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的手臂就是我的安全带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086

  傍晚,凌恒在河边去挑水,看到宋一羡蹲在不远处的岸边,正用清澈的河水清洗发红的手臂。

  课题组的同学们每天都忙着手头上的工作,起早贪黑,他就帮忙做一些生活锁事。

  把水挑去厨房,他赶紧回到宿舍去拿晒伤膏,在河边回宿舍的小径上找到宋一羡,他把晒伤膏拿出来,说:“涂一点这个,明天会消肿很多。”

  庆市的6月骄阳炎热,出门前,他认真思考过可能会发生的状况,所以带上了一些药品,以备不时之需。

  他催促着:“我来帮你擦。”

  他拽着她到旁边的石头上坐下,然后一手握住她手腕,让她把手臂抬平,另一只手将药膏涂在发红的皮肤上,然后轻轻的晕开。

  她微微的蹙起眉头,他问:“很疼吗?”

  “有一点。”

  他问:“我看见好多女孩子去紫外线强的地方,都会涂厚厚的防晒霜,你每次出来取样,一点防晒措施都不做吗?”

  她笑着说:“其实我是第一次在室外做取样,以前都是在研究院的种植篷里面,而且我有涂防晒霜,可能是我不太会挑护肤品,汗水流太多,防晒霜不起作用了。”

  “女孩子做这个挺辛苦的。”

  “我们做取样的还好,程教授那一组的,她们要测量产量,单株花蕾和花枝修剪更辛苦,当你所付出得到别人的认同,你研究出来的成果可以帮助到很多的人,那一刻,你就会觉得所有的辛苦是值得的。”

  有同学出来叫他们:“种值组的人出去买肥料,带回来一桶庆市可乐,快去喝。”

  能在偏远的大山里喝到可乐,是件非常奢侈的事。

  今天种植组的人去万州城里买肥料,路过庆市可乐厂,知道是研究院的人,就送了一大桶可乐。

  凌恒尝了一口,跟平日里喝的可口和百事在口感上还是有区别的,略带着中药的苦味,却并不影响口感。

  他发现大家喝过之后,脸上都带着自豪的笑。

  正好奇着,宋一羡解释着:“庆市可乐20年前就出自我们研究院,那时候还叫庆市农科院,当时国外的可乐几乎占领了国内的饮料市场,上面就下命令,要研发属于我们市庆自己的可乐,负责研发的教授就以白芍为主料,自主研发了这款饮料,但凡30岁以上的庆市人,对这款饮料都有很深的记忆。”

  她喝了一大口,半眯着眼睛,仿佛在细细品味可乐的滋味,又说:“当初出于要将庆市可乐做大的考虑,就将它授权给一家国外的饮料公司,原本是指望着对方能将它发扬光大,没想到对方用庆市可乐的名气来助推自己的产品,渐渐的,它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里,研究院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向对方索回了品牌和配方,从去年8月开始,重新投产。”

  凌恒也喝了一大口,学着她的样子细细品味,想用舌头过滤出白芍到底什么味儿。

  她又说:“这可以算是功能饮料,可以敛阴止汁,平抑肝阳。”

  他笑起来:“真是太奇妙了!”

  宋一羡和同组的同学还得去一次山坡上的基地,因为上次采回来的样本,时间过长,测试的数据并不准确,所以得重新采集,而且时间紧迫,金银花的采收时间只有15天,古风缘已经进入多雨的夏季,雨量过大,也会导致减产。

  凌恒弄了一辆旧摩托车来,说要送她和组员过去,她好奇:“你从哪儿弄来的?”

  “拜托了村长,从另一个村子买来的。”

  山路不好走,为了安全,一次只能搭载两个人,凌恒选送宋一羡过去。

  戴轻舟突然冒出来,说要跟宋一羡一起,男同学提醒着:“你这小身板不行,就别逞强了,教授特别交待过,你负责在这边烤种检测,就别给大家填乱了,要是再晕倒,我们还得加急送你去医院。”

  被同学这么一说,戴轻舟又窘又惭愧,也不再坚持了,转身默默的往检测室走了。

  宋一羡坐到摩托的后座上,凌恒说:“把安全带系好。”

  她诧异:“哪里有安全带。”

  他握住她双手的手腕,环在自己的腰上,说:“一定要抱紧了,山路陡峭,小心掉下去。”

