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英)加雷斯·罗伯茨 2019-11-19 22:315,624

  尚塔尔意识到事情出了岔子。她的计划被博士一再阻挠,一切努力即将落空。

  嘿,别在意。她想,生活还在继续,重新开始就好。

  她漫步在奥斯特伯格的大街小巷,绕着堆放整齐的人骨堆打转,试着再想出一个新计划。她确信,体内注入的药剂还不足以完全抑制住自己的智慧补丁,很快她就会想出办法了。

  有了!她大笑着拍拍前额。好吧,显然要……

  她向时间引擎走去,心不在焉地把手伸向引擎的操纵杆和方向盘,把输入灰色之门的能量重新引回机器。机器发出嘎嘎的怒吼,绿光开始闪烁,机器两端也扑哧扑哧地冒出蒸汽。尚塔尔开始憧憬自己在21世纪的新生活。她将会在新世纪大显身手,给自己找点科学方面的活计,顺带消除可怜而可悲的人类。这次只是个小小的挫折。

  博士冲回实验室,刚好看到这幅不同寻常的景象。一只毙了命的超级布莱克特倒在地上,头部的位置只留下烧焦的痕迹。罗丝正举着脑袋往下望。

  “我做到了!”博士猛地挥着拳头,“我搞定了一切危机!”

  “所有的超级布莱克特都死了吗?”罗丝问。

  “即使现在还没有,也活不了多久了。”博士回答,“尚塔尔在哪里?”他环顾四周。

  “博士。”罗丝伸手递出自己的脑袋,但她一开口就喷出一团火球,幸好和博士擦肩而过。

  “别担心,只是个临时的改动,”博士快活地说,“持续的时间足够让这里的人们获救,一会儿就会自动消失。尚塔尔哪儿去了?”

  “博士!”罗丝又往前递了递脑袋,并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身体。

  “噢,好吧,”博士说,“尚塔尔去哪儿了?她能解决这个问题。”

  罗丝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你搞不定?”

  话音未落,博士已经走出了屋子。好吧,深呼吸。罗丝和她的身子跟了出去。

  提伦兴高采烈地在森林里穿梭奔跑,每隔几秒就停下来,测试一下自己刚才承蒙天赐得来的喷火术。他能战胜一切!南和其他人一定会为他感到骄傲。他将给部落带来无上的荣光!

  前方灌木丛里有动静,他本能地停下脚步。随后,他想到自己完全没有畏惧的必要,更不用逃跑——即便是孤身一人待在漆黑的森林里。于是,他提起长矛,呼喊起了战斗口号。

  月光下显现出三个人影。他将和他们战斗。倘若他们想要伤害他,他只需要吹一口气过去。

  三人中身材矮小的那个戴着顶奇怪的帽子,冲着提伦的方向喷出一口火焰,阻止他靠近。

  “啊,”提伦受到了打击,“原来每个人都能做到。”

  奎雷慢慢向他靠近,伸出手,“晚上好,年轻人。”

  “你们好。”提伦叹了口气。

  “她想要启动时间引擎。”罗丝跟着博士走进一间雾气缭绕的房间。一道绿光弥漫在房间的一角,亮度越来越强。“她可没这么闪亮,不是吗?”

  博士点点头。他用手遮住强光,才隐约看到了蒸汽中尚塔尔的轮廓。“尚塔尔,听我说,别进去!”

  “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蒸汽中传来欢快的回应,“说不出来吧!”

  “它会把你撕成碎片!”博士咆哮道。

  “我不听。”尚塔尔仍然用她那毫无起伏的声音说着,“你只是想骗我出来,博士。我这么聪明,你骗不到我的。”

  “再来一场时空穿越,你浑身的细胞会崩溃的!”他大声喊道。

  “你还得把我的脑袋装回去!”罗丝咆哮着补充道。

  “你会习惯的,亲爱的。”尚塔尔咯咯笑着走进了那道绿光。

  她只有一秒钟时间感叹自己闪亮的风采,随即,一秒钟后,她浑身上下的细胞逆变,整个人都被时间的涡流扯碎了。

  “噢,这下好了。”罗丝的脑袋说,“现在我能做点什么?搬去乐高乐园做小丑?”

