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心狠手辣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17

  由于心中气愤,司马宸宇这一掌带着毕生功力向花自流打去,只见狂风大作、阴风嗖嗖,一股白骨尸臭之味漫延空中。花自流的眼睛虽瞎,但心中不瞎,从一股股杀气中已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机,他强压怒火,微微地转过身躯,一双空灵的眼睛对着司马宸宇,道:“司马宸宇,我问你,是什么人传授你这个功夫的?”

  司马宸宇冷笑一声,脚下一顿,道:“花自流,这个问题,你应该去西门山庄打听,我相信你会在那里找到答案的,不过我看你如今是难逃此地,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转过头去,笑道:“宇文老弟,助我一臂之力。”

  宇文坚迟疑了一下,司马宸宇笑道:“欲成大事者,怎能不心狠手辣?”

  宇文坚脸色一狠,大笑道:“不错,司马兄,上!”

  “上”字一落,两人身形陡翻,从空中闪电击到,一左一右,左首是司马宸宇,两只阴风阵阵的手掌霹雳一般轰向花自流,右首是宇文坚,一把长剑破空而去,直刺花自流周身大穴,剑风斯斯,阴风腾腾。花自流嘴角露出一丝嘲笑,毅然不惧,笑道:“花某就是死,也要拉一个来垫背!”说着,手中的一根竹棒,闪电刺出,霎时化作数百条的竹影打向两人。

  只听得“砰砰砰”之声和“当当当”之声在林中响起,花自流身形飞动,绕着二人飞快地转动起来,宇文坚见了,失声叫道:“这是什么身法!”

  司马宸宇却是冷笑一声,双掌一翻,双眼闪动着一阵白光,双掌掌心显出狰狞的白骨,拍向身在空中的花自流。花自流此时被宇文坚一把长剑紧紧地拖住,见状长啸一声,声音震得十丈之内的树枝急剧地晃动,陡地身形一挺,那数百条竹影聚成一股超强的竹气,带着一股狂风卷了过去,

  这一竹棒乃是花自流最为厉害的竹法,名叫“竹影深情”,只见那竹棒猛烈地晃动起来,就像一个翩翩多姿的妙龄女郎,体态美妙,尽情地舞动着自己骄人的身材,一片强烈的情欲随着这一棒发出,好像花自流一霎间就变成了一个多情的男子,想用他的深情来拥抱心爱的女郎,这女郎只有一个,也只唯一的一个,那就是司马宸宇。至于他真正的爱人究竟在何方,却是没有人知道,也许只是藏在他的内心深处!但现在,花自流抱上去的人就是司马宸宇,这一抱……

  司马宸宇双掌一分,掌心的白骨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白芒,双掌轻轻地一挥,一道一道白芒驾着狂风迎向了花自流的“竹影深情”。

  那一边,宇文坚身形突然一滞,气机一跳,发觉前面有着两股超强的力道挡住了他的去路。

  就在这一霎间,只听得司马宸宇一声惨叫,双眉紧皱,被远远地摔了出去,身子砸断了数棵大树,林中一阵轰然,而花自流的身形则一翻,自空中缓缓地落了下来,他虽然没有像司马宸宇那么狼狈,但两道鲜血也从嘴角不断地流了出来,双眼好像一下子明亮了起来,看到什么好看的东西,一丝古怪的笑意从眼角滑过。

  宇文坚看到花自流的这副表情,不知怎么回事,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悲伤,好像小时候被人冤枉,父亲仍要打自己一样,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不解和无力。他霎时呆住了,手中的长剑递到花自流胸前三寸,竟是没有刺下去,司马宸宇从地上翻身跃起,叫道:“宇文老弟,杀了他!小不忍则乱大谋。”

  宇文坚听到司马宸宇的话,头脑一清,咬了咬牙,手腕一抖,一剑深深地刺下,心头暗道:“花自流,不要怪我!”

  司马宸宇看到宇文坚一剑刺了下去,心头才好像放下了一块石头,脸上露出了一副安心的神色。俟了一会,却见他们二人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显得极为古怪,便道:“宇文老弟,你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想补上一剑吗,哈哈,走吧,这家伙看来是死了!”

