,她却微微一笑,在前者耳边低语了几句。登时,那蛮横姑娘在看方剑明时,态度就全都变了,就像在看慈航轩的姑爷似的。

  龙碧芸的那番话一出口,在场的人无不震惊,这小子居然是“慈航轩”的贵人?可能吗?真的吗?没人问,谁问谁就是对慈航轩大不敬。

  此时,方剑明心中暗道:“这龙碧芸搞什么鬼?我什么时候成了她慈航轩的贵人?难道她是想讹诈我不成?不可能啊,我有什么可讹诈的?不通,不通。唉,真是伤脑筋。她这么一说,我真是百口莫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却听司马宸宇笑道:“有趣,有趣。阁下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方剑明眼珠一转,打了一个哈哈,道:“我方剑明就是慈航轩的贵人,哈哈,贵人,尊贵的人。”

  话音刚落,只听那蛮横姑娘大声道:“你不仅是本轩的贵人,还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

  方剑明听了这话,险些晕倒,暗道:“这对主仆是不是吃错了药?我若真是慈航轩的姑爷,我岂会不知?”

  全场一片寂静,似已都成了哑巴。病书生自从见到龙碧芸出场后,眼光就没离开过她。他脸上露出一种回忆的表情,有些忧伤。

  “原来阁下的来历这般大,在下失敬得很。咱们废话就不多说了,开始罢。”

  司马宸宇说完,也不等方剑明回话,飞身一起,一掌印向了方剑明。方剑明脚下一滑,左掌一翻,闪电拍出,和司马宸宇的掌力接实,只听得“啪”的一声,方剑明脚下一转,斜飞出去。司马宸宇不等他去远,劈空就是一掌,掌风凛然,方剑明的身形为之一滞。司马宸宇乘机一掌印向方剑明的肩头,方剑明急忙使出一招“怪蟒翻身”,退开了一丈,双脚还没有落地,回头就是一掌,同紧追而上的司马宸宇又对上了一掌。两股内家真力一撞,只听得“轰”的一声,方剑明的身形在地上滑去了三丈有余,地上留下了两道深到半寸的痕迹,司马宸宇却是被震得凌空翻了一个筋斗。只见他猛地大喝一声,双眼射出一道精光,隔空就是双掌连环劈出,掌风狂卷,六道无形的真力咆哮着向方剑明击到。方剑明见他下了狠手,不敢迟疑,长啸一声,身形跃起,使出了罗汉拳。

  两人这番交手,当真是将遇良才,打得难分难解。片刻,两人过了五十招,兀自不分胜负。转眼又过数招,司马宸宇突然飞身跃退,右手一提,掌心闪过一道白芒。人如闪电,飞扑而上。

  方剑明心中惊道:“是白骨阴功!”将天蝉刀拔了出来,长啸一声,挥刀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场上卷起一阵狂风,武功稍弱的纷纷回避,武功高的运功相抗。

  “呃”的一声,司马宸宇身躯一震,张口喷出一股鲜血,“噔噔噔”地连退三步。方剑明怪叫一声,在半空翻了十数个筋斗,落地后,只觉头晕眼花,胸口恶心。司马宸宇脸上呆了一呆,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就这么败给了一个无名小子!

  这时,陡听得有人一声惨笑,大叫道:“老天啊,我终于找到杀害我全家的仇人了。”

  众人正自看得惊心动魄,突然听到这个声音,十分诧异,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是谁,只见一条人影急射场中,手中的一根竹棒犹如神来之剑般,在司马宸宇背上打了一下。笑不语等人在他出手的那一刻,正要出手将他赶下去,见得是他,怔了一怔,身形不免一顿,这个人竟是“盲侠”花自流!这一呆的功夫,花自流的竹子早已打在司马宸宇的背上。

  司马宸宇猛地双臂一振,背上衣服高鼓,好像藏着什么东西似的,将花自流的竹棒弹开。花自流脚下一歪,打着旋儿转出了五步,被赶上来的宇文坚一剑刺到腰间。花自流手中竹棒一抖,居然后发先至,挡在了对方的剑尖上,只听得“叮”的一声,宇文坚立时被震得退了三步。但他担心司马宸宇,所以虽被震退,仍不顾死活地再次扑上,手中长剑一连洒出数十剑,剑光飞舞,闪电击向花自流。

  花自流手中竹棒一挥,转眼就将宇文坚的快剑挡了回去。朝前一推,将宇文坚震开一丈,厉声喝道:“宇文坚,不关你的事!”回头“见”司马宸宇喷出一道鲜血后飞身掠过人群的头顶向远方奔去,口中大喝一声:“哪里走?”飞身就追。他眼睛虽瞎,但又好象什么都能看到似的,对准司马宸宇逃跑的方向,脚下丝毫不顿,转眼就越过众武林人士的头顶,闪电般地追上。宇文坚见他还不放过司马宸宇,忙喝道:“花自流,亏你还是侠义之辈,有我在,怎能让你伤了司马兄半分!”随后而上,也越过人群头顶,下得石壁,追了上去。

  这几下来得电光雷火,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人们还没来的及弄清怎么回事,三条人影已一个紧跟一个下了石壁,消失了踪迹。

  方剑明回过神来时,三人早已远去,暗道:“花大哥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司马宸宇和他有仇吗?他在这里坐了这么久,难道为的就是要找出他的仇人?”

  笑不语见了,心中忖道:“花自流武功高强,谅那宇文坚和受了伤的司马宸宇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于是走上前来,道:“方小友,你果然没让我们失望。”方剑明却是放心不下花自流,有些着急地道:“笑前辈,花大哥去追司马宸宇了,一定危险得很,我们还是赶上去看一看吧!”

  笑不语道:“花自流武功高强,我想他应该不会有事的,你不要为他担心。再说了,听他刚才的口气,好像认为这个司马宸宇是他的仇家,这种事我们又怎么能管得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在孔海山与令狐乐那头,笑问道:“两位有兴趣吗?”

  孔海山哈哈一笑道:“这位方老弟的武功着实高强,晚辈不敢献丑了。”令狐乐道:“孔兄之言,正合我意。只要《天河宝录》不落在邪魔外道手中,我们便放心了。”两人大笑一声,联袂下得石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