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英)杰奎琳˙雷纳 2019-07-25 18:026,978

  “这就是此次历险的终点了,”塔迪斯再次启动后,罗丝看着博士说道,“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过去的那个你会得到解药,让所有人都恢复过来,然后再把空瓶给我,装满药水后又再给你,一切都会顺利展开。”

  “谢天谢地!”温妮莎说道。

  她已经帮助博士确定好了送自己返回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此时,她转过去看着罗丝,仿佛已经迎来了告别的时刻。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没什么,”罗丝说道,“将来对自己许的愿多加小心,好吗?”

  温妮莎笑了起来。

  随后,塔迪斯终于着陆,罗丝打开门,温妮莎快步走了出去,她一心想要回家。博士和罗丝则慢慢跟在她后面。

  他们降落在一间小书房里,塔迪斯底下正垫着一块漂亮的波斯地毯,书房墙上则挂着丝绸帷幔,屏幕上还在播放纪录片,旁白说道:“这是罗马的黄金年代……”

  “电力恢复了。”博士说道。

  他又望向另一侧,书桌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可以看出有块模糊的方形痕迹——那是纸盒留下的痕迹。

  “父亲不喜欢保洁机器人来打扰他。”温妮莎略显尴尬地解释道。

  “我能理解。”博士说道,“既然提到了你父亲……虽然他的研究成果将同实验室一起葬身火海,但他还有睿智的大脑。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得阻止他创造新的灯神。这可关系到世界的命运,温妮莎。世,界,的,命,运。”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然后挥了挥手。

  “呃……好吧,”罗丝不知该如何接过博士的话头,于是简单说道,“照顾好自己,好吗?”

  随后,他们回到了塔迪斯,离开了那个忧心忡忡的小女孩。

  关上门后,他们再度起航。

  “现在的问题是,”博士说道,“我们该拿你怎么办。”他看着灯神说道,“你有点儿危险,知道吗?恕我直言,就算所有扭曲都已经得到修正,你依旧是个危险的小东西。”

  小家伙看起来很是忧愁,罗丝突然心中一软。没错,它确实引发了许多麻烦,比如将活人变成石头之类的。可那并不是灯神的错,博士早就说过,错在那些利用它的人。

  “我有个主意。”她说道。

  “我张大耳朵听着呢。”博士回应道。

  罗丝戳了他一下,调侃道:“已经不如从前了[。 重生后的第十任博士已不再拥有像第九任博士那样标志性的大耳朵,故有此说。

  ]!”

  “泰勒小姐,你到底有什么主意?”博士开玩笑地皱起了眉头。

  “是这样的,我刚才在想你很久以前说过的话。”她告诉他。

  “既然是我说的,肯定很有道理。我说了什么?”

  “与奴隶有关,”她继续道,“你说他们可以赎回自由,或是得到自由。而灯神——故事里不是有时管他叫‘灯的奴仆’吗?我对阿拉丁的故事很熟悉,好吧,至少我看过迪士尼的电影。顺带提一句,电影真的非常棒。罗宾·威廉姆斯[。 美国喜剧电影导演、演员,曾为1992年迪士尼电影《阿拉丁》中的灯神配音。

  ]真是太有意思了,还有……呃,好吧,”见博士瞪了她一眼,罗丝迅速回到了正题,“我想说的是——灯神不能为自己许愿,但我可以替它完成,就像我让它变成一只猴子那样。阿拉丁最后的愿望就是解放灯神,让它不再需要为任何人实现愿望,不再是神灯的奴仆。我也能这么做。”

  灯神一脸惊愕,“可我的功能就是实现愿望呀!我只会做这么一件事!”

  罗丝摇了摇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吗?只要你愿意,就能继续实现愿望。但今后这将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无须被迫做任何毁灭人类或伤害别人的事了。”

  “我的……选择?”灯神说道。

  “对!”

  “那就是……自由?”

  “那就是自由。”

  “那么,或许……我想要这个,”灯神说道,“我想要自由。”

  罗丝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就许愿了。”她瞥见点头表示赞许的博士,于是继续道:“我希望……灯神获得自由,除非它自愿,否则无须实现任何愿望。我希望它不再是奴仆。”

  紧接着,控制台射出一道光击中了灯神,披着鳞片的小家伙像吸溜面条一样将其吸了进去,随后便是一阵喜庆悦耳的轰鸣声。“有变化了吗?”罗丝问道。

  “不如你试试看?”博士提议道。

  “我希望……”罗丝想了想,“我希望……博士的鼻子变成绿色。”

  “嗨!”他连忙喊了一声。

  罗丝一脸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哦,不!看来灯神并没有得到自由……”

  博士一路狂奔着去找镜子了,而罗丝则笑得瘫软在地。“自由的感觉如何?”她问灯神。

  小家伙挺直了并不高大的身子,似乎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威严之感。“自由确实……很不错。”它说道。

  罗丝在它身边蹲了下来,“只要你愿意,就再也不用帮别人实现愿望了。但如果你有什么自己想要的——我可以帮你许愿。”

  灯神伸出了一只布满鳞片的小爪子。“我希望,”它说道,“去一个……美好的地方。一个没有人垂涎我力量的地方,一个简单的、但能让我……快乐的地方。”一滴泪珠从它眼中滑下,滴落在了鸭嘴似的喙上。

  “那我希望你的愿望能实现。”罗丝说道。

  轰!

