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动情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23

  方剑明俊脸一红,呵呵傻笑着,不好意思地将她的手放了开来,谁知道人家却是嫣然一笑,一把捉住了他的手,将他的手牢牢地抓在手里,笑道:“傻弟弟,你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如此古怪,你的手好温暖啊,姐姐真希望一直这么抓着你的手不放!”

  方剑明听了她的话,见她一双白嫩嫩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刚才激动之下,还没有什么感觉,如今玉手在握,肌肤相亲,方剑明只觉对方的玉手软软的、滑滑的,好不舒服,哪里还舍得松开,踏上一步,与绿衣少女的距离不过一尺,鼻中闻着对方玉体发出的一股股幽香,一时找不到了南北,只是傻傻地看着对方的娇颜。

  绿衣少女虽说天真无邪,奈何她是一个女儿身(花草也有男女之分?),被方剑明站在面前一尺之地,一双贼嘻嘻的眸子紧盯着她,她作为女孩子,怎么又不会感到有些难为情,只见她玉颜害臊得通红,比抹了胭脂还要娇艳。只听她低低地哼了一声道:“傻弟弟,坏弟弟,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许逗我动情,你就是不听,要是把姐姐弄急了,看我不把你吃了下去。”

  见方剑明急忙将手从她手中挣脱的样子,她又“格格”地笑了,弯着纤腰道:“傻弟弟,看把你吓得!”说完,飞身一起,轻飘飘地落到了一株大树上,坐了下来,又向方剑明招招手道:“傻弟弟,上来吧,我们许久没有见面,今天你就不要练功了,好好陪我说说话,好吗?”

  方剑明迟疑了一下,见她小嘴高高翘起,忙笑道:“花神姐姐,你不要着恼,我陪你说话就是。”腾身一跃,上了大树,坐在一根树枝上。绿衣少女见他没有做到自己的身边,小嘴一撅道:“你不坐过来,我们如何说话?你这么久没有来,难道就不喜欢姐姐了?”

  方剑明见她说着说着眼圈红了,哪里还敢得罪她,飞身坐到她身边,道:“花神姐姐,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对我这么好,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看,我不是过来了吗。你不要生气啦,我……”

  “噗嗤”一声,绿衣少女向他做了一个鬼脸,笑道:“这下你可被姐姐骗了吧,傻弟弟,你怎么也不用脑子想一想,我是那般小气的人吗。”

  两人说了些体己话,方剑明道:“对啦,我问了你很多次,你怎么会与白姐姐长得一模一样呢?”

  绿衣少女道:“长得象的人很多,你问这么多干嘛?”

  方剑明道:“难道是巧合?”

  绿衣少女抿嘴笑道:“对,就是巧合。”

  两人又谈笑了一会,方剑明便离开了树林,来到无名谷深处,进了山洞,往地上一坐,看着木头人,见他仍然是那副模样,便笑道:“木头叔叔,你这一副样子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能不能换一个姿势,我看着怪别扭的!”

  木头人没有张嘴,有些着恼的声音传到了方剑明的耳中:“臭小子,你以为我想这样啊,都给你说了,叫你好好地练功,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懒得出奇了。看来,你还是不能进洞里面去,再等几个月吧。”

  方剑明听了这话,急道:“木头叔叔,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上次我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过当我下一次来的时候就可以让我进洞里面去吗?如今我来了,你可不能再哄骗我啦!”

  木头人笑道:“你的火候还不够,进去之后你也不能学里面高深的武学,进去有什么用。”

  方剑明不以为然地道:“那可不一定。”

  木头人沉吟了一会,道:“其实,你进洞之事我还作不得主,除非经过一个人的同意。没有他的同意,我也不敢放你进去!”

  方剑明听了,笑道:“木头叔叔,你这是在骗我呢,我知道你要是重现江湖的话,凭你的本事,就是我义父也望尘莫及。还有什么人可以命令你?你不是在搪塞我吧?”

  木头人笑骂道:“臭小子,你懂个屁,这个人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方剑明道:“是谁?”

  木头人道:“他就是我的主人。大睡神功就是他写的。”

  方剑明心中惊异,道:“那我要叫他一声师父啦,他老人家还活着?”

  木头人道:“不是。”

  方剑明道:“既然他老人家都飞升了,他还会下凡来吗?”

  木头人道:“这些事你不明白,现在我告诉你你也不懂。总之,你的师父,我的主人,他如今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留在这里的只是他的一个分身。”

  方剑明一怔道:“分身?”

