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殷鲜一半霞分绮,洁澈旁边月飐波
南栀向晚2019-07-25 10:021,400

  影蜃之月,月色如血,霞光初耀,彼岸花开,氤氲遍野。

  上弦之月,月影如钩,静影沉璧,风箫声动,踏步生花。

  清扬的乐曲蓦地响起,萦绕四周,上空两条丝带徐徐展开,汇于一点。纷纷扬扬的花雨随之落下,左侧红色芍药绚丽艳美,极近张扬,右侧白色海棠清秀婉约,极近温润。

  刹那,乐声转为激昂,两侧各一位妙人踏着丝带移步入场,于丝带交汇处轻跃,旋转,落下。

  白纱衣,红羽扇,珍珠帘开明月满。二人在场中舞动,交汇,融合成一首生命的壮歌,她们像是彼此的影子,一模一样的动作,一人壮美,一人凄婉,却都摄人心魄。

  底下的客人无不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一双妙人。

  曲罢,二人微微曲膝,手腕绕于丝带之上,转瞬不见。

  “这真真是惊为天人,那些王府里的庸脂俗粉,竟比不得她们二人半分,绝妙,绝妙。”一位穿着华贵的公子轻摇纸扇,偏过头去同身旁人评论。

  “市井之徒,不过如此。”另一位面容清俊的公子依旧面无表情。

  “是,是,是,这些市井之人,自是无法匹及你的霜泠姑娘。”

  一道暗光闪过,纸扇应声断为两节。

  “死者为大,泽遥,你说话应注意分寸。”

  “临晰,你……”泽遥还想辩解什么,眼睛扫过他腰间的千叶,立刻噤了声。

  “锦仪姑娘请二位公子上楼小酌,不知可否?”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盛情相邀。

  “可是两位花魁之中的那位?”泽遥激动地站了起来。

  “正是。”

  “小生荣幸之至。”泽遥敛衣欲上前,却被临晰一把拉住。“临晰,你干什么!”

  “鄙人见识粗浅,无风花雪月之情,恐负了姑娘盛意。况我二人还有要事,恕不奉陪。”

  泽遥被他气得都说不出话来,锦仪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就这样拒绝了?

  妇人也不恼,笑着看着他们“我们双宜姑娘让我带一句话给拒绝邀请的公子呢。”

  临晰并不在意,转身欲走。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句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临晰的脚步生生定下,眼眸中仿佛有一闪而过的光亮。

  曾经也有人这样小心翼翼地请求,生怕别人不答应,可是,怎么会不答应。

  妇人将他们引至临歊阁前便退下。

  未入内,便有笛声传来,曲调悠扬,只是多变怎么也连不成一首完整的曲子。

  推门入户,窗前一位白裙女子,手指在笛上翻飞。

  窗沿上坐着红裙女子,仰头望月,二者衣袂随风轻扬,在柔和的月光下如同仙人,让人恍惚间不觉此处是烟柳之地。

  还是红衣女子发现二人,跳下窗沿,顺势拿走白衣女子手中玉笛,置于案上,随后缓缓欠身,施礼。

  “泽遥公子,可还记得我?”红裙女子毫不拘束,大方走至泽遥面前,端起他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凤仪楼花魁锦仪,自然是记得的。”泽遥浅笑。

  白裙女子微微一滞,呼吸连带着急促起来。红裙女子不动声色地扶了她的腰身。

  “谬赞。”她向临晰福了福身:“这位公子倒是面生,怎么,公子,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临晰。”没有任何多余的话。

  “是‘临溪而渔’的‘临溪’二字吗?”

  “我想应是取自明晰之意。”

  “双宜姑娘果真聪慧。”泽遥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四人于案前席地而坐,有小厮过来斟酒。

  “双宜姑娘方才一曲甚是奇特,我竟从没听过。”泽遥摆弄着手中的酒杯,好奇地询问。

  “此曲名曰时光,又有谁正真完整地体验过。”双宜为他满上清酒。

  我穿越时光的尘埃,努力穿越茫茫人海走向你。一眼瞬间,一瞬永恒。

继续阅读:第二章 穿云裂石韵悠扬,风细断还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