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聚餐
温君故2019-12-17 18:583,353

  果然没有等很久,温言就拿到了刚做好的蛋糕。

  店里员工基本都下班了,唐汀把蛋糕包好递给她,眼睛亮亮的,“你就是小小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小妹妹吧,我叫唐汀,是这家店的老板。”

  温言接过蛋糕,微微颔首,语气淡淡的,和唐汀保持着陌生人间1.2米的安全距离,“我叫温言,今天谢谢你了。”

  唐汀趴在柜台上,双手托腮,“没关系,你喜欢吃常来就好,”说完他看了看门外,“天黑了,一个女孩子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嗯,再见。”温言拿好袋子,推开了大门,没想到甜品店老板居然这么软萌,就好像,好像一只小博美,而且还是卷毛的。她被自己的想法逗得有些想笑,刚刚的坏心情似乎也被冲散了,果然甜品店能让人的心情好起来。

  原亦安回家的路上,恰好从车窗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她?

  这么晚了,还一个人?他有些不放心,想上去送她,又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最后也只是驱车远远地跟在她身后。

  她好像很喜欢戴帽子,穿着还是一贯的简单干净的白t牛仔裤。

  刚从甜品店出来,手里拿的是蛋糕吗?原来小姑娘喜欢吃甜的,总算有一点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了。

  又走了一会儿,在离校门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摊子,是一位老奶奶在卖枇杷,剩的似乎不多了。

  原亦安看着女孩先是目不斜视地经过,走了几步后犹豫了一下,又返了回来,和那老奶奶说了些什么。然后她便提着满满两大袋子的枇杷走了,她一走,那老人随即也收了摊,原来是买了所有的枇杷吗?明明就是一个温暖的孩子啊。

  他没有意识到,从刚刚温言出现,她就一直牵动着他的思绪,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浮现的笑意。

  温言一直没发现身后的车,直到看着她进了学校大门,原亦安才调转车头离开。

  温言提着袋子回到宿舍的时候,高洛已经约会回来了,正在安静地敷面膜。

  高洛的男朋友和她是一个大学的,又一起考到了s大。温言见过那个叫徐然的男孩,高高大大的,很阳光,不管高洛说什么,都会笑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大概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喜欢一个人的样子吧。

  “小言,你怎么买了那么多的枇杷?”她没看错的话,那是两大袋子吧?

  温言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到了桌上,然后活动了一下胳膊,好像有点麻了,“看着挺新鲜的,就多买了些,你吃的话自己拿,再带一点给徐然吧。”明天再去实验室分一分,应该就可以解决了。

  高洛又看到了她袋子上甜品店的的logo,伸出的手指戏精地颤抖着,“你你你,你是要现在吃吗?”

  “嗯。”温言说着已经打开了包装,举起了叉子。

  高洛看着那造型精美的巧克力蛋糕,默默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坚定地转过头去,眼不见为净,“妹妹啊,你知道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吗,你不怕胖吗?”

  温言真的停下来想了好久,然后认真地回答她,“我好像吃什么都不会胖。”

  可怜的高洛,闻着浓郁的香甜哀嚎一声,“啊,年轻就是好啊!”

  温言继续安静地一口一口吃着蛋糕,她嗜甜已经好多年了,最不好过的那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要吃点甜的。被父母挂掉电话的时候,被同学排斥的时候,一个人去医院挂水的时候,被老师低声议论的时候……好像这样,日子就没有那么苦了一样。

  从那时起,她的包里时刻都要装一些糖果、巧克力之类的,直到现在,这个习惯依然戒不掉。即使她已经不会再像那时候一样轻易被拨动心绪,即使她已经不再对任何人抱任何期待了。

  周日很快就到了,温言依旧像平时一样在实验室待了一整天,然后在聚餐前一小时回了宿舍换衣服。

  她打开自己的衣柜,从清一色的白T中拿出一件标号7的,换掉了身上那件标号6的,因为这件刚刚在实验室沾染了化学试剂的味道。

  高洛曾经在目睹了她的衣柜后,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感叹,“小言,同是理科女,在下甘拜下风了。”

  温言听了以后,终究没好意思把另外七件标号相同的白卫衣拿给她看。这些衣服都是她大学的时候特意订做的,既不用每天费心纠结穿什么,在实验室里也很方便。

  聚餐地点选在了s市中心地段的和平饭店,说是大聚餐,其实加上老师总共也就12个人,都不用分第二桌。

  乔清和手下加上温言在内,一共11个学生,当然男女比例是10:1。

  身为师长的乔教授自然是坐在正中的位置,在一桌人的注视下,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准备发表这一年一度的迎新演讲,“前段时间呢,由于你们手里都有项目,这个迎新仪式就推迟了。正好最近都忙完了,我们几个聚在一起,欢迎一下今年新来的同学们,”说着看向温言和另一个新生,“你们两个,也认识一下自己的师兄们。”

