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计除恶人
大秦之歌2019-07-23 10:4521,925

  01

  油布社内一派忙碌,大家都在兴高采烈的工作着。

  黄秋秋坐在自己的织布机上,高兴的对大家说:“大伙儿加把劲,争取把这批布织出来,这样咱们卖完布就可以生产油布了。”

  秦文水正在织布机前织布,脸上流着滴滴汗水,她说:“咱们能恢复这么快,多亏了霍格啊!秋秋姐,回头你得代表咱们大伙好好感谢感谢人家。”

  女工甲干脆利索的说道:“谁说不是呢!我看光感谢不行,得想办法重谢人家。”

  女工乙道:“咱们又没有钱,咋重谢人家?”

  女工甲瞪着女工乙,装着生气的样子道:“你咋就这笨啊!咱们是没钱,可谁家还没有几个鸡蛋啥的,我估摸着这外国人绝对稀罕咱们的鸡蛋,那东西估计外国没有。”

  黄秋秋喜道:“这个主意倒不错,那是这,咱们每个人回家拿几个自家的鸡蛋,然后明天凑到我这,回头我代表大家把鸡蛋给霍格送过去,顺便感谢感谢人家。”

  秦文水道:“我明天和你一起去。”

  黄秋秋不解的问道:“你去干啥?”

  秦文水道:“上次的事情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我得去谢谢人家。”

  黄秋秋道:“那好吧!明儿我们一起去。”

  这时,油布社门口出现了马玉坤的身影,只见他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进来。

  女工甲眼尖,一眼看见马玉坤进来,口气冷峻的说道:“喂!你咋来了?”

  女工甲的叫声掩盖过了织布机的声音,让所有人的眼光不约而同的朝马玉坤看来。马玉坤没有出声,低着头往里走,低声道:“我来接文水。”

  女工甲向女工乙使了一个眼色,一起走到马玉坤跟前。

  女工甲大声嚷道:“马玉坤,你还有脸到这里来,你忘记了上次在这咋行凶的。你是不是想把秦文水接回家接着打啊?”

  女工乙跟着大声叫嚷:“你不是很厉害么?咋不见你的狠劲儿了?今儿我们姐妹不拦你,你要咋打秦文水咱们不管,你来啊!让我们瞧瞧你行凶时的狗样子。”

  马玉坤依旧低头道:“我……真的是接她回家的,我……一个在家不好,我想和她好好过日子。”

  黄秋秋走到前面,道:“你会好好跟她过日子吗?”

  马玉坤道:“我会的。”

  女工甲恶心道:“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你……”

  黄秋秋打断女工甲的话,道:“过日子行,但这事我们做不了,回不回得由我文水妹妹说了算。”

  秦文水不停的织布,看也不看马玉坤。

  黄秋秋走到秦文水身边,道:“文水妹子,看来他已经悔改了,我看你就跟他回去吧?”

  秦文水坚决的说道:“不,我不回去,我和他没法过日子。”

  黄秋秋力劝秦文水,道:“你看你,这又何必人,人家上门来请你,说明知道错了,你好歹总应该给人家一个面子吧!堂堂一个大男人,厚着脸皮求老婆回去,已经很不容易了,听姐姐的话,回去吧!”

  秦文水心烦的转过身子,低着头使劲搓着自己双手,内心很是矛盾。

  黄秋秋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心里委屈?”

  秦文水眼睛留下无声的泪水,道:“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回到那个家去,我受不了。”

  黄秋秋上前拍拍秦文水的肩膀,道:“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妹子,你想过没有,我们做女人的,一辈子还不是想有一个家嘛!再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就别多想了,一会跟他回去吧!”

  秦文水思考片刻,终于将头扬起来,道:“要回去也行,他往后可以打我骂我,但不能找油布社的事,永远不能做伤害油布社的事情。”

  02

  霍格手拿一顶草帽由远处走来,进了刘学贵的办公室。

  贺川丰彦、刘学贵二人正在办公室扳手腕,比谁的腕力大。

  霍格进门,见两人正在胶着状态,脖子上都露出根根青筋,笑着道:“让我来猜猜你们谁会赢?”

  刘学贵手腕加力,道:“我……要……赢。”

  霍格哈哈笑道:“我看未必。”

  贺川丰彦脸色严肃,气静神凝的看着自己的手腕,一句话也不说。

  刘学贵道:“你……不信,我……赢给……你看,我……”

  贺川丰彦抓住刘学贵换气的瞬间,集中力量用力一扳,将刘学贵的手压了下来。

  霍格哈哈大笑,道:“你输了,你输了。”

  刘学贵摇着自己的手腕站起来,道:“都怪你,像个臭乌鸦,非要用你的乌鸦嘴诅咒我,你说我能赢吗?”

  贺川丰彦道:“要真玩下去,我可不是你对手。”

  霍格把那顶小草帽放在桌子上,坐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道:“等有机会了你们两个在决斗一次,看看谁最厉害。”

  刘学贵道:“还比啊!再比我的手腕要断了,贺川先生身体瘦弱,但腕力惊人啊!我已经甘拜下风了。”

  贺川丰彦道:“你的父亲大大地厉害,我很佩服他。”

  霍格道:“那是当然,你看他昨天露的那几手,于无形之中致人要害而不伤命,狠狠地教训了王大彪这些地痞恶霸。”

  刘学贵道:“王大彪这小子也就是一个空架子,经不住重击。”

  霍格道:“一会我们去金矿,说不定又能碰见这伙地痞。”

  贺川丰彦道:“霍格,我们今天去金矿啊?”

  霍格道:“是的,我们已经来了一个礼拜,金矿的事情还没着落,我担心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

  刘学贵道:“霍格说的也是,我估计我们这阵子在汤峪镇的事情,已经惊动了这伙人,他们说不定在暗中准备对付我们呢!”

  霍格道:“所以我们要早点去。”

  03

  霍格、贺川丰彦、刘学贵三人自远处走来,远远看见金矿前有个低矮的房屋。

  刘学贵指着前面的屋子,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榨油社。”

  霍格道:“噢!有没有生产啊?”

  刘学贵道:“没有,这只是个样子货,一会到了,我们要认真查看,保准能弄明白它的底细。”

  贺川丰彦道:“好像里面有人?”

  霍格道:“走,进去看看。”

  04

  高永田此刻正在指挥两个人收拾这个闲置的榨油社。里面有个锅灶,锅灶里正烧着水,一个压榨菜油的草垫子崭新的放在台子上,草垫子旁边放着一个崭新的木棍。

  高永田坐在草垫子上,道:“你们几个动作能不能麻利点,大中午的一个个吊着个死猪脸。”

  霍格、贺川丰彦、刘学贵一同走进榨油社。

  高永田正在集中精力叫骂工人,背对着霍格三人。

  刘学贵对着高永田叫道:“高永田。”

  高永田扭头一看,见是刘学贵领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外国人,心中已经明白这外国人可能就是朱桂龙所说的外国人。

  高永田跳下草垫子,走到刘学贵跟前,道:“啥事?刘学贵。”

  高永田的眼睛盯着霍格身上,上下打量着霍格和贺川丰彦,问道:“这俩位是?”

  刘学贵介绍道:“中国工业合作社西北分社的宣传秘书乔治•霍格先生。这位是农业合作社专家贺川……君先生。”

  高永田点了点头,阴阳怪气的说道:“知道,知道,没想到你们来的挺快的,……哦!我是说你们也不打个招呼,好让我准备准备。哦!霍……格先生,是霍……格先生对吧!你看我这这么简陋,也没个坐的地方……嘿嘿!”

