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风花飞有态,烟絮坠无痕
南栀向晚2019-07-25 09:251,129

  初晓,黎明的阳光透过窗扉暖暖地撒了进来,驱散了一夜的阴霾,唤醒了似在梦中沉睡的人。

  他睁眼,在瞥见床梁精致的镂花纹理时,猛地惊坐起来,旁边似乎还睡着一个人,他想都没想,用手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哎哎哎,你干嘛。”掀开被子,泽遥不满地揉了揉被掐红的脖子。“我可是你亲兄弟。”

  “慕相府的公子,我可不敢与你称兄道弟。”临晰缓缓下床,却没有一丝头疼的迹象。

  “泽遥,我昨天晚上是喝醉了吗?”

  “要不然呢,还是我把你搬床上去的,话说,你怎么这么沉。”泽遥没好气地望着他。

  他顿了一会儿“不对,临晰你怎么会喝醉的,你的酒量在整个王宫都是数一数二的啊!”

  “唯一的可能是……”

  “酒里放了东西!”二人异口同声地说。

  “不对,昨天那酒,是锦仪姑娘喝的第一口,她怎么会没事?”泽遥又否定了这个猜想。

  “你们醒了?”双宜端了一杯清水,走至床前“喝口水润润嗓子吧。”

  临晰接过杯子,细细摩挲着:“这和昨晚的是同一只酒杯吗?”

  “自然不是。”双宜将窗纱拉起,“每天破晓,都会有小厮来收拾,更换杯碟,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印象中昨晚的酒杯很美,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便醉倒了。”

  双宜浅笑“这只的式样同昨晚的是一样的,公子可慢慢欣赏。”

  见临晰还在发呆,泽遥抢过临晰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自然是因着人美才衬着酒杯美喽。”他用衣袖擦了擦嘴角,丝毫不在意形象,“多谢双宜姑娘。”

  “果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这个时辰才起床”锦仪慵懒地走了进来,踱至窗边,打开了窗户。“清晨的空气就是好呢,双儿,你说是不是?”

  双宜走过去,合上了窗户“初秋了,天气微凉,二位公子才起身,还是莫开窗子的好。”

  锦仪看着窗外飘落的树叶,眼神渐渐凌厉起来。“是吗?二位公子,你们冷吗?”

  “许是这临歊阁风大了些,倒真觉得有些冷,与之相较,还是锦仪姑娘你的会挽阁较暖和。”

  “泽遥公子说笑了,我们双儿的临歆阁也很好呢。”

  “若无他事,我们便先退下了。”

  “你怀疑是杯子的问题?”二人一走,泽遥立马恢复了严肃的状态。

  临晰沉默不语。

  “我昨天也仔细地检查了杯子啊,并无异常。”泽遥不服气地说。

  “还有一个问题,她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不过这凤仪楼开业才半月有余,就有如此高的名气,也着实不简单,还是小心为妙。”

  “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府了。”

  泽遥还想说什么,在看到他腰间闪着冷光的千叶时,识相地闭了嘴。

  “公子,你,还会来吗?”在楼梯的转角,他碰到了双宜。

  “不会。”

  “这样啊,那,公子慢走。”

  落叶,残缺在秋风中,舒展了一地,天高云淡,像曾经的每个秋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