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坑
抽烟的兔子2020-01-16 10:474,404

  有个词叫天塌地陷,天塌了什么样没人见过,春阳西里正在地陷。

  一栋栋住宅楼就像被土拨鼠从地底下薅走的胡萝卜似的嗖嗖地消失了,突然出现的大坑转瞬就吞噬掉大半个小区。

  一切只发生在刹那间。

  前一刻大家还各司其职,接孩子的,保洁的,送快递的。下一秒就难兄难弟,一起掉坑。

  骤然失重的感觉让空气都变得扭曲。安东听到胖子绝望的嚎叫,但叫声忽近忽远。他还看见柳大叔张牙舞爪的到处乱挠,胳膊一会儿甩出去老长,一会儿又缩得极短。

  路飞?

  安东觉得很神奇,他马上就要摔死了,竟然在最后一刻也这么不正经吗?

  他们还要掉多久?这坑有多深?

  几个想法一闪而过。风声在耳边呼啸,忽然间梦境中那种窒息般的恐惧就缠绕上来。

  安东终于慌了,下意识想挣开看不见的桎梏,然后……他在脖子上摸到一条圆滚滚肉乎乎的大胳膊。

  胖子像条章鱼似的扒在他身上:“啊啊啊!要死啦!要死啦!要死啦!”

  安东:……

  这特么是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吗?

  安东开始手撕胖子,但这家伙像狗皮膏药一样粘。撕扯几下未果,安东不由恶向胆边生,踩住胖子的肚子用力往下一踹!

  谁给谁当垫背还不好说呢。

  但转瞬间,被踹下去的胖子就“嗷嗷嗷”的弹了回来……

  安东:!!!

  就在此时,下坠骤然停止,就像他们腰上被拴了条蹦极绳,现在绳子终于到了尽头,拖着众人猛地往回一拽!

  “呕!”安东差点把隔夜饭给吐出来。捂着肚子稍稍定了定神,然后他发现自己正平平的悬浮在一面镜子上方。

  所以……他没有摔死吗?

  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滑落,砸在镜面上,破碎成若干颗小汗珠。

  他们掉落的极深,从镜子里看,遥远的坑口就像一枚发光的硬币。

  胖子大叫:“这是哪儿?我是死了还是瞎了?呜呜呜~~我还年轻~”

  安东一拳给他捶飞了,但他没有忽略胖子以为自己瞎了这句话。

  所以说,现在除了他别人是看不到东西的吗?

  安东再次看向镜子,浓黑的眉毛渐渐皱起。

  因为镜子照出的人是他,但又不是他。

  一模一样的五官,一模一样的发型,但镜子里的“他”安详地闭着双眼,身上穿着笔挺的白色制服,领口和袖口刺绣着复杂华丽的花纹,左胸前还别着一枚金色的字母“A”徽章。

  这是幻觉吧?

  安东摸了摸镜面,光滑而冰冷。

  镜中人依然安详。

  安东又敲了敲镜子,这下可坏菜了。

  镜中人突然睁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并且微微一笑。

  卧槽什么鬼!

  安东一推镜子飘出去老远。

  镜子阴魂不散的跟上来,镜中人抬起左手,镜面就荡出阵阵波纹,然后这只手缓缓地穿过镜面,落在安东脸侧。

  这只手修长洁白,掌心柔软而温暖,完全不像安东被风吹日晒造就的粗糙。

  安东有点懵。他很不喜欢别人对他有肢体接触,但镜中人却给了他一种归属感,似乎他和他本就是一体的。

  脸颊上的温度非常舒服,就像秋日的阳光,让人想打个盹儿。

  空气中飘荡起一声叹息:终于找到你了,跟我走……

  刚有点昏昏欲睡的安东激灵一下清醒过来,这特么怕不是勾魂儿的吧?

  安东猛的向后一纵,一拳把镜子打了个粉碎。

  敢勾我魂儿,就算阎王殿也给你拆了!

