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双人连环套
红摇2020-01-18 16:292,554

  宋渊一腔心思兀自千回百转,墨不语已肃寒了脸色,靠到窗边侧耳倾听。窗外,两个男人的对话声由远及近,其中一个沙哑嗓子的叫苦连天:“哎呦我的脚好痛!让我查清是谁在路上放兽夹的,我决计饶不了他!”

  “你看清人是走进这村子里了吗?”

  “确是远远望着有一男一女进了村,男的年纪看上去与宋公子相仿。只是村口的路硬是绕了这半日才趟进来,还布有兽夹,十分古怪,村人必不是什么良民!”

  对话声一个阴森嗓,一个沙哑嗓,听上去特别熟悉。是那两个要杀宋渊的人!

  院门哗啦一响,两个劲装带刀的人闯进院来。周婆婆正将浆洗好的衣物晾到绳上,不悦地道:“谁啊?怎么招呼不打就进来了?”

  沙哑嗓抱着刀上前一步:“老太婆,有没有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人?”

  周婆婆面无表情地把手中一件湿衣衫甩了一下,崩了他一脸水:“ 没大没小。”

  沙哑嗓抹一把脸,怒道:“反了你了!”

  阴森嗓将他伸手一拦:“公务在身,惊扰老人家了。我们在抓捕一名要犯,今日村里有外人来吗?”

  “没有。”周婆婆冷冷道。

  阴森嗓用刀柄挑了一下绳上晾的衣服:“老人家这是给谁洗衣服呢?”

  藏在屋内听着的二人心中一紧。周婆婆洗的,必是他们两人换下来的脏衣服。

  周婆婆道:“我儿子和儿媳的。”

  阴森嗓嘴角的细须让他的笑纹显得分外奸诈:“你儿子和儿媳竟支使老母洗衣服,如此不孝,我来替你管教一下!”

  他举步往屋门走去,周婆婆急忙拦住,被他一掌推倒在地,刀接着出鞘一半。

  屋门呼地开了,跑出一个少女,弯腰把周婆婆扶起来。周婆婆一把握住墨不语的手,急促道:“媳妇,你快进屋,这两个混帐东西交给娘,我断不会让他们欺负你……”一边说,一边重重掐她的手,示意她快跑。

  周婆婆年纪虽大,脑子却清楚,看明白这两人来者不善杀气腾腾,墨门主必是惹上了事,怕是有性命之忧。

  墨不语没有动,轻轻拍了拍她手背安慰,眼角一弯,蓄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两位大哥看起来是官府的人,不会乱欺负人的。”

  阴森嗓眯了眯眼:“少废话,你相公呢?让他出来我看一眼。”

  “我相公下地干活去了。”

  他脸一沉:“你这丫头瞎话倒说得溜!你明明是未出闺阁的打扮,哪来的相公!”

  沙哑嗓顿时来了劲,冲上前来嚷道:“大胆民女,竟敢藏匿逃犯,快把人交出来!”

  墨不语神色忽然软了,拉着周婆婆往旁边让开,嘴里说着:“娘,我就说不该收留那位公子的,原来是逃犯。官差抓人,我们不要碍手碍脚了。”下巴朝屋门指了一指,“人在里面。”

  农家人泥坯屋低矮,窗户窄小,虽是白天,屋内光线也很昏暗,看不太清门内事物。

  两人明晃晃的长刀出鞘,一前一后冲了进去。接着就是接连两声惨叫,因其中一人嗓子粗砺,听着格外惨。

  墨不语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踏进门里,听得一声“小心”,下意识后避一下,险险避开脸前劈过的一道刀锋,惊出一身冷汗。

  再仰脸看看,那两个人已倒悬在梁上,姿态一如昨夜被她倒吊在老树上的二呆。

  地上只落了一把钢刀,是哑嗓子掉的。阴森嗓突遇惊变也比较冷静,手中刀居然没甩脱。见墨不语进来还狠狠挥了一下,险些划到她的脸,幸好屋内的宋渊出声提醒。二人拼命挣扎,但锁云门主亲手打的绳扣,就算是头猛虎也不可能挣得开。

  刚才周婆婆与这两人在院中周旋时,她用绕骨柔迅速在屋内布下圈套,这次猎物是两个人,那么布的自是双人连环套。

  墨不语仰脸道:“别乱动,婆婆的房梁不结实,若是扯塌了屋子,你们两个就砸死在底下了。说,是谁指使你们加害宋公子的?”