  博士忧虑地看着她,“这已经是最不重要的问题了。还记得杰克关于时间引擎说了什么吗?”

  “它们会爆炸?”罗丝说。

  “这个就快要爆炸了。”博士说,“干得漂亮,这样考古学家们就什么都挖不出来,也没法制作出一集精彩的肥皂剧《时间小分队》了,但是……快回到塔迪斯里,赶快!”说着他就要冲出去。

  罗丝的手抓住了他,又拿着脑袋冲他晃了晃,“可尚塔尔不在了,谁能把这个装回去?”

  “整座城镇就要爆炸了!”博士顾左右而言他。

  引擎发出了咆哮。

  他们片刻都没有耽误,立马回到了实验室。博士一把抓起放满手术工具的托盘,以及手推车里的药剂,把罗丝推进了塔迪斯。

  罗丝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跟着博士跑上登机坡道。博士打开了监视器,然后,他们一同观赏着外面的世界炸成一道白光。

  塔迪斯的地板颤抖起来,罗丝伸出一只手护住脑袋,另一只手紧紧抓住控制台。

  “你能把它装回去,对不对?”罗丝话音一落,一片沉默。

  “当然。”博士拿起尚塔尔的某个工具,打开开关,“好吧,我可以学习一下。”

  罗丝舔了舔嘴唇,“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是玩笑。”博士说。

  爆炸冲击波把奎雷、提伦、雅各布和莱娜震倒在地。

  又过了一会儿,奎雷听到他们附近传来一声相当奇怪的呻吟。接着,一个顶部闪着光的蓝盒子在空中渐渐显形。“天哪!”他惊呼,“我穷尽一生寻找情绪,但此刻我脑中还是一片空白!”

  提伦站了起来,一只手臂搂住他的肩。“别害怕,”他说,“我们喷出的火焰可以摧毁一切!”

  蓝盒子的门缓缓打开。提伦向前跨出一步,吞咽了一下,准备展示他的技能……

  博士探出头来。提伦张开嘴,吐出——一小块唾沫,喷在了博士的鼻子上。“谢谢了,朋友,”博士说着抹掉唾液,“幸好给你们的超能力做了个时间限制。”

  “我的妻子在哪里?”提伦看见是他,提起了长矛,“把她还给我!”

  博士夹着罗丝的脑袋走出了塔迪斯。

  “嗨。”罗丝的脑袋试着打了个招呼。

  提伦盯着她,又看了看博士。突然他抛下长矛,一边哀号着,一边向森林深处奔去。

  “一定是你说错了什么。”博士说。

  罗丝的身体也从塔迪斯里走了出来。“真是羞耻,我竟然嫁给了这种坏人。”

  “以你一贯的标准,以后也仍有机会嫁给这种人。”博士说着,转向奎雷、雅各布和莱娜。他举起罗丝的脑袋,“尚塔尔已经化成灰了,超级布莱克特也都死光了—— ”

  奎雷正在酝酿着如何回答,就在这时,灌木丛被扒开了,一只超级布莱克特迈进空地。

  “罗丝,行动起来!”博士喊道。

  “时间限制,”罗丝提醒他,“现在对它吐口水不起什么作用了。”

  超级布莱克特在一小群人里环视了一圈,指着博士问道:“你就是那个人,对吗?穿皮夹克的男人?”它冲他挥了挥画着博士的小纸片。

  “画的是我。”博士缓缓地说,“画得不算太糟,细致地还原了我的耳朵。”

  “我们不能杀死你,”超级布莱克特说,“但我要杀死其他人……”说着,它向奎雷走去。

  “不!”博士大吼。他挡在超级布莱克特面前,“你们奉尚塔尔的命令行事,对吗?”

