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仙轮眼
沽酒杯空影2019-09-26 10:552,517

  啊…!

  漆黑幽暗的悬崖之底,响起了痛苦的嘶吼声。

  只见,残破的祭坛前,叶辰捂着左眼在咆哮,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溢出,沾满了脸盘,脑海中更是一阵阵的轰鸣,好似整个头颅都直欲炸裂一般。

  噗!

  随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叶辰扬天倒了下去,当场陷入了昏厥。

  而再看姜太虚,身体还在消散,本来他一只眼是空洞洞的,如今另一只眼也变成了黑洞,没有眼珠,没有了瞳孔,他的仙轮眼瞳,如今已经传给了叶辰。

  天地,在此刻陷入了宁静。

  不知何时,昏厥的叶辰才捂着脑门从地上坐了起来,脑袋还残留的眩晕,让他狠狠的揉着自己的眉心。

  “小家伙,你醒了。”祭坛上传来了姜太虚温和的声音,他虽然没有了双眼,但还是对着叶辰这边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而他的身体,已然消散了大半,不出几分钟,便会彻底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前辈。”慌忙起身,叶辰来到了姜太虚的身前,见姜太虚身体不断消散,却是无可奈何。

  “可感受到左眼的变化。”姜太虚微微一笑。

  闻言,叶辰这才开始检查自己的左眼。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左眼已经不是原来的眼瞳了,如今的眼瞳蕴含了太多玄妙,似是囊括了太多不可言喻的道,特别是瞳孔之上那一道仙轮印记,虽然渺小,但却好似烙印了无穷尽的玄奥。

  他清楚的感受到这只左眼之中所具有的庞大的力量,庞大的让他心悸。

  “前辈,这是…。”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叶辰不由得看向了姜太虚。

  “那是只有我仙族之人一万年才有可能觉醒一次的仙轮眼。”

  “仙…仙族?”叶辰一愣,“前辈,您…您是仙族的人?”

  姜太虚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娘了个乖乖,叶辰再次被惊到了,仙族一直都是一个古老传说,他不曾想到今天竟然见到活的了。

  仙族和魔族一样,都是传说中古老的种族,神秘而强大,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命数将终的老人,竟然是仙族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至少活了五千岁的大圣。

  仙族之人本就罕见,仙轮眼只有仙族之人能觉醒,而且是一万年都不见得有一个觉醒仙轮眼的人,这概率是无限接近于零啊!

  “真正拥有过这双仙轮眼瞳,我才知道它的强大。”一旁,姜太虚还在继续说着,但说到这里,他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苍老的脸庞上还露出一丝怅然,“但也正是这份强大,让昔年的我变得不可一世,盲目自信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不详之物,以至赔上了我五千年的岁月。”

  临死弥留之际,姜太虚似是想起了往昔峥嵘的岁月,苍老的脸庞之上,除了沧桑还是沧桑,昔年他是通天彻地的大圣,但如今,更像是一个将要入土为安的老人,纵然对世间仍有眷顾,但却也无力回天了。

  “前辈,这么贵重的礼物,你当真要传给我?”叶辰看着姜太虚小声说了一句,“或许,您还有救的。”

  姜太虚无奈的摇了摇头,疲惫的笑道,“五千年的岁月,已经耗尽了我的寿元,纵然大帝在世,也救不了我,这是冥冥中既定的规则。”

  叶辰默然,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通天彻地的老前辈在眼前化道,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悲凉之意。

  “我时间不多了,有些事情,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收了怅然心绪,姜太虚看向了叶辰。

  “前辈请说,晚辈洗耳恭听。”叶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当年我蒙上苍眷顾,逆天觉醒了仙轮眼,却因为我的自负,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存在,被夺走了一只仙轮眼,仙轮眼之间有感应,我要说的是,他年若遇到那人,千万小心,若是不敌,就毁了我传你的仙轮眼。”

  虽然静心听着,但叶辰心中还是不免有些震惊。

  从姜太虚的话语中,他能听出那仙族万年才会觉醒的仙轮眼是多么的恐怖,一个通天彻地的大圣拥有仙轮眼都会被人夺走一只,可想而知姜太虚招惹的那人是多么的可怕。

  “每一只仙轮眼所具备的能力都不一样,但每一只仙轮眼都蕴藏着无尽的玄妙,这些,日后你自会明白。”姜太虚的语气变得有些急促,或许是因为他身体消散的速度猛地加快,自知时间无多,这才想要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尽量告诫叶辰更多的事。

  “理论上来说,仙轮眼在我仙族之人手中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我并不知道你能不能驾驭这只仙轮眼,也更加不知道把仙轮眼传给外族之人会发生什么事。”

  姜太虚的语气变得更加的急促,而且有些语无伦次了,因为所剩时间太短,而他想要告诉叶辰的事情又太多。

  叶辰很懂事的保持着默然,只是静心聆听。

  “我的仙轮眼先天具备一宗名为“天照”的禁术,日后不到危机关头切莫动用这个禁术,因为它是以消耗寿元为代价的,而且一次更甚一次。”

  “每到月圆之夜,万万不得开启仙轮眼,更加不能动用仙轮眼的能力。”

  “日后你会发现,仙轮眼能堪破些许天机,但切莫泄露这些天机。”

  “它是逆天仙眼,会遭受天谴。”

  “天人五衰之时,切记要封印仙轮眼。”

  “他年,若是可以的话,给仙族带一句话:凡仙族之人,不达帝境,决不可入天虚。”

  姜太虚每说一句,身体都会消散许多,苍老的身躯,在此刻也只剩肩膀以上的身体,不出一分钟,这个通天彻地的老前辈就会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

  看着即将消散的姜太虚,叶辰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前辈,您可还有遗愿。”

  “遗愿吗?”姜太虚笑的疲惫沧桑,虽然没有了双眼,但他还是艰难的抬头,遥望一方缥缈虚无,空洞的双眼中,还有眼泪流出,但在下一刻,那眼泪也随之化成了飞灰。

  “五千年了,你或许早已不在了吧!”喃喃的话语,姜太虚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的甚是悲凉,“凰儿,曾经我以为我无所不能,曾经我以为我们会在永生中地老天荒,但此刻,我以为的曾经,留下的却是千疮百孔的遗憾,若有来生,姜太虚定陪你偕老白头……。”

  说到这里,姜太虚已经哽咽不堪,身体也随风不断化成飞灰。

  一旁,叶辰终是没有开口说话,一代通天彻地的大圣,在生死弥留之际,想到的还是昔年的红颜,或许到此时,他才会明白,那份平凡,是多么的珍贵。

  人之生死,天道常伦,生前所有的悔恨,所有的不甘,也必将烟消云散。

  砰!

  蓦然间,叶辰单膝跪在了地上,话语满满的是悲凉,“晚辈叶辰,恭送前辈。”

  姜太虚露出了疲惫慈祥的笑容,“小家伙,修士是一条逆天的征途,充满了苦难与孤寂,你要永远记得,不忘初心,方成大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帝武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