  木头人道:“说了你不懂吧,分身是一个武学高手突破自身极限所达到的一种境界。”

  方剑明听得暗自咋舌,道:“你不说,我怎么明白?”

  木头人道:“不说了,不说了。总之,现在什么都不要问,安心练武就是了。去吧。”

  方剑明跟澹台弼学了几晚的易容术,已是熟练。澹台弼见他领悟之高,简直就是神人一般,心中十分的惊讶,又极为高兴。不知不觉,方剑明在道观待了八天。这八天来,传言在此出现的《天河宝录》没有现身,有些心急的武林中人便离开了此地,临走前都在大骂那第一个传言的人,但是仍有一大部分人还待在附近,暗中也不知道藏了多少武林高手。镇上究竟住着多少人,谁也不清楚,反正在大街上,随处可见武林中人,但他们之间却是很有默契地没有发生争吵和打斗。可以这么说,自从方剑明那一晚在大街上和龙碧芸他们动武以来,还没有发生过在大街上动手的事,大家都在等着《天河宝录》的消息。

  这天,方剑明兀自在睡懒觉。突然,他被啸声惊醒了。爬起来,出了小屋,见笑不语不在道观中,便带着麒麟鼠出了道观,展开轻功,纵跃如飞而去。过不多时,只见山中起起落落地腾跃着众多武林好手,向着啸声的方向跃去。方剑明见有这么多人,心中暗自震动,双目在四下里收寻,看能不能找到义父的身影,哪知道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那些武林高手施展开轻功,一时只见山头上到处都是人影,无数衣袂破空之声竟是异常惊心动魄。方剑明心头暗想,这些武林人士以往在江湖上恐怕也是很有名气的人,此时为了一本什么武功秘籍,竟然如此不顾身份,实在是可笑地很。

  正当方剑明在四下打量的时候。突然,他发现了前面有几条熟悉的身影凌空疾驰,他稍一凝目,发现正是龙碧芸等一伙。方剑明生怕被他们瞧见,于是放慢了脚程,这样一来,很多武林的人士便渐渐地超过了他。由于他对那个《天河宝录》本来兴趣就不大,只是想去见识见识,顺道找义父,所以对众武林人士超过他一点也不在乎。

  他正不快不慢地飞奔着,突然身后一道风声响起,有人从身后赶了上来,并且用手在他肩头拍了一下,方剑明本想躲过去的,但那知道换了几种身法,都没有闪过。那人一只细长的手搭在了他的肩头,好象并没有敌意。方剑明回过头,心头一喜道:“殷前辈,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怪不得有这么高的武功。”来人是病书生殷无极,只见他双眉一皱道:“你怎么搞得,怎么不把本事都露出来,像你这般慢腾腾的,等你到了那里,《天河宝录》早就被人拿走了。”说着,已是和方剑明齐头并进了。

  方剑明呵呵一笑道:“前面有我不想见的人,我得躲着他们一点,被他们瞧见了,他们就会来找我的麻烦!”

  病书生突地冷笑道:“是什么人敢找你的麻烦,你说出来,我替你打发了他们。”

  方剑明笑道:“算了,前辈,这事就不劳你出手了,我避着他们就是。前辈尽管放快脚程,无须管我,我一会儿就到!”

  病书生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身形一快,已是超过了他,转眼之间,飞出了十多丈。方剑明见他惊世骇俗的绝顶轻功,心中暗暗吃惊。

  大约飞奔了十来里,来到了一个山谷中,那山谷十分宽阔,容纳数万人也不在话下,方剑明身形一翻,落到了人群之中。此时,在山谷的深处分东南西北方向站着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双眼紧紧地盯着空中的一件东西。方剑明混入人群里,爬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山坡之上,看到这四个人,心中微微一惊。

  这四个人都是他所遇见过的人,东面站的是华山派的孔海山,南面站的是那天在酒楼上朝黑衣汉子哼过一声的长袍老者,西面站的是八年前在童五洲府上见过的那位天地盟的华服老者,北面却是“红面判官”穆大野。方剑明看过这四人之后,将眼光扫向了一下群雄,只见山谷之中围着无数的武林人,都是睁大了双眼看着空中的一件东西。方剑明发现,原来空中正飘飘荡荡地飞舞着一件画卷般的东西,那东西发出一阵一阵的水流声,“哗哗”地传到方剑明的耳里,端的是奇异古怪之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