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年章 vk会所
温君故2019-12-17 18:582,522

  吃过晚饭,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事实是,温少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原媛躺在他的腿上玩着手机。

  “哎,你最近有联系过小言吗?”原媛拍了拍他的大腿问。

  温少城没怎么放在心上,淡然地换了一个台,“没有,怎么了?”

  “喂,你好歹是小言的哥哥,就不能对她上点心吗?”原媛拍腿的力道又大了些。

  被拍的人不知道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负责地和她解释道,“她小时候就能照顾好自己了,何况现在已经成年了,更不需要操心了。”

  阿西吧,原媛无奈地伸手遮住了双眼,这兄妹俩,除了教育和被教育之外,怎么就不能兄友妹恭一点呢?

  虽然了解过他和父母的关系也并不是十分亲近,但她总觉得,他对小言并不是一点不在乎的,再过半年,等他们回到s市,离得近了,说不准关系就会慢慢亲近起来呢?

  “我不管,你给她打个电话,随便说什么都好。”原媛不打算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从他兜里掏出了手机,解了锁,拨通了,然后递给他。

  媳妇的命令,不能不从,温少城只好略显无奈地接过手机。

  “喂,哥哥,有什么事吗?”

  温少城一听到温言的声音,不禁挺直了后背,脸上的神情也正经了不少,像是在做年度汇报一样认真,“啊,小言,那个,你对s市适应得还好吗?”

  “……还好。”

  “对了,你老师是乔清和教授吧,乔老在化学领域可是权威,你要跟着他好好进行研究知道吗?”

  “……我知道。”

  原媛忍不住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说的都是废话,我鄙视你。

  “钱够花吗,不够的话记得问我要。”

  原媛终于听不下去了,从他手里夺过了手机,迈着步子去了阳台,“小言,我是原媛,刚刚啊,那是你哥发病了,不用理他……”

  被指控发病的温先生觉得自己又要开始委屈了,除了有事之外,他和温言都不怎么联系,刚刚的几句闲聊真的是他努力后的结果了。

  经此一役,原媛再次确定,把她的小言托付给小叔是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温少城这个哥哥,有了和没有一个样。

  s市

  本来说好今天是给白景办接风宴的,结果这个傻叉居然到了机场还能让他妈给捉回去,于是接风宴变成了原亦安和叶若寒两个人的一顿便饭。

  原亦安到vk会所的时候,刚好叶若寒送了什么人出来。

  “这是亲自出来迎接我吗?不用这么正式的。”原亦安把车钥匙扔给了门童,径直朝着门口那个一身白西装的男人走去。

  一般人穿白西装都会显得有些庸俗,可叶若寒穿着只剩优雅,第一次见他的人总会以为他出自书香门第,一看就是搞研究的料子。

  殊不知他的主业是在各大城市开设高端会所,当然,是正经场所。

  叶若寒伸出一根手指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瞥了原亦安一眼,“想太多。”

  说完他倒是没扔下原亦安一个人,而是等到他到了跟前才抬脚往里走,“你知道白景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好像是逃掉了相亲,惹怒了他妈,真是够可怜的。”

  倒真是,出人意料的答案,叶若寒嗤笑一声,“真没看出来你哪可怜他了。”

  进了大厅,原亦安听着今天的琴弹得不错,就随意地往台上瞟了一眼,就这一瞟,他觉出了不对劲,那个弹琴的,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

  不对,是真的眼熟!

  他定定地看了几秒,终于确定那就是温言。

  她今天太不一样了,以至于他第一眼都不敢确定,这是他的小朋友。

  她穿着一袭洁白的一字肩礼服,露出优雅的肩颈,平日里总是扎起来的长发柔软地散落在背后,坐在黑色的钢琴旁,美得动人心魄。

  唯一不太顺眼的时候,台下盯着她的那些赤裸裸的目光,让他想把他们都戳瞎而已。

  他只微怔了几秒,就拉过了一旁的叶若寒,指了指台上,“她,怎么回事?”

  叶若寒顺着他的手打量着台上的女孩,然后戏谑地开起了他的玩笑,“长得不错,怎么,你有兴趣?”

  原亦安的目光依然停在温言的身上,她弹琴的时候,似乎比平时要柔和一点,他竟不知道她还会弹琴,而且弹得这样好,“别乱想,我认识她,我是问她怎么会在你这?”

  “这我不清楚,”叶若寒耸了耸肩,他毕竟只是投资人,不怎么参与会所的日常经营,他冲不远处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招了招手,“李经理,来一下。”

  李经理看到他们两个,匆匆赶了过来,“叶总,原先生,有什么事吗?”

  “那个姑娘,新来的?”叶若寒点了点温言。

  “啊对,已经在这儿一个星期了,是s大的学生来兼职的,叫温言,这姑娘吧,钢琴、大提琴、小提琴都会,一个人能当三个人用,都省得我们再找别人了,长得还漂亮,就算给她双份工资都合算啊……”李经理把温言夸得可谓是天花乱坠,可原亦安听着,脸色越来越沉了。

  他不耐烦地打断了还在喋喋不休的李经理,“她几点下班?”

  李经理不知道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只是常年察言观色的习惯告诉他,眼前这位爷,心情不大好。“啊,九点,九点下班。”

  听了回答,原亦安的脸色更阴沉了,居然这么晚。

  叶若寒已经明白那姑娘和他这位老同学之间肯定有点什么了,他勾住原亦安的肩拍了拍,“好了,现在还早,先去吃饭,吃完饭你再来解决你们的事。”

  原亦安又看了一眼台上的人,吩咐一旁的李经理,“麻烦把人给我看好了,我来之前不能让她走。”

  李经理忙不迭地答应下来,“您放心。”

  九点,温言提着裙摆下了台,正要换了衣服下班,却看到休息室的门口伫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叔叔,你怎么在这儿?”闻到烟的味道,她忍不住微微蹙了蹙眉。

  原亦安听到声音回了头,看到了她皱眉的样子,捻灭了手里没抽完的香烟,目光直直地落在她身上,“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知道来这儿的都是什么人吗,你在这打工不怕被人连着骨头吞了,还有,晚上下班这么晚,一个女孩路上不安全你不知道吗?”

  她的头十九年里,从没有人这样毫不留情地质疑过她的决定,温言觉得好像是,自己牢牢圈起来的的领地被人入侵了,所以她的应激反应是,回击。

  她高昂着头,毫不躲闪地回视他,“小叔叔,我是跆拳道黑带三段,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基本安全,而且这是高端会所,安保工作做得很好。”

  原亦安看她这样子,更生气了,为什么用一副敌对的表情对着他?

  他擒住温言的双手,熟练地按在了她的背后,然后还能空出一只手来撑在了墙上,温言没想到他会来这手,用力挣脱了好久都没能挣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比满分多一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