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
南栀向晚2019-09-12 10:37946

  “双姐姐,你看这花好看吗?”

  “傻瓜,这是蒲公英,不是寻常的花草。”锦仪低下头,吹散了湘楚手中的蒲公英。

  漫天的白絮似飞霜一般,扬扬洒洒铺满了整个天际。

  “锦姐姐,你最坏了,我好不容易才摘了这一大把呢。”

  “小气鬼,这儿这么多,你再去摘一把就是了。”

  “好了,楚楚,别和你锦仪姐姐争了,论年纪,她确要长你几岁,可论心智,我觉得她倒要喊你一声姐姐。”

  “就是。”湘楚朝锦仪做了个鬼脸,坐到河边看澄碧钓鱼去了。

  “锦姑娘。”远远地就听到泽遥的声音。

  “哟,这不是那天那位公子嘛,怎么今日也有兴致到这儿来游玩。”澄碧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着。

  “今儿个谁带了醋啊,怎么一股子酸味。”鸾莞自远处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

  “就是,好像还没到年里该吃饺子的时候吧。”锦仪倒了一杯酒,自斟自饮起来。

  “这里怎的如此热闹?”泽遥随着临晰走了过来,顺手拿走了锦仪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锦姑娘,你太不够意思了吧,人都还没到齐呢,你到自己先喝起来了。”

  “又没有谁邀你前来,还有,直接叫我名字,把那个姑娘去掉。”锦仪白了他一眼,又拿出一个酒杯。

  双宜看了临晰一眼:“你来啦。”轻轻一句询问。

  “嗯。”同样没有过多的话语。

  “看这四周,也就我们湘楚穿得最标致了,都快赶上两位花魁了。”澄碧挽着湘楚的手,笑盈盈地说到。“果真应了那个词,衣冠楚楚呢。”

  “澄碧姐姐莫要拿我玩笑。”湘楚羞得脸都红了。

  澄碧刚要坐下,临晰不紧不慢地说:“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欢迎禽兽。”

  澄碧一脸无辜:“公子,你就算看不起我,也不能这样骂人啊,这要是传出去了,于我倒是无所谓,但公子恐怕会名誉受损。”

  “这关临晰什么事?是你自己说的。”泽遥奇怪地看着她。

  “我怎么可能骂自己。”

  “笨。”锦仪没好气地抬头,“衣冠楚楚的禽兽,说得是你吧,湘楚的搭档?”

  “你,你……”澄碧被反驳地没话说,一跺脚跑走了。

  半路,她的脸色忽然变了变,脚步也变得踉跄,差点被石块绊倒,这又引得众人大笑,不过这回她倒没和旁人计较。

  “临晰,你行啊。”泽遥碰碰他的肩膀,晃晃杯中的酒,好不得意。

  临晰摇了摇头,他发现他越来越把双宜当成那个人了,以至于不容许任何人去冒犯她。

继续阅读:第七章(下)坐看飞霜满 凋此红芳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