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八大奇书
天魔圣2019-08-12 14:213,264

  “什么人?留步!”两条人影从黑暗中急射而出,出剑如风,数十道剑影向刀神和方剑明罩落。

  刀神冷笑一声,喝道:“躺下!”双眼一瞪,竟然运用内家真气,隔空发出一道无形气劲,封住了两人的麻穴。两人剑尚未递近,咚咚两响,摔落在地。

  一座大屋出现在前方,刀神隔空一推,大门自动打开。两人一掠而入,刚进屋,大门便紧紧地合上了。

  一声阴测测的冷笑飘来,两人抬头看去,只见对面一张榻上斜躺着一个白发飘飘的人。塌边,立着一支长柄灯盏,灯光明亮,衬着榻上人那雪也似的长发,越发诡异。

  “楚东流,别来无恙乎。”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刀神乍见对方的面容,吃了一惊,原来对方生得鹤发童颜,双眼开合之间,精光闪现。

  “你是何人?居然认得老夫。”

  那人发出一声怪笑,道:“楚东流,也就是天榜中的刀神吗,难道你不认得我了吗?”

  刀神凝目一看,依稀有些回忆,只是想不起在何处见过他。

  “绝命崖上,一刀之赐,今日重逢,一命归西。”那人缓缓地念道。

  刀神悚然一惊,失声道:“你没死?”

  那人阴声道:“你都没死,我怎会死。”

  方剑明低声问道:“楚大叔,他是谁?”

  刀神脸色凝重,道:“出去之后,我再告诉你。”往前踏上一步,一股强大的气势破体而出,威若天神,道:“你是这西门山庄的庄主?”

  那人道:“我不是庄主,但庄主见了我,也得叫我一声父亲大人。楚东流,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举起右手,手心白光闪烁,瞬间幻化为一根白骨。

  刀神的脸色越发凝重,沉声道:“白骨阴功!”

  “不错。当年,正是因为此功,家师才遭你等一群卫道人士所围攻。今日,我便要用此功,为家师报仇。”右手一招,灯盏上的灯芯乍明乍暗,一抹火点带着嘶嘶之声,向刀神急射而去。

  刀神挥掌一拍,不料那抹火点甚是古怪,绕着他旋转不已。“呼”的一声,刀神提刀一砍,那抹火点顿时消失。那人阴笑一声,飞身纵起,一掠而至,手心白骨闪耀,拍向刀神头顶。刀神一招“举火燎天”,大砍刀迎着对方手心劈去。高手过招,本在电光火石之间,陡听“砰”的一声,立在一旁的方剑明忽觉一股劲力撞来,后退不跌,幸亏他机巧,不然早被撞了个满地打滚。

  “嘿嘿”的阴笑声从那人口中传出,只见那人仅以一指之力落在刀身,人便如倒竖蜻蜓般地凌空悬着,一道道的白芒通过手指,打在刀上。刀神举刀而立,内家真气源源不断地涌向刀身。不一会,整把刀已是白芒耀目。原来,两人竟已较量起内力来了。

  刀神自忖内力绝不在对方之下,可是过不多久,一股阴邪的力量袭来,令他心神一震,所幸他及时护住了心神,才没有受伤。不过,他隐隐感觉得到那股阴邪之力似要吸他的功力。

  一顿饭过后,刀神渐感吃力,心知上了对方的当。论武功,对方未必强于他,他若施展刀法,对方要拦他那是自找没趣,可这等干耗对他不利,对那人却是大大有利。

  突听一声怪吟,刀光冲破阻力,蝉儿飞舞,卷向那人。

  “小鬼,小心!”刀神心神一分,顿时被震得后退,口角溢血。

  那人怎会把方剑明放在眼里,虽觉对方手中的刀古怪,但也没放在心上,劈手拍刀,想把天蝉刀震碎。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他若不托大,便可报了师仇,夺得宝刀。

  但他偏偏托大了。只见他手掌穿过蝉影,落在刀上,脸上阴笑遽然消失,变为震惊,大叫一声,抽身疾退。方剑明一刀挥出后,人便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刀神大吼一声,闪电扑上,左臂一抱方剑明,右手挥舞大砍刀,转身便冲向大门。

  “轰”的一声,屋门被撞破,外面站着数十人皆是吃惊地看着。

  “挡我者死!”

