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徐福
沽酒杯空影2019-07-23 20:472,491

  满堂,皆因手握浮尘那人的到来而变得惶恐。

  “弟子见过徐福长老。”

  满堂,这样的声音也是异常的洪亮和一致,各个神色恭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不怪这些弟子如此这般,只因来人的身份太过尊贵。

  徐福,恒岳宗灵丹阁的首座。

  在恒岳宗,若是论起辈分的话,他还是当代恒岳宗主的师兄,更是恒岳宗唯一的一个炼丹师。

  炼丹师,身份无比尊贵,少得可怜,而他徐福就是其中的一个,恒岳宗的灵丹灵液都是由此人供应,恒岳宗的人,是很少有人敢惹他的。

  张丰年见…见过徐师兄。”沉静的戒律堂,被接下来这道微弱的声音给打破了。

  被尹志平一脚踢的吐血的张丰年匍匐在了地上,有气无力的。

  “你是张丰年?”诧异的话语从徐福的口中吐出,他皱着眉头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张丰年。

  不怪他这般诧异,只因张丰年的面容太过苍老,就连他都难以辨认出来,仔细想想也对,张丰年变成废人,不像他们这样的修士能改变容颜。

  “是…是我。”张丰年依旧匍匐在地上。

  徐福再次皱眉,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张丰年是被打过的,而且下手还不清。

  “是谁打的你。”徐福挥手将一道灵光灌入了张丰年的体内。

  此言一出,恭敬立在一旁的尹志平身体一颤,大气不敢出一声。

  “是谁。”环视着殿中所有人,徐福厉声一喝,震得整个戒律堂都嗡嗡一颤,强大的威压笼罩了整个戒律堂。

  “是…是我。”虽然惧怕,但尹志平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走了一步。

  闻言,徐福看向了尹志平,眸光甚是犀利,盯得尹志平浑身发颤。

  “长…长老,我…我是误伤,我…。”

  未等尹志平把话说完,就被徐福翻手一掌扇飞了出去。

  “真是好大的胆子。”徐福的声音甚是冰冷,“身为戒律堂的首徒,竟敢对长辈下狠手,找死吗?”

  尹志平被一掌打的吐血,神色苍白,但是爬起之后,直接跪伏在了地上,慌忙求饶,“长…长老,弟子知错了,弟子知错了。”

  “徐师兄,何事让你如此动怒。”戒律堂内,有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的老者走了出来,不用说便是尹志平那闭关的师尊、戒律堂的首座,赵志敬。

  “赵师弟,你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徒弟。”徐福瞥了一眼赵志敬。

  闻言,赵志敬皱眉,看向了自己的徒儿尹志平,“平儿,你做什么了。”

  “我…我不小心误伤了张…张丰年师叔。”

  “张丰年?”赵志敬闻言,瞥了一眼张丰年,眼中却满是不屑的目光。

  “徐师兄,张丰年早被师尊赶下山,你这…。”

  “就算是被赶下山,那也是恒岳宗的人。”沉声一句,徐福语气还冷了一分,“好好管教你的徒弟,身为戒律堂的首徒都如此冒犯长辈,何以服众。”

  被徐福这般说教,赵志敬深深吸了一口气,但却是没有发作,惹了徐福,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边,徐福已经看向了被锁在铜柱上的叶辰。

  上下打量着叶辰,他的眸光变得锐利和深邃,好一会才说道,“我带这个弟子走。”

  “长老,这…。”两峰的弟子神色一怔。

  “怎么,你们有意见?”徐福瞥了两峰弟子一眼,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长老,他…他在宗内动用天雷咒,犯得可是死…死罪。”一旁的尹志平开口说了一句,师尊在自己身旁,他多少有了些底气。

  况且,叶辰刚才都说了要报复他,他可不想叶辰就这样被人带走了,那于他而言,日后必定是个祸端。

  听到尹志平这样说,身为戒律堂首座的赵志敬,也阴阳怪调的说了一句,“徐师兄,他犯得可是死罪,你要带走他,这恐怕……。”

  “叶辰是为了自保才动用天雷咒的。”声音响起,熊二已经从堂外扒进来了。

  哦?

  徐福眉毛一挑,看向了熊二小胖子。

  当即,熊二便咬牙切齿的看向了两峰弟子,“这帮龟孙子在风云台轮番上阵的打叶辰。”

  听到熊二这样说,徐福又瞥了一眼两峰弟子,冷笑一声,“这么多人打一个凝气境,你们也真做得出?”

  别徐福这么一看,两峰弟子一个个低下头去,脸庞火辣辣的,大气不敢出一声。

  “接着说。”徐福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熊二。

  “叶辰被打的半死,不能继续打了,就跳下了战台,但这帮龟孙子硬逼着叶辰上台继续打,叶辰不答应,他们就围攻叶辰,长老,招招要人命啊!您老明鉴哪!叶辰是逼不得已才动用天雷咒自保的。”

  听完熊二所说,饶是徐福挑了挑眉毛,看向了赵志敬,笑着问道,“赵师弟,在我恒岳,肆意重伤弟子欲动杀机的是何罪。”

  “重则死罪。”

  “那肆意残害长辈呢?”徐福再问。

  赵志敬眼睛一眯,他不傻,这明显是冲着他的徒儿尹志平来的,但饶是如此,他还是深吸了一口,说道,“也是死罪。”

  “既然都是死罪,那就赶紧杀吧!把这帮兔崽子都杀了。”徐福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让两峰弟子和尹志平都噗通跪在了地上。

  “徐师兄,你可知杀了他们,意味着什么吗?”赵志敬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意味着我恒岳宗戒律堂公正严明啊!”徐福耸了耸肩,“既然犯得都是死罪,为何只处死这个叫叶辰的弟子,要死都死,要活都活。”

  “徐师兄,你非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吗?”

  “僵吗?那就来点和平的。”徐福一笑,指着被锁着的叶辰,笑道,“这小娃让我带回去责罚,至于两峰弟子和尹志平,你看着办。”

  好嘛!赵志敬此时才看出来了,徐福整了这么多没用的,为的就是要保叶辰。

  一瞬间,赵志敬想了很多。

  徐福说的不错,都是死罪,明显不能只杀叶辰,但若把这些人都杀了,不止是两峰,他们身后的家族也会来找他来算账的。

  况且,他确实不想跟徐福把关系闹得太僵。

  惹了炼丹师,那是不明智的,一个实习弟子而已,他不看在眼里,带走也没啥大不了的,而且还能赚得徐福一个人情,这买卖不算亏本。

  赵志敬想的很透彻,笑道,“若是这样,徐师兄尽可带走便是。”

  “师尊……。”尹志平神色一紧。

  “你给我闭嘴。”赵志敬冷喝一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今日之后,给我去冰牢待着。”

  “如此,人我可就带走了。”徐福瞥了一眼尹志平,而后挥手打出了一道灵光,破了叶辰的枷锁。

  “小子。”熊二慌忙上前,将叶辰拖住了。

  “谢谢了。”趴在熊二背上,叶辰小声说了一句,他如何会想到熊二竟然给他搬来了徐福这尊大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