  灯神消失了。

  罗丝仿佛听到空气中回荡着一声:“谢谢。”

  “这一回,”罗丝说道,“真是此次历险的终点了。我们再也不需要回到罗……” 突然间,罗丝倒抽了一口气,慌忙扑向控制台胡乱按起了按钮,“我们得回去!我们得回去撤销后来发生的一切!”

  博士瞪大了眼睛,“真的?”

  “对!”她盯着博士,希望他能尽快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你没发现吗?乌尔苏斯没有制作那座雕像,博物馆里的那座雕像!我们得回去,想办法让他做出来,否则等我们回到21世纪,现实就会崩塌了!”

  “我们可不希望看到那种事发生。”博士大笑着走上前去,轻轻拿开了她放在控制台上的双手。

  “别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她生气地说道,“随便你怎么笑,我正努力拯救世界呢!”

  他收起了笑声,却控制不住扬起的嘴角,“我没笑话你,”他说道,“事实上,我们确实需要回罗马一趟,但不是因为那件事。跟我来。”

  他拉着罗丝的手走出主控室,来到一个小房间。里面堆满了各种雕刻工具,中间矗立的正是她的雕像——大英博物馆里的那座雕像,一座洁白崭新的福耳图娜。

  罗丝不禁惊叹了一声:“可我从没给它当过模特啊!”

  “不需要。”博士说着,拍了拍它的手臂——仍然完整的手臂。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解释道,“你不需要给它当模特。正如米奇所说——”博士微笑起来,“打造这座雕像的人特别了解你。”

  他捋了捋头发,仿佛是在等待喝彩。

  罗丝绕着雕像转了一圈,“我的屁股真有这么……”

  “没错,”博士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这座雕像精确还原了每个细节,臀部、手臂、双腿、鼻子,还有你右手断掉的指甲。”

  罗丝连忙低头看了一眼,“嗨,连我都没发现自己指甲断了!然后呢?”

  “什么然后?”

  “它是从哪儿来的?”

  他夸张地叹了口气,“我做的。”

  罗丝大笑起来,“不,说真的。”

  “嗯,真的。”

  “什么,你是认真的?可是,你是怎么做的?我不知道你会雕刻,你也说过不会雕刻。你说自己不是专业的雕刻家,我听到了。”

  “我去学了。”博士说道。

  她满脸困惑,“什么时候?”

  “这是一台时光机,”他把一切都告诉了她。由于遍寻不见她的踪影,他就回到了大英博物馆,然后终于意识到了真相。“耳环是第一条线索,”他说道,“后来,我和米奇把雕像翻了过来,还发现那下面有我的签名——”

  “你说的下面最好别是我的屁股。”罗丝说道。

  “是雕像的底座,”博士继续道,“那也算是一条线索。”

  “你是说,此前从没有人发现过这雕像的底座上写着‘博士’?”罗丝问道,“否则,他们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

  “啊,”博士解释道,“是用迦里弗莱星[。 博士的母星。

  ]的文字写的,他们认不出那是什么。总之,我知道得找到真正的你,再弄一座雕像来替代你。我确实想过把博物馆那座雕像偷走带到罗马去,但是……那样一来,雕像就有四千岁了,那不仅会让人们困惑,还会引发各种悖论。而我觉得手头的悖论已经足够多了,完全没必要再制造更多问题。于是呢,我就稍微调了一下坐标,回到文艺复兴时期去学雕刻啦。”他边说边掏出罗丝的手机,“米奇给我发了照片,保证我不会弄错任何细节,米开朗琪罗则帮我解决了最棘手的部分,比如你的耳朵。那两只耳朵可真是太难处理了。后来,等一切准备就绪,我就回到了我离开之前的罗马,躲在格拉西里斯的庄园外面,等待乌尔苏斯把……把你带出来,最后成功实施救援,让世界回到正轨。”

  罗丝愣了好一会儿,“你跑去跟米开朗琪罗厮混了好几个月,把我扔在那里给狗当撒尿的木桩?”

  “你就石化了几个小时!”博士愤愤不平地说道,“而且,这一开始可是你的主意。基本上差不多吧。而且,你根本想不到米开朗琪罗有多会使唤人,任何细节都必须完美无瑕!”

