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宋家的晚宴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104

  别墅很大,有专门的餐厅空间,半玻璃房,可以看到看外面的繁花锦簇,美景和美食是最相配的。

  餐桌边,已经有人先到了。

  老愉木的长条型的桌子上对称的摆着碗筷,宋国升坐在像征长辈,一家之长的主位上。

  宋一羡走过去,恭敬的叫着:“爷爷。”

  宋国升见到她,跟前两次一样亲切,说:“一羡,你来了,坐到你大伯母旁边。”

  家宴的座位是有次序的,宋国升所说的位置原本是属于她父亲的,已经承认她孙女的地位,自然就该坐在原本属于父亲的位置上。

  她走过去,恭敬的称呼着:“大伯伯,大伯母!”

  大伯伯宋健宇是她父亲的亲哥哥,在外界看来,他已经是盈克汉方第三代继承人,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前两次她见爷爷的时候,大伯就在旁边,大伯话不多,温言细语,让她很有好感。毕竟他跟她父亲之间的矛盾,一直是市井坊间的趣谈,多多少少肯定有些夸大不实的部分,但也不至于空穴来风,为此,她对对方多少有些防备。

  宋健宇对她说:“小羡,有空的时候多回来走动走动,我们都很欢迎你。”

  大伯母顾玉兮和大伯的爱情,是庆市豪门的强强联手,风雨20年,哪怕大伯母至今无所出,这份钟爱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现在已经成为豪门婚姻的典范,这为大伯在外的形象加了不少分。

  顾玉兮说:“小羡,你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发现顾玉兮看她的眼神略带着悲伤,她赶紧到位子上坐下。

  接着凌恒跟大家打照片,他是客人,要随和很多。

  这时,宋宜娜出现在餐厅门口,她穿着一件晚宴用的黑色礼服连衣裙,身材高挑婀娜,宋一羡看了一眼,觉得有种孤傲公主的风骨,她暗忖,其实爷爷的基因挺好的,几个子女都身材高大,偏偏她就没遗传上,只是个160的小矮个。

  不过宋宜娜的气质配得上她的工作能力,现在负责盈克汉方的美妆分公司。

  宋宜娜对她微微一笑:“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看来还是二哥最幸福,有自己的孩子。”

  她赶紧微笑着招呼对方:“大姑姑好!”

  被赶出宋家的父亲突然就消声匿迹了,退出权力中心的他不再是外界关注的重点,她的身份自然就被隐藏了起来,这样也好,她可不想平静的生活被打扰。

  坊间的趣闻杂谈,说老大宋健宇为了坚守自己的爱情,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宋宜娜的身上,希望能招赘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婿,把宋家的血脉传承下去。

  至于小姑姑宋宜心,并不是爷爷的亲生女儿,宋宜心的父母曾经是盈克汉方的一线员工,在一次事故中双双去世,爷爷就收养她为女儿,宋宜心从来不参与公司的任何事务,自己开了一家纤体中心,自给自足,或许是这家里最不用操心的人。

  宋宜心满心希望凌桓能坐到她的旁边,但宋国升却发话:“凌桓,你坐到宜娜的旁边。”

  宋一羡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小姑姑,失望跃然脸上,能被邀请来家里吃饭,可见爷爷对凌恒的认同,爷爷的用心明显,像这样的人才,用来强强联姻,大姑姑自然更适合。

  佣人来上菜,每样菜都是装在小碟里,一人一份,大家都很有礼貌,对着上菜的人道谢,宋一羡学得有模有样:“谢谢!”

  至于用餐的礼仪,她还需要恶补,想着旁边的大伯母是个温雅美人,跟着对方学,准没错,于是大伯母拿筷子,她也拿筷子,大伯母夹青笋,她也夹青笋……

  家宴上是不能谈工作的,但大家平日除了工作,私人时间都比较少,只得把话题都落到宋一羡的身上,问一些她的近况,却没有有提起她的父亲,她猜测着,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父亲是这个家的禁忌。

  庆幸她的学业拿得出手,也算没给父亲丢脸。

  宋宜娜突然问:“这些年,你们都靠什么生活?”

