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雷柔不柔
天魔圣2019-08-12 14:383,158

  雷柔道:“你看丁大哥,他一见到我就一副如临大敌的神色,就像是见到了丑八怪似的。还是龙姐姐好,第一次见面就这般夸我,我怪不好意思的。”说完,把龙碧芸的手松开,毫不淑女的跳到唐肥身前,拉着唐肥的手,笑道:“姐姐就是唐姐姐吧,我听弟弟说过你,说你是丁大哥要好到‘非他不嫁’的朋友。格格,姐姐一脸富态,难怪丁大哥一直不理我,原来是丁大哥心中早已有了佳人。唐姐姐,丁大哥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教你怎么惩罚他,保证让他在你手底下服服帖帖的。”

  这时,那少年上来与龙碧芸见礼。原来,那少年便是曾与龙碧芸主仆同行过的那位身背宽背重剑的少年。雷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似的,指着少年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哼,瞧他一脸傻呆呆的样子,我心底就有气。也不知道逗我开心,真是气死我了。他的名字叫钟涛,是天山剑派的人。”

  方剑明听了,心中惊讶,抱拳道:“不知钟兄还记得方某否?”钟涛呵呵一笑道:“当然记得。”却见雷柔伸出玉指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娇声道:“真是气死我了。我还没发话,你怎么就开口说话啦,不是说好,一切由我来作主吗?”众人听了这话,心中均是一怔。

  不料,钟涛还是那幅憨厚的神态,道:“是方兄主动找我说话的,怪不得我。”

  雷柔咬咬银牙,双眉一竖,狠狠的在钟涛手背上掐了一下,瞪大眼睛道:“气死我了!”说完,看了看方剑明,问道:“你就是哪个方剑明?”

  方剑明双拳一抱,道:“在下方剑明,见过雷小姐。”

  雷柔听了,脸色猛地一愕,突然大笑起来,花枝招展的样子,脚下一颠,几乎要滚到了钟涛的怀里。钟涛伸手一扶,将她扶住。

  雷柔边笑边道:“在下?格格,我已经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么对我说话了,你可真逗,难怪龙姐姐会喜欢上你。”

  方剑明啼笑皆非,心想:“这雷柔当真是难缠,钟涛是他未婚夫,将来境遇堪忧啊。”转念一想,见钟涛始终保持微笑,不管雷柔说什么,他都是那副样儿,暗叹一声,不得不佩服起来,暗道:“天山派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雷柔一到,场面立时热闹起来,这个美人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让丫鬟们上了一桌酒菜,摆在大厅内。众人分宾落座。本来以身份而论,龙碧芸是客人当中最尊贵的,以她“慈航轩”未来轩主的身份,在座的都不能和她相比,然而大家都是年轻人,只以年龄论,都把丁世杰推到了首座。

  麒麟鼠闻到香味,从方剑明怀内“吱吱”叫着溜了出来。龙月将它抱住,雷柔和钟涛看了,均是一愣。

  雷柔娇声大叫道:“哎呀,这是什么小动物,好可爱。”

  方剑明道:“它是麒麟鼠,名叫阿毛。”

  雷柔听了,眉开眼笑地跑过去,伸手要摸麒麟鼠。麒麟鼠见了她的面容,呆了一呆,露出一个色咪咪的微笑。

  雷柔格格娇笑道:“好啊,它还会知道我长得好看呢,居然色咪咪得看着我,我好喜欢!”在它身上乱摸,格格娇笑着跑回去了。

  麒麟鼠被弄乱了“发型”,双颊一鼓,气乎乎的样子。龙月敲了它的一下,娇声道:“你气呼呼的作什么,到了主人家,主人这么招待我们,你还不满意吗,待会不给你吃的。”麒麟鼠听了,急忙伸出鲜红的小舌头在龙月的手上舔了一下,毛茸茸的尾巴左右摇摆,讨好的看着龙月,都把大家看得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大家举箸动杯,一阵吃喝。龙碧芸因为有伤在身,吃的并不多,更不会沾酒。大家正说得开心,便听得一个小孩的声音在门外高声地道:“四姐,你真不够意思,来了客人,也不叫我一声,我虽然年纪小,可是我也是一个喜欢结交朋友的人,把你的朋友都介绍给我吧。”随着话声,一个穿着白衣的小孩走了进来,正是昨晚到酒楼上叫回雷鸣的小孩。

  雷柔见了他,瞪眼道:“你打扮得不男不女的,当心把我的朋友吓跑。小屁孩,这里没你的事,出去玩去。”

  小孩笑道:“四姐都没有把客人吓跑,我怎么能和四姐相比?”

