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唐门大佬
天魔圣2019-08-12 14:183,310

  这天,少林寺的一处禅院内,唐震天坐在一把椅子上,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笑道:“方丈,我来贵寺三日,不是听经,就是闻禅,未免有些枯燥。大家都是学武之人,不如在此切磋一番,也好让唐某人开开眼界。”

  少林方丈法号大方,已年过六十,生得慈眉善目,一派长者风范。听了唐震天的话,大方禅师面露苦笑,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最忌争强斗狠,以贫僧愚见,还是不要比试的好。”

  唐震天道:“方丈大师,彼此不动刀动剑,不会伤了和气的。少林绝技甚多,尤以七绝震动八方,唐某人不自量力,很想见识见识,还望方丈大师不要推辞。”

  大方禅师听他提到“七绝”,心头有些苦涩,道:“唐掌门过誉了。少林武功,旨在强身健体。这次,只怕要让唐掌门失望了。

  唐震天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道:“方丈大师,唐某人有句话憋在肚里,说出来,你可不要见惯。”

  “唐掌门有话请说,贫僧愿闻高见。”

  “天下武林,谁人不知少林有七大绝技。易筋、洗髄、醒神三经,堪称武林至宝。大慈大悲手、神龙棍、天蝉刀、阿难剑,随便那一样都有夺天造化之功。唐某人听说方丈大师擅长大慈大悲手,难道真要我等失望而回吗?”

  大方禅师长长地叹了一声,道:“唐掌门,你有所不知,本寺的这七门绝技,均已失落。贫僧虽学过大慈大悲手,但也仅学了几招,粗浅得很,不敢妄称擅长。”

  “大师说笑了,别不是大师瞧不起唐某人,故意这么说的吧。”唐震天言辞锋利,似要把大方禅师激怒。

  “阿弥陀佛,贫僧怎敢妄语,所说句句是实。”

  唐震天听了这话,双眼陡然睁大,道:“如此说来,那把奇刀想必就是贵寺的天蝉刀了!”

  大方禅师一听,双目圆瞪,惊得站了起来。霎时间,场上一片寂静。

  “唐掌门,恕贫僧愚鲁,敢问此话怎讲?”大方禅师缓缓落座,忍住心头的激动。

  “方丈大师,你若没说出少林七绝已经失落,唐某人还不敢断定此事,既然你都言明贵寺七绝已不在寺内,那么贵寺的绝艺就真是流落外界了。不瞒大师说,贵寺的天蝉刀,唐某人已知道现在何处。”

  “唐掌门此话当真?”

  “方丈大师以诚相待,我唐震天岂能相欺?不过……”

  大方禅师一听对方知道天蝉刀的下落,满脸激动,忙道:“唐掌门,不过什么?”

  “说老实话,唐某人也不敢百分之百地断定那把奇刀就是贵寺的天蝉刀,但从种种迹象来看,却又像极了贵寺的天蝉刀。”

  大方禅师语气诚恳地道:“不管是与不是,只要唐掌门告知实情,本寺上下都将感激不尽。”

  唐震天道:“言重,言重了。唐某人此番前来,为的就是此事。只是,在说此事之前,唐某人实在想见识一下贵寺武学,不知……”唐震天一边说一边望着对面的大方禅师,看他如何应对。

  不料,大方禅师这次非常干脆,道:“既然唐掌门这么热心切磋,贫僧再要推辞,岂不是没了人情味。不过,如何切磋,还请唐掌门出题。”

  唐震天喜不自禁道:“妙极,妙极,我看先让小辈们上场。”

  大方禅师道:“也好。”

  唐震天回头道:“老二,你看叫谁先上场?”他身后站着三个中年男子,中间那位道:“爹,德儿近年功夫大进,不如让他打头阵。”

  “好,就叫德儿去吧,可不要大意。”

  话刚说完,一个劲装少年便越众而出,向唐震天一拜,道:“爷爷,您老放心,德儿不会弱了唐门的名声。”然后转身走到场心,向少林僧众行了一礼,高声道:“在下唐德,不知那位高僧前来赐教,在下愿领高招。”

  那大和尚和男孩也在场上,眼见一个年轻的和尚上场迎战,那男孩便悄悄地问道:“师父,觉真师兄上去了,他能打败对手吗?”