  倒悬的阴森嗓吃此大亏正怒不可遏,听到这话,惊得挣扎也忘了,这时才看清屋内还有一个少年,寂静无声地靠边站着。他就是宋公子宋渊吗?他盯住墨不语:“你是什么人?”

  “锁云门墨不语。”她清朗朗地回答。

  “原来是会使歪门邪道的锁云门……”阴森嗓的牙齿咬得咯吱响,“怪不得……”怪不得这小村外的曲折小道有迷阵之巧,怪不得会下这倒吊人的圈套!

  “正是在下区区不才。”

  “你想干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吗?”她扬起下巴,“自是为了到郡王那里领功请赏。”

  “……”原以为她会说为了路见不平、侠义相助,她这么坦白,他倒无言以对了。只是一直默默旁观的宋渊神情微微一怔,闪过一丝失落。

  墨不语道:“至于是谁指使你们行凶……不说算了,到时候,郡王自会安排极酸爽的大刑让你们说的。”

  哑嗓子面露惧色:“哥,咱们还是招了吧,那刑房里的酷刑……”

  阴森嗓脸上突然闪过狠戾神色,手腕猛地一翻,手中钢刀捅进了伙伴的喉咙,哑嗓子连哑声也发不出了,血倒漫到脸上,一对欲裂的眼被浸得通红也死不瞑目。

  阴森嗓的声音里带着惨厉:“兄弟,别怨我,你无牵无挂可以独自偷生,我不行,我有家有口,若是供出来,我的家人都得死……”

  墨不语见势不好,忙道:“我设法保你家人平安!”

  他凄厉一笑:“自不量力。”将从兄弟颈上拔出的血淋淋的刀朝自己喉咙抹去。

  忽有极细银光一闪没入他腕中,他手一抖,钢刀落在地上。原来是宋渊出手了,铁指环射出银针正中此人手腕,阻止了他自戗。

  墨不语惊出一身冷汗,稳了稳神才对宋渊说:“干得好。”

  他却偏过脸去,原就冷漠的神情更冷了一分。她自是还没修炼出二呆那般察言观色的功夫,完全没看出这人在生气,只忙着把两把刀远远地踢开。

  倒吊的人幽幽冒出一句:“你杀了我,我活不得。”他嗓子原就阴森,配上半死不活的声气,似从地府裂隙中泄露的鬼吟。

  墨不语冷声道:“由不得你。”心中寒意阵阵。这杀手宁死也不敢违抗的主子,究竟是什么人?

  将一具尸身、一个活着的人放下来,她见他们腰间挂着名牌,就翻过来看了看。名牌上铭刻着郡王府的徽记,写有他们的名字,原来阴森嗓叫做索肆,沙哑嗓名叫崔柱。

  她蹙眉道:“端着郡王府的饭碗,加害郡王的兄弟。吃里扒外,不忠不义之徒。你现在交待出幕后指使的人,我或者有办法保你一命。你既在郡王府做事,也知道昭平郡大牢刑房审讯手段的厉害,一番剥皮抽筋下来,你不但得招,砍头也是逃不了的。”

  他索性闭眼装死,一付刀枪不入的样子。墨不语知道他仍心存侥幸,也不敢花时间跟他磨唧。宋渊在外一刻就危险一刻,得尽快把他送回郡王府,郡王的羽翼下才是能保他平安的地方。

继续阅读:第10章:我是幼兽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渊数韶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