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花神
天魔圣2019-08-12 14:253,406

  方剑明苦着个脸,转身出了山洞。他本想来听木头人夸赞的,没想反而遭到了这么大的打击。

  他来到河畔坐下,唱道:“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草也香不过它……”曲调悠扬,满含情趣。这首小曲,是刀神教给他的。据刀神说,只要想起了某人,便可以唱。一连唱了好几遍,不由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忽然,隐隐有歌声传来,他凝神一听,果然听到有人在树林内放声歌唱,所唱的正是他刚才唱过的小曲。“咦”了一声,他道:“是谁呢?怎么唱我刚唱过的歌?哎呀……我想起来了,一定是她。”急忙起身,跑到了树林里来。抬头一看,立时傻傻地呆望着,竟是已经痴了!

  只见一棵大树上,坐着一个美若天仙的绿衣少女,美目忽闪忽闪,惹人怜爱。人美,曲妙,怎么又能不让方剑明看得发痴呢?

  那绿衣少女正是上次悄悄拿了方剑明衣裤的人,而她又像极了天地盟的圣姑,只是圣姑冰冷,她却娇蛮而已。

  她唱了六遍,妙目一转,看了看方剑明的痴呆像,“格格”一笑道:“呆子。”

  方剑明脸上微微一红,问道:“你怎么会唱这首曲?”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道:“就兴你会唱,难道就不兴我会唱了?”

  方剑明又问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绿衣少女道:“说来你不相信,我刚才听你唱了一遍,就学会了。说实话,你唱得真难听。”

  方剑明愕然道:“你是从我这里学去的?”

  绿衣少女道:“不错,怎么了,你不服气吗?”

  方剑明心想:“你可真聪明,一听我唱立刻就学会了,而且唱得比黄莺还好听,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想着,便问道:“你是谁?上次你没有告诉我,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绿衣少女“呸”了一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谁?”

  方剑明听她不说,胡乱一猜,道:“莫非你是花神?”

  绿衣少女听了他的话,“格格”大笑起来,笑得花姿乱颤。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绿衣少女笑声稍歇,道:“不错,我就是花伸。”

  方剑明也不觉得稀奇,道:“花神姐姐,原来是你呀,怪不得你的轻功这么好!”

  绿衣少女“哼”了一声,道:“什么轻功?我才不会轻功呢。”妙目一转,看着他,笑道:“刚才你叫我什么来着?”

  方剑明摸摸脑袋,道:“没叫你什么啊……”猛地想到自己称呼过她为“花神姐姐”,心头一亮,道:“啊……原来你指的是这个,难道你不是比我大吗?”

  绿衣少女嫣然一笑道:“当然,我的年纪比你大。快叫姐姐!”

  方剑明觉着好玩,双手一合道:“阿弥陀佛,小僧方剑明,见过花神姐姐,请花神姐姐赐我一些法力。”

  绿衣少女见他怪模怪样的样子,“格格”地大笑。很快,“呸”了一声,道:“我的法力岂是说赐就能赐的?你给我磕一万个头,我也未必赐给你。”

  方剑明正要问她为何长得与圣姑一模一样,忽见她脸色一变道:“我们下次再聊,你敢忘了我,小心我揍你。”一晃身,便消失无踪,不知何处去了。

  “啊”的一声大叫,方剑明大腿疼痛难耐,睁开了眼睛。

  “是谁咬我?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话没说完,“啪”的一声,脸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定睛看去,原来是圣姑“赏”给他的。

  “你为什么打我?”

  “小鬼,你干的好事,本圣姑恨不得一剑杀了你!”

  “你杀吧,反正我们都死了。”

  “死?死倒是一了百了,可像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方剑明愣了一会,这才发觉身上软软的,低头一看,不禁怔了一怔。原来,他们掉在了一片原始长草中。贵州多山,因此植被也异常繁茂。只是,像这种能承受得起重压的长草,却是少见。

  “小鬼,这都是你害的,我要杀了你。”刚才是恨不得杀,现在是真杀。一剑刺来,方剑明大叫一声,滚到一边,猛觉屁股一冷,已被“叮”了一下。幸亏圣姑被摔得没了多少力气,不然的话,这一剑非把他刺得屁股开花不可。

  方剑明可不敢再继续留在这里,拿起天蝉刀,便钻入了深密的长草丛中。圣姑一剑刺出之后,便坐在了长草上微微喘着气。

  方剑明钻出长草丛后,见圣姑没有追来,拍了拍胸口,暗道好险。伸手摸了莫屁股上的剑伤,道:“亏我翻得快,倘若被她刺个正着,我也别活了。”说完,往前行去。

  屁股受伤,自然走不快,当他走到一片果林下时,已觉无力。半个屁股坐在石上,抬头仰望。

  “吱吱”一叫,麒麟鼠那特有的叫声传来,方剑明定睛看去,不由地失笑了起来,道:“阿毛,你怎么也跳崖了?是不是舍不得我啊?”

