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山洞
天魔圣2019-08-08 10:143,330

  清成听了,奇道:“楚老前辈,这苍龙谷真有那么大的怪兽?”

  刀神道:“那还有假。”

  清成道:“小僧听说,它前些日子咬死了一个人。”

  刀神“哈哈”一笑道:“那畜生也不知咬了多少人,唯有这一次是为百姓除了害。”

  众人听后,心中诧异。

  刀神道:“你们那里知道,那个被咬死的人在此地是一个小恶霸,仗着他老子有钱有势,坏事作绝,我听说他的恶行之后,本想为民除害,可这种人,除掉一个又来一个,我能杀得完吗?那日,那小恶霸追逐一个少女,竟鬼使神差地跑到了谷中来,他追上女子后,欲图非礼,那怪兽突然跑出,一口咬死了小恶霸,对那少女却是看也不看。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做了一件好事?”

  就在这时,方剑明突然惊叫了一声,指着右边道:“哎呀,那边有好多死人。”

  刀神朝那边望了一眼道:“他们都是进谷来寻宝的江湖中人,有的是自相残杀而亡,有的是中毒而死,有的是被猛兽咬死。他们身前无论多么风光,到头来死了都没人知道。江湖人就是这样,死了连个葬身之处也没有。”说到这里,提醒似地道:“你们小心,这里有些花草千万碰不得,毒性之大,足以毒死十头牛。”

  无名生怕方剑明不规矩,把他拉在身边。前行了三十余丈,前面出现了一个峡谷,刀神忽然长啸一声道:“你们跟紧了。”高大的身子离地跃起,在空中换了几个姿势,大砍刀一挥,刀风扫荡出去,震动四方。眨眼之间,他的人如同闪电,飞过前面的峡谷。无名拉着方剑明,脚下宛如行云流水,很快就过了峡谷。随后,清成与五个武僧也过了峡谷。

  穿过峡谷,再行百丈,已来到谷底。此地风景不错,小溪缓缓流过,三面环山,花草繁茂。一个陡坡上隐隐现出一个山洞,想来那就是天蝉刀“居住”的地方了。

  不知怎么回事,过了峡谷之后,方剑明心中突然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波动,一种熟悉的声音在召唤着他,忽见他打了一个呵欠,道:“好困啊。”

  刀神不知道他的毛病,笑道:“小鬼,你昨晚没有睡好是吧?”

  方剑明道:“楚老前辈,我自小就很贪睡。”

  刀神无奈地摇了摇头,飞身一纵,上了陡坡。

  无名虽然武学高深,但即将看到天蝉刀,难以抑制脸上的激动之色,把方剑明交给清成,随后也上了山坡。

  “好困,我要睡了。”方剑明一脸的困倦,靠着清成呼呼大睡。这般一来,连清成也觉稀罕。

  无名走到洞口,凝神细瞧洞内的一把刀。那刀放在一块大石上,颜色古朴,其它地方与普通刀没有什么两样。无名抬脚欲行,忽被一股无形的气墙挡住,竟是寸步难进。

  刀神在他身后笑道:“无名,这气墙古怪之极,连我都无法破掉。要想拿刀,只有等刀飞出来。”

  无名白眉一皱道:“楚施主,天蝉刀什么时候才会出洞?”

  刀神掐指一算道:“大概是后天。”

  无名沉吟了好一会,叹道:“看来只有等待了。”

  刀神“哈哈”一笑道:“老夫一生,从未与人联手对敌,今日就破例而为,也算结次佛缘。”

  无名大喜道:“阿弥陀佛,能与楚施主联手,贫僧三生有幸矣,只是……”

  刀神瞪眼道:“只是什么?老夫若不高兴,你跪下来求老夫帮你破掉气墙,老夫也不会理会。”

  无名苦笑一声,暗道:“此人看似中年,论年纪,尚在方丈师兄之上,脾气却如此古怪。”于是不敢再乱说,退到刀神身边,脚下不丁不八,一双白眉下垂,双眼微闭。刀神将大砍刀往地上一插,活动了一下双臂,这才凝神注视着洞口。

  清成背着熟睡的方剑明,与五个武僧站在陡坡下看着,大气也不敢吸一口。不久,空气中有一股莫名的气流在滚动着。蓦地,刀神和无名长啸一声,同时飞身扑上。

  “砰”的一声,无名的金刚指力和刀神的如山掌力,不约而同地击在了气墙上。登时,狂风大作,一股股的气浪从洞中往外排山倒海似的涌出。无名和刀神站在洞口处,虽没有被气浪逼退,但要想前进一步,却是难如登天。两人内家功力深厚,催动真气,源源不断地击在气墙上,但那气墙也不知是何物,一时半会竟没有被破掉。

  过了好一会,忽听“轰”的一声惊天巨响,碎石纷飞,洞口居然被两人的真气震得塌了一大片,那层气墙也随之消失无踪。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闪电般地跃上陡坡,脚尖在地上一点,朝洞内射去。

