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英)史蒂夫˙莱昂斯 2019-07-26 09:234,389

  多米尼克今天过得相当美好。他的阅读小组里有个朋友的朋友想要创立一家出版社,对方对小说感兴趣,甚至对漫画说不定也会有些兴趣,他已经同意看看多米尼克的作品了。

  他已经拿下了四个电话订单,其中有个姑娘,他希望能和她有进一步发展。他告诉她自家公司的窗户专防僵尸,而她则戏谑地叫他“大骗子”。

  “这么明显吗,嗯?”他说道,“我还是个新手,你瞧——还缺乏练习呢。”

  “嗯,他们现在又说谎言对人际关系有益了。”她又说道。

  在多米尼克被自己的白日梦冲昏头脑的时候,他脱口问出她愿不愿意跟自己见面,以便同对方练习说谎——她欣然答应了。

  不过,不是在今晚。今晚是个特殊的时刻。

  多米尼克提前一小时就打开了电视,正在不断换台打发时间。

  “……大赛即将在体育九台开播,所有不想猜测比分的人注意了,最后是二比一到……”

  “……在第Ⅱ-Ⅲ斐区得到了一个离得更近的停车位……”

  “……观众们将会决定托德或露西——我们最终的两位参赛者,他们马上就会出现在我身后的这扇门里——谁能把《收视率》大奖带回家:在关于他们自己的写实剧里担任主角!”

  好吧,所以改变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完成的。

  但从今晚开始,一台就要播放一档全新的节目了:一部戏剧,有剧本、演员和所有东西的那种。而且它的制作者还保证,将会给观众展示超乎本世界之外的事物。

  在节目开播之前就已经有人在抱怨了,他们说,这对于他们新近找到的宗.教信仰来说,实在太可怕、太暴力,或者太无礼了。但他们还是会收看。

  每个人今晚都会看的——因为这是一件在两个月前他们还无法想象的事。一件与众不同的事。

  新闻八台,他们又在重放博士和沃勒警督的对峙。多米尼克第一次时错过了它,不过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也反复看得够多了。

  “现在唯一需要声明的真相,”沃勒咆哮道,“就是你发幻想疯了,是我见过的最疯的一个!人们只消看着你,格莱登。他们只消看看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

  博士摇了摇头,“这些根本不是我造成的。也许我是添了把火,但是……”

  “这都是你的错,你和你的静电噪音台!媒体的作用是传播信息,是教育。媒体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的,什么可以相信。但你玷污了它,你用它来散播不同的观点,散播暴力和恐惧!”

  “你的人民想要改变。”博士说道。

  “是啊,”罗丝·泰勒的声音忽然从画面之外传了过来,“而且如果你真的听了博士说的话,你就会知道……”

  “我正在呼吁人们停止暴力,有更好的办法的。”

  “哦对呀,我们可不都心知肚明吗?”沃勒厌恶地怒骂道,“就让你上吧,你会让所有人随心所欲地做梦。”

  “我们都需要做梦,沃勒警督,”博士说道,“甚至包括你。”

  沃勒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对自己的真实生活非常满意,多谢了。我们都见过以你的方式带来的结局。每个人都想要不同的东西,为了他们自己的梦想奋斗不休。”

  “恐怕这就是你们要付出的代价,能够自由希望,能够随意想象更美好的事物并让它们成真——这个代价是值得的,相信我。”

  沃勒干笑一声,说道:“你是在让我相信你吗?”

  “没错,你非常在意事实,对吗?”

  “它就是唯一。”

  “那么,你的上级对此怎么看?来嘛,沃勒警督,为什么不跟他们谈谈呢?看看他们怎么想。”

  “没这个必要,我熟知法律。”

  “而法律永不改变。”

  “没错。”

  “那么就证明它。跟他们谈谈,向全世界揭穿我是个骗子的事实。”

  接下来就是多米尼克最喜欢的部分了。一阵犹豫之后,沃勒抬起了自己的手腕,对着视讯机说了几句。她问一个叫斯蒂尔的人他是否听到了,并且请求对方指示。她点点头咕哝了几句,就好像在听某个人说话,然后她谢过了那个看不见的人,大获全胜地面向博士。

  “你看到了吗,格莱登?你看到谁才是骗子了吗?”