  破碎的镜片飘向四周,每一片上都有一个镜中人。

  “他”表情哀伤,痛苦的仰起头发出无声的呐喊,然后“他”的左脸开始塌陷,胸口爆开一个血洞,鲜红的血液从镜中喷溅而出,在空中变成一张血网笼罩向安东。

  安东挥动胳膊,但血滴追踪而来,透过他暴露在外的皮肤渗入身体,每一滴都那么冷,汇聚成一股冰冷的寒流,沿着血管冲进他的心脏。

  “啊!!!”安东像镜中人一般痛苦的昂起头发出一声怒吼。

  随着他的吼声,坑底突然爆起一片耀眼金光,一股气浪喷涌而上,巨大的冲击力震裂了安东的T恤和仔裤。

  有那么一瞬安东失去了知觉,当他再次清醒时,只见坑底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紫蓝色光团,就像宇宙中的星云。而光团正中,一个金色圆环的光弧正一波波向四周荡漾。

  安东正寻思着这画面和信使团海报背景很像时,忽然听到一串类似玻璃风铃的清脆声响,循声望去,是那堆破碎的镜片又追到了他周围,但这回镜中全是他的影——麦色脸膛上两条浓眉杀气腾腾的向上斜挑着,好像随时要找人干一架。

  “小安,小安救我!”

  柳大叔的呼救声让安东回过神,视线越过镜子碎片才发现四周已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漂浮着破损的家具,还有一块块碎裂的混凝土楼板夹裹着锋利的钢筋。

  安东踩着一块楼板向左一蹿,飘到柳大叔旁边。

  柳大叔脸色煞白,衣服被气浪震得破破烂烂,一看到安东就抓住他胳膊:“这是发生啥了,我身上可疼!”

  这时7号楼1204的“女妖怪”尖叫着从他们旁边飘过,一只手死死地攥着一个小提包,另只一手往前探着想抓安东,“救救我,我给你钱!”

  安东还没来得及说话,脚腕子也被人拽了一下,低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想拉他当垫背的死胖子。

  “哥们儿帮忙拉一把。”胖子抱着一只纸箱浮在安东脚下,那箱子应该很沉,因为每过一两秒胖子就得抓住安东的脚踝往上蹿一蹿,不然就会缓缓沉下去。

  安东眯起眼。

  那箱子他认识,就是之前他收的哑铃,封箱用的还是他们X通的胶带。但安东很快又发现箱子被打开过了,虽然光线不佳但也看得出里面装的不是磨砂皮小哑铃,而是一堆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

  安东冷脸:“你把我哑铃弄哪儿去了?”

  胖子一愣,旋即神神秘秘地冲他挤眼睛,“哑铃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这些都是好东西,你拉我上去,回头哥给你分成儿。”

  这种人说话能信吗?

  当然不能。

  安东照着胖子的大脸就是一脚。

  “你特么……”胖子翻滚着摔向坑底,但转瞬间又弹了回来。

  安东:……

  再来一脚!

  “唉卧槽!”胖子再次翻滚了,但依然弹了回来。

  安东:……

  再来!

  胖子这回终于学乖,弹回来后一把抱住安东大腿,“哥们儿我错了!”

  安东斜睨着他,“去把我哑铃都捡回来就原谅你。”

  胖子猛摇头,“不能捡啊,那哑铃该炸了!”

  “什么?”

  话音未落,就听脚下传来一连串爆炸声。

  原本飘在坑底“星云”上方的哑铃逐一爆开,腾起一团团红色火球,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紧接着安东就感觉到一阵强大的浮力在托着他往上飞。

  安东不知道哑铃为什么会炸,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至少目前他在往上走,这就是说……他或许有机会逃出深坑了!

  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的情况是,他横抱着柳大叔,1204的女妖怪抓着他的胳膊,他大腿上还拖了个胖子,几个人都在拿他当救生浮板。

  其实只这三个也就罢了,关键是拿他当浮板的人一直在增加!

  安东曾经在看到卫城海啸的新闻图片时很不厚道的笑过,因为受灾群众就像一堆人形氢气球,现在他可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成了春阳西里事故中唯一的“氢气球”,所过之处的受灾群众全都一个抓一个的拖在他周围,还有一个不知谁家的半大小子,薅着安东的头发就不撒手。

  这特么还不得给他薅秃了!

  没辙,坑里的群众发现自己都在缓缓下沉,好不容易看见个能往上飘的不抓你抓谁啊?

