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云裂石韵悠扬,风细断还续
南栀向晚2019-07-25 10:05785

  “小生无姑娘如此雅兴,难解曲中深意。”泽遥轻抿杯中酒,目光却是看着锦仪。

  “正巧,我也厌了这风雅之人,近来得了一幅画,有趣得很,能否邀泽遥公子去我阁中一赏?”

  “锦仪姑娘相邀,岂有不去之理?”泽遥起身,理了理衣袖,随锦仪到会挽阁中。

  两个性子热烈的走了,留下的这两个,一个清冷,一个肃穆。一时间,空气中安静地可怕。

  “公子这样看着我,是有什么问题吗?”双宜摘下头上簪花,将清酒慢慢倒在上面,她又取过一块手帕,细细擦拭起来。

  “若我没看错。”临晰也将酒一饮而尽,“刚刚锦仪姑娘问泽遥问题时,姑娘你好像很紧张。”

  双宜先是一愣,接着自嘲地笑了笑“是吗?临晰公子的观察力很是惊人呢。”可也只是惊人罢了。

  “同为花魁,世人却偏偏多只记住她一个,我怕泽遥公子接下来的一句会询问我是谁,我并不想承认自己的不如人。这只不过是不甘心而已。”

  “是这样吗?”临晰看着她,颇有些审视的意味。“可开始的舞曲中,你却甘愿作她的背景。”

  双宜低下头“连你也认为我是背景吗?”声音极细微,轻得对方都听不清她的话。

  看着对面缓缓倒下的男子,她收走了他面前的酒杯,“你知道吗?那首舞曲名叫‘上弦’,上弦,即为天空新月,锋利如钩,舞中跳凄婉一方者,才是真正的主旋律,锦仪不过是我的影子罢了。”

  你怎么能同世人一样,认定我才是背景呢?

  将他扶上床榻,“这应该教会你,在与别人交谈时,最容易放松警惕,你自以为掌控一切,但往往防不胜防。”替他盖好被子,却听到他口中喃喃细语,俯身细听,原是“霜儿。”

  霎时,她泪流满面,“你若喊的是我,那该有多好。”

  她坐在床边,久久不愿离开,“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还有一个名字,慕雨,记住,我叫云慕雨。”纵使知道他不会听见,但她还是想亲口告诉他。

  亘古的时光醉倒了多少人的惆怅,愿你于记忆中刻下我的模样,千古不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