  紧接着,摄像机镜头拉近了——她的视讯机已经坏了,上面什么也没有,不过是块破损的屏幕挂在一团烧坏的电路上的残余废物。

  “是啊,”博士平静地说,“我想我们都看到了。”

  其他警.察大惊失色,不知道该相信谁。他们骚动着,有些人已经把枪对准了沃勒。

  “当然,我不知道完整的故事,”博士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制服和警车,但当你足够渴求某样事物的时候,你总是能找到办法的。更别说,谁又会质疑你呢?谁敢指控一个警官撒谎呢?顺便问一句,这件制服的肩章上是本来就带星吗?还是说这是你自己做的,给自己升了个衔?那个视讯机呢?它一开始就是坏的,还是你自己弄坏的,这样你就能只听自己想听的声音了?”他的视线转移到了沃勒的同僚们身上,“还有任何人听说过这个‘斯蒂尔’吗?没有人吗?我猜啊——如果沃勒‘警督’能侥幸无恙这么久,那外面还有多少个冒牌货?这个房间里又有多少个?”

  沃勒已经扔下了她的枪。她看起来就像被榨干了生命力,正有气无力地嘟囔着什么。音效师们努力破译出她的话,以便配上字幕。她在说:“我不是故意……我只是在试着纠正错误,打击怪物……”

  但博士没有就此打住,“真讽刺,对吧,‘警督’?你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来否定其他人的梦,与此同时你却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

  这个时候,警.察们已经理清了思路,指挥权也不经讨论地传给了一名矮小敦实、戴着警司臂章的男人。在他的指挥下,警.察们上前抓住了博士、罗丝和沃勒。他们都没有反抗。

  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盖住了摄像机镜头,挡住了画面——不出一会儿,信号掐断了。

  不过,当然,一切木已成舟。

  过去的两个月好到难以置信。

  博士的演讲让街头巷尾的紧张气氛平息了下来。不少暴乱者直接乖乖地停了手,回到家里开始思考他所说的一切。警.察也因此有了足够的力量对付剩下的那些人。

  当天晚些时候,卡尔·泰科出现在了新闻八台,焦虑地谈论着以脑电波为食的微生物。当然,他立马被逮捕了。但一群医生仔细研究了他的说法之后,全都得出了他说的是实话的结论。多米尼克自己也被翻来覆去地检查了好多次。

  几天之内,一种血清就给合成了出来。医生们说它将会轻微改变人类脑液的成分,让那些盗梦贼难以下咽。然而一个小时之后就被曝出,这种血清不过是被染色的水罢了,医生们想象出了它的功效。但研发工作一直继续了下去,两个星期后真正的解药开始四处发放。

  申请人数非常庞大——尽管还是有些人对此敬而远之,他们仍然害怕随心所欲地想象事物。或者正相反也说不定,他们害怕发现事实真相。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后来还是由新闻媒体上的接种动员改变了主意。

  大白屋还没有被关闭,但里面的大多数病床已经空了。多米尼克、罗丝·泰勒和杰克上校都在第一批获释人员当中。姬米·沃勒则在最后一批。

  她的获释在上个星期的新闻里独占鳌头。警.察局长,在一篇报纸访谈里,说并不会就盗取警用装备对沃勒提起控告——实际上,他非常欢迎沃勒真的加入警方,如果她愿意申请的话。很显然,在那段幻想的职业生涯中,她逮捕的人几乎比其他警官都要多。

  警.察们仍在努力探讨到底该拿哈尔·格莱登怎么办——还在考虑到底是该把他当作英雄还是罪犯——而决定权却不在他们手中。某天晚上他从上锁的牢房里凭空消失了,自此再也没人见过他。只有多米尼克知道他去了哪儿,但他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一场选举活动也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数以百计的候选人全都保证,若有朝一日当选,便会将美梦实现成真。