  霍格眼睛看着屋子里的东西,狐疑的问道:“这就是你的榨油社?”

  高永田道:“是的,有啥问题吗?”

  刘学贵走到草垫子跟前,用手摸摸草垫子,道:“这草垫子是新的啊!刚送过来的吧?一点菜油味也没有。”

  霍格跟着走上来,同样用手摸摸,道:“没错。”

  高永田一看霍格等人起了疑心,知道事情已经败露,神色微微惊慌,急忙挤上前来,对着霍格解释道:“这……这草垫子是我们刚刚换的新的,旧的不能用了,刚拉走。”

  霍格指着木棍,脸色略带怒色,道:“那么这个呢?这个木棍也是你们换的新的吗?”

  刘学贵脸色一沉,走到锅台前,指着锅台,道:“这也是新的,难道也是你们刚刚换的新的?”

  贺川丰彦跟着说道:“这里摆放的一切都是新的,是刚刚叫人安装的吧?”

  高永田着急万分,情绪异常紧张,道:“这……这确实是新的……是我……们刚换新的……全部。”

  霍格用手一拍木棍,只听“啪”的一声,霍格突然说道:“你狡辩,这个榨油社是伦敦市长捐赠给我们的,这笔钱难道就用在了这个地方?买了这些破烂玩意。”

  两个干活的工人早就停止干活,躲在一边看着霍格发怒,两个人悄悄谈论。

  工人甲道:“就是这个洋人把油布社给救活了。”

  工人乙道:“是吗?没有想到这个洋人本事还挺大的。”

  高永田脸上开始渗出汗水,结结巴巴的道:“这……我说的是真的。”

  霍格道:“既然你说是真的,那我请你把你们生产帐目给我,让我看看你们进了什么设备?生产了多少菜油?卖了多少钱?”

  高永田道:“这个……这个……不在我这,我……现在拿不出来。”

  05

  朱桂龙正在和王大彪谈话,王大彪手下一个喽罗小跑进来。

  小喽罗道:“彪爷,龙爷,你俩赶快去前面看看吧!”

  彪爷警惕的问道:“咋了?发生啥事了?”

  小喽罗道:“那三个人来了。”

  彪爷道:“说清楚点,哪三个人来了?”

  小喽罗道:“就是上次在街上碰到的那三个人。”

  朱桂龙道:“霍格?走,我们到前面看看去。”

  彪爷道:“他们胆子挺正啊!送上门来。这会我不让他们身上掉几块肉,我就不是彪爷。”

  朱桂龙道:“你给我省着点,别动不动就想打人。走吧!去看看。”

  06

  朱桂龙走进榨油社。

  朱桂龙大声嚷道:“谁啊?”

  高永田如获重释,急忙跑到朱桂龙身边,道:“舅舅!”

  朱桂龙斜眼瞪了一下高永田,道:“谁是你舅舅,你看清楚再叫。”

  高永田脑子顿时反应不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不是我……舅舅?不对啊!”

  朱桂龙看了看霍格、贺川丰彦、刘学贵三人一眼,道:“刘学贵我认得,不知你二位是?你们别听这小子乱叫,我不是他舅舅。”

  刘学贵道:“朱副主任,你在这里啊?你啥时候来的,也不给我说一声,我也好接接你。”

  朱桂龙道:“没关系,我刚到。这二位是?”

  刘学贵指着霍格、贺川丰彦介绍道:“这位是宝鸡合作社的乔治•霍格,这位是农业合作社运动方面的专家贺川……君先生。”

  朱桂龙上前握手,道:“久仰!久仰!”

  刘学贵又向霍格、贺川丰彦介绍朱桂龙,道:“这位是眉县工业合作社的朱桂龙副主任。”

  霍格道:“你好。”

  贺川丰彦道:“你好。”

  刘学贵道:“朱副主任,乔治•霍格先生是宝鸡合作社的宣传秘书,这次受卢广绵主任的委派,前来眉县了解工业合作社发展。”

  朱桂龙道:“哦!这是好事啊!欢迎!欢迎!霍秘书有啥地方需要我,可尽管吩咐。这次霍秘书来眉县,我们眉县合作社也没接到通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霍格道:“我们来的匆忙,不敢打扰地方。其实也就随便看看,也没有什么大事。”

  朱桂龙道:“霍秘书微服私访,怕是有啥重大事情吧?”

  霍格道:“没有,我说过是随便看看。”

  朱桂龙道:“霍秘书有没有看出啥问题没有?”

  霍格略一思考,道:“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我看这个榨油社问题很多。”

  朱桂龙微微一怔,道:“霍秘书发现问题了?说来听听。”

  霍格道:“我听卢主任讲,这个榨油社是用英国伦敦市长的捐款建设起来的……”

  朱桂龙打断霍格的话,道:“没错,是这样。”

  霍格道:“可这个榨油社不但没有设备,而且……似乎刚刚在开始,这是什么问题?”

  朱桂龙道:“这个……,是这样的,由于筹建一个榨油社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再加上这个地方偏僻,交通不便利,所以……所以霍秘书看到的这些,其实是正在建设的,我想这不会有啥问题。”

  霍格道:“朱副主任的解释我难以理解。我想知道的是,尽快将这个合作社的帐务给我,我需要了解这个合作社更详细的情况。”

  贺川丰彦道:“刚刚这个年轻人还说这些东西是刚刚换的,怎么到了朱副主任这里,又变成了正在建设之中。”

  刘学贵道:“据我们所知,伦敦市长的捐款在一年前已经到了你们这里。”

  霍格道:“朱副主任,麻烦你先将这个榨油社的详细帐务给我,好吗?”

  朱桂龙神色略微紧张,道:“这个……霍秘书,这个没有必要吧!”

  霍格道:“有什么困难吗?”

  朱桂龙无可奈何的说道:“不过……如果……霍秘书一定要看,我想应该……也可以的。”

  霍格道:“那就好,那多谢朱副主任了。”

  朱桂龙道:“不……客气。”

  霍格指着后面的金矿,道:“这后面是什么?”

  朱桂龙道:“这后面没什么啊!只是一个山啊。”

  霍格道:“哦!是吗?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霍格说着向后面走去,贺川丰彦、刘学贵等人一起跟着。

  霍格突然看见王大彪、王大力、王大平等人在不远处的地方站着,看见他们出来,低着头向远处而去。

  07

  不远处是一个巨大的矿石场,几十个苦力正在光着膀子干活,几个身着国民党军服的大汉正在搬运石头。在矿石场的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条小溪静静地流淌着。

  霍格等人边走边看。

  霍格道:“这里怎么这么多工人?这是个什么地方?”

  刘学贵道:“这是个金矿,那些工人正在采矿石。”

  霍格道:“噢!原来这里是金矿。朱副主任,这个金矿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

  朱桂龙用眼神示意高永田,让高永田赶快回答。

  高永田道:“时间不长,大概一年多时间吧!”

  霍格说道:“这么说这个金矿和合作社成立的时间差不多。”

  刘学贵道:“是差不多,几乎和我爹的榨油社是在一个时间里成立的。”

  霍格说道:“据我所知,西北工业合作社第一批项目里没有金矿这个项目,对吧?”

  刘学贵道:“第一批合作社项目有榨油社、织布社、妇女社、儿童社、钨社、铁社、钢丝社等,当时对金矿管理比较严,没有金矿这个项目。”

  霍格有点生气的看着高永田,说道:“那这里怎么会有一个金矿呢?”

  高永田异常紧张,道:“这个矿……不是政府的,是……私人的……私人的。”

  霍格道:“哦!是私人的,合作社是鼓励私人入股,但也应该在西北工业合作社规定的项目里进行。我问你,这个金矿是谁投资的?”