  罗丝又盯着雕像看了好一会儿。“它确实太完美了。”她最后说道。

  “多亏有位女神给了我灵感。”

  他们彼此微笑着,庆幸世界再次回到正轨。

  “不管怎么说,”博士继续道,“我觉得你确实给我带来了好运。你就是我的幸运女神。”

  “你就是想说,我是个吉祥物,”罗丝调侃道,“就像四叶草,或是面试时穿的幸运裤。”

  “完全正确,”博士告诉她,“你就是我的幸运裤。”随后,他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在圣殿里假装福耳图娜时,我就意识到了,把你塑造成幸运女神一点儿没错。”

  罗丝皱起了眉,“可你之所以会走进那座圣殿,是因为已经看过我的福耳图娜雕像了。”

  “正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位多么棒的幸运女神,才会有博物馆里的那座福耳图娜雕像。”

  “这又是一个悖论?”

  博士咧嘴笑了起来,“一个最最微小的悖论,其实,跟循环逻辑更类似。比如,从没有人研究出那个复杂的配方,好让石化的人都变回来。”

  “他们还真没有!”罗丝恍然大悟,接着又有了别的想法,“你说过有些福耳图娜的雕像会蒙起双眼,是为了随机挑选青睐的人。”

  他点了点头。

  “所以有时候,她会抛弃一些信仰她的人;所以有时候,幸运……会离开。”

  “而幸运裤只是一条普通的裤子,四叶草也只是一种草;踩到狗屎不一定就代表好运,而是你应该去清洗鞋子了。但即便如此,生活还是会继续下去。”

  罗丝帮博士把雕像抬到了主控室,在时间转子[。 塔迪斯控制台中心柱里的构件。当塔迪斯启动时,它会在中心柱的透明管道内上下移动。

  ]的映照下,雕像宛如碧绿的翡翠。

  “它放在这儿挺顺眼的,你不觉得吗?跟内饰相映成趣。”

  “我觉得一台塔迪斯里有一个罗丝就足够了,”博士说着,走到了控制台边,“有时候一个都嫌多。”

  她撅起了嘴。

  “反正你也知道它不能待在这里,我们得给它找个新家。”

  塔迪斯着陆了,罗丝紧张地走了出去。不过,她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地方,“我们回到庄园了!”她对已经走到身边的博士说。

  “对,”他回答道,“我觉得你会想要一个罗马假日[。 致敬美国经典电影《罗马假日》,该片讲述了一位欧洲公主与一名美国记者在意大利罗马一天之内发生的浪漫故事。在《神秘博士》老版剧集第二季第四集《罗马假日》中,博士曾到公元64年的古罗马度假。

  ]。”

  她瞪了博士一眼。

  “还是算了。快来,我们还有活儿要干呢。”

  一名奴隶看见他们,赶忙跑进庄园报信。片刻之后,格拉西里斯和玛西亚都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罗丝不曾见过的男孩——当然,她从没见过这个状态下的他,但她知道他是谁。

  “你一定是奥泰托斯吧。”罗丝笑着对他说道。

  他羞涩地点了点头,“那你一定就是罗丝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她努力做出谦逊的样子,“哦,那真不算什么。”

  玛西亚一把抱住了她,“哪里不算什么!你与博士的恩情,我们永远无法回报!哦,我实在太担心你们了,你们失踪了有……有……”

  “别担心那个了。”罗丝意识到她们上回在灯神影响下的碰面应该会(至少她希望会)有点儿模糊。

  然而,玛西亚依旧皱着眉,“你跟那个奴隶温妮莎……”

  “啊!”博士一把搂住了格拉西里斯的肩膀,“关于那个小女孩儿,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讲。”

  “是吗?”格拉西里斯问道。

  “是的,是的。是这样的,我知道她属于你……”

  罗丝哼了一声,博士也瞪了她一眼。

  “我知道她属于你,只是她不会回来了。”

  格拉西里斯正要张嘴说话,却被博士打断了。

  “我知道,你为她花了不少钱。但要这样想,你买下她是为了找回儿子,而现在你儿子已经回来啦。再说,你刚收下了一批奴隶,也不差她一个。另外……我还想给你一样东西,用来交换她的自由。不知你能否找几个人来帮忙搬一下……”

  几名奴隶帮博士把福耳图娜的雕像搬出了塔迪斯,运到了格拉西里斯的庄园。

  “我想你有空位可以放下它,”博士说道,“毕竟你正好少了一座雕像……”

  于是,罗丝的石像就放到了庄园门口的小树林里。

  “小心!”格拉西里斯慌忙喊道。原来,奴隶们在扛着雕像拐过一道大弯时,雕像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不会有问题吧?”罗丝问道。

  “哦,当然不会,”博士回答道,“可能会有一小条裂缝,正好在手腕的位置。”说完,他不禁笑了起来。

  博士和罗丝坐在小树林里,阳光照射在池水中,粼粼波光折射到雪白的大理石雕像上。博士轻轻抚摸着一只孔雀,它像猫咪似的叫了一声,博士也对它哼了一下。

  两人单独坐了一会儿,随后格拉西里斯又走了过来。他请他们原谅自己的叨扰,并表示还想请教一个问题。

  “那个小女孩儿温妮莎,”他说道,“她真的是个占星家,对不对?”