  大和尚道:“嘘……小声些。师父又不会掐指算命,怎么能在两人动手之前便看出谁的武功高低呢。”

  突然,戒律院的长老大苦禅师回过头来,瞪了一眼。大和尚立即低下头去,双手合十,细声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男孩偷眼看见师父低着眉眼,嘴里念念有词的样子,差点笑破肚皮,但又怕师父听见生气,所以只是捂着嘴偷偷地乐。

  大苦禅师身为戒律院长老,一向严厉,除了男孩外,少林僧众无不怕他。大和尚是大方禅师的第五个弟子,法号叫做清成,平时对大苦禅师更是怕得不行。

  这时,唐德已和觉真交上了手。觉真使的是少林龙爪手,一招一式,极为到位,爪力过处,呼呼作响,看得部分少林僧人纷纷点头称好。

  两人出招都极快,不一会,便打了数十回合。唐德见觉真越战越猛,心知拳脚上无法与之抗衡,便偷偷摸出三粒木制的圆形暗器,长啸一声,脱手打出。去势之快,迅捷异常。

  觉真一式“燕子翻身”,三粒暗器贴身而过,双脚刚着地,眼光过处,对方又打出了三粒暗器。一粒在前,两粒在后,速度却比前次缓慢得多了。

  “哎呀,不好。”清成看到此处,忍不住冲口而出。他自知失言,忙伸手掩口,见大苦禅师没有回头瞪眼,这才放心。

  男孩悄声问道:“师父,怎么了?”

  清成搔搔头,轻轻的道:“你觉真师兄八成要输了。你瞧,唐门的暗器好不刁钻。”

  两人对话的当儿,觉真躲过了前面一粒暗器,双手随即一抓,将后面两粒暗器抓在手里,正自高兴,却突然听到身后一声轻响,感觉什么东西在肩头微弱地碰了一下。

  唐德脸上微微一笑,向觉真抱拳道:“承让,承让。“

  原来,前一粒暗器在觉真抓住后两枚暗器的时候,突然打了一个旋儿,回转在觉真肩头一触,虽没有多大的力道,但也是中了身。

  觉真自知落败,双掌合十道:“唐门暗器功夫果然高明,小僧败了。”说完,退回僧众之中。

  少林寺输了第一场,第二场无论如何是输不起了。大方禅师向达摩院长老大悟禅师看去,大悟禅师眉头一皱,低声说了句话。

  很快,一个年少的和尚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根齐眉棍,面上却是笑嘻嘻的。

  “少林寺怎会有这样的弟子?”

  唐震天见了这个和尚,心中暗想,险些笑了出来。可当他看第二眼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他突然发觉这个和尚脚步稳健,绝非一般武僧可比。

  那男孩见这位和尚出场,心中可乐了,笑道:“师父,你看,觉颠师兄上去了,这下我们少林寺赢定了。”

  清成面上亦是一片欣喜,却问道:“你怎么知道你觉颠师兄会赢?”

  男孩道:“师父,觉颠师兄可是我们少林寺觉字辈的第一高手。我前几天见一个人和觉颠师兄比试,那个人竟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师父,那个人同您是一辈的,你知道是谁吗?”说着,向师父挤挤眼,表情古怪。

  清成脸上一红,低声骂道:“懒小子,你居然暗中偷看我和你觉颠师兄比试。”

  男孩道:“啊,那个人是师父呀,当时我离得远,倒没看清。”

  清成对这个徒弟是毫无办法,生怕他越扯越多,把自己的糗事都说出来,忙道:“唔,闲话休提。你睁大眼望着,看你觉颠师兄是如何战胜对手的。”

  这时,那年少和尚走到场心,单手于胸施了一礼,道:“小僧觉颠,不知哪位前来赐教。”

  唐震天注视了他好一会,突然大叫道:“唐影,你上。”

  一个白衣少年飞身掠出,悬空一个筋斗,翻落在觉颠身前丈外。

  “唐门唐影,请指教。”

  这白衣少年的身材颇为单薄,粗看之下,旁人还以为他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

  “唐影,好名字。”觉颠无话找话地道。

  唐影脸色冷淡,道:“名字好,武功不一定好。”

  觉颠笑道:“这么说来,名字不好,武功不一定不好啦。”

  唐影道:“你的话说完了没有?”

  觉颠道:“我要说的,十天半月也说不完,你……”突听大悟禅师重重地干咳了一声,心知他不高兴了,忙收起笑脸,面上一片沉寂。

  唐震天见了,心中微微一惊,猛地坐直身子,暗道:“好家伙,影儿这次遇到了劲敌。”

  大悟禅师脸上微微一笑,看神态,对觉颠的表现极为满意,先前的不快亦是一扫而光。

  唐影面色一变,方才仔细打量起对方。看这觉颠的年纪,与自己相仿,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何厉害之处。

  说起唐影,却是少年成名。两年前,也就是他十六岁那年,他曾与王伏虎交战。王伏虎乃天下第一教正天教的虎坛使者,成名十数年,武功一流。那一战,唐影虽败在王伏虎手上,名气却已开始建立起来。后来,他还与王伏虎结成了忘年交。王伏虎称他的功夫在少年一辈中可以排在前十。

继续阅读:第3章比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