  高永田无力的望着朱桂龙,朱桂龙使劲暗示高永田,让他自己回答。高永田只好硬着头皮道:“这个……我不方便说。”

  霍格道:“你是做什么的?”

  高永田道:“我……我是临时负责这个金矿的。”

  霍格道:“这么说,你是给这个金矿的老板打工的,那么这个老板一定很信任你了,他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亲戚?”

  高永田道:“他……我不认识。”

  朱桂龙走向前来解围,道:“霍秘书,这个金矿的老板我知道,等找个机会我告诉你,走走走,我们到别的地方再看看。”

  霍格道:“哦!那多谢朱副主任了。我想多了解这个金矿的情况,西北工业合作社对金矿社的发展思路已经确立,如果可以,以西北工业合作社的名义可以直接进行金矿的投资。”

  几个西北军的逃兵早就看到霍格一行走过来,见他走近了,纷纷挥手。

  逃兵甲大声叫道:“洋鬼子,你是不是来瞧我们这帮哥们儿的,没有想到,你这洋鬼子还挺讲义气的。”

  逃兵乙不以为然的小声道:“你少臭美,人家哪是来看咱们的,你没看到连朱桂龙这号人物都陪着。”

  逃兵丙道:“看来这洋鬼子的官不小呢。”

  说话之间,霍格一行已经走到这几个逃兵跟前。

  霍格道:“幸苦你们了,这么热天,还要顶着太阳干活。”

  逃兵甲爽快的一笑,道:“你这洋鬼子说话可真逗,我们祖祖辈辈在太阳地下干活,这都多少年了,有啥幸苦不幸苦的。”

  霍格道:“上次的事情多谢你们,回头有机会我请你们几位喝酒去。”

  逃兵甲道:“我们也没帮上你洋鬼子啥忙,有啥要谢的,要谢也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们哪能见到我们刘大哥啊!”

  刘学贵道:“几位要有时间,到我家去,这几天我爹嘴上老挂念着你们几位。”

  逃兵甲高兴万般,道:“我们也挂念刘大哥,等有机会我们一定去看刘大哥。”

  朱桂龙走上前来,道:“霍秘书,走吧!这里的阳光太毒了,别晒着你。”

  逃兵甲道:“好啦!洋鬼子,你走吧!”

  霍格道:“那我走了。”

  逃兵甲望着霍格的背影,道:“这洋鬼子还挺好玩的。”

  霍格对着刘学贵问道:“他们为什么叫我洋鬼子啊?”

  刘学贵哈哈一笑,道:“因为你是稀罕之物。”

  霍格一行不知不觉走到金矿办公室。

  霍格问道:“这是?”

  高永田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道:“这是我的办公室。”说完朝朱桂龙看了一眼,只见朱桂龙正在用眼神等着自己,才知道自己回答的太快了。

  霍格道:“进去坐坐可以吗?”

  高永田只好说道:“请进。”

  08

  霍格一行走进高永田的办公室,霍格仰头看着办公室里的一切。

  霍格道:“你这儿倒挺不错。”

  高永田苦笑道:“这只是歇脚的地方。”

  霍格道:“你能把金矿的所有资料拿给我看看吗?”

  高永田道:“啊!……资料,我这没有啊!”

  霍格道:“那这些资料都在哪里?你是这个金矿的矿长,怎么会没有这个金矿的资料呢!真让人难以理解。朱副主任你认为呢?”

  朱桂龙点点头,道:“是有点。”

  霍格道:“看来我们今天得不到任何有关榨油社和这个金矿的所有资料了,我看能不能这样?”

  朱桂龙迎上去道:“你说吧!霍秘书。”

  霍格道:“过几天我们再来,你让他们把这里的资料准备一下。”

  朱桂龙道:“这样也好。”

  霍格回头对着刘学贵说道:“刘主任,那我们走吧!”

  刘学贵道:“好!”

  几个人走出了金矿办公室。

  09

  送走霍格,朱桂龙回到金矿办公室。

  朱桂龙冲着高永田大声骂道:“你真不是个东西,今天这事全他妈砸在你手里。我算是看透你了,你他妈整个一扶不起的阿斗,这回你算害死我了。”

  高永田几乎哭着鼻子,委屈夹着怨气的说道:“谁叫他们来的那么突然,你……你也不给我讲清楚,就知道出了事骂我。”

  朱桂龙道:“我骂你咋了?我不打你是看我姐的面子,你还有理了是么?说个话都说不清楚,你看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就像做了一回贼一样。”

  高永田道:“你别光知道骂人,好不好。你先告诉我下来该咋办啊?”

  朱桂龙道:“我回趟县上,这里的事情你不要给任何人讲,给我把那个洋鬼子继续盯紧了。”

  高永田道:“好吧!”

  10

  傍晚时分,霍格、贺川丰彦和刘学贵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刘学贵妈妈站在一旁说道:“贵儿,你们赶快吃吧!都忙了一天了。”

  刘学贵道:“知道了妈!我们正吃着呢!”

  霍格气闷的说道:“今天我们没有进展,金矿的事情真是槽糕透顶了。”

  贺川丰彦道:“但这里面一定有很多问题,这些人一看我们来查,大都言辞闪烁,隐讳不语,满口托词,所以我觉得今天的事情还是有进展的。”

  刘学贵道:“说的是,最起码起到了一个投石问路的作用。也给他们来了一个措手不及,我看挺好的。”

  霍格道:“我担心这些人会有所准备,往后的工作就不那么好做了。”

  刘学贵道:“我看未必,今天多少给他们一些意外,中国有句俗话,叫‘惊林打鸟’,说的是要想打落林中的鸟儿,就必须惊动整个林子,让鸟飞起来,这样才好打。”

  霍格道:“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

  刘学贵道:“既然今天已经把话挑明,只能顺着路子查下去。反正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我们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贺川丰彦看着刘学贵道:“我同意你的想法。”

  这时,刘宝龙走了进来。

  刘学贵道:“爹,你回来了!”

  刘学贵道:“嗯。”

  刘学贵道:“爹,你吃饭了吗?”

  刘宝龙道:“你们吃你们的,我已经吃过了。”

  11

  白晓宁指着沙发对朱桂龙说:“老朱,坐下谈。”

  朱桂龙顺势坐在沙发上,道:“白县长,事情发展有些不顺利。”

  白晓宁道:“老朱,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

  朱桂龙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这洋鬼子要查金矿的帐目,就这两天。”

  白晓宁神色略微紧张,道:“啊!”

  朱桂龙牙齿一咬,道:“看来这洋鬼子是个角儿,我们有些轻视他了。”

  白晓宁注视着朱桂龙的脸,道:“那接下来咋办?”

  朱桂龙沉默片刻,道:“幸好我们早就做了打算,否则这次一败涂地。我们这次得定一个万全之策,不能让这洋鬼子有机可乘。”

  白晓宁急道:“有啥想法你尽管说。”

  朱桂龙道:“我一路上想了三个主意,一是给这小子多送点钱,将他拉下水。这二嘛!如果这洋鬼子不接受我们的礼金,就找人做了他。另外就是将知道内情的李学智也做掉,让这洋鬼子死无对证。”

  白晓宁“啊”的一声,道:“这……三条……好是好,……我们最好不要去杀人,这事有点儿变味。”

  朱桂龙道:“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只要我们做的滴水不漏,死一二个人又有何妨,无毒不丈夫啊!”

