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算命先生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97

  那竹棒来得好不迅速,转眼就到了方剑明的肩头。方剑明身形连闪,从棒影之中穿了过去,一掌印在对方肩头,那乞丐那里会料到方剑明的身法如此巧妙,也没防备,竟是给方剑明一掌击中,退出好几步,脸色显得非常难看,骂道:“臭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再接老子一棒看看。”话罢,手中竹棒忽地飞起,朝方剑明头顶落下,端的是又快又狠。

  方剑明哈哈一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身形一翻,落到了乞丐左侧,运功于掌,就想出手打他。那竹棒却特古怪,跟着方剑明的身形一转,好像早就料到方剑明落下的方位,方剑明刚一着地,棒声呼呼传来,已是到了肩头。

  方剑明脸色微变,沉肩避过,伸手抓棒。那乞丐一声冷笑,任他拿住。两人内力暗吐,那乞丐只觉虎口一麻,脸色大变,手中竹棒脱手而出,竟被方剑明夺了过去。旁人见方剑明夺了恶丐竹棒,纷纷大声叫好起来。那乞丐恼羞成怒,猛地一拳打出,方剑明依葫芦画瓢,亦是一拳打出。

  “砰”的一声,两人拳头相接,那乞丐痛得大叫一声,退出好几步,又惊又怒,暗道:“从哪里跑出来的混小子。”方剑明冷笑一声,将竹棒折为两截,道:“你不配用这竹棒,快依我所说的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乞丐今日是遇到了小煞星,心知斗不过方剑明,只得掏出一锭银子,交给老村长。虽然他也道了谦,但谁都看得出,他并非心甘情愿。那乞丐恨恨地瞪了方剑明一眼,转身而去。这事在方剑明看来,并不是很大,但在那些农人眼中,却不啻天大的忙,个个上来道谢。这事完毕之后,方剑明也没怎么记在心上。第二天不见那乞丐,之后也便把对方忘了。

  晓行夜宿,往东走了五日。这天,因为贪看景色,眼见天快黑了,却是前不见村后不着店。麒麟鼠从他怀中钻出,坐在肩头,东看西瞧。正行走间,突听身后传来马蹄之声,不一会儿,一匹快马从方剑明身边飞驰了过去。方剑明抬眼一望,见马背上是一个姑娘,背着一把宝剑。

  那姑娘去了十数丈,不知为何,陡地将马一勒,停了下来,并调转马头,向方剑明奔了过来。方剑明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面貌,那姑娘已狂风一般来到他身前,娇声问道:“喂,你肩头的这只松鼠卖不卖?”

  方剑明微微一怔,只见她十六、七岁的样儿,模样十分俏丽,暗道:“这小姑娘长得倒是不错,只是口气蛮了些。”

  “喂,你有没有听见我的话,我问你这只松鼠卖不卖?”姑娘见他不吭声,放高了嗓门。

  “不卖。”方剑明断然回绝。

  姑娘听了,哼了一声,道:“了不起么?我跟你买这只松鼠,是看得起你,这世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我买他的东西呢!”

  方剑明笑问道:“哦,这是为什么?”

  姑娘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方剑明道:“你是什么人?难道比公主还要高贵?”

  姑娘微微一哼,道:“公主算得了什么?我家小姐比她高贵何止百倍。”

  方剑明道:“咦,奇怪啦,我问的是你,你怎么提到了你家小姐?”

  姑娘道:“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么?”

  方剑明听了,险些晕倒在地。这个小姑娘说话颠三倒四的,到底要说谁?

  “你家小姐是谁?”

  姑娘傲然一笑道:“我家小姐,哼,那可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女中豪杰,说出来吓死你。”

  方剑明这次没回腔,甩开大步而去。姑娘有些着恼了,纵马追上,道:“我家小姐便是飘渺仙子。”

  “没听说过。”方剑明实话实说。

  “你……”姑娘气得小脸发白,用马鞭指着他道:“你等着,我早晚要找你算账。”

  “算账?算什么账?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方剑明故意逗她。

  “唰”的一声,姑娘大怒,马鞭朝方剑明抽去。方剑明身形一晃,便即躲过,笑嘻嘻地道:“你别打我,我身上金贵着呢,你打着了我,便要嫁给我。”姑娘举鞭再要抽打,闻言,不敢落下。

  方剑明“哈哈”一声大笑,在马屁股上打了一掌,那马吃痛,往前飞奔而去。姑娘一时不察,险些掉落,幸亏她骑术了得,才没有落马。

  “臭小贼,下次让我见到你,我非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不可。”姑娘的声音传来,充满了火气。

  方剑明听了,暗道:“丫头都这般蛮横,想来这个‘飘渺仙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终于赶到了一座城下,正要入城,忽听“叮铃铃”的响声传来,就像响在耳边一般,心中一奇,定睛看去,只见一人迎面而来。这人四十上下年纪,一副算命先生的打扮,手中幡子上挂着一串铃铛。他看着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也在看他。

  不约而同,两人竟都笑了。

  “少侠要看相么?”

