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青骊一出天之涯,年年伤春抱琵琶
南栀向晚2019-07-24 12:34863

  双宜正陷入沉思,便听得阵阵叫好声,闭上眼睛,琵琶那独特的音色飘进心间,抚平一切不满。

  不用看也知道弹奏者是谁。

  除了搭档昔缈,她几乎从不与任何人说话,秋纹,凤仪楼中最独特的存在,孤独地穿梭于尘嚣之中。

  尽管得到了声声赞美,可那抱着琵琶的纤瘦身影依旧显得十分落寞。

  一曲终了,她未与任何人作别,便一人回来了。

  踏入痕月阁,秋纹曲膝而坐,将凤首琵琶小心地摆在案上,双手轻抚上面的每一条纹路。突然,一滴滴清泪滴落其上,晕开了几缕浅痕,随即消散。

  她缓缓起身,沉思了好久,重又抱起琵琶,拨响了它的最后一声,忽然用力将其向地上摔去,琵琶应声断为两截,看着地上零落的碎片,她俯下身,伸手想要挽回什么,却终究只是徒劳,她捂住嘴,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跪倒在地上,任由碎片扎得双腿鲜血淋漓。

  “秋纹。”

  秋纹没有抬头,眼泪在岸上汇流成海。

  “昔缈,凤羽是多么骄傲的一把琴啊,可它却选错了主人,最后落得这个结果。”

  昔缈走上前,一把拥住了这个在尘海中迷失了自己的女子。

  “我想,凤羽不会后悔。”

  ”我是不是很自私,因为自己无法再弹了,便毁了它,从此,天下再无凤羽啊。”

  “不要怕,我一直都在,无论怎样,无论发生了什么,我始终在你身边。”

  “先是双腿渐渐失去知觉,后是间歇性失语,刚才,刚才,我清楚地感受到手指一根一根地失去知觉,我用尽气力,才勉强完成了一首曲子,我怎么能不怕。”

  他人都道她性情孤僻,殊不知,她并不是不想开口,而是有时无法开口。

  她的灵魂依旧鲜活,可她的身体,却被一点一点地慢慢禁锢。就像一个人清楚地看着自己慢慢死去,谁也无能为力。

  “秋纹。”看着好友饱受折磨的样子,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昔缈心如刀割,可她不能哭,不能在秋纹面前哭,她都不能坚强,秋纹又怎能学会坚强。

  细致地擦去秋纹脸上的泪痕,扶她去榻上休息。用水轻轻擦拭她腿上的伤口后,昔缈一直守在床边。

  “秋纹,睡一觉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俗世渺渺,红尘万丈,如果能遇见你,我还会怕什么呢?

继续阅读:第六章 鱼下碧潭当镜跃,鸟还青峰拂屏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