  罗丝不确定该如何作答,但博士却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格拉西里斯安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继续道:“我想她是诸神派来帮助我们的。你们两位也是。”

  罗丝笑了起来,“不,说真的,我们真不是。”

  “既然如此,”格拉西里斯看了一眼雕像,“那你们一定就是诸神本尊了。”

  “不,我们可不是!”罗丝正要说下去,但格拉西里斯已经站起来渐渐走开了。

  “我会用一生来赞美你们。”他说道。

  “格拉西里斯!”罗丝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他停下来,转过身去,“怎么了,尊贵的女士?”

  “就……别用活物献祭,好吗?”

  格拉西里斯微笑着鞠了一躬。

  罗丝同博士站起身来,看了自己的雕塑最后一眼。她已经准备好回到塔迪斯,开启一段新的历险。

  将近一千九百年后,杰姬·泰勒的碗柜门上,用透明胶带贴着一张不太清晰的雕像照片。他们没有销售印有雕像的明信片,这确实十分可惜。不过,米奇用手机照了一张,还打印出来送给了她,那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这可是她的女儿,她美丽的女儿罗丝。杰姬哼着歌儿打开碗柜,拿出了一人份的微波炉加热食物。

  大英博物馆内,米奇·史密斯正站在雕像展馆里。“这是女神福耳图娜。”他告诉自己带领的那群孩子,“她会给人带来好运,也会收回好运。不管她做什么,你都得容忍,因为一旦她决定青睐于你,那一切就都值得了。”

  那群孩子原本都在躁动不安地打来打去,怂恿别人到纪念品店偷东西,但米奇说话的语气暂时吸引了他们。

  “她真漂亮。”一个孩子说道。

  “哈!她是你女朋友吧!”另一个孩子回嘴道,“看得出你爱她!”

  米奇笑着把不停打闹的孩子们领到了下一个展馆。

  将近三百七十年后,温妮莎·莫雷蒂又在家里度过了孤独的一天,因为她父亲去监督新研究室的兴建了。她恋恋不舍地回想起了待在罗马的那些日子。她从前为何那般厌恶在那里的生活呢?任何地方都会比这里要好吧。不过,那段经历已经变得像一场梦一样,她记得博士对她讲过一个很长的故事,跟她的父亲有关。不过,她回到家后,就似乎想不起那是个怎样的故事了。她真希望能再次见到博士和罗丝,希望能好好问问他们。

  只可惜,她已经不再有灯神了,所以愿望也不会轻易实现。

  她真希望自己能再次拥有灯神。

  或许,她父亲能再做一个出来。

  在一个无人知晓的时间和地点,一只身披鳞片、爪似飞龙、嘴如鸭子的小东西正欣赏着周围的景色。碧草蓝天,阳光灿烂,一只酷似大型豚鼠的生物晃悠到了那只新来的小东西面前,好奇地打量着它。

  灯神看了看豚鼠。“啊,毛茸茸的朋友,”它说道,“如果你可以许个愿,你希望得到什么?”

  豚鼠尖叫了几下。一声雷响过后,它眼前凭空现出了一根类似胡萝卜的橙色蔬菜。于是,豚鼠又尖叫了几声。“不用谢。”灯神虽然长着硬喙,但却似乎露出了微笑,“我想,在这里我会很快乐的。”

  致 谢

  我要感谢许多人:

  感谢海伦·雷诺,剧本编辑女王,她给了我许多帮助和建议;感谢拉塞尔·T。戴维斯,没有他的话……

  感谢贾斯廷一直以来的陪伴,他真是位杰出的编辑;还有史蒂夫,要是没有他,写这些书就会少了许多乐趣;

  感谢莱斯利热情的帮助及宝贵的见解;

  感谢菲尔·科尔,他曾经与我共事,是诺丁汉大学的古典学者,给我提供了许多历史学方面的支持;

  感谢戴维·贝利和马克·莱特,他们特别热心,交谈起来也十分令人愉快;

  当然,还要感谢我的父母,还有海伦、简、克里斯和玛丽,以及我的好丈夫尼克,谢谢他们的爱与支持。

  杰奎琳·雷纳曾经许愿,

  希望能把自己的古代历史学专业背景

  以及对《神秘博士》的热爱,

  与作家这个职业结合起来,

  于是便有了此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石中女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石中女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