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香艳一餐
天魔圣2019-08-08 10:143,381

  一霎时,洞房没了,红头巾没了,方剑明也没了,双眼一睁,只见阳光从窗户外射进来,照在屋里,显得十分透亮,原来这不过是“黄粱一梦”而已。

  龙月不高兴地撅起了小嘴,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要滑落,急忙伸手抓住,低头一看,只见身上盖着一件披风。

  “吱呀”一声轻响,大门被人缓缓地推开,只见方剑明拿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他没有看到龙月醒来,只当她还在浓睡。将手中的托盘放到桌上,朝里屋看了一眼,低声笑道:“都还在睡呢。看来这一顿饭只有我一个人吃了!”

  话声一落,龙月怀里一阵抖动,“吱吱”一叫,麒麟鼠钻出,扑向了方剑明。方剑明将它抱住,敲了它的小脑袋一下,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是不是闻到了菜香味,这才跑出来的?”果不其然,麒麟鼠挣脱了方剑明的手,跳到桌上,瞪着托盘里的菜肴。

  龙月“噗哧”一声笑了起来,道:“方大哥,还是你知道它的脾性。”

  方剑明见她醒了,笑道:“龙月妹妹,快去梳洗一下,吃饭了。”

  龙月看了看他,把披风递过去,道:“嗯,你这人平时大大咧咧的,看不出来还有细心的时候。”

  方剑明笑道:“这叫粗中有细。”眉头皱了一皱,道:“昨晚是不是又发生了打斗?”龙月道:“这事待会在告诉你。对了,小姐伤势怎么样?”方剑明道:“已经好多了。我想休息半个月就会痊愈。”

  龙月听后,这才总算放下一颗心来。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感到粘乎乎的,惊叫道:“哎呀,我得去梳洗一下,难受死了。”跑出门去。

  她梳洗完毕,进了屋子,见方剑明已给她盛了一碗米饭,心头一热,道:“怎么?想巴结我么?”

  方剑明道:“这可是你说的。”

  龙月哼了一声,道:“你昨晚叫我什么来着?”

  方剑明一怔,道:“叫你什么?”

  龙月道:“你叫我月儿。”

  方剑明道:“我叫你月儿?哈哈,你不生气么?”

  龙月道:“看在你巴结我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方剑明笑道:“那我今后叫你什么?是月儿还是龙月妹妹。嗯,叫你月儿,只怕你要找我拼命,我还是……”

  龙月不高兴地道:“你这叫什么话。我……”见方剑明脸上带着坏笑,小嘴一撅,毫不淑女地一屁股坐下,暗道:“好小子,竟敢拿我开心,改天让你好看。”低头吃饭。

  吃了半会,就听到里屋有了动响。两人站起身来,跑进里屋来。龙月见了龙碧芸,“哇”的一声,扑向了床头,语带哭泣地道:“小姐,昨晚你把月儿吓坏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也没脸回去见人了。”

  龙碧芸躺在床上,脸上露出微笑,摸摸龙月的头,开玩笑地道:“月儿,我怎么会有事呢?你还没有找到婆家,我怎么可能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呢。”

  龙月抬起脸来,俏脸上两行清泪挂着。龙碧芸伸出玉手,轻轻为她擦干,道:“我没什么事,看把你急得。女儿家要是哭哭啼啼的,还来江湖中闯荡什么呢。再说,你一哭立时成了大花脸,不好看啊!”

  龙月道:“管他好看不好看,只要小姐没事,就算把月儿变为天下最丑的女人,月儿也心甘情愿!”

  龙碧芸听了她孩子气的话,既是感动又觉好笑,道:“月儿,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让你着急了。”抬起眼来,看了一眼方剑明,嫣然一笑,道:“方郎,多谢你!”

  方剑明道:“龙妹,我……”

  龙碧芸柳眉一皱,方剑明诧道:“龙妹,你为什么不高兴?”龙碧芸道:“昨晚你是怎么称呼我的?”

  方剑明想了半天,道:“不是龙妹吗?”

  龙碧芸神色幽怨地道:“方郎,你好健忘。”

  方剑明生怕她有事,忙陪着笑道:“龙妹,你不要伤心,都怪我如此健忘,我昨晚是怎么称呼你的呢?让我想想。”

  龙月道:“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昨晚你不是称小姐为‘芸儿’么?”

