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噩梦
温君故2019-12-17 18:583,114

  温言揉了揉刚被原亦安蹂躏过的脸颊,心里默默记下一笔,她要在这位小叔叔的评价里加一个,为老不尊。

  为老不尊的原叔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踩了雷,开始柔声询问,“陪叔叔吃点东西?今晚出来谈生意,都没怎么吃。”

  温言觉得两人经过刚刚的尴尬时刻,她需要时间自我调整一下,“可是我已经吃过了。”话音刚落,肚子就很不给面子的叫了一声。

  她刚刚其实也没怎么吃,周围人太多,她不喜欢。

  这下算是被抓了现行,她干脆鱼死网破,低着头不肯说话了。

  倒是原亦安,被这一声“咕噜”彻底逗笑了,温言能清晰地感到他浑身在颤抖,一个没忍住微微瞪了他一眼。

  “哈哈,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好了,我们去吃饭吧。”他强忍着笑意说,而且吧,他真没好意思告诉温言,你还是别那么瞪我了,根本就毫无威慑力啊,甚至有点想让他接着逗她。

  温言还想再挣扎一下,“但我们聚餐还没结束,我先走不太好。”

  原亦安却已经搂着她的肩,强制带着她往包厢走去,“没事,我去和他们说,几号?”

  温言认命地指了指走廊另一头,“806。”算是彻底屈服在了他的淫威之下。

  原亦安推开门的时候,屋里的一桌子师兄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搂着他们小师妹的这个男人是谁啊,真是胆大妄为!

  不过这男的长得也太帅了吧,实在是让他们自惭形秽啊,连拷问这个环节都吓忘了。

  原亦安环视了一圈,低头轻声问了温言一句,“怎么全是男的?”

  温言瞥了他一眼,还是很尽职地解释道,“化学专业,男多女少很奇怪吗?”

  “咳,”原亦安掩嘴轻咳一声,有点尴尬,他都忘了这孩子是学化学的了,“大家好,我是温言的家长,我们还有事,我就先把她带走啦,你们慢慢吃。”说完就麻利地关门带着人走了。

  “老三,刚刚那人说的是家长,不是家属吧?”惊魂未定的二师兄拍了拍身旁的三师兄。

  “啊,对,是家长,应该是家里的亲戚什么的吧。”

  “吓死我了,还以为刚挖来一个师妹,还没捂热呢就被撬走了。”

  原亦安没有带她回他方才的包厢,而是离开了和平饭店,去了马路对面一家不大却很精致的淮扬菜馆。

  “想吃什么?”原亦安翻了翻菜单,抬头问她。

  温言象征性地看了一眼菜单,然后推到对面,“我都可以,小叔叔你来点吧。”

  她不喜欢告诉别人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可以迁就任何人的喜好,这是她的人生教会她的生存法则。

  原亦安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随意点了几个菜。

  温言最后是被原亦安送回学校的,临下车前,他递给她一个袋子,“刚刚打包了一份芒果千层,你是喜欢吃甜的吧?”

  温言看着那个袋子,迟疑地点了点头。

  他似是蓦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回去吧。”

  高洛已经通知过她今晚不会回来了,说是和男朋友一起去看复联的首映。

  寝室里除却她临走时特意留的一盏台灯外,别无光亮,温言打开所有的大灯,挂好自己的书包,把蛋糕袋子放到了桌上。

  桌上比白天多了一个透明的玻璃花瓶,里面插着几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她回头看了看高洛的桌子,果然也有一束,看来是徐然又给高洛送花了。

  她轻轻碰了碰瓶中的花,真漂亮啊。

  “嗡——”桌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信息来自小叔叔:到了吗?