  摩托车行驶在狭窄的山道上,上下起伏,她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把他的腰环得更紧,他腰上的肌肉紧致又坚实,让人很有安全感。

  有摩托车是很方便,半天的路程,2个小时就到了,同组的女同学又开始夸他:“刚才来的时候,一路上,我的手都放在他的腹肌上,好结实,我快要流鼻血了。”

  宋一羡打趣对方:“你口水都流出来了。”

  女同学还真的在嘴角上抹了一下,才发现是她的玩笑话。

  宋一羡原本建议凌恒去村子里转转,古风缘地里偏远,离最近的有医疗机构的村镇也有40公里,所以很多村民还保留着一些传统的治病方法,他们会自己去灵山采药回来煎服,尽管很多时候不能药到病除,但还是有一些偏方效果不错,有一个高她一届的学长,就在这里找到一个治疗偏瘫很有效果的古方。

  但凌恒坚持要跟过来,说看她们采集样品也很有意思。

  为了不让对方无聊,她摘了一朵金银花,递给他,说:“你吸一下这花的底部。”

  他照着她说的,放在嘴边轻轻一吸,水珠带着微甘的香味跑进嘴里。

  她说:“昨天晚上下过小雨,雨水沾在花上变成露,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吃花露,为了收集花露,我经常把老爸种在阳台上的花给拔了,但老爸却从来没有骂过我。古书上有把雨水称为无根之水,常常用来入药。”

  他觉得味道不错,伸手摘了两朵,把根部放进嘴边轻轻一吸,感觉自己已经喜欢上这味道。

  她又和他聊起来:“那天我告诉你,金银花又叫鸳鸯藤,其实医书让用得最多的是忍冬这个名字,金银花夏季开花,到了秋未虽然老叶枯落了,但在其叶腋间又会簇生新叶,新叶是紫红色的,凌冬不调,所以叫它忍冬。”

  凌恒笑了笑,表示自己又长知识了。

  天上一声惊雷响动,她抬起头,一大片乌黑的云正向这边飘过来,她起身对同学说:“我们赶紧回去吧,等会儿雨落下来,回去的路会很难走。”

  几个人开始收拾东西,暴雨落下的来速度比想象的快,宋一羡对凌恒说:“你先送我同学回去,再回来接我,雨已经开始下了,路会变得湿滑,三个人超载,路上会很危险。”

  她把采样瓶装进箱子里,用绳子牢牢的绑在同事的身后,她穿好雨衣,躲进旁边的树林里,想用茂密的枝叶暂遮挡住大雨。

  路况比想象的糟糕多了,凌恒把同学平安送回宿舍的时候,都忍不住捏把汗!

  雨像瓢泼似的淋下来,连路都看不清,一些出去采样本的同学也被堵在路上,让人担忧。

  女同学有些担心凌恒,问:“要不要等雨小一点再去,一羡有雨衣,又在林子里躲着,应该没事的。”

  “不了,我还是赶紧把她接回来。”他踩动油门,飞驰而去。

  道路比回来的时候更泥泞,他以前出于业余爱好,学过一段时间的山地车,平衡度很好,但这里的山路在干燥的时候,坑洼起伏就比山地车赛道严酷,在暴雨下,更是危险重重,但眼下也顾不得考量太多,把她赶紧接回来要紧。

  车行到一处低洼小路时,路面积水高涨,让摩托车的发动机熄了火,这台二手车本来就是早些年被淘汰的款,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超常发挥性能了。

  他只能下来徒步,他拿出手机打给宋一羡,想告诉她摩托车坏了,让她往回来的路上步行,这样就能减少两人碰头的时间。

  但电话那头却是关机,让他心里有些焦燥不安,于是加快了步子。

  雨下得太大,四处都是积水,杂草风打雨吹,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他有寻路的经验,恐怕早就迷路了。

  又走了一段,一处积水中飘浮着一只浅蓝色的塑胶鞋,他一眼就认出是宋一羡的鞋子,队里的女孩子几乎都穿这种朔胶鞋,耐磨又防滑,他暗忖,没了鞋子,她应该走不远,于是他在附近大声的喊着:“一羡,宋一羡!”

  他估摸着这么大的雨,行路艰难肯定就会找地方避雨,树林里是最合适的地方,于是他大步往旁边的林子里跑。

  他的嗓子都快喊哑了,一个娇小瘦弱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线里,那双漂亮的眼睛闪着晶莹的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让他心乱如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