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气球
温君故2019-12-17 18:582,632

  原亦安不轻易给出承诺,一旦给了,就必定是要遵守的。

  温言原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以他们的关系,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待她,可他就是来了,一天不落的来了。

  有时他来得早了些,会坐在台下,点一杯东西慢慢喝着,看着她在台上拉琴,然后等到九点,在休息室门口等她出来,接过她的包送她回去;有时因其他事来得晚了些,会提前通知她等他一会儿。

  时间久了,温言竟会生出一种错觉,之前从未有过的,她成了某个人生活的一部分的错觉。

  “在想什么,这么入迷?”神游已久的温言被原亦安的声音唤了回来,“叫了你三次都没听见?”

  “嗯?”温言晃了晃脑袋,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

  原亦安笑着摇了摇头,“不要轻易跟我说对不起,总觉得像我欺负小孩似的。”

  他们此刻正经过离s大最近的购物中心,周五的晚上,九点多正是人最多的时候。温言看着车窗外,好多孩子手里都拿着一个气球,是最近的流行吗?她还没见过这样的气球,透明的圆球内部,有一个小小的动物,好可爱。

  原亦安看她盯着窗外很久了,在看什么这么专注?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气球?

  他把车停在了路边,然后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等我一下。”

  温言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嘛,只看到他下车后走向了卖气球的小贩那里,回来的时候,他手里就多了两个气球,可爱的动物气球和原亦安实在是,不怎么搭。短短的一段路,他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给。”他回来了,把手里的气球塞到了她的怀里,一个叮当猫,一个皮卡丘。天知道他刚刚走在路上有多尴尬,一个西装笔挺的三十岁男人,手里举着叮当猫和皮卡丘?

  还好,温言笑了,她抱着那两个气球,有些爱不释手,像这种小朋友的东西,从没有人给她买过,“谢谢小叔叔。”她的声音里带着很明显的雀跃,原亦安妥协了,算了,只要能哄她高兴,丢人就丢人吧。

  当晚温言抱着两个气球回宿舍的时候,毫无疑问地被高洛调侃了,“咦,小言今天童心大发吗,平时没见你喜欢这种小朋友的东西啊?”

  温言认真地把气球在床边系好,正好能碰到天花板,“我小叔叔给我的。”

  “最近你这小叔叔倒是经常被你挂在嘴边啊……”高洛只不过很小声地嘟囔了一声,温言却听见了,经常吗?

  她怎么就没意识到,他在她生活里的痕迹,越来越多了呢?

  温言刚开学的时候就听师兄们提起过,乔教授是典型的妻管严,只要是涉及到师母的事就是无原则的服从。她本来是不信的,毕竟乔教授在实验室里还是挺有威严的,结果,第一次见师母,她就被啪啪打了脸。

  那天难得的实验室人比较齐,乔教授正兢兢业业地站在她面前看她做实验,传说中的师母毫无预兆地推门而进,热情洋溢地同他们打了个招呼,“嗨,同学们,我回来啦。”

  她也同其他人一起,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师母好。”

  离她最近的六师兄小声告诉她,“师母九月份的时候去环游欧洲了,估计这是刚回来。”

  乔教授一看见自己老婆,溜溜地跑了过去,一边帮她卸下背上的负重,一边佯做指责状,“你怎么直接来了,我这还忙呢。”

  “我要不是钥匙丢了,才不来找你呢,钥匙给我,我回去了。”

  “你怎么又把钥匙丢了啊,还丢什么了?”乔教授唠叨着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钥匙递给她。

  “没了没了,就丢了把钥匙,你看把你唠叨的,对了,”师母忽然想起了什么,打开了她那鼓鼓囊囊的大包,“快,孩子们,我带了好吃的,来尝尝。”

  乔教授看她拿出了几大包吃的忙伸手制止她,“哎呀,实验室不能吃东西。”

  “那就出去吃嘛,正好休息一会儿,走走走。”说完就招呼着其他人出门,奈何乔教授有想阻拦的心,没有想阻拦的胆。

  师兄们欢欣鼓舞地簇拥着要出去的时候,师母看到了万男丛中一点女的温言,语气瞬间慈祥了下来,“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小姑娘吧,来,我这有一包玫瑰口味的,最好吃了,不给那些糙小子。”

  糙小子们吃醋了,“师母,你这是重女轻男啊。”

  “怎么样,你有意见啊,那手里那包也别吃了。”

  “哎哎哎,不敢不敢,小十一是我们的宝,好吃的都给十一,我们心甘情愿。”

  “那还差不多,来,十一,快吃。”

  于是整个实验室的人挤在楼道里吃零食,成了隔壁实验室一周的笑料。

  张行是原亦安的特助,大学一毕业就跟在原亦安身后鞍前马后,一个生活稳定、家庭美满、每月还点房贷的已婚妇男。最近,他发现自家老板有点不对劲,有时莫名其妙就笑起来了,他对原亦安的笑是有阴影的,毕竟曾被他坑过。

  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他还没发现。

  原氏集团大楼会议室

  原亦安看了看表,八点半了,她快下班了,这里,他看了看手里厚厚的计划书和依旧斗志满满谈论着第三项目的下属,他好像还走不开。

  “好了,先休息十分钟。”他暂时叫停了会议,示意身旁的张行跟他出去。

  原亦安把车钥匙递给他,“去vk会所帮我接个人,然后送她回s大。”

  张行接过钥匙,不解地问,“原总,接谁啊?”

  “你去了就找李经理,他知道。”

  “好的。”张行接过钥匙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原亦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掏出手机发出一条信息,然后推开门又走进了会议室。

  “我现在走不开,今晚我助理去接你,不许自己先走,乖。”温言一下台就看到了原亦安发的这条信息,他今天不来了,心里似乎有一股不明的情绪流过,让她有些发闷。

  她背着包走出去的时候,门口果然已经有人等着了。张行听到声响抬头的时候,还是被惊到了的,他跟着原亦安到现在也有六年了,除了原家大小姐外,还没见过他身边有什么别的女人,更不要提这么上心的。

  虽然心里很好奇,但多年在原亦安手下练出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面色不变地微微颔首,“你好,我是张行,原总的助理。”

  “你好,我是温言。”

  上车后温言就没再说话了,她本就喜静,性格的原因让她的话更少了,毕竟言多必失。

  车在s大的门口停下,温言下车前把刚刚停下买的蛋糕留在了车上,“麻烦您把这个带给小叔叔,我昨天答应了要请他吃新口味的,谢谢。”

  张行愣了几秒,小叔叔?她看起来年龄倒是挺小的,应该是原总的什么亲戚吧?

  甜点,给原总的?可是原总不是不吃甜吗?

  最终张特助还是淡定地收下了,万一老板就喜欢人家送的礼物呢?

  事实证明,张特助的决定是万分正确的,毕竟原亦安在接过那袋子的时候笑了,他的老板居然笑了,而且还是那种毫不诡异、特别温柔的笑,我的乖乖呀,百年难遇。

  于是自此以后,温言在张行的备忘录里的标签就是:老板、高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