  刀神运足内力,一刀挥出,一股霸气十足的刀气排山倒海地轰出。众人见了,无不大惊失色,纷纷躲避不迭。刀神这一刀劈出了气势,前方的围墙、花草无不粉碎。顺着这条开出来的大道,刀神夹着方剑明疾掠而去,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出了西门山庄,刀神慌不择路地往前奔驰。自闯荡江湖以来,他还是首次显得如此狼狈。

  景物不断地变换,一会儿是林地,一会儿是草丛,一会儿是沟壑,一会儿又是山坡,但有一口气在,刀神也要把方剑明安全带离此地。

  金鸡破晓,晨光洒向大地。

  荒山之中,一条小河“哗哗”地流向远方。河畔,一大一小两个人扑在地上,状如死人。

  忽地,那身小的人动了一动,站了起来,将手中一把刻着蝉儿的奇刀插入鞘中,蹲身摇了摇那大人,口中叫道:“楚大叔,你怎么了?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叫了半天,那大人才被叫醒,睁眼一看,猛地坐直身子,道:“这是什么地方?”

  “楚大叔,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我们不是在西门山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大人掬水擦脸,脑中这才清晰了一点,道:“多亏了你那一刀,否则,我俩只怕要葬身在西门山庄了。”环顾四周,笑道:“我一路狂奔,也不知跑了多远。”

  这两人不是别个,正是刀神与方剑明。两人沿着河畔,往下游走去,刀神边走边问道:“小鬼,你昨晚怎么有胆量敢对那人出刀?”

  方剑明道:“我见他对你老不利,心急之下,明知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但也要拔刀出手。奇怪的是,天蝉刀有一股怪异的力量,竟把那人给伤了。不过,我也同时睡着了。”

  刀神道:“天蝉刀不愧为少林七绝之一,强如那人,也得忌惮三分。”

  方剑明问道:“那人究竟是谁?莫非也是天、地榜上的高人?”

  刀神哼了一声,道:“他并非天、地榜中的人,但他的武功足以挑战榜上的任何一个人。六十年前,我尚未有刀神之称,受一个武林前辈之邀,前去围攻一个武林大魔头。那大魔头学了白骨阴功,滥杀无辜,引起了武林公愤。但那大魔头武功高深莫测,一般武林高手根本不是对手。最后,武林高手死伤惨烈,大魔头也被围在了绝命崖上。最后一战,大魔头被杀落崖下,他的六大弟子也死了五个,最后一个被我一刀击伤逃走,我本以为他中了我的一刀必死无疑,谁料他竟没死。”

  方剑明道:“那人就是大魔头的六弟子?”

  刀神道:“是的。六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已近百岁,想不到他还怀恨在心,欲置我于死地。”

  方剑明道:“白骨阴功这种功夫好不厉害,连楚大叔都吃了它的亏。”

  刀神笑道:“天下之大,并没有真正的第一功夫。你们少林寺有七绝,其他各派也有自己的绝学,更有许多绝技散落武林。那白骨阴功乃八大奇书之一。”

  “八大奇书?”

  “嗯,这八大奇书分别叫《天河宝录》、《神异经》、《春夏秋冬笈》、《破天决》、《天罗策》、《逆天典》、《死神之泪》、《白骨阴功》。虽称奇书,却也并非是书。得到其中一样,运用得当,定能成为顶尖高手。”

  方剑明听到这,突然惊喜地道:“楚大叔,你看,那边有户人家,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我们过去找些吃的吧。”

  刀神不由苦笑了一下,与他来到那户人家前。这是一家猎户,刀神说明来意,猎户一家非常淳朴,热情招待。刀神向猎户打听这是什么所在。猎户说是乌蒙府境内。刀神听后,心中惊奇。从西门山庄到乌蒙境内,起码也有三百多里。以刀神的速度,比马还快。

  乌蒙,今称昭通,是我国“南丝绸之路”的要冲,素有“咽喉西蜀,锁钥南滇”之称。风光绮丽,民族风情浓郁,乃西北繁华之地。

  刀神和方剑明离了山区,因贪看风景,速度极慢。申时,两人才来到城郊。郊外官道边,有座茶亭,歇脚的人倒是不少。刀神眼尖,望了亭中一眼,暗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个远离中原的地方,竟来了这么多的武林中人。”拉着方剑明抬脚进了茶亭,要了两碗茶、一碟瓜果。

  突然,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刀神不用看,就知道来了五匹快马。那蹄声来得好快,转眼之间已是到了茶亭外,听得有人道:“这鬼天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热。大哥,我们先在茶亭喝一碗茶水,再进城也不迟。”

  刀神扭头一看,只见五匹雄纠纠的大马上笔直地坐着五条大汉,刀神已是一条身高八尺的“壮汉”了,可这五个人翻身落马,站着那里,就像五座铁塔,论个头,比刀神高出了一个脑袋。

  五人进亭落座,其中一个浓眉大汉道:“各位贤弟,这次我们来给童老爷子助拳,免不了会打打杀杀。当年童老爷子救了咱们兄弟的性命,这次就是把命搁在这,咱们也不后悔。”

继续阅读:第16章助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