  白晓宁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道:“那……好吧!目前的情势也就只能如此了。”

  12

  一声声惨叫从里面房子传了出来,那是秦文水的惨叫声,只听她哭骂道:“马玉坤……你不是人,你要打……就打死我。”

  此刻秦文水正被马玉坤吊在屋里的木梁上,她身上穿着睡衣睡裤,上面已经印满皮鞭的痕迹,衣服被撕裂成块状,全身被一根草绳结实的捆绑起来。

  马玉坤发怒的低吼,道:“我叫你野,我叫你野,家里好好地你不呆,非要去参加那个破合作社,丢人现眼,你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秦文水抬起头,倔强的说道:“我喜欢去,你能把我咋样,你要打就打死我,你打不死我,我以后还去。”

  马玉坤“啪”的一声,将手中鞭子挥过去,击打在秦文水身上,满脸怒气的说道:“我叫你去,我叫你嘴硬,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秦文水眼睛紧紧闭着,咬着牙齿,默默承受着马玉坤无情的鞭打。头发散落下来,几乎掩盖了她的脸庞,眼睛里渗出一滴滴泪花。

  马玉坤狠狠地抽打着秦文水,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气和不满。

  秦文水的母亲听到女儿的惨叫,急忙跑了进来。一把夺下马玉坤手中的鞭子,道:“你这个畜生,有你这样打老婆的吗?你是不是要打死她啊。”

  秦母上前抱住秦文水,用手撩起她的头发,却见她双目紧闭,不省人事。

  秦母大哭着大叫一声,道:“我的女儿啊!文水你醒醒,别吓你娘,你快醒醒……”

  秦母打开捆绑在秦文水身上的草绳,悲戚的背起自己的女儿艰难走出去……

  13

  霍格坐在刘学贵的办公桌上写信,贺川丰彦在一边看书。

  刘学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道:“霍格,不好了。”

  霍格放下手中的笔,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学贵道:“秦文水被马玉坤打的昏死过去了,现在正在汤峪镇上的医疗合作社里躺着。”

  霍格吃惊的张大嘴,道:“什么?这个马玉坤怎么会这样。秦文水现在怎么样?”

  刘学贵道:“还在昏迷状态。”

  贺川丰彦急忙道:“那我们赶快去医疗合作社吧。”

  霍格道:“行,赶快走。”

  三个人急忙出门,向医疗合作社方向跑去。

  14

  马玉坤一声不吭的坐在自己院子里的一块大石头上,双手将头紧紧抱在怀里。

  三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国民党警察走了进来,领头队长歪戴着帽子,衣领张开,气势汹汹地走进来。

  警察队长问道:“谁是马玉坤?”

  马玉坤听见有人喊叫,微微抬起头看着三个警察,道:“我是。”

  警察队长道:“有人报案,说你打死了自己老婆,有这回事吗?”

  马玉坤道:“有啊!是我打的。”

  警察队长围着马玉坤转了两拳,嘴角一笑,道:“嘿嘿!你小子有种,敢把自己老婆往死里打。”

  马玉坤道:“我自己的老婆,想咋样就咋样,你们管得着吗?”

  警察队长注视着马玉坤,道:“说你有种,你还真有种。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现在是啥年代了,你再瞧瞧我们这身黑皮,就是专门管你这种无法无天之徒。咋样?是你自己跟我们走呢?还是我们请你去啊?”

  马玉坤道:“啥意思?”

  警察队长道:“没意思,就是让你在这这两条路里选一条出来。”

  马玉坤道:“你们敢动我一下,我今天就和你们没完。”

  警察队长啧啧道:“有种!有种!我看你是活腻了,来人,给我带走。”

  其余两个警察上前从左右架起马玉坤。

  马玉坤动弹不得,警察队长上前“啪啪”两声,在马玉坤脸上抽了两个耳光,怒道:“你小子不是有种么?来啊!我看你怎么和我们没完?敢跟我们警察叫板,我还是头一次见。带走。”

  15

  霍格、贺川丰彦、刘学贵三人走进病房,见秦母正在哭哭啼啼地站在女儿病床前。

  一个医生戴着口罩在诊断病人身体。两个小护士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秦母认识刘学贵,见他领着两个人进来,哭的跟厉害。

  刘学贵走进秦母,小声道:“老人家,别哭了。这是西北工业合作社的宣传秘书霍格先生,这位是贺川君先生,他们是来看文水的。”

  秦母哭道:“文水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我往后可咋活啊!”

  霍格走了上来,道:“你先别哭,我相信文水会好的,请相信医生。”

  医生收起听诊器,抬头看着秦母,道:“老人家,你儿女没事,她只是身体虚弱,又受了刺激,只是暂时昏迷过去。她的伤是皮外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你就放心吧!她没事的。”

  秦母感激的看着医生,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太谢谢医生你了。”

  医生说:“有啥事你们叫我。注意说话的声音,尽量让病人休息好。”

  刘学贵道:“医生,你忙你的吧!我们会注意的,谢谢你啊!”

  医生道:“不用谢。”

  医生转身离开。

  正在这时,病房门打开,黄秋秋等油布社的全体女工都涌了进来。

  大家一看秦文水正躺在病床上休息,都不约而同的放慢脚步,一个挨着一个走了进来。

  秦母看见黄秋秋,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黄秋秋等急忙安慰,道:“大娘,别哭了,文水妹子不会有事……”

  秦母道:“文水命苦啊!是我害了文水,是我害了我的亲生女儿……”

  黄秋秋道:“大娘,这那能怪你啊!”

  秦母顿足捶胸,老泪纵横,道:“当初要不是我不给文水招这个上门女婿,那有今天这事啊。”

  霍格道:“大娘,文水热爱合作社的工作,她把合作社当成自己的家,就这一点,我们都很佩服她,你应该为自己有这么一位女儿而高兴。”

  贺川丰彦道:“是啊!她让人敬佩!”

  秦母道:“你们都是好人,等她好了,我还让她跟你们干。”

  16

  朱桂龙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

  高永田急急忙忙走进来,道:“舅舅,出事了。”

  朱桂龙回头看着高永田,道:“出啥事了?洋鬼子咋了?”

  高永田道:“不是洋鬼子,是秦文水,她被马玉坤差点打死了,现在正在汤峪镇的医疗合作社躺着呢!”

  朱桂龙大为不满的盯着高永田,道:“我叫你去请洋鬼子,你给说我说这干嘛!你会不会做事啊高永田。”

  高永田道:“我去了,可他们去医疗合作社去了,没找个他们。”

  朱桂龙不耐烦的大声吼道:“你咋不去医疗合作社找他啊!你真是个猪脑袋。”

  17

  这时汤峪镇最高档的酒楼。一个包间里,霍格和朱桂龙相对而坐。

  霍格道:“朱副主任请我来,不知有什么事情?”

  朱桂龙:“没有任何事情,霍秘书已经到眉县一个多礼拜了,我作为眉县工业合作社的副主任,一直没有机会请你这位上级一起吃个饭,聊表心意,一尽地主之谊啊!实在有失礼节,有失礼节啊!所以今天请霍秘书吃个便饭,也算为你接个小风了。”

  霍格道:“朱副主任为我接风,我深感荣幸啊!”

  朱桂龙倒了一杯酒,道:“来!来!这是我们眉县的特产太白酒,这可是好东西。中国唐代有个大诗人李白,不知霍秘书知道不知道?”

