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鱼下碧潭当镜跃,鸟还青峰拂屏飞
南栀向晚2019-07-24 12:181,122

  “双宜姑娘,陪我们喝一杯吧。”几个身着皇室服饰的男子轻佻地说道。

  “双宜从不陪酒,几位公子恕罪。”双宜俯身致歉,正欲离去,突然被其中一人拉住了衣袖。

  “双宜姑娘你别开玩笑了,那天我还看到泽遥那小子和你们一同饮酒作乐呢,怎么,难道你认为我们几个王室子弟还不如一个宰相之子吗?”

  环顾了一下隐于周边的侍卫们,双宜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量,不愧为花魁。”众人起哄。

  “这酒也喝了,几位公子,双宜先行告退。”

  “慢着。”

  “公子还有何吩咐。”

  “祺川的酒姑娘喝了,何不赏脸喝喝本王的酒。”

  “还有我等面前的酒,姑娘可不要厚此薄彼呀。”旁人都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双宜无奈,正欲端起第二杯酒,有只手伸出来夺去了酒杯。

  “诸位王爷很有雅兴,放着王庭上的公事不处理,倒跑到这凤仪楼寻欢作乐。”

  “我们无所事事,不正是帝上所希望的吗?”说话之人又自顾自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下。

  “无所事事和有意寻事,王爷们好像还分不清吧。”临晰转过身来,“九王爷,你怎么也和他们一起到这烟柳之地了。”

  李祺川笑了笑,没有作答。

  “诸位要是不想今日之事被帝上知晓,还是尽早离开。”

  除李祺川外,几位王爷很是气恼,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离开。

  不管在哪儿,李祺川都是一副纤尘不染的样子。

  “谢公子解围。”

  “别多想,我只是有任务在身,恰巧途径此地罢了。”

  “双宜明白。”

  他看着双宜旁边的那杯酒,眉头不经皱了起来,“你是不是傻,那么烈的酒,别人叫你喝你就喝,万一出事怎么办?”

  双宜睁大了眼睛看了他几秒,笑了:”原来你也有这般着急的时候。”

  “其实我酒量很好的,你不用担心,比喝酒的话,你都不一定能喝得过我。”

  临晰没有答话,转身离开:奇怪,明明是相貌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怎么总是能从她身上看到霜儿的影子,让自己忍不住地想去保护她。

  身后,双宜却是闭上双目,缓缓倒了下去。

  “鸾莞?”再睁眼已是飞鸢阁。

  “第五次,这是今年的第五次。”鸾莞看着她,仅这一句话。

  “已经这样多了吗?我还以为剩下的日子还有很长,长到我可以慢慢去等。”

  “双宜,你明知道饮烈酒会加重你的病况,为何要逞强?再这样下去,你会……”

  “我知道,可我只是想试试。”

  “双宜,你这样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也犯傻。”

  双宜笑了笑,眼睛看着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入冬了,外面飘起了细细的雪丝。

  作为一个天生没有泪腺的人,鸾莞没有办法哭,再痛苦也哭不出来。她明明可以离开这里,却偏要留下。

  “你不也是一样。”双宜在心里轻轻落下这样一句。

  我可以拼尽全力走向你,却少了勇气靠近你。

继续阅读:第七章 (上)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