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英)史蒂夫˙莱昂斯 2019-07-26 09:226,407

  一张床垫挡住了这间空房里镶了铁栏杆的窗户,后头还抵着一张床和一只抽屉柜。

  罗丝在它的边上掀开了一道小缝,小心翼翼地朝大白屋院里的混凝土地面那头张望。在这里,她能看到围墙外面的马路上挤满了一片黑压压的制服警.察。越来越多的警用摩托正在赶过来——她正看着,一辆黑色的卡车就在她视野边角停了下来,警.察们开始从车的后门往下卸武器装备。

  她痛恨这种时刻:计划已经敲定,风险也已阐明,但还没有任何事真正发生。而这次,一切都更加难以忍受,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去考虑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当然,这一点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她能感受到他们的期盼和恐惧,像具有实体一般。手里桌子腿的重量给了她些许安慰。

  只要她别去想警.察们会带什么武器来。

  博士从来不会自诩能从任何情况中拯救她,罗丝也并不想要他这么做。

  就好像在他问谁愿意做摄像师时她没看出他的言外之意似的,她看到他的眼神扫过自己了。到现在他肯定知道了,她不会接受他的提议,接受他让她远离前线的方式。尽管他还是会做出提议。

  她看了看墙上的电视屏幕。它正在播放着火灾、暴乱,还有抢劫。人们正朝警.察甚至摄像机扔混凝土块。罗丝很难相信她看到的正是自己几小时前走过的那条街,这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令人难以置信。

  有一个主要频道显然已经因为演播室遭到入侵而被掐断了信号。一位警方发言人正在力劝民众保持冷静,留在家里——直到他忽然崩溃大哭,向世界承认自己无能为力,承认他们的警力杯水车薪,承认真相跟他先前所说的不一样,大家都要死了。

  节目编辑立马将画面切回了新闻播报员,目瞪口呆的她正不停地摆弄着手上的平板,力图找些话说。

  她没有烦恼太久——画面突然闪烁了一下,消失了。在一阵短暂的静电噪音之后,一幅新的画面晃动着出现在了屏幕上。

  一开始,博士并没在焦点上,只能看到他脖子以下的部分。他冲上前来,直到那件深蓝色的衣服占据了整个屏幕。他似乎跟镜头后的病人吵了起来,罗丝调高了音量,开始听到不甚清晰的声音。一根模糊不清的手指头扫过镜头,然后博士的脸便出现在视野里,难以置信的巨大,他鼻孔张开,就跟两个洞穴似的。他眨了眨眼,咧嘴笑了笑,随后就退了回去,在桌子前坐好了——现在构图终于完美了。

  “啊,嗯,嗨。”他这么说着,随后又笑了笑,有些尴尬。

  上吧,博士,罗丝想,加油啊!

  “你正在收看静电噪音台,”博士说道,玩儿着自己的手指头,“正向全频道广播,播报时间为……能有多久是多久吧。我想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尽管我的样子可能和你们脑海中的想象有所出入。”

  罗丝又一次向窗外看去。从这里她能看到一块信息屏,街道末端还有另一个,但只露出了一小块边角,它们都播放着博士的画面。他说的话甚至还给配上了字幕,大概是自动的吧。

  紧接着,警.察们的举止改变了——罗丝倒是一点儿都不吃惊。在此之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漫无目的地走来跑去,但现在他们开始有目标地行动了起来。其中一些回到了他们的摩托车旁,另一些则……

  大多数人朝着大门猛冲而来。

  “他们来了!”罗丝大声喊道,从屋里跑上了走廊,还小心翼翼地锁上了身后的门,“警.察来了!”

  同样的警告从其他六个房间里传了出来,引发了一路延伸到楼上的焦虑不安的小声交谈。

  一个年长的女人扔下了一直攥在手里的厨刀,双膝跪地,开始歇斯底里地又哭又笑。“你们这下完蛋了,你们这群幻想狂徒!”她号啕着说道,“你们就一头撞向现实的猛击吧,就等着被重新抓回手术室吧,就等着吧!”

