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比武
天魔圣2019-08-12 14:183,278

  唐影知道这一战关系重大,不敢大意,决定先下手为强。将手一抖,三粒木制暗器飞旋着打出。他一出手即是唐门的绝技——暗器。

  “来得好。”

  觉颠心头一乐,齐眉棍舞动,急如闪电。“笃笃笃”三声响过,三粒暗器被打落。

  “着!”唐影一声大喝,身形飘动如鬼魅,一粒暗器疾射出去。

  “未必!”觉颠头也不回,手中的齐眉棍穿过胁下,棍头向上一翘,居然打中暗器。

  “好!”唐震天看得也禁不住叫了起来。

  唐影的人还在半空,双手抖动,又漫天的木粒向觉颠打去。

  觉颠“哈哈”一笑,身子在原地急转,撒出一片棍影。“笃笃笃……”声不断响起,极为悦耳。唐影打出去的暗器顿时飞得无影无踪。

  突然,就在唐影双脚着地的一瞬间,觉颠身形如电,向他落身之处扑了过去,齐眉棍往前一指,棍头距离唐影不过一尺。霎时,两人都停住了身形。

  唐震天起身道:“影儿,下来吧,再打下去,你是打不过他的。”然后大步走向场中,道:“方丈大师,贵寺真是能人辈出,其他的人就不用比了。请下来同我一比如何?”

  大方禅师站起身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唐掌门有此雅兴,贫僧恭敬不如从命。”缓步入场。

  唐震天道:“方丈大师,你我切磋,只比两招,如何?”

  大方禅师微微一怔,道:“敢问唐掌门,这两招怎生比法?”

  唐震天道:“很简单,我听说大师的大慈大悲手攻守皆是武学上第一等妙招,大师攻一招,守一招,让我开开眼界,也让小儿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功夫!”

  大方禅师沉吟了好一会,才道:“好吧。不过老衲的大慈大悲手学得不好,且是从残本中学来的,真要同唐掌门上天入地的暗器功夫比较,恐怕没有多大用处。”

  唐震天道:“方丈大师过谦啦。请!”

  大方禅师慢慢地踱入场内,站在与唐震天约两丈远的地方。全场一片肃然,两方弟子都瞪圆了大眼,希望能一睹这江湖顶尖人物的较量。

  这两个人,一个是少林寺的掌门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一个是唐门的大佬,跺跺脚,江湖都为之一动的角色。平时,没有天大的理由,他们是很少出手的,就是他们的弟子也很少见他们的武功。

  他们就这样站着,一动也不动。这叫一个静,静得连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听见了。

  那男孩见大方禅师和唐震天对立多时,迟迟没有动手,禁不住困意一阵阵袭来,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道:“好困,怎么还不动手?”

  “嘘……就你多嘴。你没看到你师祖正和唐掌门对决吗?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谁不想目睹。你可倒好,还想打瞌睡!”清成低声训道。

  男孩小嘴一撅,道:“师父,我知道师祖和唐掌门武功非凡,可是他们站了半天,如同木头。我瞧着很累,当然想睡觉啦,这可怪不得我。”

  “好了,好了,你就再坚持一会,你师祖就要动手了,你看。”

  就在这时,只见风起了,大方禅师的僧袍如鼓起的风帆,一阵罡风向唐震天卷去。接着,大方禅师右脚微微一动,闪电般逼到唐震天身前。众人见了,心头均是大震。

  唐震天一直盯着大方禅师,眼角瞟到大方禅师的身子似是一动,料到石破天惊的一招即将降临,急忙飞身直退,手里扣了一把暗器。他的暗器比唐德、唐影的还小,是以抓了一把。

  唐震天的身躯一直退,大方禅师紧跟。绕场转了三圈,唐震天始终摆脱不了大方禅师的紧跟。

  突然,大方禅师一声“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手的第一式“大发慈悲”已是发出。只见大方禅师双手缓缓推出,没有漫天的掌影,也没有暴雨雷霆,这叫一个慢,慢到了极限,连三岁的孩童都能抓得住。

  但唐震天见了,却神色一变,一双老眼精光暴射。在他眼里,大方禅师的一双手居然不见了。可他又知道,这一双手正在向他攻来的途中,稍一大意,大方禅师的一双手随时都有可能碰着他的身子

  “好!”唐震天暴喝一声,不退反进,却向外撒出手中暗器,同时双掌一分,闪电般挥出。谁也料不到唐震天会将暗器撒出去,那可是他的法宝,怎么不向大方禅师撒去,偏偏要向外撒,这真是邪门。

  砰!

  一股强大的气流疾扫而出,唐震天身形后跃落地,大方禅师侧身一翻,顺势袍袖一拂,堪堪将从身后袭至的暗器全都卷入袖中,随后把袍袖一展,暗器倒射出去,唐震天双手一抓,竟将暗器全都抓在手里,大笑一声,道:“大慈大悲手果然是出神入化,唐某人佩服!”