  “正确。”超级布莱克特说。

  “很遗憾,她死了。”博士说。

  “噢。所以,现在我也能吃你了?”它问。

  “不,不是这个意思。”博士急切地说。他抓起纸片,在背面写写画画一番,“你瞧,尚塔尔临死前托我转告你们,只吃和这个不一样的东西。”

  他翻过纸片,把刚刚画好的初具人形的草图拿给它看。

  “我懂了,”它说,“除了人类。”

  “还有,不要暴饮暴食。”博士说。

  超级布莱克特拿过纸片,“既然是尚塔尔的命令,那我就照做。”它摇摇晃晃地走进了灌木丛。

  “就这么简单?”奎雷说,“它真的会听从你的指挥吗?”

  “为什么不?”博士轻快地说,“别忘了,它们比人类更优越。”

  “它们不会撒谎。”罗丝说,“所以也不明白什么是欺骗。”

  “就是这么回事。”博士说,“猜猜咱们最后的难题是什么?”他郑重地举起罗丝的脑袋。

  雅各布勉强站了起来,“你想把它装回去吗?”

  “不,我喜欢这样待着。”罗丝挖苦道,却忘了雅各布曾是个奥斯特伯格人,听不懂言外之意。但令她吃惊的是,他回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博士把工具递给雅各布,“麻烦你了。”

  “我也不会。”雅各布说。

  博士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他不敢直视罗丝的眼睛,于是直接转开了罗丝的脑袋。

  “我可以做到。”另一个声音说道。

  莱娜正试图站起来,“很简单,”她虚弱地说,“只需要把密封的部位打开。我总是这样做。”

  雅各布焦虑地看着她,“你太虚弱了。这可是个细致的手术。”

  莱娜捧住他的头,“你可以协助我,这正是一个丈夫的作用。”她露出一个无比诚恳的微笑。

  雅各布感到眼眶里针刺般疼痛,即使这是种不适的感觉,他也无法想象,自己过去怎么能够抛下这个度日。

  博士把罗丝的脑袋递给莱娜。

  莱娜又把罗丝的脑袋放回她的肩膀上,微调一下角度,接着打开了微小的球形设备。罗丝焦虑地看着博士,他抓着她的手。雅各布把设备压在罗丝的前额,发出咔嗒一下微弱的刺入声。

  这个刺入真是罗丝有生以来最奇怪的感觉,比把她的身体整个拆散都古怪。这一刹那,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每个部分被重新连接在一起,就好像她自己找回了心脏和肺,又把它们组装回自己的身体。莱娜往后退去,罗丝试着摇了摇头,做好了脑袋滚落在草地上的准备,但脑袋被牢牢地固定住了。

  “万分感谢。”罗丝说。和莱娜所提供的帮助比起来,道谢是那么微不足道。

  莱娜回以微笑,随后倒了下去。雅各布上前,温柔地接住了她,尽可能让她舒服地躺在空地上。接着,他转向博士,“你击败了尚塔尔,博士。你比尚塔尔还要睿智?”

  博士淡定地咧嘴一笑,“毋庸置疑。”

  雅各布指了指莱娜,塔迪斯窗户里洒下的亮光照出她卧倒的身形,“那么,请救救我的妻子。我想她继续活下去。”

  博士的脸色沉重起来,“这个我做不到。”

  “博士,”罗丝安静地问,“不想还是不能?”

  博士径直走向莱娜,将音速起子调节为诊断模式,在她全身上下扫描了一遍。“我什么也做不了,”他说,“她的生命已经被基因重塑工程延长了很久,体内大概有四百个移植器官。但不管是怎样精密的系统,最终都会走向衰竭。”

  “她可不只是什么系统!”雅各布怒骂道。有生以来第一滴眼泪沿着他的脸颊缓缓流下。

  博士没法回答。

  奎雷走到雅各布身边搂住他。这个动作不像他惯有的那么浮夸。他平和自然地安抚着雅各布。

  博士冲奎雷点点头,轻声说:“我没法带上你,也没法带你回家。”

  “那里从来都不是我的家。”奎雷心平气和地说,“这里才是我的家。”他指着幽深的森林,“我将在这里生活,在这里死去。”他仿佛找回了些许气势,“我将努力感受每一种活着的感觉。”

  “穴居人,”罗丝说,“和他们一起生活吧。”

  奎雷对她的建议点头表示感谢。接着,他注意到罗丝衣不蔽体的打扮,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发出难以形容的吞咽声。

  “噢,拜托,” 博士说,“现在你的人类天性也重新觉醒了,你可以赶紧把人类的基本礼节找回来吗?”

