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女工
苍羽纱2019-08-06 11:182,507

  神气十足、扭着纤腰的绿盈从宫门口出现,她手里拖着的长鞭,滑过草地,发出嗤嗤的声音,像是响尾蛇在草丛间游走。她系着青翠的腰带,象牙白绣着彩蝶的衣袖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她把长鞭向上挥舞,随着空气中传来的猎猎风响,用斥责的口吻训斥:“你们做工这般粗糙,当真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她收回手中的长鞭,像高昂着头颅的蛇吐着信子,紧盯着面前尚工局里一众女工。

  她停下脚步,“你们上巳节做的绸料步子,戚贵妃不喜欢,样式还是宫里旧式的贴布绣,比不得如今流行的雕秀。本是陪皇上去江南游玩,谁知让皇上看了不新鲜,白白让那几个不识好歹的丫头占了便宜。这次又到了中元节。娘娘可要的是酱紫色雕花凤尾袍,你们仔细着点,再赶制不出,小心我手里的鞭子,送你们去辛者库服劳役。”

  她一面将手中的长鞭有节奏地敲打着地面一面向观看他的人投去严肃的眼光。阴影中她阴沉沉的鹅蛋杨的面孔,伴着噼啪作响的鞭声,使人想起中古神话中的美女蛇。

  她的嘴角露出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笑容。

  “报……报告!”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远方角落中传来。

  顿时,空气仿佛凝固了般,只能听到蝉声在静谧处吱吱作响。

  一双双刀一样的目光齐齐转向声源处,只见一个身穿浅灰色粗布衣库的侍女俯首答道,“尚工局资深秀女林宛儿,从前天失踪到现在,目前司衣局只有她一人能熟练掌握雕秀的技巧,其余人等尚在学习中……”

  “这等大事,为何现在才报?”司 衣局掌事宫女玉姑姑站在第一排,斥问到。

  女子连忙跪下磕头,“实在是最近工期催的赶,无暇注意到,只不过是昨天想找婉儿姐姐请教下针线上的问题,这才看到她的被褥许久没被动过了。问了同寝的人,说是有段日子没见到人影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调去有别的什么任务,可今日的训导,全员都要参加,看婉儿姐姐不在,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出事了。”

  最先发现林宛儿失踪了的这个女孩名叫巧儿,15岁左右的俏嫩脸庞,因为长日里在不见天日的指染房中工作,本应红润的青春血色也像是涂了层雾般显得有些灰暗。最初进宫的时候刚刚13岁,是被家里当作抵债的卖到大户人家做侍女,后辗转被送到宫里,因为绣工清丽活泼,倒也慢慢在司衣坊站住脚跟。只不过,少小离家,对于世间的人情世故倒还是懵懵懂懂,幸亏林宛儿能在旁指点,从此有事情,也极为依赖林宛儿。她们三人要好,除了林宛儿和韩巧儿,就还有一个叫做胡依梦的宫女,擅长秀百蝶戏舞水仙团衫,也颇讨宫里娘娘的喜欢。

  “只有她一个人会做雕秀,你们都是干什么用的!”晴天中一阵霹雳响,空气中扬起猎猎风尘。

  只见长鞭横空甩来,鞭尖扫到之处,前排宫女的袖口面稍皆透出红色的血痕。“还请绿盈姑娘赎罪,”玉姑急忙跌身向下,“近来确实又快到夏季换季时节,各宫里需要新裁制衣物,赶制各色花样让我们人手着实有些吃紧,白天全局上下黑夜无休无眠,这才误了每日清点,谁承想要紧关头竟出了这样的事。都是我该死,”只听闻噼啪作响的声音,玉姑扇着自己的面颊,几下过后,一丝红色蜿蜒从嘴角流下。

  “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宛儿姐姐,然后再责罚我们也不迟。”

  “是啊,是啊,还请先下令找到婉儿要紧。”队伍中开始响起七七八八求情的声音。

  一阵锐利的鞭声从头顶呼啸而下,周围立刻重新回归窒息般的宁静,“给你们一天时间,到酉时还找不到人,等我回禀了贵妃,把你们都发配到辛者库当劳役。”

  *******************

  待到周云醒来时,四周漆黑寂寞,潮湿的空气中有股腐臭的味道,“这是哪里?”她挣扎胡乱抓着四周,粘湿潮腻如鼻涕一般的液体粘的满手都是,最后一刻的记忆还停留在阎王殿幽绿色的鬼火中,两个牛头马面的衙役将自己推入一间明晃晃的闪着黄晕的巨大光圈中,接着就是一阵天玄地旋,她撑着头,透过上空一方若有似无的光,发现自己身穿暗灰色的对襟开衫和粗布裤子倚靠在铺满绿苔的墙壁上。

  远方一团黑影,接着光线,她隐约看见那团物体在地上蠕动着。

  “喂,喂!”她向那物体喊着,一面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伐向它走去,离到近处,是一个棕黄色的麻布袋子,里面簌簌地有物体在抖动。

  她拍拍袋子,里面的抖动声停了下来,便是顷刻间,又开始更激烈的颤动。

  她吓得倒退几步,听见里面发出“呜呜”地声音,“这是哪里?难不成袋子里是阎王送我的什么奇珍异宝?”这么想着,便略稳稳心神,拽开捆在袋子上的绳套,将袋套褪下后,只见一个身穿蓝布色绣着精巧细工的桃花烟罗衫的女子口中被塞住布块的束在地上。

  周云将塞在她口中的布块取出,“可吓死我了,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随着女孩手上的绳索被解开,她的口中还是胡乱说着,哼哼唧唧的,一会说自己失足落井,一会说后面有人要刺杀她,“我可不是故意的,要是他们还追我,我就一不做二不休。”

  女孩挣扎着要站起来,这才发现腿上有鲜血在流,她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该死!一定是被他们射中了。她愤然说道。

  周云敲那女子小腿上一支折了两截的箭,箭尾停留在伤口处,伤口已显示出黑绿的颜色,并不断向周围有扩散的趋势。

  “你忍着点,”周云一面嘱咐地说道,一面卯足力气,随着一声凄惨的尖声哀嚎。一截手掌般大小的箭稍被拔了出来,坠着滴答作响的血丝。

  周云挤出多余的黑血,扯下灰衣上的棉布,替那女子紧密匝实,“索性并不是毒箭,黑血挤净,就看今晚,要是不高烧,应该就无大碍了。”说着在末尾打了个绳结。

  “对……对不起……”女子额头上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仍充满内疚的说道。

  “哦,难道你认识我?”周云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你怎么会认识我?”

  “我怎么连你还会不认得,上次的事是我不好,跟玉姑告状,害得你被罚加工赶制50件昙花暗纹袍,没想到今天你我同处井下,居然是你救了我。”

  “昙花暗纹袍?”周云心中不禁一凌,她看着自己身上的麻布衣服,又打量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极纤细小巧的手,指缝间因长日劳作升起粗茧,“这是自己的手吗?印象中的红指甲恍如隔世般飘远。”

  她接连后退,在天光下,一处水洼里隐约印出她如今的容颜,一声惊悚的呼喊,震得空气都瑟瑟抖动着。

  周云一直想知道的,“我是谁,我在哪?”

继续阅读:第四章:落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盛唐之:女皇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