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女追男隔层纱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242

  宋一羡打小就和父亲住在这里,她平日进出独来独往,还没见她带过男孩子回来,今天是头一个,难免被人误会,越解释,在别人看来就是欲盖弥彰,所以就不解释了,又担心凌恒误会,说:“都是二十几年的老邻居了,大家平时就爱开点玩笑。”

  走到一家名叫思羡的火锅店门口,她说:“这里就是我家了。”

  路边摆着桌子,不大的店堂里更是宾客拥挤,凌恒说:“你们家的火锅味道一定很棒。”

  “火锅的味道自然是一级棒!”她自卖自夸的竖起拇指:“其实我们家回头客最高的是我爸自酿的凉茶,喝了清热去火,神清气爽,为了感谢你送我回来,我请你喝凉茶。”

  店堂里人太多,空气闷热,她搬了张长凳,让他坐在外面,她说:“我们这里很简陋,你别介意哦!”

  他笑了笑:“挺好的。”

  酒好不怕巷子深,形容的应该就是像这样的火锅店,装修简单,味道却不简单。

  宋一羡觉得他一笑,整个气场都变了,脑海里立即蹦出“如沐春风”四个字。

  她转身走进店堂里,出来的时候,两只手分别拿着一个塑料杯,里面是淡黄色的凉茶,她解释说:“我们这里的凉茶一共有四种,功效都不一样,今天晚餐的时候我见你吃了不少牛肉,这种凉茶最能解腻消火,你试试看,跟王老吉可不是一样的哦。”

  一提到中药,凌恒最先想到的就是苦涩的味道,第一次喝中药是因为得了疟疾,躺在床上的他奄奄一息,母亲从唐人街的一家中药辅里弄来一些草药,记忆里,那些药材黑漆漆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熬煮出来的汤汁也是黑漆漆的,喝一口,苦到心里,那时候可能是因为肠胃衰弱,那股苦味难受得让他干呕不止,至此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接过凉茶杯子,他微微的皱起眉头,一看就是难受的表情,宋一羡知道他是在国外长大的,大概没怎么见识过中药,但想想来盈克汉方做战略顾问,多多少少也会了解一些吧,她还是为对方解释着:“口感微苦,但是只要入喉,就会有回甜味。”

  她把自己的那杯放在鼻子边闻了闻,露出轻松享受的笑:“这里面加了桂花和山楂干,桂花还是去年秋天我在研究所里摘的,研究所里有棵三十年的老桂花树, 不知道什么时候紫荆花的种子在树干上生根发芽,去年开了花儿,所以采下来的桂花上,有股紫荆淡雅的香味儿。”

  听她这么一说,他好奇起来,先是学着她的样子放在鼻边轻轻闻了闻,似乎没有闻到她说味道,于是放在嘴边呷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

  宋一羡笑起来,没想到在职场上叱咤风云,为大公司出谋划策的大军师会被她胡诌两句给唬住了。

  接着她用激降法:“男子汉大丈夫,还怕这点苦吗,把它喝光吧,明天早上起来,你会有与众不同的感觉!”

  这时凌恒才恍然,他竟然被一个乳秀未干的小丫头牵着鼻子走。

  在一个小姑娘面前,绝对不能示弱,他仰头将凉茶一饮而尽,虽然有苦涩感,但在喉头一转,很快就消失了。

  虽然不喜欢这味道,好歹是别人的好意,他说:“谢谢。”

  凌恒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回去还得加班,起身向宋一羡告别,大步朝着巷外走了。

  凌恒刚消失在拐弯出,宋健寰就从店堂内走出来,见她愣在院子里,上去问:“看什么呢?”

  她侧头对父亲笑了笑:“没看什么。”

  “今天又疯到哪里去了?”

  “没有疯,今天爷爷叫我去吃饭了。”她没有事先告诉父亲,担心父亲会阻止她去。

  “哦。”宋健寰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似乎内心并无波澜,店里有客人叫着再上两份“毛肚”,他赶紧招呼客人去了。

  天气开始变热,吃夜宵的人多起来,每天店里都要忙到凌晨两三点钟,为了不耽误宋一羡正常的作息时间,宋健寰请了两个帮手,她把第二天制作凉茶的药材泡好,就洗漱,上床睡觉。

  ……

  凌恒住在北滨江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租金交了半年,这也是他在盈克汉方的工作期限,这里离盈克汉方总部大楼很近,每天拉开客厅的窗户,那栋白色的大楼就会出现在视野里,迎着灿烂的晨光,散发出金子一样的光泽。

  凌恒伸了一个懒腰,顿时感觉到不同以往的轻松,尤其是昨天还熬夜看完盈克汉方的财务数据,只睡了三个小时,现下却思维清晰,精神焕发。庆市是个湿气特别重的城市,居民大多爱吃火锅,有助于去湿热,但他吃不了辣子,饮食清淡,时间一长,就感觉腰腿酸痛,食欲缓滞,此刻的轻松,有点像久旱逢甘霖,难得一遇。

  他想起宋一羡说的话,不禁笑了,一杯凉茶真的有这样的奇效?