  温言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几乎是下意识地跑到阳台上,那辆黑色的suv果然还在楼下,车子隐在黑暗中,看不清里面的人。

  她的大脑先是空白了几秒,然后急忙回复他的信息:已经到了。

  收到回复后,原亦安的车才掉头离开。

  温言就站在那里,看着那辆车经过第一盏路灯,第二盏路灯……然后转弯,然后消失。

  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楼下除了两排昏黄的路灯,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她感觉到了自己今天的的失态,差点在一个第三次见面的人面前,外露了自己的情绪,这在之前,是从未发生过的。

  她的面上流露出一丝困惑的神情,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她从出生到现在,见过苛责她的人,不在意她的人,排斥她的人,嫉妒她的人,同情她的人,可独独没见过,像他这样待她的人。

  她看不透,也看不懂,这好像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

  她听原媛讲过他们家的复杂,原家老爷子早年先是从政,后又从商,第一任妻子,也就是原媛的奶奶,在儿子高中的时候因病去世了。几年后,原老爷子娶了比他小二十岁的第二任妻子,后来原亦安便出生了。

  外人都以为原家的两个儿子以后一定会因争夺原氏集团打得头破血流,可大儿子却对经商毫无兴趣,博士毕业后就留校当了老师。老爷子年纪大了以后,由妻子接管了大部分的生意,后来又全部交给了小儿子。

  “旁人都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矛盾肯定特别多,其实我们家可和谐了,奶奶对谁都很好,我爸妈也很尊重她,你看我和小叔长得这么根正苗红就知道啦。”

  温言想起原媛和她说这番话时那副天真骄傲的神情,是啊,像他这么好的人,一定是在很幸福很幸福的环境中长大的吧。

  她的眼神黯了黯,关上门进了屋内。

  临睡前,温言打开了枕边的那盏小夜灯,才安心地闭上了眼。她一个人在的时候,周围一定要留一点光,高洛无意中知道后,每次晚上离开前都会帮她打开桌上的台灯。

  六岁那年,她被送回了a市,她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了。可他们好像并不喜欢她,或者说,他们对她毫无感情,也就无所谓喜欢还是不喜欢。

  那晚照例是她一个人在家,临上床前她关好了门窗,预防晚上的暴风雨。停电来得猝不及防,偌大的公寓一片漆黑,外面伴随着雷电和暴雨,她害怕极了,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摸索着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电话一个都没有打通,闪电发出的光亮在墙上映出各种狰狞的影子,像是在嘲笑她的懦弱和天真。

  “她爸爸妈妈不要她了。”

  “她爸爸妈妈肯定是不喜欢她才不要她的。”

  “我们不和没人要的小孩玩。”

  她又想起了儿时身边的小朋友们说的话,就那样抱着被子哭了一整晚,不敢闭眼不敢睡着。

  直到第二天天亮,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她才起床去敲了敲邻居叔叔家的门,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叔叔,我家昨晚停电了,您能告诉我怎么修电路吗?”

  “哎呀小言啊,你爸妈昨晚又不在家啊?”

  “嗯,他们工作太忙了。”

  “那也不能放你一个人在家啊,雨那么大,多危险啊,真放心的。”

  “哪有这么做家长的。”

  ……

  邻居叔叔的抱怨声在耳边慢慢变得模糊,温言揉了揉眼睛,天又亮了。

  她看了看对面的床,高洛已经回来了,估计刚睡下不久。她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换好衣服出了门,今天要把昨天因为聚餐而搁置的那个实验做完。

  原亦安是在机场接到原媛的电话的,彼时距他登机还有十分钟。

  “小叔,我下周就回国啦,有没有想你美丽可爱的小侄女啊?”

  原亦安看了看表,可以和她掰扯几分钟,“美丽可爱?我有这么一个侄女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电话那头的女孩果然开始气急败坏了,“哎呀,你不损我能死啊。”

  “怎么和长辈说话呢。”

  “亲爱的小叔,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女的无心之言吧,叩谢。”

  “有话快说,我要登机了。”

  “去哪儿啊,来得及回来迎接我不?”

  “k市,应该来得及。”

  “那等我回来,叫上我们家小言给我接风洗尘哈,小言肯定想我了。”

  原亦安听着那满是雀跃的声音,没忍心泼她凉水,说实话,他并不觉得温言是会想念谁的人。

  上了飞机以后,原亦安打开了k市度假村的策划书,这次他去k市,就是为了实地考察这一项目的可行性。

  片刻后,另一个男人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原亦安抬头向他点点头,戴眼镜的男人冲他礼貌地一笑,两人算是打过了招呼。

  直到飞机起飞,他们才确认头等舱里就他们两个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