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祝融炎帝司南土,此花毋乃群芳主
南栀向晚2019-09-20 16:48999

  酒过半旬,宴会上的人都有些意兴阑珊,有些盯着案上的菜肴出着神,有些把弄着手中的酒器,兴致索然。

  忽然,从殿门飘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众人眼睛俱是一亮。

  来者身着一袭绛紫色凤尾长裙,头上斜插着两支金色步摇,眉心悬了一颗小巧精致的泪纹宝石。

  纵使四周在座的都是王爷,她的脸上依旧点缀着漫不经心的表情,泯泯终生在她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

  她径直走向位于上座的李祺川。

  “九王爷,栖语可来迟了?”

  宴会都进行了一半,这是明摆着的事,可她丝毫不放在眼里,普天之下,除了王后,只有她一人可佩戴凤制饰品。右相嫡女,王后亲妹,王上御封的栖梧郡主,全天下女子的荣宠,仿佛都集中到她一人身上。

  “本是闲时的聚会罢了,谈何早迟之说?”李祺川墨色的眼眸里波澜不惊,“来人,赐座。”

  凤栖语俯身行了一下礼,转身时略勾了一下唇,“好巧妙的回答。”

  她方一坐下,便有人端着酒杯行至面前,她连头都懒得抬一下,微微皱眉,眼神余光扫过身旁的侍女。

  “对不起,临行前国公大人说过了,不让小姐饮酒。”侍女连忙低声回绝。

  男子不在意地笑了笑,浅酌杯中酒。

  “每次都把责任推给右相,栖语,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说法。”

  凤栖语终于抬起了头,眼睛里像是盛满了星光。

  李郁川看得愣住了,纵使从小一起在内廷长大,可凤栖语就是这种人,初见惊艳,再见依然。

  凤栖语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襟,浅笑地看着李郁川:“这儿太热闹了,六王爷可愿陪栖语一同去后园观花?”

  “荣幸之至。”

  “主上,凤小姐和六王爷一同去了后园,是否要派人跟着?”

  “不用。”李祺川起身,折了一枝合欢,手松开,合欢便随风腾飞,旋转,最后落下。

  “在我的地方,何须花费太多精力?”

  二人在百花漫布的石子路上缓缓走着。

  “王爷,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走了这么久,竟没有一个跟着的尾巴呢。”

  “我从来无心王位,防我又有何用。”

  “那只是你自己心里这么认为罢了,别人可不一定这么想。若是这世间都是黑白两色,那这些花儿开得姹紫嫣红又有何用?”她倾身摘了一朵月季。

  忽然,有婢女打扫卫生时撞了她一下,摔倒在地。

  凤栖语上前将她温柔扶起,还用手掸去她身上的灰尘。

  “谢谢栖梧郡主。”婢女连忙道谢。

  “先别急着谢我。”凤栖语靠近婢女。

  “乖,告诉我,刚刚是哪只手碰到的我?”

  婢女颤颤巍巍地伸出左手:“是……是左手。”

  不一会儿,便传来婢女凄惨的叫声。鲜血染红了一整块青石板。凤栖语将刚刚摘下的月季放在婢女身边,回头对李郁川说:“走吧,宴席上的人许久寻不到我们,该着急了。”花园里又恢复了起初的平静,微风拂过树梢,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被清理过的地面一如往常,只有空气中残存的淡淡的血腥味还在诉说着一个生命的逝去。

  而那株浸染了血水的月季,在阳光下闪耀着妖异的红。

  “六王爷”,凤栖语笑着转身,发梢在空中飞舞,“你早该知道的,我是一个魔鬼啊。”

  李郁川看着她,没有说话。

  “所以啊,所以不要再喜欢我了,不值得,一点都不值得。”

  “我有些乏了,劳烦六王爷替我和大家说一句,栖语先行回府了。”

  那一抹瘦削的背影越走越远,明明极好的出身,极佳的容貌,但仿佛有什么在拉扯着她,让她的每一步都走得格外沉重。

  “可我就是喜欢你啊,纵使十八层是地狱,十九层是你,就算明知是错,我还是要来陪着你。倾尽全力去爱,余下的交给命运。”

  天生不喜歌舞却入了你的戏,这一听,何止押了一生的朝夕,连我这一生的傲气都拜给了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