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姐姐太强你惹不起
红摇2019-12-16 17:432,550

  宋渊顾不上分析,拚尽力气站起,跌跌撞撞奔了过去:“你……你放开二呆!”

  “呀……”少女惊讶地抬了抬秀眉,微弯的眼角含笑,“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他双目泛红,手颤抖着抬起对着她,袖中机关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她纤纤手指一翻,一个黑乎乎的丸子出现在指间,朝着二呆的方向一弹……巨狼正张着大口撕咬空气,冷不防嘴巴里落入一物,下意识地就嚼巴嚼巴吞下去了。

  宋渊吃了一惊:“你给它吃了什么?”

  “七日断肠丸。”她指了一下他的手,“收起来,别用你的绣花针对着我。你若杀了我,你的狗子它就死定啦。”一边说一边威胁地眯了一下眼,眯出一付狐狸般的狡猾相。

  宋渊朝狼扑过去,一把抱住它的脑袋,想把毒药抠出来,只抠了一手哈喇子……二呆真饿了,就算是毒药也吃得挺香。

  宋渊转向少女,怒道:“解药拿出来!”

  她歪了歪头,轻轻松松道:“我没带。”

  “你……”

  “不信你搜啊。”她坦坦然抬起两条手臂。

  “……”无论如何,宋渊也不敢搜一个姑娘的身。更何况她神情坦然,不像在说谎。

  她说:“解药留在昭平城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取吧。”

  “无耻!”

  “你才知道啊。”月光下,小姑娘笑得恬不知耻。眼睛在他身上一瞄,“借用一下。”没等宋渊反应过来,她伸手一扯,竟把他的腰带扯了去。这条腰带之前被他当成飞天爪的绳索,翻出县衙的墙后又解下来系回腰上,匆忙间没能系紧,因此一扯就掉。

  就算是在风气野蛮的匪帮八面崖,他也未见过伸手就非礼的大胆女子,护着散开的衣襟,颊上红晕硬是透过满脸灰土泛出来:“你,你要干什么!”

  “防止你的小狗子咬我啊。”笑笑瞥他一眼,“就你这付尊容,难道我还非礼你不成?”

  他的脸更红了,这次是恼羞成怒的红。

  少女看着柔弱,手劲却不小,一手将狼嘴生生捏合,一手把腰带缠上去,硬是把这张血盆大口绑上了。拍了拍狼头:“要乖啊,否则姐姐不给你解药了。”

  足尖在树边雪里轻轻一踢,不知踢开了哪个绳扣,绳子一松,二呆倒栽下来,一头插进雪里。大脑袋从雪中拔出来,少不得又是一通暴怒,无奈嘴巴被绑,只能挥着爪子乱挠,少女不慌不忙迈了几个星罗步,次次扑空的二呆折腾一阵,原地瘫在雪中陷入抑郁。

  “别难过,不是你笨,是姐姐太强,你惹不起。”她不知死活地拍了拍狼头,招来一阵闷在喉咙里的滚雷。

  她三下两下收了布下的绳子。这时宋渊才看清那条细长的绳子竟然通体半透明,怨不得聪明如二呆也进了圈套。

  她将那绳子在他面前晃了一晃:“这绳子叫绕骨柔,是我师父当年斩了一条青龙,抽了龙筋搓出来的。我一根,我师兄一根。”

  他听得一怔,一直似生了一层刺的戒备神气暂时泯去,脸上露出一丝少年人特有的好奇。

  她不由扑哧一笑。还当这小子多能耐,这不是挺好骗的嘛。

  他这才反应过来被耍了,脸又沉得乌云压顶。

  她对宋渊道:“我们这便走吧。”神态轻松愉悦,如呼唤朋友去踏青一般,全然不似她要挟了人家的心肝宝贝。

  宋渊站着未动,嘴角紧绷,良久憋出一句:“我不能回去。”

  她不解地问:“那是你的家,为何不回?”目中忽有冷光闪过,掀起眼皮看着他,“难道……你也知道郡王府来接你的队伍中,有人想害你?”她平常神态时,眼角总带着天生笑弧,此时神态一认真,眼锋竟有些凌厉。

  他眼中浮过茫然,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少女皱了皱眉心。他好像什么也不知道。那么,为什么要逃跑?

  暂压下心中困惑,正色道:“我并无恶意,只想带你避开心存歹意的人,把你全须全尾地送回郡王府。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姓墨,名不语,你可记好了。”

  宋渊:“……”本朝习俗,女子不能轻易将闺名告诉他人。她不但说出来,还让他记好。语气中无半分轻浮,只有郑重其事,像个债主跟欠钱的强调自己的尊姓大名,免得他忘了还钱。

  此时天色将亮,远处忽有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远远瞥见那队人马是衙役打扮,她神情一凛,拉住他手腕,低声道:“快躲起来。”

  他下意识抗拒地把手往回夺,她非但没松手,还狠狠拽了一下:“你好不容易跑出来,想被他们带回去吗?”

  他犹豫一下,终是被她扯着跑到附近一道土崖下一个浅洞前。两人矮下身子钻进去,墨不语又探出身去,迅速拢了一堆雪过来,将洞口遮掉一半,这下子不太显眼了。

  缩回身来时发现两个人几乎把洞穴塞满了。这里面原本就窄,他们脊背贴在洞壁上,脸对着脸,离得很近,躲也躲不开,一时间彼此的睫毛都数得清楚。宋渊只觉少女轻细的呼吸扑在脸上,忽然慌得六神五主。以致于墨不语小声问了一句“狼呢”,他都没有听清。

  直到她问第二遍,他才记起二呆没跟过来,惊得瞳孔猛地一缩。

  天色在迅速亮起,雪后的清晨白茫茫一片好干净,附近地势平缓,也没有几棵树,除了这里,似乎没有其他可藏身之处。二呆去哪里了?

  这时马声渐近,径直行至了洞穴所在的土崖上方,原来这上边就是官道。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狼!”接着一阵兵荒马乱,叫唤的叫唤,抽刀的抽刀。

  二呆原也可以跑开或藏起来,却偏偏探头探脑,似是觊觎肥美的马匹。在匪寨八面崖上经受过历练的它并不害怕人类,那帮人剑拔弩张,它也没有立刻逃跑。直到有个衙役张望一阵,惊喜地大喊了一声:“哎,稀奇了,这狼嘴捆着呢,咬不了人!这一身皮毛,可够做个大褥子!兄弟们上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狼鼻子忿忿喷出一股冷气,扭头就跑。一群人骑马喊打喊杀地追过去。

  有个人在后边喊道:“别追了,我们还要找宋公子呢……”

  “宋公子不就是被一头狼接走的吗?说不定就是这一头!”

  一帮人兴致勃勃地提着刀打马穷追而去,也不知是为了宋公子,还是为了皮褥子。

  浅洞中,墨不语侧耳倾听着声音远去,心中暗叹一下:这家伙是故意把衙役引开的吧?小狗子怕不是要成精。

  这时有点懊悔绑住人家的嘴了,但愿它不要被抓住才好。要是被剥了皮,她可就没有要挟宋渊的筹码了。刚想招呼宋渊离开这是非之地,蜷着的膝上忽地一沉,枕过一个脑袋来。原来这一会功夫,宋渊竟打起瞌睡来,空间狭小,他的额头顺势抵在了相对而坐的人的膝盖上。

  这个家伙奔逃一夜,体力透支,看来是真困了。

  她歪头端详一下,只见少年的睫毛密密阖着,醒着时脸上总挂着的敌意消失,看着倒乖了许多。

继续阅读:第5章:被欺负的小媳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渊数韶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