  终于,在不带幻觉和偏见地层层过滤各种证据之后,这个世界的本名也被一群历史学家公布了。殖民星球4378976德尔塔四号,到头来,曾用名为大阿卡尼斯星。

  每个人都觉得,这个名字有些无趣。

  他匆忙穿过了丛.林,这次不再在乎那些零星划伤了。他不时以为自己前面有什么声音,但他总觉得那是自己幻想的产物,便对它们不加理会。他都没意识到,它们是真的。

  多米尼克找到蓝盒子的时候,正赶上它的大门收尾一般砰地关上,他跑上前去却不知该做些什么。叫叫人?还是敲敲门?

  如果有人应门了,那他又该说些什么呢?

  他绕着盒子兜兜转转,盯着它瞧,为自己的犹豫不决而痛苦不已。

  走完了一圈,他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罗丝吓了一跳。

  “嗨。”

  “呃,嗨。”多米尼克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只是……我没想……我觉得……”

  “我明白,不好意思我们就这么溜了。博士不怎么喜欢道别。”多米尼克还是不发一语,所以罗丝就接着说了下去,“我觉得是因为那些敬慕之情——它们令他有些害臊。”

  杰克上校从门后探出了脑袋,说道:“要让我说,他这是错过了精华。要不是为了这些爱慕之情,我们干吗那么拼命。走吗,罗丝?”

  “好啦,这就去。”

  杰克看了看多米尼克,说道:“听着,哥们儿。博士说你们应该试着重新跟其他人类世界建立联系,让他们把所有的幻想作品都给你们一份。他说你们有太多可以期待的东西了:希区柯克啦,普鲁斯特啦,布莱顿啦,还有《淘气阿丹》[。 1993年美国上映的一部儿童喜剧片,根据一部著名漫画及相关电视剧改编而成。

  ]。”说罢他又消失在了门后面。

  “对,是真的,”罗丝笑了,“他就这么说的,《淘气阿丹》。”

  多米尼克咽了咽口水,问道:“我……我们还会再见到你们吗?”

  “我觉得多半是不会了。”她充满惋惜地说,转身回到蓝盒子那里,然后她停下了,又补充了一句,“嗯,或许在你梦里还是可以的。”

  随后她蹦上前来,飞快地亲了亲多米尼克的脸颊,对他眨眨眼,笑了笑,便不见了。

  在她身后,门又一次关上了。多米尼克被一阵刺耳又粗嘎的某种外星引擎声吓了一跳。

  然后他又一次兴奋不已地目睹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新节目在七点准时播出了:是个关于哈尔·格莱登的故事,毫无疑问,讲的是他乘着自己的太空飞船前往别的世界,教.会那里的人们如何做梦的故事——它践行了之前的所有承诺。

  多米尼克·艾伦仿佛被粘在了电视屏幕前,直到第一集结束前差点儿都不敢眨眼。他几乎能感觉到,各种新的创意已在自己大脑中膨胀开来又彼此交.合了。

  那个晚上,破天荒的,他——和其他很多人一样——是开开心心地上床睡觉的。

  还梦到了床脚的怪物。

  致 谢

  首先,我要感谢尼尔·哈丁给我讲了一位雇主的轶事:他认为参与角色扮演游戏是“脱离现实”的。按照典型的《神秘博士》风格,我将这个故事夸大,以成为本书的基础;还要感谢尼尔一如既往的技术支持。其次,我要感谢《神秘博士》制片方的海伦·雷诺给予我的信任,给我看了一些属于最高机密的剧本,让我能够更了解这个叫杰克上校的家伙!

  当然啦,没有我的编辑贾斯廷·理查兹,这本书是无法以当前面貌问世的。实际上,我想要抓住这个机会,感谢过去十三年来,所有让我能在博士的宇宙中尽情翱翔的人们——尤其要大大感谢彼得·达维尔-伊万斯,在多年之前冒险挑上了我这个初出茅庐的作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盗梦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盗梦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