  “做火锅。”她笑着说:“我家的火锅可有名了,好多人开着车,排队来吃,有机会,你们也来,我提前备好凉茶来招牌你们。”

  说着,她用眼角的余光瞟向爷爷,凉茶可是父亲的绝活,她想知道父亲在爷爷的心底,似乎还有一丝涟漪,亲生儿子把老爸亲手送进监狱,任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亲情伤害。

  但她却半信半疑,父亲为人谦和,和街坊邻居的相处一直保持着助人为乐,吃亏是福的乐观,很受大家的拥待,巷子里的人家不和睦,都会请父亲从中调停,就连年轻一辈当中,有喜事,会请德高望重的父亲去当证婚人。

  想到这里,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大伯,大伯眉眼温柔,平和的神态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他会是当年那件事的真凶么?

  她往嘴里塞了一勺蒸蛋,发现爷爷的眉间闪过一丝怒意,心想着糟了,勾起了他的伤心事,可见父亲在他的印象里根深地固,一时难以改变,她将手指一松,银制的勺子掉在地上,那清脆的声音立即打断了宋国升的沉思,她窘迫着脸:“不好意思。”

  凌恒在一旁问:“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离大门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很小的房子,屋顶是黑色的,石雕非常的考究,像是古物,面积狭小不像是住人的。”

  宋宜娜赶紧解释:“那里原是这间大宅的祠堂,我们不供奉这个,所以就闲置在那里了,凌先生是在国外长大的,关于中国的老传统,可以多了解一些。”

  不知道凌恒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话题轻松的转移到了这间古朴大宅上,也算是帮她解围,她打心底里感谢。

  凌恒很能带动话题,大家很快就聊到庆市的一些古建上,宋宜心显得特别的热情,争着给他讲着庆市一些有趣的见闻,整个晚宴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吃过饭,大家都聚集到客厅里闲谈,佣人送了水果上来,顾玉兮拿出一个红色绒布小锦盒,送到宋一羡的面前,说:“你第一次来,大伯母把这个送给你,算是一点心意,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好歹是我的心意。”

  她轻轻的打开盒子,一个很粗的黄金雕凤手镯闪闪发光,这样的纹饰像是出嫁用的东西,估摸着可能是大伯母的嫁妆,果然是有钱人,这东西在外头得好几万吧,竟然随口说不值钱。

  她从不拿人家的贵重物品,但想到这是礼仪,就收下来。

  大姑姑宋宜娜比较直白,送的是三生广场的金卡,她听说过这种金卡,最少得存上100万,她从出生到22岁,吃喝拉撒加起来都没有用到这么多钱,难怪俗话说,富在深山有远亲,就这么一个见面礼,就能让人少奋斗个四五年,跋山涉水又算得了什么。

  小姑姑送她的香水,小姑姑悄悄跟她说,她身上都是中药味儿,掩盖了她的女人味儿,让她多喷点香水,多招引几个如意郎,老公这种生物,得多方选材,重点培养。

  临走时,宋国升主动提出让凌恒送她。

  ……

  凌恒把宋一羡送到巷子口,这个时候是晚上9点,并不算晚,但看着狭窄的巷道口,进进出出的人流,让他不由得想到在美国时,他出生的那条巷子一如此刻,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却充斥着毒品、暴力、歧视和酗酒,小时候的他,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填饱肚子,离开那条阴暗潮湿的巷子,去呼吸新鲜自由的空气。

  见他愣在那里若有所思,大概是工作太忙,哪怕休息都不能松懈,她说:“我家离巷口的路不远,你就送我到这吧。”说完,她挥挥手:“谢谢你,再见。”

  “我还是送你到家门口吧,送到家才算不负受人之托。”看着她娇小瘦削的身板,总给他弱不经风的感觉。

  宋一羡暗忖,能干到他这样职位的,相必都是细无巨细,力求完美,于是点点头:“好吧。”

  穿过巷口,步行约十几米,空气中火锅的香味就越来越浓烈,拐过一个弯儿,狭窄街道的一侧并排摆着一张张桌子,四五人围在一起,白气袅袅,路过时,有人伸手跟宋一羡打招:“小羡,这么晚才下班?”

  她不能解释是和爷爷吃饭去了,只是笑着回应:“和朋友一起出去了!”

  对方的目光一下就落到她身边高大英俊的凌恒身上,上下打量,惊喜的问:“你男朋友?”

  她赶紧摆手:“不是的,是一个朋友。”

  心想着如果小姑姑跟他的事儿成了,那以后就得称他为小姑父了!

  “赶紧回去吧,你老爸肯定高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