  只见麒麟鼠坐在一棵果树上,向他挥舞着前肢,似在说“你也来了,快上来吃些果子吧。”

  方剑明站起来,念头一转,笑脸顿时变成了怒脸,道:“好啊,你这卖主求荣的家伙,先前是不是你咬我?”

  麒麟鼠“吱吱”地叫着、比划着。方剑明看了一会,苦笑不得,道:“也亏你咬我,我若不醒,圣姑暗中给我一剑,我早一命呜呼了,哪里还能见到你。”

  麒麟鼠见他消气了,便咬落十几个果子。方剑明捡起来吃了,想起圣姑会来找吃的,忙离开了果林,折向南面。爬上一个山坡,放眼望去,但见波光粼粼,湖水碧蓝,坡下竟是一个天然湖泊。

  方剑明喜出望外,跑下坡去,到了湖畔,伸手一摸湖水,竟是温和的。四下瞄了一眼,确定没人,脱下裤子,舀水洗伤口。奇怪的是,湖水竟有治愈之能,伤口很快就痊愈了。

  方剑明大喜过望,竟脱了衣服裤子,下湖戏水。麒麟鼠坐在湖边,不敢下来。

  正游得痛快,忽听有人冷冰冰地道:“小鬼,你真是不要脸。”

  方剑明扭头看去,见是圣姑,吓得脸都白了,道:“圣姑姐姐,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杀了我,就没人陪你说话了。”见她向放在湖边的天蝉刀走去,忙大叫道:“喂,君子不夺人之所好。”

  麒麟鼠飞身来到天蝉刀前,对着圣姑张牙舞爪,“吱吱”地乱叫,示意圣故不要靠近它,否则就要对她不客气了。圣姑哪里会怕它,身形一闪,逼近一丈,宝剑一指,冷声道:“小家伙,走开!”

  麒麟鼠见宝剑剑尖在眼前晃了晃去,一股冷气袭来,尖叫一声,抱头鼠窜。圣故冷哼一声,将剑回鞘,走到天蝉刀边,弯腰拿起,细看了几眼,哼的一声,便把刀扔了,问道:“这刀叫什么名字?”

  方剑明心想她要真想夺刀,自己还真挡不住,如实说了,圣姑听后,并没多少惊奇,淡淡地“哦”了一声。方剑明怕她翻脸无情,笑道:“圣姑姐姐,这地方可真怪。”

  圣姑冷声道:“别叫我姐姐。”

  方剑明道:“你年纪比我大,我不叫你姐姐叫你什么?”

  圣姑迟疑了一下,道:“我姓白。”

  “白姐姐。”

  “警告过你,不要叫我姐姐。”

  “那好,我叫你白姑娘。只是,我总觉得没有白姐姐好听。”

  圣姑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冰冷的话声传来,道:“你最好求神保佑,这里若有出去的路,出去之前,我非杀了你不可。”

  方剑明打了一个寒噤,暗道:“老天啊,求你别让她找到出去的路。”再一想,她找不到出去的路,岂不是说明这里是个绝命所在,自己岂非要困死在这里?又一想,反正有个美人陪着自己死,老天也算眷顾他了。

  上了湖岸,不见麒麟鼠,暗骂这小子不讲义气,忽听它“吱吱”的叫声传来,抬头看去,只见麒麟鼠不知何时跑到了山脚下,兴奋地刨着什么。方剑明到了近前,见它已刨了一个大洞,奇道:“阿毛,你发现了什么?”

  麒麟鼠没空理他,忙个不停。出乎方剑明意料之外的是,不多时,麒麟鼠竟刨开了一个山洞。方剑明心道:“这里莫非便是出口?”却见麒麟鼠“哧溜”一声,钻进洞去了。

  方剑明吃了一惊,发出劈空掌力,拍打洞口。这一发掌,忽觉掌力比以前强了不少,心中好生奇怪。不久,那山洞已被掌力震得老大,人一弯腰,便可进去。

  想到麒麟鼠钻进去了,怕它遇险,忙钻入洞中,走了几丈,便是白玉石阶,弯弯曲曲不知通往何处。这山洞绝非天然生成,定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遣工挖建的。行了半响,前面豁然开朗,竟已到了一个极为宽广的洞府之内。地面全是白玉打造,四壁镶嵌着许多晶莹的宝石,一派富丽堂皇。

  “咚”的一声传来,方剑明吓了一跳,凝目望去,却见麒麟鼠正在撞一个石门。方剑明一脸狐疑地走了过去,道:“阿毛,你撞它干嘛?”

  麒麟鼠扑过来,咬着方剑明的裤脚,用力拉扯,要方剑明为它开门。方剑明仔细地看了看石门,伸手在石门边上的一个凸起处一按,“咔……”的一声,石门转开。麒麟鼠欢喜地一叫,闯了进去,方剑明亦是抬脚走进了石室。

  还没等方剑明来得及细看石室内,麒麟鼠便跳上了一方玉石打造的桌子,对着一个檀木盒子大叫。那檀木盒子边上,还放着一张素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