  随后,在一片嘈杂中,罗丝勉强分辨出了博士的声音,他在说:“我是哈尔·格莱登,我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跟你们说。”

  叫喊是从一楼开始的。

  听到那些声音,罗丝的五脏六腑都绞紧了。一楼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他们的职责是尽可能久地守住大门,若是失守,就撤退到楼梯那里。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他们能撑上几秒钟——即使如此,每一秒仍弥足珍贵。

  他们只有几个人,而杰克上校是其中之一。罗丝和其余驻守在三楼的人们正在往电梯前的空地上挤,情绪更加激动的人则举着临时拼凑的武器涌上了楼梯。他们侧耳倾听着,等待着,那一片静默浓厚到几乎让罗丝难以呼吸。

  多米尼克在她身旁。他是从人群里钻过来的,还想让自己的出现看上去像是一个巧合。她对他笑了笑,他则虚弱地回以一笑,竭力想要鼓起勇气。

  罗丝设想着杰克身处楼下胶着战场中的画面,他在发号施令的同时还讲着笑话、做着暗示,以保持大家的士气。她几乎确信,杰克此时已经无愧于他给自己授予的头衔。

  敌人永远胜不过杰克的,她对他充满信心。

  但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呢?

  “我搞砸了。”博士还在继续讲话,听上去更加自信了,他已经逐渐进入了自己的角色,“一直以来,我都告诉你们幻想是有益的,对此我坚信不疑。但我弄错了一件事,一直以来我只是治标不治本。”

  四部电梯中有两部升了起来,隆隆作响地经过了罗丝所在的楼层,一路上了五楼:这是一个障眼法,让警.察们以为博士正在五楼。

  她听到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如果一切都在照计划推进,现在杰克和其他人应该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电梯突然停下了,全部都停在了四楼和五楼之间。不过,杰克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他知道警.察们会有最高权限超控装置,便提前制定好了应对措施。

  在两层楼以下的楼梯上爆发了打斗,罗丝能听到靴子踏在地上的声响,还能听到枪声和叫喊声。警.察们一定已经撞上了一楼的守卫者:他们的人数比驻守在这里的稍少,但他们所扮演的角色同样重要。

  博士将这整栋建筑当作了自己的天线,因此想精确定位到他到底在哪个房间几乎不可能,而警.察们一定会竭尽所能地想要找到他。杰克推测他们多半会分散开来,同时搜查每一层楼。他们在一楼、二楼和五楼拖得越久,就越能给博士争取更多时间。

  四楼留给了人质以及不能或不愿战斗的病人,他们会在警.察出现的第一时间投降。

  电梯降了下来,又一次经过了三楼。罗丝紧张地吞咽着,如果警.察控制了它们……

  但这时,随着剧烈的震动和可怕的嘎吱声,电梯停住了。驻守顶楼的病人遵照他们的命令,卡住了齿轮。

  然而,战斗仍在逐步逼近。

  听起来警.察们已经到了二楼——来得太快了。这意味着他们已经突破了一楼病人的防线,正在搜查房间,缩小主要目标的所在范围。

  “没有大打出手的必要,这是毫无意义的。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你们去畅想建设,而不是四下为祸。”

  杰克从楼梯井里冲了出来,让罗丝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的脸颊因兴奋而发红,太阳穴上有一小块擦伤,灰色连体衣的一只袖子也给撕.开了口子。

  “好了,”他喊道,“我们大概是失守啦,祝各位好运了!”

  接下来,就再没有时间用来担心了。

  那场面看上去就像一堵坚实的黑墙往罗丝的方向压了过来。

  警.察们冲上了楼梯,由一片蓝色爆破焰为他们开路。反抗军阻拦着他们,攻击着他们,但他们的头盔和带衬垫的盔甲吸收了大部分冲击,他们几乎没有放慢脚步。

  几个警.察倒下了,但他们的同僚却毫不在意,只是像踏过倒下的敌人一般踏过他们,脑子里只有那个唯一的目的。

  罗丝已经拼尽了全力,但她周围的人都毫无经验:其中一半的人都惊慌失措,有些还试着退开逃跑。她被推来搡去,只能努力寻找可以挥动武器的空间。一颗蓝色的能量球从她的臀.部擦过去,直接击中了她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的腹部,放倒了他。

  杰克冲进了她前方的混战中,到了楼梯远处的某个地方。罗丝觉得他一定是跑过了头,因为自己已经看不到他了。

  然后一个警.察冲她而来,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扣住了她的脸,想要把她推倒。罗丝靠上了自己身后那两个人,尽全力蹬了那个警.察的肚子一脚。他被踢得够呛,气喘吁吁、直不起腰——罗丝紧接着抡起手里的桌子腿狠狠地敲了下去。他的头盔被敲得咚的一声,那冲击力让罗丝双手的骨头都跟着颤动了起来。他几乎就给放倒了,但被身后的两个同僚给扶住了。罗丝跟他缠斗着,试着从他手里把枪掰下来,但他拼尽全力握住了。不过,纠.缠在一起的他们颇有成效地堵住了楼梯井——直到警.察灵机一动,推了罗丝一个趔趄。

  总共给博士争取到了:大概十秒钟。

  “罗丝!罗丝!”