  “阿弥陀佛,唐门暗器功夫当真不愧为武林翘楚,唐掌门的功夫更是贫僧所仅见。”

  “大师小心,接下来便是我的攻击了。”唐震天提醒大方禅师道,然后全身陡然一紧,像一根被拧紧的物件,身上发出一股尖锐的、震撼人心的劲气。

  大方禅师微微一笑,脚下不丁不八,随意地那么一站,一股无形的气流在他的四周涌动。

  倏地,唐震天飞身而起,凌空发出一把暗器。大方禅师双臂一抬,使出了大慈大悲手的第三式“慈悲为怀”。瞬时之间,大方禅师的四周突然“多”了无数的臂影,漫天暗器来来往往,不停地落在了大方禅师的臂影之中。原来,就在片刻之间,唐震天身形起起落落,已是发出十数次暗器。他身上的暗器好像总用不尽,一招即来。

  不多时,他的人才完全停下不动,双眼圆睁,看着地面。

  “千手追命”,地上赫然出现了四个以暗器结成的大字。

  唐震天心头一震,哈哈大笑道:“方丈大师果然不愧为一派掌门,唐某人的这点小把戏竟被大师看穿了,佩服。”

  大方禅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唐掌门的千手追命乃武林一绝,怎么能说是小把戏?依贫僧看来,唐掌门的暗器功夫已是登峰造极。”

  唐震天道:“方丈大师谬赞,我们的比试到此结束,我也知道方丈大师心急天蝉刀的下落,怎好让大师心中着急。”

  大方禅师道:“请唐掌门内室详谈。”

  清成虽是大方禅师的弟子,但因事关“天蝉刀”,他也未能被大方禅师叫到内室旁听。此时,他与徒儿正走在通往禅房的路上

  男孩夸张地打了一个呵欠,道:“师父,我好困,我要睡觉,记得叫我吃饭。”说完,一溜烟似地跑了。清成拿他没法,只好任由他去。

  男孩名叫方剑明,是大方禅师云游北方时带回来的。

  据说,当时大方禅师走到一个村镇,忽见四下都是死人,房舍也多被烧毁,不知是何人所为。正在悲痛之际,隐隐约约闻得婴儿哭泣之声,寻声找去,只见一妇人身下有一婴儿在动。忙翻开妇人将婴儿抱在手中,但见是一个男婴,眉清目秀,甚是让人喜爱,胸前挂着一枚玉佩,上刻“方剑明”三字,想是父母极为疼爱,叫工匠刻上去的。于是,他将婴儿带回了少林寺,由于婴儿乖巧灵利,众僧无不喜爱。

  大方禅师给他起一个法号,叫觉醒。原因是大方禅师将方剑明带回少林寺后,方剑明就一直呼呼大睡。睡醒之后就狂吃,狂吃后又拉得多。众位长老见了,觉得稀罕,研究了一段时日,却始终搞不清其中缘由,只好任他大睡大吃。等到方剑明长到三岁,大吃是减少了,可大睡却不曾减弱,依旧如故。大方禅师便特意给他起了一个法号,叫做“觉醒”,那意思就是希望他有一天能够“醒”过来,过正常人的日子。

  随着年纪的增长,方剑明虽然已不像小时那样整天吃了睡、睡了吃了,可他的睡意仍然要比一般人的要多。往往是少林众武僧练功至深夜,他却早早去会周公了。

  四年前,他一个人跑到后山去玩耍,不知怎地就在草地上睡着了,睡梦中突然来到一个山谷里,并在山谷深处发现了一个山洞。他人小胆大,跑进去一看,却见洞里斜躺着一个木头人。他去摸木头人,木头人居然说话了,将他吓了一跳。

  小孩子好奇心强,问这问那,那木头人说他是有缘人,让他到少林寺山后的老林某处去找宝贝。

  方剑明一听有宝贝,好不高兴。一高兴便大叫起来,那知已是从梦中醒来。不知怎么回事,他对梦中的遭遇深信不疑,依照木头人的话,果然在老林某处挖到了一部秘笈。

  当时,他兴冲冲地拿着秘笈,跑去见清成。清成听说他找到了武功秘笈,以为是少林寺的哪一位祖师埋藏的武学宝典,但接过来一看,只见开头就是一句“呜呼,人之一生,在一睡尔,不睡无以成大事。”清成越看越看觉荒唐。卷上言语,岂不是叫人堕落吗?人人都大睡,这事谁来干?胡乱翻了一下之后,清成便将书丢了,大声训斥道:“这是什么狗屁绝世神功。明儿,我知道你喜欢睡觉,可是你千万不要听书上所说,那是在害你。”

继续阅读:第4章天蝉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