  方剑明“啊”地一声叫了出来,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芸儿,这下行了吧。这有什么好争的,女人真是奇怪,一个称呼而已!”最后一句话说得极为细小,没让二人听见。不然,龙月发起飙来,罪业可就大了。

  吃过早饭后,方剑明问起昨夜打斗之事。龙月眉飞色舞的将昨夜她所知道的经过一一道出。说完后,她惊叹地道:“依我看,那个老婆婆当真是一个神仙。武功这般神奇,天下第一,非她莫属。”

  方剑明听了,对那老婆婆越发好奇。当初遇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不是一个平凡之人,但她混迹于闹市,以卖首饰为生,实在叫人捉摸不透。

  方剑明走到窗户边,打量着那密密麻麻的剑孔,越看越是心惊。从剑孔的数目以及排列来看,这老婆婆的剑法才是真正的做到了“出神入化”。就算当今武林两个最为出名的剑派——武当派和天山剑派,也未必就有这么高的剑法。

  忽听得屋外传来脚步声,听这脚步声,知道是两个有武功的人。有人高声道:“楚老弟在吗?姓丁的找上门来了!”方剑明听得是丁世杰的口音,脸上一喜,忙打开了大门。来人是丁世杰和唐肥。

  丁世杰哈哈一笑,抬脚走了进来,见龙月也在屋里,愣了一愣,神色古怪地一笑,转身就走,道:“妹子,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快走,快走。”说着,就要和唐肥离开。

  方剑明怔了一怔,道:“丁大哥,你这是在开哪门子玩笑,既然来了,就请屋里坐。”丁世杰脚下一顿,道:“不打扰么?”方剑明道:“有什么打扰的。”丁世杰和唐肥相视一笑,进了屋子。

  龙月见了,抿嘴一笑道:“唐姐姐,你和丁大哥真是要好。你们什么时候成婚呀,到时别忘了给我们发喜帖。”龙月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这话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可是对于被说的两人,那就大大的不一样。唐肥脸上腾的飞红起来,模样甚是娇羞。丁世杰双眼一翻,打了一个哈哈道:“不急,不急。”

  方剑明给两人让座以后,正要开口,却听里屋的龙碧芸问道:“来的可是丁兄和唐姐姐?”

  丁世杰和唐肥压根儿就没料到龙碧芸会在里屋,闻言一愣,一道古怪的笑意在两人脸上一滑而过。

  丁世杰道:“方小姐原来也在屋里。不错,正是丁某和唐肥妹子前来叨扰。”

  龙碧芸道:“请恕小妹身子有恙,不能出来迎接。”

  丁世杰微微一愕,心道:“这就怪了,要说有恙,应该也是楚老弟,他昨晚被我灌醉成那样。”口上说道:“好说,好说。”话锋一转,问方剑明道:“楚老弟,方小姐昨天不是好好的吗,怎地身体有恙了?”

  方剑明闻言,想到昨晚被袭之事,脸色禁不住一沉,忽地问道:“丁大哥,你当我是你的朋友吗?”

  丁世杰哈哈一笑道:“别说是朋友,就是把你当兄弟,姓丁的也没话说。不然,姓丁的今天就不会找上门来了。”

  方剑明一拍桌子,道:“丁大哥既然这般说,我再隐瞒我们的来历,就是大大的不应该了。丁大哥,实不相瞒,在下其实就是方剑明!”

  丁世杰和唐肥听得一怔,唐肥诧声问道:“哪个方剑明?”

  方剑明道:“就是哪个夺得了《天河宝录》的方剑明!”

  丁世杰和唐肥面面相觑,一脸的不解。丁世杰咳了一声道:“姓丁的可不管你是叫楚明,还是叫方剑明。我交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姓名。既然你这般说,那姓丁的以后就叫你方老弟。”

  龙月见两人似乎并没有听说过方剑明,正要开口问话,唐肥忽地大声叫起来,道:“原来你就是哪个夺得了《天河宝录》的方剑明?哎呀,你真是了不起。这一路上,我只顾追丁大哥,而丁大哥只知道躲避,根本就没空去听什么江湖传言。不过,我却是隐隐约约的听过你的事。你突然说出来,我还真糊涂了。细想之下,这才明白。这么说来,方妹子就是龙小姐了,难怪,难怪。”

  龙碧芸在里屋道:“昨日有所隐瞒,还望唐姐姐不要怪罪。”唐肥摇摇手,爽朗地道:“没事,没事,我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

  丁世杰哈哈一笑道:“方老弟,你能拿到《天河宝录》,这就说明你本领高强,难怪昨天我在你面前,也吃了亏。对了,你们昨晚究竟出了什么事?”

  方剑明便将昨晚在大街上遇袭的经过大致说了一番。丁世杰听后,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都怪我,我昨晚要是没把你灌醉,就不会让龙小姐受到伤害。”

  方剑明道:“这也怪不得丁大哥,那些人对《天河宝录》觊觎良久,袭击之事,早晚会发生。”

  丁世杰道:“话虽如此说,但我还是不能免责。那击伤龙小姐的人长得什么样子,使得是什么功夫?”

  方剑明沉思了一下道:“那人生着一个鹰勾鼻子,年约五十。至于武功,他使的是爪功,有些怪异,凶狠霸道,施展开来,像极了老鹰。”

  丁世杰想了一想,脸色一冷道:“我若没有猜错,此人就是龙门帮的帮主齐万鹰。”方剑明听后,怒道:“原来是龙门帮,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