  霍格道:“听说过。”

  朱桂龙道:“听说他到眉县来,喝了眉县汤峪镇的酒,才有了“李白斗酒诗百篇”的美誉,从那时起,汤峪镇的酒就有了‘太白酒’的名号。延续今日,这太白酒已经成为我们这里一个响当当的牌子了。来来来!你是我今天请的贵客,我就用太白酒来隆重的接待你。”

  朱桂龙说话之际,已经给霍格和自己倒满了一小杯酒。

  霍格道:“看来朱副主任对酒很有研究。”

  朱桂龙举起酒杯,道:“过奖!过奖!我也只是喜欢太白酒。来!我们碰一下,一起干了。”

  霍格坐着没动,道:“朱副主任,不好意思,我不喝酒,实在抱歉。”

  朱桂龙将酒杯停在半空,道:“霍秘书咋能这样客气啊!难道瞧不起我们这些在下面工作的人?”

  霍格的哦:“朱副主任这话说的过重了,我是真的不能喝酒,如果我能喝酒,今天一定会和朱副主任一醉方休。”

  朱桂龙放下酒杯,道:“既然霍秘书不能喝酒,我朱某可就不勉强你了,但你可别怪我朱某礼数不周啊!”

  霍格道:“那怎么能。今天能和朱副主任一起吃饭,我应该非常感激朱副主任的盛情邀请才对。”

  朱桂龙道:“霍秘书言重了,小小一顿饭实在不成敬意啊!霍秘书不要见怪啊。”

  霍格道:“对中国餐饮,我还是非常喜欢吃的。”

  朱桂龙拿起筷子给霍格夹了菜,道,:“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中国菜追求的色香味俱全,所以我们中国人在饮食上特别讲究,每逢过节或者家里来了重要的亲戚朋友,我们都会花费一定的时间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招待他们。”

  霍格道:“我来时间不长,但中国的古老文化确实很是吸引我。朱副主任说的一点没错,中国人的热情好客真是世界上最好的。”

  朱桂龙微微一笑,道:“这次霍秘书到眉县来,虽然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但我对霍秘书是一见如故啊!尤其是霍秘书在工作方面颇有主见,雷厉风行,我深感不如啊。”

  霍格道:“朱副主任今天怎么突然变的客气起来,我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讲?”

  朱桂龙道:“不!不!真没啥事,今天只是和你见见面,聊聊天,纯粹是朋友之间的聚会。”

  霍格道:“既然朱副主任把我当作朋友,那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不知方不方便回答?”

  朱桂龙道:“有啥问题你尽管问吧,我是言无不尽。”

  霍格道:“朱副主任真是一个爽快人,那我就问了。我想先了解一下金矿的事情,到底汤峪镇的这个金矿和你有没有关系?”

  朱桂龙道:“你问这个啊!这和我没有丝毫关系。”

  霍格道:“朱副主任,恕我直言,这个金矿给我的感觉很神秘,我一直觉得这个金矿身后隐藏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实不相瞒,我这次到眉县来,与伦敦市长五万元英镑捐赠款失踪有关,这笔钱到了眉县之后不知去向。这是一件大事,已引起中国工业合作社的关注。我这次来的任务,就是将这笔捐款去向查找明白。”

  朱桂龙道:“……啊!霍秘书怀疑这个金矿和这五万元英镑有关系?”

  霍格道:“是的。”

  朱桂龙道:“这……这个金矿据我所知,是由几个私人老板共同投资建立起来的,而且这几个人在眉县有相当的势力。由于这个金矿不属于眉县合作社管理,因此我们不大过问金矿的事情,合作社只是偶尔派人过来看看,没有实质上的来往。另外……”

  朱桂龙似乎有难言之隐。

  霍格道:“另外什么?”

  朱桂龙道:“这个我也只是听说。眉县合作社主任赵自宇的一个亲戚好像是这个金矿的一个股东,你可以好好查查,说不定会有结果。”

  霍格道:“哦!你和赵自宇的关系如何?”

  朱桂龙道:“要说我和他的关系吧!实不相瞒,我们谈不上朋友,只是一般的工作关系,这个人私心太重。眉县合作社成立已经有将近一年多的时间,他在好多事情上独断专行、任人唯亲,把眉县合作社搞的乌烟瘴气。我多次建议宝鸡合作社和县政府对赵自宇进行停职调查,但有什么用啊!谁叫咱是位低言轻之人,也就发发醪糟而已。霍秘书如果敢于直言,希望能体谅我的苦衷,将赵自宇的情况向卢广绵主任和宝鸡工业合作社进行汇报。”

  霍格道:“如果赵自宇的情况如你所说,我一定会如实汇报。”

  朱桂龙道:“那我就静候霍秘书的佳音了。能认识霍秘书这样的人才,真乃我朱某人三生有幸啊!”

  朱桂龙说着,从怀里掏出五根黄灿灿的金条,递给霍格道:“霍秘书,不成敬意,请你笑纳。”

  霍格道:“这是什么啊?”

  朱桂龙道:“这是五根金条,是我送给霍秘书的见面礼啊!”

  霍格惊诧的看着朱桂龙,问道:“为什么送我如此贵重的见面礼?”

  朱桂龙道:“当然为了眉县合作社的事,请霍秘书尽快查清赵自宇的情况,向宝鸡合作社尽快报告。也好早点向眉县人民有个交代。”

  霍格道:“这个我自然会查。但你的金条,我不能要,你还是收回去吧!”

  朱桂龙道:“霍秘书是不是嫌少啊!如果霍秘书嫌少,过两天我再给你送两根。”

  霍格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朱桂龙见霍格坚持不收金条,便收起来,道:“既然霍秘书不要,那就先放我这,霍秘书随时想要,只要给我说一声,我随时给你送过去。”

  18

  高永田道:“舅舅,你和洋鬼子谈的咋样?”

  朱桂龙道:“不咋样,这个洋鬼子一点荤不沾,不过今天也有所收获。”

  高永田道:“我就知道舅舅你一出手,事情总能成功。”

  朱桂龙道:“你小子少拍我的马屁,马屁功夫一天比一天强,可就不见你长本事。”

  高永田道:“舅舅,你就别恶心外甥了,我这不是正在跟你学吗!”

  朱桂龙道:“就看这次能不能把赵自宇拉下来,如果既能拉下赵自宇,又能将金矿弄成咱自己的,那这次可就大发了。”

  高永田道:“舅舅这招一箭双雕可真够厉害……”

  朱桂龙道:“何止一箭双雕,现在都一剑三雕了,你小子可得给我多长几个心眼,好好给我盯着这洋鬼子。”

  高永田道:“那没问题。”

  朱桂龙道:“我现在最担心的一个人……”

  高永田道:“谁?”

  朱桂龙道:“李学智。我估摸着这洋鬼子会打李学智的主意,我们得先下手为强,明天我就回去见李学智。”

  20

  朱桂龙坐在办公室一本正经的看着文件。

  李学智进来,道:“朱副主任,你叫我?”

  朱桂龙道:“学智啊!好久没和你聊了,你最近还好吧?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汤峪镇陪那个洋鬼子,可把我折腾坏了。虽说这汤峪镇来回也就一个小时,但跑来跑去,也又点让人受不了。”

  李学智笑道:“朱副主任一心工作,社里的人可都在夸你呢。”

  朱桂龙装着高兴,道:“只要他们暗地里别骂我,我就算烧高香了。哎!对了,汤峪镇金矿的帐目一直在你这对吧?”

  李学智道:“是啊!金矿的所有帐目都在我这,你问这个,是不是担心那个洋人来查账啊?”

  朱桂龙道:“是啊!我倒不怕啥,关键是咱这赵主任,他对这事有点放心不下,老担心出事。至于你我嘛!我倒不怎么担心,虽说当初建金矿时你我都拿过好处,而且把这金矿的帐目交给你管理,你每月也额外领取一份酬金。但你我心里都清楚,这毕竟是一本见不得人的帐目啊!这洋鬼子我见过了,他已经告诉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五万英镑的事情而来,所以我想请你另作一本帐,如果这洋鬼子来查,我们就用这本帐对付他。”

  李学智问道:“另作一本帐?你的意思是另作一本假帐?”

