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任务
温君故2019-12-17 18:583,300

  温言看了他三秒,然后打开812的门,指了指靠窗的那个位置,“那张桌子是我的。”她客观地陈述着,不夹带任何情绪。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屋里的几个人以及屋外的那个人,当即愣在了原地,不是说是一个智商180的天才吗?不是说已经在C刊发了九篇论文了吗?不是,恕他们见识短浅,实在是没见过长成这个样子的,天才。

  他们都已经做好无论小师妹长成什么样子都把她当小公主宠着的准备了,结果好像,准备白做了。

  温言没去在意他们的反应,直接走到了自己试验位前,把桌上的实验器材按照自己的习惯归置好后,她就打算先离开了。

  走到门旁的时候,她想起了什么,这样走掉是不是不太好?好像应该打个招呼,她回头冲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甜甜地笑了一下,“以后请各位师兄多多指教,我先走了。”

  直到那扇门被关上,走廊上已经听不到温言的脚步声了,812内才爆发出一阵惊呼,“刚才那个,就是温言?!”

  “我靠,真的假的,这真是我们小师妹?不是隔壁戏剧学院的?”

  “是谁说我们化学院无妹子的,找他PK去!”

  ……

  在实验正式启动前,乔教授给温言预留了三天的空闲时间,虽然她其实并不需要,因为这意味着,她没有借口拒绝掉一个在她看来很无赖的任务。

  东方明珠、外滩、大剧院、外白渡桥……温言一个一个地划掉备忘录上的名字,在心里把贺子谦鄙夷了八百遍,真的是,年纪越大毛病越多。

  说什么为了帮她熟悉S市,要把每个指定标志性建筑的360°照片拍给他,以及,每个地点写300字的日志,明明前些年还不这么丧心病狂啊。

  还说什么态度不能敷衍,不能用手机随便给他拍,她还特意去租了一台单反,花了十五分钟学了一下怎么操作,看来是她最近脾气太好了。

  备忘录上还剩下最后三个地点,温言抱紧了怀里的相机,匆匆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走过的地点慢慢变多,她想,她大概能理解贺子谦的想法了,熟悉一个地方的最好办法大抵就是走遍它的所有角落。听着弄堂里老人的当地方言,闻着路边的桂花香,看着来去匆匆的上班族……这些都是人气十足的,他想让她体验的吧?

  但她还是想说一句,这项任务本身,还是挺傻的。温言一边举着相机拍着不同角度的中心大厦,一边腹诽,因为真的,有点丢人。

  这种在新城市到处拍照的行为,只有十几岁的新出门的小姑娘才做的出来吧?当然,她忘记了她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这个念头,在从镜头里看到原亦安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原亦安从大厦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在拍照吗?来到新城市的好奇心,这点倒是和一般的小姑娘一样,这么想着,他朝着她的方向越走越近。

  是他吓到她了吗?要不是他手疾眼快托住了往下掉的相机,估计它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吧?

  “我这么吓人?”他把相机递给她,开玩笑地问。

  “没有,只是没想到会遇到小叔叔。”温言接过相机,轻轻摇了摇头。

  原亦安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孩,与那天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装扮,只是头发散了下来,帽子塞进了随身的背包里。今天的温度有些高,看样子她应该在室外待了挺久的了,可脸上的皮肤依旧白得透明。

  小叔叔,你还有事要忙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温言打好腹稿,刚想告辞,广场上成群的鸽子闪动着翅膀,浩浩汤汤地飞离了地面,带起的一阵风吹乱了她散在背后的长发。

  她难得的有一丝丝慌乱,想伸手去把头发理好,她一向是受不得自己身上有一点凌乱不整的,那种感觉,可以说得上是抓心挠肺一般难以忍受。

  可她居然晚了一步,已经有一双手,动作轻柔地帮她把零乱的发丝理好,她的手就那样停在了半空中,不知该如何安置。

  “还要去别的地方吗?”原亦安问她。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说话。

  “那我送你回学校吧,正好顺路。”他这样说道。

  原亦安转身的那一刻,唇角微微勾起,方才女孩脸上出现的短暂的茫然和不知所措比起大多时候她那副格式化的完美表情,其实更招他的喜欢。

  那天之后不久,贺子谦就收到了温言的“作业”,在看到中心大厦的日志时,他明显地愣了一会儿。然后在一个以温言命名的笔记本上,翻到了最新的一页,写下了小叔叔三个字,然后着重用红笔圈了起来。