  宇文坚好像一下子成了哑巴似的,哼都不哼一声。司马宸宇“咦”了一声,感觉有些不对,究竟那里不对,他却是看不出来,脚下移动,缓缓地走了过去。

  “别动!”一个声音在林中响起。

  司马宸宇心头一惊,这里还有人?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绝世高手?司马宸宇刚想发话,只见林中刮过一道劲风,远远地从树林那头显出一条高大的身躯来,腰间好像还悬着一把大砍刀,全身发出一股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势。

  司马宸宇看到这个人,心头猛地一跳,气机居然不受控制,一股气劲迎着对方冲了上去,竟然想拦都拦不住。但奇怪的是,在“砰”的一声响过后,司马宸宇的那一道气劲居然莫名其妙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那人身形一晃,从十多丈外落到了场中,抬眼看了一下宇文坚,喝道:“退开!”这才见宇文坚猛地一震,“噔噔……”地连续倒退了一丈多远,一直退到了司马宸宇的身边。来人是一个中年人,脸上有着一副健康的肤色,隐隐透出一种玉色,两太阳穴也是平常如普通人。

  司马宸宇和宇文坚看了他一眼,却是从未见过,再看一眼他腰间悬着的大砍刀,不由地互相看了一眼。来人也不看他们二人,突然伸指一弹,一道劲风飞出,打在了花自流的身上。花自流身躯一震,张口喷出一道鲜血,嘴角动了一动,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没有出声,只是以空灵的眼神看了看来人。

  来人哈哈一笑道:“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却是见不得两人围攻一人,你们两个给我滚!”

  司马宸宇虽然知道对方的武功高深莫测,但是他仍然咬了咬牙道:“尊驾是那一位,在下乃是西门山庄的司马宸宇,尊驾所管的闲事恐怕有些管不了!”

  来人听到“西门山庄”,眼神陡然翻过一道精光,看了司马宸宇一眼,突然笑道:“哦,原来是你!”

  司马宸宇一怔,诧异地道:“尊驾认识我?”

  来人大笑道:“回去告诉你们庄主的老爹,就说我刀神有一日就会驾临西门山庄,讨回当年的旧帐!”

  司马宸宇听了,脸色急变,话也不说,拉起宇文坚转身就跑。宇文坚心头大吃一惊,他的老爹在跟他说到武林掌故的时候,也曾提及过天榜上的刀神,原来他就是刀神,难怪刚才那一剑刺到花自流身上时,便是再多加十倍的力气也是难以刺下。

  司马宸宇和宇文坚跑得不见人影时,却远远地传来了司马宸宇的声音道:“刀神,你不要张狂,我曾外公一定会把你击败的!”

  刀神傲然一笑,怎么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转头向花自流看去。花自流躬身一拜,道:“花自流见过刀神前辈!”

  刀神微微一愕,笑道:“原来你就是盲侠,呵呵,不错,你的功夫还算不错。怎么了,你们怎么会打起来的?”

  花自流沉思一下,道:“前辈,你可是来寻找《天河宝录》的?”

  刀神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来找一个人的,他是我的义子,我都找了他许久了,还是不见他的踪影,不知他是生是死,唉……对了,《天河宝录》和你同他们打起来有关吗?”

  花自流道:“前辈,《天河宝录》出世,想必你也听说了?”

  刀神点了点头,花自流道:“我本来对这个《天河宝录》也是有些好奇的,到了这里以后,也想夺宝,但是有一天突然发现有一个人的武功有些古怪,我就把他暗暗怀疑成我的一个仇人,我……”刀神听到这,打断他的话道:“等等,你说你的仇人,怎么又把你的仇人牵涉了进来!”

  花自流一双空灵的眼神陡然一酸,竟是滴下一滴泪来,刀神一愣,花自流却是笑道:“前辈,我也不怕你笑话,在你面前,我也只是一个娃娃罢了,武林中人都当我是一个十分古怪的侠客,其实我心中的痛苦却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我在很小的时候,一家就被一个人魔头全都杀了,只剩下我一人,那魔头的武功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今日我在比武场上突然见得有人使出来,心中惊喜焦急,终于给我发现了杀我一家仇人的线索,至少这个人和他有关系,这个人就是刚才那个叫做司马宸宇的人,我就追着他一路来到了此地,另外一个人却是白陀山庄的宇文坚,他和司马宸宇关系要好,当然不会让我抓住司马宸宇问个明白了。后来的事情,前辈应该可以想得出来!”

  刀神叹了一声道:“花自流,你说得虽然有些隐讳,可是我也听出来了,这个司马宸宇所使的武功是八大奇书之一的‘白骨阴功’,当年杀死你一家的人正是一个使用‘白骨阴功’的人,所以你就怀疑他和那个人有关,是吗?”

  花自流道:“前辈说的不错,我正是怀疑这个司马宸宇和杀害我一家的仇人有很大的关系,不然我也不会紧追不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