  朱桂龙道:“可以这么讲。”

  李学智犹豫片刻,道:“作……假帐,我担心……”

  朱桂龙道:“我知道你担心事情会越弄越大。如今这局面,不做假帐,万一有啥事情,你我吃不了就得兜着走啊!你别犹豫了,赶紧回去做吧!另外我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千万别告诉别人。”

  李学智道:“啥事?”

  朱桂龙神秘的说:“赵自宇快完蛋了。宝鸡那边马上派人就要拿他了。”

  李学智道:“有这事?”

  朱桂龙道:“咋没有,你要是知道了那还是消息吗?我这消息可是从宝鸡那边来的,绝对准确。这个时候咱俩可得敏感一点,别到时候让人卖了还不知道是谁卖的。”

  李学智道:“你这消息可靠吗?”

  朱桂龙道:“绝对可靠,不可靠我哪敢告诉你啊!你就等着瞧热闹吧!另外,你得长个心眼儿,别稀里糊涂站错队。这赵自宇一倒台,新主任是谁,你可得心里有数……,如果不出意外,眉县工业合作社的新主人非我莫属。一旦我走马上任,凭咱俩的关系,我还能冷落了你吗?”

  李学智道:“那我先谢谢朱副……主任了?”

  朱桂龙道:“不用客气,你回去后,尽快把帐做出来,这本帐里,投资人的身份就按照当时筹备注册时的那三个人为主,企业章程、监事会章程都不要变更,另外就是将赵自宇每月领取分红的金额加大,而且以实名记账,其它受益人均采用假名,这样,既能让赵自宇尽快垮台,同时有保持了金矿目前的经营性质。”

  李学智低头沉思,道:“这事儿太大,你容我回家考虑考虑……”

  朱桂龙道:“你还考虑啥啊!考虑来考虑去就晚了。”

  21

  黄秋秋正在一勺一勺的给秦文水喂粥,秦文水斜躺在床上一口一口的喝着。

  秦母在一边微笑着看着女儿。

  秦文水笑着对黄秋秋说道:“姐,你熬的粥真好喝,比我娘熬的还好喝。”

  黄秋秋笑道:“你要觉得好喝,就多喝点,喝完我再给你熬,让你天天喝。”

  秦文水道:“好啊!你要不嫌我饭量大,我就天天喝你熬的粥。”

  秦母道:“傻孩子,尽说疯话,你秋秋姐哪能给你天天熬粥喝啊!这几天可多亏了你秋秋姐和合作社的姐妹,要不然你哪能好这么快啊!”

  秦文水道:“我知道娘,这两天我想明白了,以后我会搬到合作社住,只要合作社存在一天,我就一天也不离开。你不反对我吧?”

  秦母道:“娘以后再也不反对你了。”

  黄秋秋道:“文水妹,马玉坤已经被县上的警察局关起来了,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也算遭报应了。”

  秦文水怒道:“我恨不得他吃枪子。”

  正在这时,霍格、贺川丰彦、刘学贵三人走了进来,三人一起来到秦文水的病床前。

  黄秋秋欲站起来,被霍格挡住,道:“你坐着喂吧!”

  秦文水看着霍格,笑道:“你们咋来了?”

  秦母在一旁看着女儿,说道:“在你昏迷这几天,他们几乎天天来看你。”

  霍格对着秦文水笑道:“你醒了就好,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

  秦文水道:“不用担心我,我这不好好的吗!我刚才还给秋秋姐说,等我好了,我还要去合作社上班,合作社现在是我的家。另外我要多谢你这个洋秘书,要不是你,我们的合作社就倒闭了,是你让我们的合作社重新站了起来。”

  霍格笑道:“不用客气。如果你能早点回到合作社,我想大家会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你呢!”

  刘学贵道:“黄秋秋,我们今天来一是看望文水,另外想找你说个事情。”

  黄秋秋站起来,道:“哦!是啥事?”

  霍格接着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想和你的丈夫谈谈,了解一下金矿的事情,听说他管理着这个金矿的财务帐目。”

  黄秋秋道:“可以,你们随时都可以找他啊!我们家那位是根木头,成天只知道和帐务打交道,家里的事情从来不过问。”

  众人看黄秋秋嘴里说着丈夫,眼睛里却流露出一丝满足和甜蜜,知道她在夸赞自己的男人,都跟着哈哈而笑。

  22

  李学智坐在桌前低头沉思,浑身投射着一股烦躁不安。

  李学智的儿子正在屋里玩纸飞机,满屋子跑来跑去,纸飞机突然落在了李学智的头上,李学智一把抓过来撕成片片纸屑,接着一把甩了过去,纸屑在孩子的眼前飘落。孩子顿时哭了起来,扑在李学智的身上,挥舞着他那双充满怨恨的小拳头。

  李学智大吼一声,喊道:“滚。”

  孩子被爸爸的怪吼吓的收住了拳头,愣在哪里哭着。两个眼睛睁的大大地看着李学智,似乎眼前的爸爸一下子变的陌生。

  黄秋秋走进房间,道:“咋了,冲孩子发这么大火?”

  黄秋秋走过去把孩子揽在怀里,用手为孩子擦掉眼泪。

  李学智脸色阴沉,一句话也不说。

  黄秋秋对孩子说道:“儿子,你上炕睡觉去。”

  孩子双手抹了一下眼泪,低声道:“嗯。”

  孩子上炕躺下。

  黄秋秋见丈夫心事重重,道:“学智,你是不是遇到啥事?”

  李学智停顿片刻,道:“还不是金矿的事。”

  黄秋秋道:“金矿的事?金矿出啥事了?”

  李学智道:“这事儿你一直不知道,我也没给你讲,其实这金矿是眉县合作社的赵自宇、朱桂龙和县长白晓宁三人利用宝鸡西北工业合作社筹措的五万英镑建立起来的。”

  黄秋秋惊诧的看着李学智,失声道:“啊!这么说金矿是他们三人的?这三人胆子可真大啊!这不是贪污吗!”

  李学智:“当初这三人都是用假名字登记注册的,他们用很小一部分资金弄了一个榨油社,其它资金全部用到金矿上。这个榨油社实际上是用来遮人耳目的,金矿却成为他们三个人的私人资产。霍格这次来眉县,就是为这五万元英镑来的。你知道这金矿的帐目一直在我这里,今天中午朱桂龙叫我过去,安排我做一份假帐应付霍格,我干了十几年财务,还从来没有做过假帐,没想到这次……。”

  黄秋秋道:“那你就别做了,你将金矿的帐目交给霍格不就得了,反正这赵自宇、朱桂龙都不是啥好人,何必护着这些人呢!”

  李学智犹豫,道:“可是……我也……。”

  黄秋秋眼睛睁大,吃惊打问道:“你不会也参与了他们的事情吧?”

