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母亲
温君故2019-12-17 18:582,425

  高洛的男朋友徐然也在,一会儿给她剥虾,一会儿帮她擦嘴,有旁人在,高洛终于也觉得有点脸红了,“哎呀,你吃你的,别管我了。”

  温言好笑地看着他们,“没事,你们就当我不存在,”说着移开目光,“我看电视呢。”

  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新闻,说是在陕西某地又发现了一座大型墓葬,温言一边听着一边用筷子戳了戳盘子里的青菜,今天的青菜火候有点有些大,太软了。

  “这座大型古墓能重见天日,沈秋院士和她的团队功不可没,下面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沈院士……”

  听到那个名字,温言的头终于抬起来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那张脸,那张她最熟悉也最陌生的脸,她有多久没见过她了呢?好像两年多了吧,她也记不太清了。

  屏幕上的人讲起她热爱的考古学,神采奕奕,眼中全是热情,“听说您的爱人温泠之院士最近也在陕西考察,你们有见过吗?”

  女人脸上的热情瞬间消失殆尽,恢复了她平日的清冷,“没有,我们工作的时候一般互不干扰。”

  “哎呀,食堂天天就知道播央视新闻,就不能给学生提供点娱乐吗?”高洛的抱怨声把出神的她拉了回来,温言含糊地嗯了一声。

  高洛看她刚才看得那么认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唉?小言,这个考古学家长得和你好像啊。”

  她长相随母,眉眼尤其相像,不过沈秋的面上总像有冰霜一般,她更偏柔和一点。

  温言点了点头,“嗯,她是我母亲。”

  “啊?!怪不得这么像呢……”

  温言没等高洛发表其他的感慨,收好盘子站了起来,“我吃好了,先回实验室了。”

  她逃离得匆忙且狼狈,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高洛接下来可能会问的问题,你妈妈是考古学家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她正在慢慢把自己从他们的生活中剥离出来,再过三年,等她毕业,她就能彻底脱离那个家了,彻底脱离……

  下午乔教授依然在实验室,他在温言桌旁站着看了一会儿,赞许地点点头,“这是三号实验?”

  温言颔首,“是。”

  “不错不错,你们几个,”他点了点其他几个人,“看看人家小十一,三号都做完了,再看看你们,光长岁数不长脑子。”

  老六嬉皮笑脸地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老师,十一的IQ比我高了30呢,智商是硬伤啊。”

  乔老瞪了他一眼,憋着笑出了门,其他师兄也被他逗笑了,一等教授出门,就爆笑出声,“哈哈,老六你真是人才,老师早晚被你气死。”

  料想中的尴尬并没有出现,温言松了一口气,紧绷的后脊倏地放松了下来。

  老三注意到了她的不自在,过来拍了拍她的背,“没事,我们师门里没有什么明争暗斗,也不存在嫉妒不嫉妒的,有个优秀的小师妹,我们还觉得脸上有光呢。”

  温言的眼神难得流露出一丝感激,“嗯,谢谢六师兄。”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这里不是a市,这里有和以前全然不同的人,这里的人,都很好,很好。

  原亦安到学校来接人的时候,温言还没结束,看她还在忙,他也没打扰她,就在实验室外等着。

  实验室的窗很大,他透过玻璃,看着她穿着白大褂,小心地调整显微镜的高度,看着她认真地记录数据。

  她的表情无比专注,如初见时一般,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她所吸引。

  黄昏的夕阳透过玻璃照在她的身上,白皙的面庞带了些许暖意,让她看起来没有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那暖阳穿过她,也同样洒在了他的心上。

  温言专心做一件事的时候,总是能成功把周围一切无关的人或物屏蔽掉,当她把手里的工作完成后,才看到门外站了很久的原亦安。

  她明显有些慌乱,她不喜欢让别人等,因为她知道,等待的滋味不太好,会让别人不高兴,因为她而不高兴。

  而她从小到大,无论是沉默隐忍,还是刻意迎合,为的都是不让任何人,因为她而不高兴。

  她忙换好衣服出了门,然后在原亦安面前站定,认认真真地道了歉,“小叔叔,对不起,让您等我这么久。”

  原亦安有些好笑地盯着一脸严肃的小姑娘,看起来就像下一秒就会给他鞠一个九十度的躬一样。他微微抬了一下她的帽沿,“是我来早了,看你在忙就没打扰你,跟你没关系。”

  说完他又装作不经意地门内又看了一眼,那几个伸着脖子望门外看的男生忙把脖子收了回去,他这才回头,明知故问地问了一句,“都忙完了吗?”

  温言温顺地点点头,“嗯。”

  原亦安十分自然地拿过了她挂在手上的包,“那我们走吧。”

  温言看着自己陡然空掉的手,一时有些别扭,不过还是很快跟上了原亦安的步伐。

  一上车,她手里就被塞了一个玻璃礼盒,“在k市出差的时候买的,沉香木,可以安神。”

  原亦安的眼睛直视着前方的路,模棱两可的一句话,如果不是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话,她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和她说话。

  温言看着手里的木雕,是要夸一句吗,还是?她十分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给我的吗?”

  原亦安终于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可置信,“我送个礼物难道送得这么含蓄吗?不想要就给我。”

  温言忙把盒子紧紧护在怀里,摇了摇头,“不是,我要。”

  她是真的很喜欢,她最喜欢的动物就是麋鹿,代表旺盛的生命力,无论怎样都不死的生命力。

  看得出来,这只木鹿雕得很细致,尤其是鹿角的部分,枝桠众多却依然精致。

  一般收到礼物要怎么回应呢?好像是要道谢,然后表达一下自己很喜欢,接下来就是回礼?她记得看到别人收到礼物是这样做的。“谢谢你,小叔叔,我很喜欢,我会好好回礼的。”

  啧,原亦安有点想把车停下来,“你……”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只是想扒开温言的脑子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礼物,”温言说,“我觉得,很高兴。”

  前面刚好是红灯,原亦安停下车来,忍不住看了看她,她方才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他甚至听出了一丝欢欣。

  以前从来没有,收到过礼物吗?

  或许连温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的脸上挂着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笑意,是那种小孩子得到糖果时的,由衷的笑容。

  他看了她一会儿,把那些想要开口问的,不合时宜的问题咽了回去,算了,只要她现在是高兴的,就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