  “我是大师兄,李淮。”

  “我嘛,二师兄,姜良。”

  “嘿嘿,我是三师兄,蒋之源。”

  ……

  九个师兄就这样,在师弟和师妹的目瞪口呆下依次做完了自我介绍,另一个新生赵度指了指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比温言大4岁,那我就是老十啦。”

  乔教授笑呵呵地扫了众师兄一圈,“那温言就是我们组的小幺啦,你们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小十一,还要多向人家学习。。”

  温言有些不太习惯这么温馨的氛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好一直乖巧地笑着。

  乔老只坐了一会儿,就把主场留给了年轻人,抱着他的保温杯回家了。临走不忘叮嘱,“老大,卡在你那,想吃什么你们自己点。”然后在一群人的欢呼声中悄然离场。

  与此同时,同一层的另一个包厢内,原亦安盯着面前不敢抬头的索飞公司老总,语气冰冷,“听说韩总想把三亚酒店的股份卖给周瞬?”

  索飞老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材已经发了福,此刻只能干陪着笑,不断伸手擦着额上的汗,“原总啊,我知道您不想和周总合作,可他手里握着我们公司急需的一块地皮,我也是没办法啊。”

  “没办法?”原亦安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不出情绪,“你手里的25%,卖给原氏,资金应该够你买那块地了吧?”

  “可周瞬……”男人欲言又止。

  “他那里我给你解决,今天就把合同签了。”原亦安示意一旁的特助张行,张行随即拿出了早已备好的合同。

  男人手忙脚乱地把合同签了,小心翼翼地看着原亦安,“原总,地的事……”

  “放心,合作愉快。”原亦安示意张行收好合同,然后伸手握了握他的手。

  送走那男人后,原亦安靠在椅子上捏了捏眉心,三亚酒店项目是原氏集团今年的重心,偏偏死对头周瞬要来插一脚,还妄想控股,以为他是好拿捏吗?

  “原总,您没事吧?”张行小心地询问。

  “没事,我出去走走,你收拾好了就走吧。”原亦安说完,拿起外套出了门。

  乔清和走后没多久,温言借口去洗手间也离开了包厢,这种其乐融融的环境对她来说太陌生了,她到底还是适应不了。

  她一步一步走到走廊尽头,看着窗玻璃上映出的自己,轻轻拍了拍刚刚笑僵了的脸。

  “既然感觉累,为什么要勉强?”

  突兀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响起,温言猛地回头,走廊铺着厚厚的地毯,完全听不到脚步声。

  看清来人是谁后,她低着头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小叔叔。”

  原亦安一出包厢门,就看到了窗边的女孩,以及某人的轻度“自虐”行为。

  他抬脚走向她,“在这儿吃饭?”

  被人撞破了自己的掩饰,温言有些不自在,尴尬地点了点头,“嗯,我们研究组的聚餐。”

  看到她那一瞬的完美表情的破裂,就好像是在一个坚不可摧的茧上锯开了一条缝,原亦安心情不错,伸出一只手捏住了温言的下巴,“刚刚笑太多了,所以累了?”

  此刻的原亦安,一只手随意地拿着自己的西服外套,另一只手把温言禁锢在他与墙壁之间得动弹不得,莫名带了一股痞气。

  原亦安见她皱起了眉头,有分寸地捏了捏她的脸,随即放开了她,像逗小孩一样,“好了,一个小孩子苦大仇深的做什么,来,笑一个,”说完又补充道,“不是你那种批量生产的流水线笑。”

  温言有些发懵,他只见了她两次,居然看出来了,是她练的还不够好吗?不应该啊,没有人看出来过啊,她练了那么久的,不是说那是最标准的笑容,是最多人喜欢的吗?

  不过现下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反省这个,她不敢违抗长辈,扯着嘴角就要遵循指令。

  原亦安又捏了捏她的脸,“不对,不是这样。”

  温言努力压制着想推开他走人的念头,又笑了一下,“小叔叔,您看这样行吗?”

  原亦安看她终于不再是那副假的有些无可挑剔的模样,反而有点像炸毛前的小猫,“算了,”他放开她,摸了摸她的头,“下次继续努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