  有人正大喊着她的名字。罗丝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乎已经退回到了三楼的入口处。她努力挤到多米尼克跟前,顺着他颤抖着的手指引导的方向看了过去。

  她已经回到了电梯跟前,从这儿开始,白色的走廊分出三个方向:一条笔直向前,通往一个T型交叉口;剩下的两条分别通往左边和右边,在拐角处分别有一扇窗户。当然了,窗户都已经被他们尽可能地密封住了。但左侧的障碍物却颤抖起来,开始崩坏。罗丝能看到窗户后面的影子,能听到——尽管楼梯里还喧闹不已——空气喷射器的轰鸣声。

  她冲向那扇窗户,想要撑住还挡在窗前的最后那张床。

  可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白光照上了她的双眼。当她终于能看清后,发现一名警.察正从窗户爬进来,越过了碎玻璃,推开了抽屉柜和其他挡道的东西。

  他身后还跟着另一个警.察,站在飞行器上准备进来。

  在他们身后,第三个警.察正骑在摩托上,它马.力全开地悬停在空中,警灯大开。

  罗丝冲向了第一个入侵者,挥舞着手中的桌子腿,大叫着让多米尼克来帮忙。她设法在警.察完全进来前赶到——他还跨坐在窗沿上呢。她竭力想把他推出去,尽量不去思考他制服里的衬垫能不能保证他从三楼摔下去后还活着。他的同伴会接住他的,对吧?

  她还试着去抢他的枪。然而,就跟他在楼梯上的同伴一样,他也非常强壮——更别提杰克之前还告诉过她,他们制服里面有微型动力机。即便如此,她也差一点就成功了,直到她发现窗外站在飞行器上的那个警.察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枪,正在瞄准……

  她弓身躲避,用坐在窗沿上的那个警.察作为肉盾。

  然后她发现那把枪看上去不太一样:它更大,而且是银色的。

  紧接着,有什么东西从罗丝头顶呼啸而过,咚的一声落在了她身后的走廊上。

  那是某种毒气弹:它正向外喷发着烟雾,绿色的、稀薄的烟雾。

  罗丝的第一反应是抓住它扔出去,但她的对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拽开了,远离了它。她的双手胡乱挥向他的脖子,抓住了搭扣之类的东西……没时间思考了,她直接按了一把,将警.察的头盔从他脑袋上拽了下来。他松开手想要拦住罗丝,然而还是慢了一步,罗丝已经跌跌撞撞地逃到他够不着的地方去了。

  她感到喉咙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抓挠,眼睛里也蓄起了泪水——一定是被毒气闹的。罗丝一把戴上头盔,透过面罩她能把外面的东西看个一清二楚,但它本身从外面看来却是不透明的;而且她又能呼吸了,那空气虽然有些浑浊但没被污染。

  那个警.察终于从窗户上下来了,他追着罗丝跑了过来。罗丝现在能看清他的脸了,尽管身后的探照灯让他陷入了背光的阴影当中。那是一张出奇年轻的面庞,苍白,还长着青春痘,却因为对她的恨意而扭曲变形。毒气正侵袭着这个失去面具的人,让他气喘吁吁呼哧咳嗽。他的眼泪滑下了脸颊,但他仍然靠制服中的微型动力机将罗丝逼得跪倒在地,对她举起了拳头。

  忽然,多米尼克凭空出现,他冲出了绿色迷雾,声嘶力竭地尖叫着朝警.察扑了过来,拳打脚踢。那张罗丝堪堪瞥见的脸上,乌七八糟满是泪水,两只眼睛都紧紧地闭了起来。

  多米尼克和警.察都倒了下去,谁都没有重新站起来。

  倒下的并不只有他们。

  病人们四下逃窜,绝望地想要逃离这些毒气,但太多的人还是倒下了——就在罗丝徒劳地看着时,前方窗户上的封护物也被突破了,又一枚毒气弹被扔了进来。

  第一波警.察已经从楼梯井上来了,他们正在跟已被削弱的反抗军搏斗着。有些已经穿过了防线,开始打开病房门上的小窗,搜索着博士的身影。

  当罗丝终于听到自己身后的空气喷射器轰鸣时,已经太迟了。

  她飞快地转过身去,看到一辆警用摩托加足马.力向自己冲了过来,骑手弓下.身子想从破掉的窗户里钻进来,但还是被窗框狠狠挂住了肩膀。

  罗丝的第一反应是贴紧墙面站好,第二是想到了身后混战中的人们——包括病人和警.察——于是当警车加速与她擦身而过时,她一把抓住车上的骑手,被带着飞了起来。

  她胡乱踢蹬的脚勾上了车座,找到了支撑,但她也只有一秒钟而已。人们看向他们,开始四散逃开,却不断撞上彼此。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她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算是警.察,也是有可能发幻想疯的。

