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富三代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051

  宋一羡和几个同学从庆市中药研究院的大门走出来,这座位于南山山腰处的研究院,院舍用的是民国一位名人遗留下来的别墅,在茂密香樟的掩映下,夕阳直射在屋顶的青瓦上,映出青晶石一样的色泽,形成了南山有名的景色—公馆夕照。

  有人问过宋一羡为什么执着的要考陈教授的研究生,她总是笑着说:”因为公馆太漂亮了,如果能在里面上课,那多惬意!”

  大门外,停着一辆大红色的玛莎拉蒂,夕阳的余晖洒在流畅优雅的车身上,

  一见她出来,就冲着她按喇叭,同学们正诧异,她笑了笑:“是找我的。”

  一个女同学赶紧问:“你男朋友?”

  她摇头:“是我小姑姑。”

  “你姑姑?”同学惊讶,众所周知,她老爸开了一间不大的麻辣火锅店,尽管店里生意兴隆,也只能算是衣食无忧,怎么看也不像是跟开200多万跑车的人同出一家。

  这时,车窗摇下来,一个容貌靓丽,烫着一头栗色卷发的女人对着宋一羡笑:“快点,再晚就赶上不吃饭了。”

  几个同学都瞪大了眼睛:“小羡,你姑姑好年轻哦!你们怎么看,也不像是姑侄。”

  她得意的说:“那是,我小姑姑以前念书的时候,就是布朗大学的校花,上到60岁的男人,下到16岁的男孩儿,统统秒杀。”

  长得漂亮,又是名校的高才生,不得不让人感叹,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把才华美貌和金钱都放在同一个人身上。

  宋一羡跟同学道别,然后钻上车的副驾座:“走吧,不是说赶不上晚饭了吗?”

  她有点紧张,今天是她第一次去宋家吃饭。

  只要提到爷爷宋国升的名字,在庆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庆市的盈克区就是以爷爷的公司为名。

  其实说到老宋家的历史,她心里是带着自豪的,念初中的时候,她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过一本庆市市志,里面厚厚的一叠讲的都是关于盈克汉方宋家的传承史。

  民国的时候,她祖爷爷开办的盈克药庄算得上是西南地区最大的药辅,那时候西南地区的药材,一半以上都是供给祖爷爷的,然而祖爷爷并没有视财如命,而是慷慨解囊,资助贫困,还把几个儿子都送上抗日的战场,最后只剩下了爷爷宋国升这一脉。

  爷爷宋国升从国外留学回来,如何将当时落魄到用杂木搭建厂房,20个工人,全厂最值钱的竟然是两辆板车的盈克药庄,经营成为纳税几十亿,国内中药企业标杆的集团大公司,他的坚韧的毅力、睿智开阔的思维,脚踏实地干劲,现在依旧是很多人创业励志的典范。

  从她懂事开始,老爸就闭口不谈家里的事,她还以为父亲是个孤儿,在母亲难产去世之后,就只有她和父亲相依为命,还是她大二那年,小姑姑找上门来,她才知道了原委。

  至于当年父亲是怎么离开宋家,不再往来,她问过父亲,但父亲闭口不谈,她只得上网去查,尽管已经过去快20年了,在有关盈克汉方的论坛里,依旧有人津津乐道。

  小姑姑告诉她,无论如何,二哥永远都是二哥,是爷爷的儿子,现在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她希望能修复这段父子感情,让宋家真正的团圆。

  父亲对小姑姑的示好爱搭不理,态度坚决,所以小姑姑希望她能成为融化父子感情坚冰的调和剂。

  宋一羡见过爷爷宋国升两次,尽管有20年没有任何的联系,但她相信亲人血脉间有种奇妙的关联,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一眼,一笑, 都倍感温暖和慈爱。

  宋家有条规举,家人每周必须在一起吃一顿饭,任何人都不能缺席,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家宴,心里有点紧张。

  宋宜心说:“别紧张,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饭而已。”

  关于宋家宴的事,她还是从一期专门介绍庆市那些豪门生活的综艺节目上看到的,光礼仪就有一大堆,对于她这样在市井小巷里长大的女孩子来说,照着做,有点像东施效颦,不学样,又担心会被视为没教养。

  为了缓和她的紧张感,宋宜心和她聊起天:“你觉得我今天做的头发怎么样?”