  “可以免费么?”

  “哈哈,少侠真风趣。我看少侠似是不信命运之说,看了也未必有用。不过,既然遇到了少侠,也算有缘,在下就免费为少侠看看!”说完,深深看了方剑明一眼,眉头一皱道:“少侠,今晚只怕你会有祸事上身。”

  “我信。”

  “喔,少侠也看出来了?”

  “我不会看相,更不会给自己看相。但我有一种预感。”

  “哈哈,少侠好自为之,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算命先生说完,放开脚步,从方剑明的身边走了过去,竟是再也不去看他一眼。方剑明觉得他有些意思,回身问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算命先生脚底不快不慢地走着,却有一股出尘之味,头也不回地笑道:“世上皆知我是我,哪里知晓他是他。”飘然而去。

  方剑明怔了一怔,暗道:“这算命先生身负武功,绝非寻常之人。”扭头对坐在肩上的麒麟鼠道:“阿毛,我今晚可能会有祸事上身,你怕是不怕?要进城去么?”

  麒麟鼠听了,做一个不屑的神态,右前肢一抬,指着前方,就好像在说:进城去,我阿毛还怕谁来?

  方剑明见了它搞怪的动作,哈哈大笑,大步入城。

  进城后,找了一家客栈,刚进门,迎面就冲出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与他撞了一撞。方剑明看了看那和尚,见对方翻着一双白眼,神态傲慢。想起算命先生的话,只好忍了,绕过对方身边,却听和尚哼道:“小子,龙小姐是你能惹得起的吗,下次注意点!”方剑明听了,寻思道:“那龙小姐是谁?莫非是那飘渺仙子?哼,若真是她,看来她飘渺仙子之名,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这时,那和尚已出客栈而去。本想追去看看,想了想,忍住了。

  这晚,他在客栈住下,不知是那位仁兄喝高了,在院中“狼嚎”,打开门一看,是一个书生。

  “这么晚了,你大呼小叫地干什么?”对面一个客人很不满的道。

  “小生对月吟诗。”

  “吟你……哎哟。”对面那个客人叫了一声,便不再吭声。

  方剑明轻笑了一声,知道那客人已被书生教训了一下,心想这书生和那和尚必是一伙,是前来找他麻烦的,便不理会,关了门,睡在了床上。那书生在院中“狼嚎”得更凶了,就似被人痛殴了一般。

  方剑明想了一想,道:“你吟诗是么?好,我给你伴奏。”在屋中找了一会,竟把夜壶找了出来,见床脚靠着一根棍子,便随手拿了起来,开门走到院中,敲打夜壶。声音宏亮,直如撞钟。

  那书生见他用夜壶做“乐器”,怔了一怔,忽地哈哈一笑道:“尊驾赢了,小生甘拜下风。”跃上屋顶,踏瓦而去。方剑明自己也觉好笑,哈哈大笑一声,转回客房,倒头便睡。睡到半夜,却被麒麟鼠咬醒,见它一副警惕的样儿,运功凝神一听,听见隔壁有轻微的响动。随后,便是开门声和上屋声。若非方剑明运功凝听,哪里听得出来。

  “隔壁住的好像是个锦衣人,这么晚了,不知他要出去做什么?”心中想着,不由自主地穿好衣裳,随手在桌上仍了一粒碎银子,带上麒麟鼠,推窗而出。上到屋顶,淡淡的夜色下,只见一条人影往城北如飞而去。这时,方剑明倒忘了算命先生给他的忠告,想也不想,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那人穿了一身夜行衣,个子与他不相伯仲。蓦地,那人身子一顿,方剑明急忙将身一伏。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却是蒙了脸面。

  “好呀,这人鬼鬼祟祟的,定不是个好人,难道是传说中的采花大盗?”方剑明心中暗道。就这一瞬间的功夫,那人纵身飘下不见。方剑明飘身来到对方刚才站立之处,往下一看,只见那夜行人蹑手蹑脚地来到一扇窗户下,从怀中掏出一个管子来,往窗纸上一插,对着管子往里吹。

  方剑明看到这里,大喝一声,道:“采花贼,你好本事。”飞身下屋,便要去捉。那采花贼转过身来,将手一甩,管子向方剑明飞去,方剑明伸手抓住,笑道:“采花贼,认得我是谁吗?我就住在你隔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