  雷柔闻言,柳眉一竖,飞身一起,从位子上跃起,扑向小孩,道:“你这个小屁孩,敢和姑奶奶顶嘴,我看你是皮痒了。”

  小孩脸色一变,“呼”的一声,窜出门外,转眼消失不见。雷柔娇躯一晃,跟着也是没了踪影。众人都是瞧得一愣,接着,便传了一声惨叫,小孩的声音惨兮兮地道:“四姐,四姐,你行行好,饶了八弟吧。八弟以后再也不敢了。”

  雷柔大叫道:“你再跟我说一声八弟,姑奶奶就不会放过你。姑奶奶叫你不学好!”也不知雷柔是怎么动手的,那小孩又是一声惨叫,尖声娇叫道:“四姐,手下留情,八妹错了不行吗。”

  雷柔娇哼一声,道:“快走,快走,不要来打扰我们,小心姑奶奶把你改回女装!”众人心中正自苦笑不得,只见雷柔双手互拍,进门来道:“这小屁孩专门来捣乱,这下安静啦,大家不要客气,我们继续喝酒。”

  众人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将那小孩打发走的,听她将那精灵的小孩收拾得服服帖帖,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钟淘。钟淘还是一脸憨厚的笑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处在火山的顶端。之后在筵席上都是雷柔一个人在说话,其他人均是一脸谨慎的听着,听到她将这些年来在江湖上所遇到的事一一说出,心中都是暗叹她小小年纪就已经一个老江湖了。

  据她说,她五岁出道,跟着曾祖父在江湖中四处走动。她刁钻古怪,做人所不能做,着实在武林中打跑了不少的人物。遇到劲敌,曾祖父就出马。十五岁的时候,开始独自闯荡江湖。有一次路遇草寇,数十条汉子见了她倾国之貌,要把她捉到山寨当压寨夫人。她毫不客气,当即就赏了那些草寇几枚火器,炸得对方人仰马翻,哭爹叫娘,再也不敢上前一步,她却像一个没事人一般,拍拍玉手就走。

  本来以她的身份和容貌,到了这般年纪,雷府的大门早被提亲的人踏破,内中的既有江湖名门大派的子弟,又有一方大员的子孙,甚至皇亲贵族也来了不少。然而雷柔早已有了未婚夫,雷家怎么可能把她外嫁。有时,雷柔也赶在提亲的人不知道她已有了婆家之前,去见见来人,来人见了她的绝色美貌,神魂颠倒,还以为她是同意了,雷柔却甩出火弹,将桌椅之类一一炸毁,把来人吓得冷汗直流,哪里还敢说提亲一事,灰溜溜地跑回去,事后逢人说起雷柔,就说雷柔一点也不温柔。因此,她就得了“火爆龙女”之称。

  雷柔将她的趣事说出来,她自己认为是很有趣得很,听在其他人耳里,对她的警惕又增加了几分,知道她的性格确实是名不虚传。唯独钟涛一人听得津津有味,毫不变色。

  饭后,雷柔和钟涛告辞而去,临走前,雷柔把丁世杰的斗笠拿走,说是拿回去还要再研究研究,丁世杰哪里会不肯答应,见她挽着钟涛的手臂出了大厅,抹了一把汗,向方剑明看了一眼,苦笑道:“知道什么叫活受罪吧,这就是,奇怪的是钟老弟好像对她有免疫力,一点也不把她的脾气放在心上,我真算是服了他!”方剑明眼珠一转,哈哈笑道:“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钟老弟为人忠厚,对人心诚,雷姑娘就算再刁钻,再火爆,拿他也是没法,他们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丁世杰笑道:“不错,方老弟,你这话说得太对了。其实,不止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和龙小姐也是一样。女的有绝代风姿,武艺高深。男的技压群雄,一举成名。当真是一对佳偶。”方剑明听他拿自己取笑,回敬道:“丁大哥呢,丁大哥到了这般年纪,应该早到了成婚的年龄,你和唐姐姐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到时别忘了给我们一张喜帖。”丁世杰仰天打了一个哈哈,道:“还早,还早,不急,不急。妹子的哥哥唐影都尚未成亲,我怎么敢成婚在前?”

  方剑明哈哈笑道:“这有什么,只要两情相愿,还在乎这些世俗礼教吗?武林中人,何须如此顾忌。”丁世杰只是说道:“像我们这样也好,如今我想通了,把她留在身边,给我当一个助手,胜过自己一人单干。”方剑明惊异地问道:“怎么,丁大哥不会要叫唐姐姐给你望风吧?”丁世杰笑道:“什么望风,我要她做主角,我来给她望风,哈哈……”唐肥听了,开怀一笑道:“不错,不错,我最恨那些为富不仁的人,我要跟着丁大哥把那些人的家财盗光,散给百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