  她从警.察身后伸过双臂,捉住了他的手,紧紧捏住,一心盼着这玩意儿的刹车在车把上。

  摩托车突然停住了,向右一转栽了下去,把罗丝甩了出去。着陆的冲击比她想象的要轻柔,她本以为自己会被远远扔出去,但不知怎的身上的动量被减弱了。即便如此,她也在千钧一发之际滚到了一旁,堪堪躲开了砸到自己刚刚空出来的那块地板上的摩托车与那名骑手。

  那个警.察被自己的车钉在了地上,冲着罗丝污言秽语地嚷嚷着。而她只是赶紧爬着站了起来,感觉头晕目眩,摇摇晃晃。

  她又回到了电梯前,几乎是唯一一个还站着的反抗者了。病人们要么人事不省,要么逃之夭夭,警.察们则有条不紊地沿主走廊前进,继续搜查着,眼看着就快到头了。她该怎么办?她没法独自跟他们搏斗。

  突然,一部电梯的门猛地打开了,罗丝心头一紧……

  然后她就看着杰克上校的身影笑了起来:他正双腿缠在电缆上挂在半空,一只手绕过电缆将一张手帕盖在自己的口鼻处,另一只手举着一把枪——罗丝相信他一定能设法搞到一把。很明显,他刚刚就是用它击中了电梯门的电路,它现在还冒着烟呢。

  她以为他在这片绿色毒雾中是认不出戴着头盔的自己的,不过她穿的衣服显然是个巨大的线索。

  “我猜,事情不太顺?”杰克快活地说道,他轻松地从电梯里跳了出来,“有多久了?”

  罗丝看了看手表,心沉了下去,“大概七分钟。”

  “好嘞,”杰克已经跑了起来,“让我们试试看能不能至少拖到八分钟吧。”

  他们上了右侧的走廊,因为那边相对来说比较空旷。但警.察选了更便捷的道路,而且已经开始破坏临时演播室的大门了。罗丝能听到博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还在继续讲话,仍然镇定自若。他们就快要到了,但警.察们也迎了上来——而且人多势众。

  她毫不畏惧,坚定不移。他们告诉过博士能给他十分钟,他就能得到十分钟。

  杰克比她领先四步,往警.察的方向扫射出一片弹火,然后便冲了过去。他打得精彩极了——轻而易举以一敌四,或许更多——但敌人实在是太多了。

  门终于被砸碎了。

  罗丝眼里看到的只有破开的门,心里想着的只有博士。在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其他事情比赶到门前更重要。

  而她设法做到了,一路从警.察堆里挤了过去,做好了被他们揪住衣领的准备——然而他们讶于她的速度与敏捷,又忙于应付杰克,并没有抓住她。

  于是,她就这么冲进了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头有一个肩章带星、制服略大于体型的女警正举枪对着博士,他已经停下讲话,举起了双手。

  “我信任你,”女警咆哮道,“结果你一直以来就是他。你欺骗了我!”

  罗丝跳起来扑上她的肩……

  她却被对方几乎轻松地一耸给甩开了。罗丝跌坐在地上,在站起前就被另外两名警.察扭住了胳膊。更多的警.察还在不停地涌入这个房间,更多的枪对准了博士的脑袋。他那不幸的志愿者吓得目瞪口呆,从摄像机前被扯开了。

  “关掉它!”肩章上带星的警.察命令道。

  “为什么?”博士反问道。

  “因为我们全都听够你的鬼扯了!”

  “但你现在就在这里——沃勒警督的大营救!整个世界都看着你,这是你拨乱反正、让一切重回正轨的大好机会。”

  沃勒犹豫了,示意那个拿起摄像机的警.察暂时别动,她正在考虑。

  “你能成为那个告诉他们真相的人,”博士说道,“所有的真相,只讲真相。”

  然后他微笑了起来,那笑容越过一众警.察,向罗丝投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盗梦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博士 · 盗梦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