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崖下古人
沽酒杯空影2019-09-26 10:512,691

  出了灵丹阁,叶辰是一路小跑来到灵草园的。

  与前几次不一样的是,这次来,他没有听到那个叫李三的弟子与女弟子交欢的声音,兴许是李三在外门大比中被揍得不轻,以至于正躺在病床上唧唧歪歪呢?

  没有去理会这些事,叶辰走进灵草园的大门,便直奔灵草而去。

  他知道,三天后就要进入内门,能来这灵草园采摘灵草的机会少之又少了,所以才借来徐福的令牌,以便在进入内门之前大肆搜刮一番。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这样做了。

  握着徐福的令牌,他颇有底气,一路就像强盗一般,将备好的储物袋都塞得满满的,以至于他走过的地方,多是光秃秃的一片。

  “炼丹极费灵草,这不能怨我。”一边往储物袋中塞灵草,叶辰还不忘给自己找了很正当的理由。

  时至深夜,他都还在灵草园一片片灵草中忙活,事先备好的储物袋一个个都塞得满满的。

  “够我用很久了。”拍着一个个鼓囊囊的储物袋,叶辰终究是放过了这一片片灵气氤氲的灵草。

  “走了。”深吸一口气,叶辰就要离开。

  只是,他刚刚背过身去,就又摸了摸下巴,向着灵草园的深处看去。

  他清楚的记得,灵草园尽头是一处悬崖,而悬崖下面有奇怪的东西,使得他的真火都惧怕,如今再次来,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再次走过去。

  第二次来到灵草园的尽头,他立身在悬崖边向着下面看去。

  悬崖依旧高耸,往下看去,他能看到的依旧是飘飞的云雾,而且每次往下看,都像是在看一座无敌幽渊,心神有一种要被吞噬的感觉。

  嗡!

  此刻,他丹海中的真火再次波动了一下,似是惧怕,龟缩在叶辰的丹海边缘,火苗虽然在跳动,但他能感觉到真火是在瑟瑟发抖。

  “下面到底有什么,让你如此惧怕。”看着丹海真火,叶辰不由得挠了挠头。

  蓦然间,一阵微风拂过,却是让他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四周,叶辰干咳了一声,这里太过诡异,特别是真火在丹海中瑟瑟发抖,更加给他一种浑身凉飕飕的感觉。

  “此地不宜久留。”心里想着,叶辰丝毫不带犹豫的转身。

  然,就在他刚刚转身、一只脚已经抬起来的时候,身后猛地有一种强大而又无法抗拒的吸力涌来,脚掌还未落地的他,当场就被吸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叶辰内心凛然,想要动弹,却是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束缚,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急速的下降,周身呼啸的风,就如一把把锋利的刀,让他浑身刺痛。

  不仅如此,他浑身的真气和说话的权利也都被剥夺了,只能任由那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拖向悬崖之底。

  很快,他只感觉眼前一黑,下坠的身体,似是进入了一座无底深渊之中,能看到的就只是一片片的漆黑,让人恍以为是掉入了地狱一般。

  天地,在此时陷入了沉寂。

  不知何时,漆黑悬崖之底,叶辰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平稳的着地了,就连浑身的禁锢也随之消散了。

  铮!

  恢复行动能力的他,翻手取出了赤霄剑,而后取出了照明的灵珠,双眼死死的盯着四周,漆黑的悬崖之底,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借着灵珠的光亮,他这才看清楚周围的场景。

  这是一片死寂沉沉的地方,没有花草树木,没有生机,到处都阴雾朦胧,脚下乃是沙土地,踩上去很松软,但他也依稀看到了很多半掩着的枯骨。

  除了这些,他能看到就是一座残破的祭坛,祭坛似是很久了,满是岁月沧桑的痕迹,上面还有血迹,以及刻画着很多让他看不懂的符文。

  嗯?

  扫了一眼祭坛,叶辰眼睛微眯了一下,发现残破的祭坛之上还有一座人形石像,它保持着盘坐的姿势,仔细观看,还能看出那是一个老人。

  “我怎么会被带来这里。”眼中眸光变得明暗不定。

  “这悬崖之底到底什么来历。”

  “还有…。”说到这里,叶辰不由得瞥了一眼丹海的真火,发现自己的真火,此刻火苗跳动的更加剧烈,惧怕让它瑟瑟发抖着。

  “小友。”正想间,一道苍老而又缥缈的声音蓦然的响起。

  “谁?”猛地握紧了赤霄剑,叶辰警惕的看着四周,额头之上还有冷汗浸出,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里太诡异,刚才那句话,他甚至听不出是从哪里传来的。

  “小友。”苍老而又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

  “谁?”叶辰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握着赤霄剑的手,也不由得加大了力度。

  “在你身后。”那苍老的声音依旧缥缈,而且充满了岁月沧桑的意味。

  听到这话,叶辰豁然转身,那声音虽然缥缈,但他还是听到了源处,说话的正是他身后祭坛的那座盘膝而坐的人形石像。

  “你……。”怔怔的看着祭坛上的人形石像,叶辰再次后退了一步。

  只是很快,他惊讶的发现,那残破祭坛上盘膝而坐的并非是一座石像,而是一个人,只因浑身上下都是厚重的灰尘,遮住了他身体,让人猛一看就以为是一座石像。

  叶辰去的时候,也恰逢那老人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双眼一睁开,让叶辰再次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因为那人其中一只眼是空洞洞的,没有眼珠,没有瞳孔,就是一个黑洞,而另一只眼,却也是怪异无比,像是深渊,一眼望不到底。

  “你是谁。”眼睛微眯一下,叶辰满眼皆是戒备之色,不曾想到悬崖之下,还有这样一个人。

  “姜太虚。”那老人话语微弱,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姜太虚?”叶辰眼睛转动了一下,十分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个人,最起码在大楚是没有听过的。

  心里想着,叶辰上下打量着姜太虚,他虽然睁开了双眼,但却一动不动,浑身的灰尘也是十分的厚重,浑身上下也萦绕着浓厚的死气,苍老不堪,像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一般。

  “你为何躲在我恒岳宗的悬崖下。”一边打量着姜太虚,叶辰又一边死死盯着姜太虚,希望可以从姜太虚的言行中看出一些端倪。

  闻言,姜太虚不由得笑了笑,“恒岳宗建派之前,我就已经在这里了,一坐就是五千年。”

  “五…五千年?”饶是叶辰的定力,听到这五千年这三个字眼,也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五千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他无法想象。

  修士寿元,虽然远远高过凡人,但也不是没有界限,灵虚境的修士,至多能活五百年,就连传说中的空冥境修为的修士,也难逃千年命数,五千年,那是需要何等通天彻地的修为才能撑下来的。

  “五千年,这老头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吧!”再次上下打量着祭坛上的姜太虚,叶辰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五千年的岁月,王八都成龟了。

  叶辰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了,能活五千年,已是逆天之举,竟然一坐五千年,这才是最吓人的,要知道姜太虚经历的可不只是岁月沧桑,更要忍受那无尽岁月的孤寂。

  心里的震惊,让叶辰忘记了警惕,试探性的看着那姜太虚,“前辈,你真活了五千岁?”

  姜太虚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您老是什么修为。”虽然胡乱打听人的修为是大忌,但叶辰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