  开学已经快两周了,温言的新生活和大学时差不多,大多时间是待在实验室里,不厌其烦地测数据、做实验、写报告。

  不过由于他的导师学生比较少,而且大家每天都被自己的项目搞得疲惫不堪,基本没有闲情逸致谈论别的,她不必再因纠结于复杂的人际关系,这让她感到无比轻松。

  对了,她还在学校附近发现了一家味道特别好的甜品店;新的舍友对她也很好,没有排斥她;再过半年,堂哥也会调回s市,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变好,她甚至在想,毕业以后也留在这里好不好。

  “你去,快去啊。”

  “老三,有点骨气好不好。”

  温言记好最后一个数据,关掉了仪器,有些不解地回头,他们好像是在讨论她。

  被一群人推出来的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朝她笑了笑,“温师妹,这周日晚上老师想组织大家聚一下,欢迎一下新来的师弟师妹,顺便大家都熟悉一下,你有空吗?”

  温言眨了眨眼,想起了贺子谦的叮嘱,她好像应该参加一下这些正常的社交活动,不然又会被认为是不合群,她点点头,“有空的,我会去的。”

  身后的小伙子们见她答应了,欣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那师妹,到时候我们把地址发到群里,一定要来啊。”

  想他们堂堂s大王牌化学系,本来女生就少得可怜,他们的乔教授又一贯喜欢带男学生,搞得整个实验室荷尔蒙都要紊乱了。

  还好今年乔老给力,把唯一一个妹子揽在了自己门下,而且这小师妹不仅智商爆表,颜值还高,这简直就是他们系里的宝啊。

  唯一不足的就是,小师妹每天除了做实验,好像都不怎么爱和别人讲话,有一点点孤僻。

  温言做好实验记录后,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了,临走前还是回过头来,礼貌地朝其他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出门以后,她掏出手机刚解除静音模式,信息提示音随即响起,是家里的转账提示,依旧是数额不菲的一笔生活费。

  她只瞥了一眼,就关掉手机扔进了包里。也就只有每个月银行给她发信息的时候,才会提醒她,她还是有父母的人。

  如果他们稍加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她已经一年没有动过这张卡里的钱了,当然,他们没有注意。

  虽然面上看起来毫无波澜,但微微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她依然在乎那个家。

  温言背好她的包,戴上那顶白色的帽子,用力压了压帽沿,。她也记不清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了,好像戴上帽子就能隔绝周围的一切,避免打招呼,避免交流,避免和别人非必要的接触。

  然后她离开学校,去了经常光顾的那家甜品店。

  去的次数多了,对那条路也算驾轻就熟了,鹅黄色的字母灯牌还在亮着,Destiny,是那家店的名字。

  这家店的装修风格大概走的是温馨路线,暖黄色的灯光总是能让她感到一丝暖意。临近八点,店里的顾客已经不多了,只有零星几个人。

  由于最近几乎天天来,店里的员工都记住了这个不怎么说话却很引人注目的女孩,离温言最近的那个女员工还朝她笑了笑,“小妹妹,今天想吃什么口味的蛋糕呀?”

  温言趴在玻璃柜台上看了好久,才犹豫地问,“请问巧克力的是都卖光了吗?”

  员工小姐看了看柜台,的确是空了,她回头朝后厨方向大声喊了一句,“老板,巧克力蛋糕还能再做一份吗?”

  温言没想让人家单独给她现做,忙冲那女孩摇了摇头,“没有就算了,我看看别的。”

  话音刚落,后厨的门开了,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探出头来,穿着甜点师的制服,头发卷卷的。

  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似乎刚刚睡醒,看起来很可爱,“啊,巧克力,原料还剩下一点。”

  小姐姐指了指温言,语气略带调笑,“可爱的老板,那再帮可爱的小妹妹做一份呗。”

  唐汀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小妹妹先坐着等一会儿,马上就好。”说完就关上门专心做蛋糕去了。

  温言有些过意不去,“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员工小姐姐摆摆手,眼睛笑得弯弯的,“没事啦,我们老板人可好了,你喜欢吃他做的蛋糕他就很开心了。”

  温言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她的员工牌:苏小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