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社交恐惧症
温君故2019-12-17 18:583,399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空姐推着饮品车询问二人。

  “红酒。”男人收起手里的杂志,温声回应。

  “冰水。”原亦安抬头,看到了他杂志封面上的几个大字,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国际心理学杂志,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笑着挥了挥手里的杂志,“我叫顾谨行,是个心理医生。”

  原亦安收起了手里的策划书,朝他伸出右手,“你好,原亦安。”

  “我看原先生一直盯着我的书,也对心理学感兴趣?”

  原亦安收回打量的目光,“倒也不是,就是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顾先生。”

  “乐意之至。”

  原亦安的双手交缠着,谨慎地斟酌着自己的用语,“如果一个人一方面抗拒陌生人的接近,另一方面又有点八面玲珑,但是对每个人似乎又都是千篇一律的,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不外露自己的情绪,掩饰自己的任何喜好和厌恶,”他皱着眉,又想起了她那订制一般的微笑,“总之让人觉得不太舒服,不像是一个孩子该有的样子,这一般是什么原因?”

  顾谨行耐心地听他说完,问了一句,“孩子?多大的孩子?”

  “19岁。”

  “19,那可不算是孩子了吧?”顾谨行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原亦安低头笑了笑,“对我来说,可不就是孩子吗?”

  “嗯,”顾谨行继而低头思索着,“这样的症状,很多是因为小时候有过一段时期的社交恐惧症,十分封闭自己,抗拒和人的交往,后来自己又努力想融入正常的社交圈。这样的孩子我见过,对他们来说,迈出这一步很困难,如果没有人帮助的话,他们只能靠着自己生疏的摸索,形成自己的一套社交方法,可能一开始比较拙劣,比如对着镜子不停地练习微笑,迎合他人的喜好,不拒绝所有人的要求等等,有的甚至会演化为讨好型人格。”

  原亦安听着听着,愈发觉得心底有些发凉,那孩子,社交恐惧?那么聪明漂亮的孩子,怎么会有社交恐惧呢?

  “当然因为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具体原因呢也会有所不同,我说的只是一般情况。”顾谨行说完,看了看身旁的男人,“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的话再联系我吧。”

  “嗯。”原亦安接过名片,僵硬地点点头。他只是随口问了问,没想到听到的会让他这么心疼。

  温言此刻并不知道有人在三千三百英尺的高空为她心疼,她正盯着桌上的三只试管发愁。

  不可能啊,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反应?

  她低头检查着自己的实验记录,试剂没拿错,剂量刚刚好,浓度配比也没有错……怎么就是没动静呢?

  六师兄吃完晚饭回来,见她还是下午那个姿势盯着试管,有些看不下去了。

  “十一啊,还没反应呢?”

  温言的眼神依旧没有离开那三支试管,只是点了点头。

  “那个,这个实验也不急在这一天两天的,你先吃饭去吧,晚饭还没吃呢吧,盯了一下午了。”老六拍了拍温言的肩,以示安慰。

  温言摇摇头,“没事,我再等一会儿,我想这个月把手头的实验都做完,下个月我有别的事。”

  老六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人小师妹一个月做了半个学期的实验量,还这么精益求精,当为我辈之楷模啊!

  “那好,你再盯一会儿,我去看看我的培养皿去。”六师兄本着输人输钱不能输气势的心情,决定再奋战俩小时。

  半个小时后,温言的眼睛亮了亮,有反应了。

  她忙拿笔记录好反应时间、反应现象和强度,一切结束以后,冲洗仪器准备离开。

  陡然放松下来,她才感觉胃又有点疼了,为了节省时间,她中午只在实验室门口吃了一个面包,晚饭又没吃,看来她的胃要惩罚她了。

  温言揉了揉肚子,轻轻笑了笑,不过实验成功了,算是有所得有所失,也不亏了。

  她还是赶在食堂关门前,买到了最后一份香菇肉丝面,热乎乎的汤面下肚后,胃疼总算缓解了一点。她摸了摸包的夹层,胃药好像没带在身上。

  “小姑娘,要关门啦。”食堂阿姨已经拿着钥匙催促她这个唯一的顾客了。

  温言忙收拾好桌子,背着包匆匆离开。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大一的学生刚刚下了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人很多,大多是成群结队。聊天的声音、嬉笑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钻进她的耳朵,温言压了压帽檐,加快了步伐。

  兜里的手机不停地振动,她看了看,是高洛。

  “小言,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电话那头的高洛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语气有点颤抖。

  温言尽量放轻声音安慰着她,“我快到宿舍了,怎么了?”