  李学智走到柜子跟前,拉开柜子里一个小小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叠纸币,道:“这些钱是金矿上给我的工资,我一直放着,就是觉得这钱来的不踏实。”

  黄秋秋接过纸币,抱怨的看着自己的丈夫,道:“原来你有这么多事情瞒着我,咱是啥人家你不知道啊!祖祖辈辈都是本分的农民,我和孩子跟着你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踏实。你这样做,万一出个啥事,以后叫我们咋活人啊。我劝你将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霍格,把账本和这些钱都交给霍格,让这些坏人都得到报应。

  李学智道:“万一要是……”

  黄秋秋道:“霍格这人我还是了解些,通过这些日子接触,我觉得这个洋人很有正义感,为人正直,应该不是啥坏人,可以放心的。万一要是朱桂龙等人报复,大不了我们全家三人逃荒去,这年月逃荒的人这么多,还怕多我们一家人不成。”

  李学智见妻子态度坚决,道:“那好吧!我明天就将这事告诉给霍格。”

  23

  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人正在与白晓宁握手,相互问好。

  此人乃是国民党监察部驻宝鸡县的监察局长杨云飞。

  在他身后站着两个比他年龄略小的青年人,分别是宝鸡西北工业合作社的监事长方文英和宝鸡县政府财政局资金结算处的处长熊红刚。

  他们是受宝鸡县政府委派,前来调查眉县工业合作社主任赵自宇贪污一事。

  白晓宁谄媚的说道:“各位一路而来,都幸苦了。中午白某在鸿宾楼设宴接待各位,为各位接风。”

  杨云飞微笑着说:“白县长,我们这次的任务主要是调查赵自宇贪污一事,这也是眉县县政府上报给宝鸡县政府,经宝鸡县国民政府批示需要彻查的事情。因此在眉县调查这段时间,如果我们三人有叨扰地方政府的事情,还望白县长予以谅解。”

  白晓宁笑道:“杨局长严重了,你我都是身负党国重责之人,理应相互照顾,谈不上叨扰不叨扰,在下十分愿意为杨局长提供便利。”

  杨云飞道:“有关赵自宇一事,我们会尽快展开调查。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请教白县长?”

  白晓宁道:“杨局长有什么事情请吩咐。”

  杨云飞:“我们听说宝鸡工业合作社的宣传秘书乔治•霍格先生正在调查眉县汤峪镇金矿一事,我们想和这个人尽快取得联系,不知白县长能否安排一下。”

  白晓宁道:“这个……这个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到现在也没见过你们要找的这个人。不过他既然在眉县,而且又是合作社的人,我想……你们可以随时去找他的。”

  杨云飞道:“这样也好。既然眉县政府请求宝鸡市政府出面调查赵自宇贪污一事,我们想知道,白县长个人对赵自宇如何评价?”

  白晓宁道:“据我们所知,这赵自宇和汤峪镇金矿有很大的关系,他很可能是这个金矿的幕后老板。汤峪镇金矿是私人投资建成,有三个老板投资注册。作为私人企业,我们政府不好出面干涉日常的经营管理,只能想法设法的给予保护。但我们很快发现,这三个老板之中有一个和赵自宇有很大关系。所以我们请求宝鸡县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将贪污者绳之以法,保护真正投资人利益。”

  杨云飞道:“其余两位老板是谁?”

  白晓宁道:“经我们核实,其余两位老板确有其人,但其中一个老板是赵自宇妻弟。”

  杨云飞道:“白县长提供的消息很重要,我们会尽快调查。”

  24

  赵自宇正躺在自家院子里的树荫下乘凉。

  赵妻走过来,右手扶着丈夫的肩膀,低声埋怨道:“自宇,你好像一点也不着着急。”

  赵自宇闭着眼睛,嘴里哼起了一句秦腔,道:“王朝马汉一声吼……。”

  赵妻有点按耐不住,大声道:“自宇,你起来。”

  赵自宇睁开眼睛,问道:“咋了?啥事情大惊小怪的,没看我正在闭目养神吗!”

  赵妻伸手夺下赵自宇手中的蒲扇,道:“你到清净,还有时间闭目养神。你知不知道调查组已经到眉县了?”

  赵自宇本能的站起来,道:“啊!啥调查组?”

  赵妻瞪着自己的丈夫,道:“这么大的事情你难道一点也不知道?”

  赵自宇道:“赶快说,什么事。”

  赵妻道:“听说是金矿的事情。我担心这事让人给翻过来,毕竟那里面有你以我弟弟名义占着股份,而且还是个董事长。”

  赵自宇惊慌片刻,又恢复了镇静,道:“没事,这事由朱桂龙办,不会出啥乱子,朱桂龙猴精猴精地,不会出什么事情,再说这所谓调查组还不是吃吃喝喝一番就走了,他们能查出个屁。”

  赵妻道:“你可别大意了,朱桂龙这个人心眼多,你还是放着点好。”

  赵自宇道:“大家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出了事,谁也跑不了,你大可以放心。”

  赵自宇说完,复有躺在竹椅上,闭上眼睛哼起了秦腔,道:“包爷我上前把案断……”

  25

  霍格“呯”的一声,一拳打在办公桌上,道:“这帮人真是无法无天。”

  李学智、刘学贵、贺川丰彦坐在一旁,脸上都挂满怒气。

  刘学贵道:“学智哥,你说的情况很重要,为我们了解金矿的事情帮了大忙,你放心好了,这帮坏蛋会得到应有的惩处。”

  霍格道:“宝鸡方面已经派出了调查组,对赵自宇等人进行调查,他们已经和我联系,希望从我们这了解更多的情况,我会将金矿的实际情况和这账本尽快交给他们。”

  刘学贵道:“希望这次挖出萝卜带出根,将眉县合作社这帮害群之马一网打尽。”

  贺川丰彦道:“这样我们就可以建立起金矿合作社,一个新的合作社将在汤峪镇成立,一个新的经济合作实体将在汤峪镇诞生。”

  霍格及众人都爽快的笑了出来,气氛热烈兴奋。

  26

  朱桂龙推门进来,见李学智的办公桌前无人,只有一个年轻人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

  朱桂龙道:“李学智人呢?”

  年轻人打着哈欠,道:“我也一大早没见人,不知道他干嘛去了。”

  朱桂龙不满的自语,道:“他咋不上班呢?从来没有不来上班啊!莫不是出了啥事情?”

  年轻人道:“谁知道呢!也许遇到啥事情了。不过昨儿个我看他脸神不大对,好像遇到啥烦心事了。”

  朱桂龙道:“他也没捎话过来?”

  年轻人道:“没有啊!”

  朱桂龙道:“行了,你别管了。”

  说完转身出去。

  27

  朱桂龙在房子里焦急的等待。

  高永田匆匆而入,道:“舅舅。”

  朱桂龙转身,急忙问道:“见到李学智么?”

  高永田道:“我去他家了,家里没人。”

  朱桂龙低头自语,道:“他去哪儿了?”

  高永田道:“舅舅,我听别人说他今天一直和那个洋鬼子在一起,对了,还有刘学贵。”

  朱桂龙异常惊诧,瞪着眼睛问道:“你还听到啥?快说。”

  高永田道:“听说他把金矿的账本交给那个洋鬼子了。”

  朱桂龙道:“啊!什么?你说的是真吗?”

  高永田道:“这……我也不知道,不过李学智整天和洋鬼子在一起,应该不是啥好事。”

  朱桂龙道:“大事不好,你赶快把王大彪他们给我叫过来,越快越好。”

  高永田道:“好的,我这就去。”

  28

  一个西北军逃兵光着膀子,穿着一条大裤衩从房子里出来。

  在他前面是金矿办公室,里面仍然亮着灯光。

  逃兵走到一个草丛旁边,拉下自己的裤子,开始小解起来。

  突然前面几条黑影在他眼前跑了过去。

  逃兵睁大眼睛,才看清楚是高永田带着王大彪等人急匆匆向金矿办公室跑去,行迹诡秘。

  逃兵提起裤子,悄悄的跟上去。

  高永田等人进了屋子。

  逃兵悄悄地接近窗子,俯身在窗子下听着里面的对话。

  29

  朱桂龙正在金矿办公室内焦急的走来走去。

  高永田带着王大彪、王大力、王大平三人进门。

  高永田道:“舅舅,人来了。”

  朱桂龙转过身子紧盯着眼前几位。

  王大彪堆着笑脸迎上去,道:“朱哥,出什么事了?急匆匆的把兄弟们招来!”