  “都有什么礼节?”奎雷问。

  话还没说完,博士和罗丝已经重返塔迪斯。

  多功能厅里,讲台上的女人把眼镜架在鼻梁上,“大家早上好,我的名字叫鲁尼特·寇茨。作为注册结婚监督员,在今天这个日子欢迎大家莅临,共同见证安娜·玛利亚·奥格雷迪和达斯·狄米特的婚礼。”

  杰克望着坐在新郎家属席位上的博士和罗丝。相对于这边的空空如也,新娘家属席位上,则挤着一群乱哄哄的、操着爱尔兰口音的奥格雷迪家族成员。

  “下次记得给我留点更有挑战的任务。”他悄声说道。

  找到杰克后,博士他们向前穿越了几个星期,直接到达了婚礼现场。博士正满脸笑容地靠在椅子上,杰克则像只猫一样舒展身体,很是满意。罗丝简直无法把目光从达斯和他新婚妻子牵着的手上挪开。她想起在人类袭击前,雷迪和加在静谧森林角落里相拥亲吻的画面——他们可能已经在那场屠杀中丧命了。

  不止他们,奎雷和其他所有人——提伦、南、萨卡,还有新生宝宝,也早在二万八千年前就已不在人世。

  不过,至少此刻达斯的生活还在继续。来自远古蛮荒时代的生命,仍然在世。

  二万八千年前,另一桩婚礼也正在进行当中。

  “转向布瑞拉拉圣石!”当司仪把婚姻圣鱼拍在T。P.奎雷的脸上时,他微微哆嗦了一下。

  日光落在石头上,他和自己的新婚妻子彼此对视,“那么现在,我也是家庭的一员了?”

  南微笑地看着他,“没错,亲爱的。我们没能找个温暖的日子举行婚礼,真是遗憾,对吗?”

  “不用担心,”奎雷含糊地说,“还有二万三千年地球就暖和起来了。”

  他观察着自己的新家庭。提伦正在教雅各布做捕鱼的长矛;萨卡休息的时候,雷迪和加负责照看宝宝;最后的那只超级布莱克特坐在火堆旁,把肉从捕获的野猪身上大块扯下,递给旁边的人们。偶尔,它也会嗅嗅人类的气息,而奎雷所要做的,就是挥一挥博士画的卡片,提醒它按命令办事。

  “现在我也是大家庭的一分子了,”奎雷说,“答应我的一个请求吧,亲爱的。”他弯下腰在南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她幸福得颤抖,“尽管说,我的爱。”

  “我那特殊的婚礼客人——”他指着加和其他尼安德特人说,“让他们也加入部落,和我们一同生活吧。”

  南看上去有点迟疑,但奎雷再次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她的心融化了,“为了你,我愿意接纳他们。”

  奎雷长舒了一口气。他无法改变历史,只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这一小部分人类更加文明开化——更加富有人性。

  致 谢

  感谢罗素·T。戴维斯的鼓励和斯普林希尔的套房。感谢贾斯汀·理查兹的理解、海伦·雷纳的建议,还有史蒂文·莫法特的及 时来信。感谢鲁珀特·赖特的情深谊长、汤姆·麦克米伦同我缔结的新友谊,以及克里斯·西奥多里迪斯提供的减肥药赛尼可。感谢所有诚心付出者和背后默默支持的夫人们。也要感谢《神秘博士》头号粉丝佩登,感谢戴维·S。泰勒共和党人一般的石头心肠,感谢玛丽安娜·科尔布兰为我分担重负,感谢丽贝卡·莱文的耐心,以及马克·加蒂斯吐出的罪恶深重但又莫名孕育着活力的烟雾。

  特别感谢赫瑟林顿的主人以格拉德斯通公爵夫人和她的侍女佩图尼娅女士的名义提供的建议和提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人类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人类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