  “呜呜呜,我们宿舍进来了一只大蟑螂,特别大,我不敢打。”高洛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看来是吓得不轻,毕竟作为一个没见过小强的北方人,她最怕的就是大个的蟑螂。

  温言一面安抚着她,一面又加快了脚步。

  等到她打开宿舍大门的时候,高洛正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地上的盆,那表情简直可以用视死如归四个字来形容。

  看到温言进来,高洛就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样,嗓门也大起来了,“小言,快快快,我把它扣在盆里了。”

  话音刚落,身陷囹圄的蟑螂兄似乎想再挣扎一下,地上的盆移动了几公分,高洛尖叫一声,“啊,小言,快快,它动了!”

  温言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拖鞋,掀开盆,啪地拍了上去,身手灵活,一招毙命。

  直到把蟑螂尸体扫了出去,惊魂未定的高洛才敢下床,热烈地鼓了鼓掌,“亲爱的小言,小小的身体,大大的能量。”

  打完蟑螂的温言洗了洗手,反驳她说,“我身高164公分,属于正常身高范围。”

  “啊呀不管啦,”高洛不在意地摆摆手,说着就要凑上来抱她,“总之我们小言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啦!”当然最后是没有抱成的,温言伸出食指把她推了出去。

  k市

  “原总,这块地的确存在产权问题,寒山地产的人隐瞒了这一方面,”张行看了看一旁的原亦安,继续说着,“不过除却这一点,无论是环境还是未来的政府规划,度假村项目的利润都可以说是非常可观。”

  原亦安点点头,没说话,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敲打着手里的文件。他早就觉得这块地有问题,才会让张行先他一步来k市,不动声色地调查。寒山的人居然想着让他做冤大头,他忍不住轻笑出声,不知他们是愚蠢呢,还是太不了解他原亦安了。

  “原总,怎么了?”

  原亦安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他只喝了一口,“明天你去和寒山的人谈判,就说我们已经知道这块地有问题了,他们如果有诚意继续合作的话,价格再降低15个百分点。”

  “15个,会不会太多了,他们要是不同意呢?”

  原亦安的目光无比坚定,“不会的,他们要是不同意,这块地就砸在手里了,而且除了我们,谁会买一块明知有问题的地皮。”

  张行还是有些困惑,“可您明知这地有问题……”

  原亦安抬手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笑容有些诡异,“在别人看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能解决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舅舅是不是刚当上k市土管局的局长?”

  我靠?!张行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看原亦安的眼神有点像,像抓兔子前的狼了,就是让他去走后门呗。

  原亦安喝掉了杯子里剩余的酒,拍了拍张行的肩膀,“你就受累,在这里再待一周,问题解决以后,我给你发奖金。”

  张行哀怨地瞅着他家的老板,明明前几年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啊。

  次日清晨,原亦安便启程准备回去了,毕竟原大小姐从三天前就告知她今晚的航班到s市,唠叨了三天不准放她鸽子。

  “前往s市的旅客请注意:我们抱歉地通知您,由于天气原因,您乘坐的CA2316航班不能按时起飞。起飞时间预计推迟到9:50,请您在候机厅等候,登机时我们将广播通知,谢谢!”

  客服小姐甜美的嗓音并不能冲散机场此起彼伏的抱怨声,原亦安坐了一会儿,有些无聊,便起身拉着行李箱往一家木雕店走去。

  k市以各类名木闻名,候机大厅里恰好有一家木制品专卖店,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思,原亦安随意地逛着。

  这个,是麋鹿?

  他走近展柜,饶有兴味地盯着那座巴掌大的麋鹿木雕,小鹿雕刻得栩栩如生,双眼警惕地打量着周围,足尖微踮,似乎是随时准备逃离。

  还挺像那个小丫头的,这么想着,他朝柜台处招了招手,“老板,要这个。”

  下午把三号实验收尾工作做好、晚上要和原媛姐吃饭……温言心里默默做着今天的规划,然后递出餐盘,“阿姨,我要炒青菜和红烧牛肉,谢谢。”

  打好饭后,她四下张望着找空座,今天中午乔教授来实验室了,一到饭点就把他们赶出来吃饭了,看着挤挤攘攘的食堂,她有些无力。

  “小言,过来坐!”高洛挥着手朝她喊,温言没多想,抬脚往那个方向走去,她还急着回实验室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