  朱桂龙看着王大彪,低声道:“最近你们几个在干嘛?”

  王大彪道:“没干什么!还不是矿上的事情。”

  朱桂龙道:“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几个去办?”

  王大彪道:“好啊!既然朱哥有吩咐,我们哥几个尽心去办就是了。”

  朱桂龙道:“这次干的是细活,玩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细活,你们几位有没有兴趣?”

  王大彪毫不犹豫,道:“只要朱哥吩咐,就是下火海上刀山,弟兄们也绝不眨眼。”

  朱桂龙道:“够义气,有种。我也不会让你们几个白干。高永田,上货。”

  高永田走到桌子旁,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三根金条,递给王大彪三人。

  朱桂龙道:“这是定金,事成之后一人再加一根。”

  王大彪等三人眼睛大睁,个个神情兴奋。

  王大彪道:“货在哪里?”

  朱桂龙道:“慢着,我先把规矩说完,然后你们再去干活。”

  王大彪道:“朱哥请说。”

  朱桂龙道:“完事之后,你们哥几个拿着金条离开眉县,远走他乡,从此以后不要再回眉县。”

  王大彪、王大力、王大平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

  王大彪道:“行。”

  朱桂龙道:“货你们认识,就是霍格、李学智,这两个人必须在明天晚上消失。干完活我在这里等你们。”

  30

  窗外逃兵闻言大吃一紧,身子禁不住打了个颤抖。

  逃兵再次聚精会神的听了一会,生怕弄出声响被人听到,弓着腰一动不动。

  这时里面传出朱桂龙的声音,道:“活要见尸,死要见鬼,这事无论如果不能出岔子。”

  王大彪道:“这个你就放心好了,兄弟们就是吃这碗饭的,这道上的规矩我们心里都明白,既然收了朱哥的金子,就一定替朱哥把这事办妥。”

  朱桂龙道:“好!一言为定,你们去准备吧!”

  逃兵急忙起身,蹑手蹑脚的离开金矿办公室,向远处走去,消失在夜色中之中。

  31

  黑暗中,刘学贵办公室的窗子上投射出几个人影。

  霍格、贺川丰彦、李学智、刘学贵四人正在屋里商量事情。

  霍格看了看贺川丰彦,道:“你怕不怕?”

  贺川丰彦道:“不怕,有什么可怕的,没有想到,我到中国还做了一次诱饵,不知道能不能钓一条大鱼上来。”

  霍格开玩笑道:“你这么瘦,我担心鱼儿都会可怜你、同情你,不会吃掉你。就你这样子,估计钓一条小鱼就不错了。”

  刘学贵道:“霍格,如果你这次的计谋成功,将计就计将这帮地痞一网打尽,那么我们这次就是大获全胜了。”

  几条黑影向办公室走来,领头的是王大彪,只见他手一挥,黑影们突然散开,将办公室包抄起来,有几个黑影提着汽油桶,在屋前屋后浇上汽油。

  坐在屋里的霍格听到外面有微微的响动,他自然而然的警觉起来,向众人小声道:“他们来了,我们谈我们的。”

  几个人似乎没有听到外面的响动。

  王大彪见手下按计划在屋子周围浇上汽油,站在那里嘿嘿发笑,自言自语道:“霍格,这次我看你是插翅难飞了,你三番五次坏我好事,我已经让你活的时间够长了。今晚上,我就送你去见你的洋鬼子上帝。”

  王大力站在一旁,跟着大笑道:“这次算报仇了。”

  王大平道:“不但报了仇,而且有了钱,一举两得。”

  王大彪手里多了一盒火柴,拿出一根,擦燃后看着火苗,道:“烧。”

  跟着将燃烧的火柴扔在前面的汽油上,汽油燃起,像一条火龙向刘学贵的办公室包围过去,很快,办公室周围也燃烧起来。

  王大彪拍拍手,看着熊熊燃起的大火,道:“闪人。”

  突然,夜空中燃起无数个火把。跟着一个霹雳响起,道:“哪里走!”

  只见刘宝龙以及榨油社、油布社等村里的男女老少将王大彪等人紧紧包围起来。十几个西北军逃兵此时严阵以待,擦掌磨拳。同时已有很多人提着水桶在灭火。

  王大彪一看情形,明白中计,大声喊道:“快跑。”

  黑暗中顿时人影闪动,一片混乱。

  只一会功夫,火被扑灭,人们在恢复了平静。

  霍格、贺川丰彦、李学智、刘学贵四人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

  霍格走到刘宝龙跟前,道:“可惜,让这伙地痞给逃了。”

  刘宝龙看着霍格、贺川丰彦、李学智和儿子刘学贵平安站在眼前,高兴的说:“狼来了再打,只要猎人在,我们就不怕他们。”

  贺川丰彦笑道:“这次多亏了西北军的战士,要不是你们,我们早就葬身火海了。”

  逃兵甲爽朗的笑道:“主要是我们刘大哥将计就计、瓮中捉鳖的计策好。”

  众人齐声大笑。

  32

  刘学贵和李学智正在忙着布置会场,两个人脸上有说不出的喜悦。

  几个国民党逃兵也在旁边忙着挂字,只见几个大字排开,上面写道:“热烈庆祝汤峪镇金矿合作社成立。”

  逃兵甲望着正在挂字的逃兵乙,道:“我说,你的眼神是不是有毛病,一、二……三,第三个字你挂歪了知道么。快快!往左来点。”

  霍格和刘宝龙、贺川丰彦、黄秋秋等人走了过来。

  逃兵甲远远冲着霍格喊道:“霍格秘书啊!咱现在也成为金矿的股东了,当股东的感觉还真不错,说话都敢吆喝了。”

  逃兵乙道:“那往后和你说话,我看得带副耳塞子。”

  逃兵甲道:“滚你的去吧!我又不是驴叫。”

  众人哈哈大笑。

  霍格对刘学贵说道:“以后你就是这金矿合作社的首任主任,可得好好干啊!争取在眉县发展更多的金矿。如今这纸币天天贬值,唯有这黄金越来越珍贵。合作社的发展以后可要靠你这位财神爷了。”

  刘学贵道:“这还用说,我已经拟定好一个计划,准备好好大干一场。”

  霍格对着李学智说道:“赵自宇、朱桂龙一伙已经被关起来了,你现在仍然是金矿的财务股长兼监事长,希望你以后协助刘学贵将金矿经营好。”

  黄秋秋在一旁说道:“他那有那本事啊!经营上的事还得靠刘学贵。他那点本事,别人不了解,我还不了解啊!”

  众人接着又是一阵大笑。

  刘宝龙道:“霍格秘书啊!听你的口气,你好像是要走了?”

  霍格道:“是啊!我得离开了,金矿的事情已经办完,我和贺川先生要回宝鸡合作社去。不过大家放心,以后有机会我会来汤峪镇看望大家的。”

  刘宝龙脸色一沉,道:“你这孩子,咋说走就走呢!”

  黄秋秋的孩子带着十几个小孩兴冲冲地跑过来问霍格,道:“霍格叔叔,啥时候放炮啊!我们都等不及了。”

  霍格微微一笑,道:“走,我们放炮去,一起庆祝我们汤峪镇金矿合作社成立。”

  不一会儿,金矿前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竹声。

  眉县汤峪镇金矿合作社在爆竹声中宣告成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个人的旅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个人的旅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