  “这个颜色挺好,很显肤白。”

  宋宜心虽然是她的姑姑,却只比她大6岁而已,加之性格开朗外向,两人不像隔辈,倒像是闺蜜,宋宜心说:“今天凌恒也要来。”

  宋宜心一脸期待的样子,她笑起来:“小姑姑春心萌动了?”

  自从知道自己是宋家的孙女,她就对盈克汉方特别关注,不论是官方还是杂文闻谈,她听说得不少,这个凌恒是爷爷花了大价钱从国外请回来的战略顾问,来自去华尔街最大的管理咨询公司。

  能入得了小姑姑法眼的人,必定优秀,她很期待跟对方的见面。

  宋家的大宅可是庆市建筑保护文物之一,始建于明代,后来被曾祖爷爷买下来,已经住过5代人了,花园是免费对外开放的,因为爷爷觉得美好的东西需要大家一起欣赏,车一路驶进来,能看到不少的游人正在欣赏春日的繁花似锦。

  她深呼吸,空气中飘浮着蓝花楹的香味儿,她笑着说:“下次我需要蓝花楹的时候就上这里来采,这花可以入药,生津止血,补肝益肾。”

  宋宜心笑她:“真是三句不离老本行。”

  车刚停好,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缓缓的驶进车库,宋宜心小声的说了一句“他来了”,她就知道车里坐着的人肯定是凌恒,公司未来的方展方向都掌握在他的手上,然而只开一辆低调款的奔驰,她顿时好感丛生。

  宋宜心赶紧从包里拿出化妆镜照了照,又整理了一下头发,拉开车门,下了车,凌恒也从车里走下来,声音柔和:“四小姐!”

  宋一羡跟着下了车,宋宜心赶紧介绍:“这位是我二哥的女儿,宋一羡。”

  她赶紧向着对方弯腰示礼:“凌先生,你好!”

  说完她觉得太突兀,两人是初次见面,大姑姑还没有介绍,她就招呼起来,恐怕对方已经知道,两人私底下议论过他。

  她偷偷瞄了小姑姑一眼,小姑姑尴尬的笑着:“我们刚才还说起你呢!”

  凌恒眉头轻轻一挑:“哦,说我什么呢?”

  她赶紧附和:“很有才华。”

  对方露出温柔的笑,对她俩的赞赏表示感谢,也没再追问下去,才让她轻轻的松了口气。

  他主动向她靠近,伸出手:“宋小姐,你好!”

  抬起头,她发现对方的个子好高,娇小瘦削的自己像是被一团阴影完全的笼罩住了,在那双深邃眼睛的注视下,她更是心跳加快,感觉快要喘不过气了。

  她心里暗忖,小姑姑的眼光不是盖的,这男人帅得比海报上的明星还耀眼,跟他呆在一块,

  宋宜心提醒:“还愣在这里干嘛,进去坐。”

  还没有到开餐的时间,宋宜心邀请她和凌恒到小客厅里喝茶,宋宜心没有在盈克药业里任职,能见到凌恒的机会不多,这样难得的独处,更得好好的把握机会。

  此刻,宋一羡觉得自己像一个180瓦的大灯泡,她应该知趣的躲开,可又是第一次来宋家花园,一个人闲逛会显得很失礼,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凌恒突然把话题转向了她。

  “宋小姐还在念书?”

  “庆市中药大学研二,我呆在南山研究所的时间比较长,正帮导师做课题。”

  宋宜心插话:“你别小看我这侄女,她今年才20岁。”

  宋一羡从小就成绩优秀,15岁考上了大学,以她的成绩是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她偏偏选了庆市中药大,父亲宋健寰擅长中药之道,从小耳目有染,血液里早就遗传了对中药的热爱,它会随时随地的跑出来,引导你走上寻觅中药的道路。

  宋宜心赶紧将话题转移到凌恒的身上,问:“凌先生来庆市快1个月了,有没有去庆市周边的景点转一转。”

  他点头:“去了佛光寺,逛了两江夜景,城市繁华,跟纽约那样的国际都市不相上下。”

  宋宜心平时的生活多是吃喝玩,最擅长的就是推荐美食娱乐,她跟对方聊了一些庆市风土人文较重的景点和美食,凌恒点点头:“有机会,我一定去看看。”

  宋一羡刚坐下的时候还有些担忧拘束,跟凌恒一聊天,整个人都放松了,坐了一会儿,佣人过来通知开饭的时候,宋宜心轻轻揽了一下她的肩头“走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