  但,真就只有安东一个人能往上飘吗?

  安东在一堆胳膊里挣扎着探出头,抬脚瞄准胖子的脑袋就踹了下去。

  “你特么……”

  翻滚的胖子果然一转眼又弹了回来,而且这回他不仅没下沉,还像安东一样忽忽悠悠地往上飘去。

  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发现旁边还有个“大气垫子”,立刻像潮水一样糊过去一半。

  卫城海啸过后的经典场面终于重现,只不过春阳西里的大坑里飘出来的是两大“团”人。

  安东木着脸,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场的救援人员用一只套杆套住脑袋,拖着一群人飘飘荡荡地靠向大坑边缘。

  “大家不要急!一个一个下!”一名头戴黑色棒球帽的小青年指挥着套杆汉子,“慢点慢点,别拉的太近。”

  第一个受灾群众终于回到地面,双脚刚一沾坑边就扑通一下摔倒了。

  原来失重环境仅限于大坑内和坑洞上方的空间,一旦超出就再次回归地心引力。

  怪不得要一个一个的下,这要是呼啦一群人全拖过去,安东认为就算他钢筋铁骨也得砸成粉碎性骨折。

  作为最后一个被拖回地面的人,安东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所有人都挤到他旁边,拍打着他的肩膀,人人脸上都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那个薅他头发的半大小子拉着他的手,一个劲儿说“谢谢大哥哥”,稚嫩的脸上满满的崇拜。

  安东这人虽然冷,但做了件大好事的满足感还是让他有点小骄傲的,连灰扑扑的天空看起来都顺眼了。

  这时,1204的女妖怪自认和安东是熟人,挤过人群娇嗔地捶了他一把,大声说改天一定要请他吃大餐,还附送媚眼两枚。

  她的提议让人群骚动起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说要好好答谢安东,还有人说要给市政府写信,给他申报见义勇为好市民奖的。

  安东心底冒出一种陌生的情绪,有点暖,有点得意,有点……

  “好市民奖有奖金吗?”

  离他最近的1204的女人一愣,随后露出年长者看孩子时特有的笑容,温柔地说:“有的,他们不给我就给你包红包,包一个大……”然而话未完,笑容已僵在嘴角,“好、好疼啊,小安……我好疼!”

  然后她的脸,裂开了。

  就在安东面前,白皙娇嫩的皮肤四分五裂。女人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大块皮肤就掉了下来。

  “啊!!!”

  安东一把抄住跌倒的女人,但她软得像被抽走了骨头,啪嗒一下就摊在地上。

  人群中爆发起阵阵尖叫,一个又一个刚刚逃离大坑的人扑倒在地,每个都和1204的女人一样仿佛全身的骨头都消失了一般。

  安东惊恐地环视四周,他看到那个管他叫大哥哥的半大小子,看到他稚嫩的少年面孔突然变得灰败,看到他懵懵的向一个已经躺在地上的女人走两步,叫了声“妈妈”,然后双膝一软摔倒在地。

  不!不要倒!安东冲过去想抱起少年,可少年人的身体就像个装满水的皮袋子,无论他怎么捞也捞不起来。

  怎么会这样?

  安东想起救援人员,猛地扭头看向坑边,正好那名负责指挥的青年也看着他。

  “快来救人啊!”安东大吼。

  青年缓慢地摇摇头,“已经没救了。”

  安东跳起来喊柳大叔的名字,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不远处回应了他,安东踉踉跄跄地跑过去,跪在柳大叔身边。

  如果,这副摊在地上的皮囊还能称之为柳大叔的话。

  “四丫头……餐……兜……”柳大叔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字。

  安东急了,“我懂!你别说了,我马上打120,叔儿再坚持一……”

  砰!

  柳大叔的皮囊,爆了。当他的血肉兜头盖脸喷了安东一身时,血还是温热的。

  砰!

  砰!!

  砰!!!

  四周的皮囊接二连三地爆开,一场血雨将天地染红。

  这里的每一副皮囊在几秒钟前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还扬着笑脸对安东说谢谢,还叼着烟给他指点人生……然而当血雨过后,春阳西里的大坑边上,只剩安东一个人孤零零地跪在满地血水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掮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掮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