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算计
沽酒杯空影2019-07-24 14:542,450

  自后山出来,叶辰一口气跑回了恒岳宗。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

  恒岳宗弟子又开始跑出来吸收天地的精华,当看到如此狼狈的叶辰,眼中多少有些疑惑。

  “好险好险。”没有在乎四周异样的目光,叶辰放慢了脚步,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后山,心里还有些后怕,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样。

  良久,他才缓缓平定了心绪。

  “她不记得我?”

  “难道不是一个人?”

  “不能吧!天下还有长得这么相像的人?”

  叶辰一路都在犯着嘀咕,若那夜那个女子也在恒岳宗,那他就不得不离开这里了,若真只是长得想象,那就完全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我没进去,我没进去,我只是站在灵山门外。”正想着,不远处的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叶辰的思绪,随即还有嘈杂的骂声。

  “小兔崽子,还撒谎。”

  “不老老实实的在山下待着,跑上来偷东西啊!”

  “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

  “虎娃。”叶辰隔着老远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可不正是小灵园的虎娃吗?

  此刻,一帮恒岳宗弟子已经将他围住,或是呵斥,或是讥笑,或是大骂,让虎娃弱小的身躯不敢蜷缩着,鼻青脸肿的,丝毫不敢抬头,像是一个犯了大罪的犯人。

  “我没上来,我只是站在门口看的。”虎娃似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低头呜咽着。

  “还敢狡辩,找打。”一个弟子凶神恶煞的,当即抡起了巴掌。

  只是,未等他落下,他的手臂便被一只手握住了。

  “你是想死吗?”冰冷的声音顿然响起,出手的自然是叶辰,他把虎娃当做亲人,自然看不得虎娃被欺负。

  四周弟子见是叶辰,便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虽然只是实习弟子,但叶辰就是一个异类,那地阳峰的赵龙和天阳峰的卫阳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不好好吸纳日月精华,倒来欺负一个不能修炼的孩子,你们真够可以的。”叶辰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冷笑道,“有种,跟我打。”

  闻言,一帮弟子慌忙聚在了一块。

  “是他先触犯了宗规。”许是人多势众,为首一个叫徐明的白衣弟子冷笑一声。

  “就是,不是恒岳宗弟子,不得上恒岳宗灵山,这是历来的规矩,这个叫虎娃的小兔崽子偷跑上来,天晓得是不是上来偷拿东西的。”

  叶辰眉头一皱,他倒是听过恒岳宗有这样的规矩。

  而且,虎娃虽然住在恒岳宗山脚下,但他跟张丰年不一样,张丰年虽然被贬下山,但依旧是恒岳宗的人,而他是张丰年收养的,一定意义上是不属于恒岳宗的人。

  “我没有。”虎娃小脸儿之上满是泪花,“我只站在大门外,我没有进来,是他们把我拽进来的。”

  闻声,叶辰冰冷的眸光瞥了一眼那帮弟子。

  “小兔崽子,你还敢撒谎。”为首那个叫徐明白衣弟子再次呵斥,“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嗡!

  只听嗡鸣一声,叶辰豁然抽出了天阙重剑。

  “你打一个试试。”叶辰冷冷的看着徐明。

  “怎么,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恃强凌弱不成。”那徐明扯着嗓子大嚎大叫。

  他这一叫,惹来了更多人的围观。

  人多了,徐明更加肆无忌惮,“快来看哪!这叶辰要仗着实力强欺负人了。”

  “欺负人?”叶辰冷笑,大步跨出,当即抡动天阙重剑砸了过去,“那我今天就欺负你了。”

  见状,那徐明慌忙抽出了灵剑横在了身前。

  咔嚓!

  碎裂的声音当即响起,那徐明的灵剑当场就被砸断,就连他也被震得吐血后退。

  “杀人了,杀人了。”徐明躲在人群中大嚎大叫,好像要故意把事态闹大,“杀人了,叶辰要杀人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今日我就先灭了你。”冷哼一声,叶辰拎着天阙杀上前。

  见状,四周弟子纷纷呵斥。

  “光天化日,还敢行凶不成?”

  “难怪苏师姐说你杀心重,果不其然。”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非要动武吗?”

  “滚!”叶辰一声暴喝,当即抡动天阙。

  现场顿时陷入了混乱,有那白衣弟子和暗中的同伙添油加醋,以至于不止一个弟子涌上来,或是指责,或是呵斥,或是大骂。

  “把他送到戒律堂。”当第一个弟子动了真气,便接二连三的有人出手。

  混战一触即发,不久便有血光呈现。

  叶辰面如冰霜,但凡冲上来的弟子,都被他一剑扇飞。

  依稀间,他还看到躲在人群后的徐明露出了奸诈的阴笑,看架势这眼前的一幕,他早已预料到,而这一切,都好似早就预谋好的。

  弟子聚众殴斗,惊动了戒律堂的人。

  很快,就有戒律堂的人强势介入。

  来人是一个身穿紫衣的弟子,脸庞白皙,手持着折扇,乃是戒律堂的首徒,尹志平。

  “门规禁止私斗,难道不知吗?”尹志平轻摇着折扇,扫了一眼受伤的弟子,又瞥了一眼叶辰。

  “尹师兄,你要为我们做主啊!”又是那徐明,捂着胸口,声泪俱下,他虽然修为平平,但这演戏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好。

  “尹师兄,这叶辰视门规于不顾,你可不能姑息啊!”

  “仗着实力强,肆意欺凌同门弟子。”

  “光天化日,实在可恨。”

  现场当真是群情激奋,有些人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当场就把叶辰拉出去凌迟处死。

  听着四周的喧骂,尹志平看向了叶辰,戏虐一笑,“叶辰,跟我去戒律堂吧!”

  “我敢做,就敢当。”叶辰神色淡漠,收了天阙,就要抬脚,却是被身后的虎娃挡在了身前。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罚就罚我吧!”虎娃很是恐慌。

  说着,他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边替叶辰求饶,一边叩头,嗑得脑门都溢出了鲜血,只想凭自己弱小的身躯,替叶辰挡下所有罪责。

  这一幕,看的叶辰心头一颤,

  “年轻人不懂事,饶他一次吧!”苍老的声音响起,张丰年拄着拐杖急匆匆的赶来,苍老的身躯,很是佝偻,一个劲儿弯腰赔罪。

  闻言,尹志平轻摇着折扇,上下打量了一下张丰年,玩味一笑,“张丰年,你都被贬下山了,这里的规矩你应该懂,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尹师侄,你就看在往日…。”

  张丰年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叶辰打断了。

  叶辰生生将跪在地上的虎娃拉了起来,而后拉到了自己身后,看着苍老的张丰年,心中满是涌动的暖流,笑道,“老爷爷,带虎娃回去吧!我没事。”

  说着,叶辰大步向着戒律堂的方向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