  刀神和无名异口同声的大喝道:“贼子尔敢。”奈何两人全力一击,一时之间真气未能运转过来,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进了洞。

  那人一进洞内,禁不住发出得意的笑声,伸手一抓,将石上的刀一把抓在手中,飞身出了洞。此人正是跟踪而至的蒙面人。出了洞,他便要离去,忽觉手中的刀颤动起来,似要挣脱手心。他心中大骇,运功相抗。这时,清成背着方剑明,与五个武僧赶到了坡上,清成怒道:“原来是你,把刀放下。”

  “啊”的一声,蒙面人陡然惊叫,手指一松,刀脱手飞出,并发出奇异的吟声。

  就在这个当儿,一声震天怪啸远远传来,蒙面人阴笑道:“大教主即将驾临,你等还不束手就擒?”

  “放你娘的狗屁!”刀神大吼一声,隔空一掌推出,浑厚的劲力转眼涌到,蒙面人闪避不及,只得双掌迎上。

  蓬!蒙面人只觉胸口一震,全身疼痛难当,离地而起,飞下了陡坡。

  同一时间,一道人影纵跃如飞,来到谷底,身形腾空,朝空中的奇刀扑去。无名怎会让他得逞,疾掠而起,半途阻拦。

  “老和尚,你敢与我争刀?”来人喝道。

  “此刀乃本寺之物,老衲护刀,有何不可?”

  说话之间,两人交手数招,竟是半斤八两。“砰”的一声,两人双掌相碰,各自向后飞退数丈。

  “嘿嘿,老和尚,你的武功还不错啊。”来人是一个身穿黄衣的黄发老者,相貌怪异,不像是中原人。

  无名看了对方一眼,道:“不知施主如何称呼,何方人士?”

  黄发老者仰天一笑道:“我的名字说出来,你也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中原人,我是蒙古人。”

  刀神拔起大砍刀,从陡坡上跃下,冷笑道:“蒙古人?哼,竟敢到中原来,你活腻了不成?”

  黄发老者面上一怒,喝道:“你是何人?”

  刀神道:“无知小辈,你还没有资格问我是谁。”

  那蒙面人捂着胸口,走到了黄发老者身边,低语了几句,黄发老者面上闪过一道惊讶之色。这时,一批黑衣人赶到了谷底。内中八人,与那蒙面人一样,均以黑巾蒙面。八人走上来,和蒙面人并排而立。

  刀神抬头看了看半空的奇刀,道:“你是为天蝉刀而来?”

  黄发老者道:“当然。”

  刀神道:“凭什么?”

  黄发老者傲然一笑道:“就凭这!”说时,发出一股超强的劲力逼向刀神。刀神踏上一步,如同天神一般,身上涌出一股惊天劲力。两道劲力一接,黄发老者“蹬”地退了一步,刀神脚下却是纹丝不动。这一下谁都看得出来,黄发老者差了一筹。不过,他有此造诣,放眼当今武林,实在找不出几个来。

  黄发老者心头一震,喝道:“阁下好深厚的内力,我与你再来比过。”腾身一跃,转眼已临刀神头顶。刀神料不到他身形如此快捷,口中“咦”了一声,大砍刀轻轻挥出,如此轻柔的一刀,却让黄发老者面色一变,倒翻出去。

  黄发老者面色铁青,道:“阁下刀法了得,佩服,佩服。”

  “不怕死的,就上来,怕死的,就给老夫滚!”刀神随手一挥,刀气激射,将十丈外的一处石壁划开了一道裂缝。

  黄发老者突然大笑道:“好汉不敌人多,我的手下如此众多,还怕斗不过你们吗?给你们一点时间考虑,是要天蝉刀还是要性命。”

  此时,清成已把方剑明叫醒,后者揉着惺忪的睡眼,见来了这么多人,心头好不惊奇,一抬头,见到了空中的那把奇刀,这一霎时,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就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般。

  那把奇刀轻吟一声,突然向方剑明飞了下来。方剑明不由自主地伸手一接,将它拿在手中。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他轻易的拿到宝刀,不禁都呆住了。

  刀神心中大叫道:“老天爷呐,亏我与这天蝉刀毗邻而居十数年,还没与它深交过呢。这小鬼一到,天蝉刀就认他为主。难道老夫真是老得不受欢迎了吗?”

  黄发老者眼见奇刀落入方剑明手中,心头一急,厉声道:“小子,把刀给我!”向方剑明扑了上去,刀神飞身将他截住,大砍刀挥动,与他大战起来。不久,被刀神所伤的那个蒙面人加入了进来,与黄发老人联手对付刀神。刀神以一敌二,丝毫不惧,手中的大砍刀在雄浑内力的贯注下,刀芒涨出三尺,荡起层层刀气,将黄发老者和蒙面人笼罩于刀势之下。

继续阅读:第11章倾城一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