  早餐,凌恒的味口出奇的好,两片吐司加上脱脂牛奶,又要了一块煎鸡排,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恰巧遇到宋宜娜,他向对方微微点头示礼:“宋经理,早!”

  他的礼节拿捏有度,不禁让人联想到谦谦君子,只是这“宋经理”,听着让人有距离感,宋宜娜笑着说:“我倒希望你能叫我宜娜,你的工作跟我关联不大,能像朋友一样相处更好。”

  他礼貌的笑了笑,没有表态。宋宜娜很少到公司总部来,今天出现在这里,猜测着对方肯定是来邀功的,今天早上的新闻里,盈克美妆发布了第一季度的销售数据,成功挑战了国外很多美妆品牌在国内市场上横行割据的场面,挤进了季度的销售前十,实现了国产美妆许多零的突破。

  1个小时后,是盈克汉方第一季度的总结报告大会,她的到来,想必会增色不少。

  两人进了电梯,宋宜娜说:“你今天脸色不错。”

  他突然对凉茶的配方来了兴趣,有机会可得好好请教一番。

  盈克汉方的季度总结大会,作为战略咨询顾问,能让他来参会,是宋国升给予了他很高的信任度,间接提升了公司高层对他的支持,方便接下来的工作开展,他会在三个月之内对盈克汉方作出一个全面真实的了解,才能为他们制定出新的市场战略计划。

  如他所料,这次会议最出彩的就是宋宜娜,盈克美妆之前是盈克汉方的鸡肋,他有所耳闻,当初是宋宜娜自己提出要接手美妆部,她的着眼点不错,也有胆量,初期说服宋国升,由集团出资收购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小品牌美妆,抓对了消费群体,在庆市首推定制美妆,这5年前,成效显著。

  盈克汉方则成绩平平,副总做着报告,宋健宇显得很平静。

  会议一结束,打开手机,宋宜心有好几条留言,问他星期六有没有空,想尽一下地主之宜,带他去庆市有名的网红地崖观村逛逛。

  ……

  手机的屏幕已经暗下来,宋宜心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有种望眼欲穿的焦燥,侧头看着宋一羡:“他什么时候能开完会?”

  宋一羡忍俊不禁,小姑姑像个18岁怀春少女一样,揣测着暗恋对象的心思,她说:“只要他看见了,肯定会回的。”

  “他要是拒绝怎么办?”

  “不会的,不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像小姑姑这样的美女,他忍心拒绝?”

  一句话逗得宋宜心心情大好,想了想又说:“你又没谈过恋爱,怎么知道他不会拒绝?”

  宋宜心觉得自己没找对军师,小丫头自己都没谈过恋爱,还教别人谈恋爱!
 宋一羡解释说,这叫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再说了,谁说她没有经验,她和同学戴轻舟一直都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不过她有预感,两人是会走一起的。

  看见宋一羡红了脸,宋宜心看出些端倪,赶紧凑上来问:“快说,那人是谁?”

  “等谈成了再告诉你。”

  宋宜心的手机铃声终于响起,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凌恒的名字,她激动得心都要从胸口蹦出来了,手有点抖,宋一羡笑着:“幸福来了吧,还不快接。”

  按下接听键,迅速的将听筒放到耳边。

  她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看到小姑姑嘴角的笑容完全消失了,眼睛似乎起了层朦胧的水光,挂断电话,宋宜心失望的说:“他说没空,而且他对人多的地方不感兴趣。”

  对方很果断,语言里没有一点缓和,说是没空,其实是在果断拒绝对方的示爱。

  或许是应了那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话,宋一羡是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宋宜心却觉得他是真的没空,自己没约对时间,还抱怨着:“下次问清楚他有空再邀请,免得这么尴尬。

  她好奇:“小姑姑,这个人来公司也没多久,你为什么会对他情有独钟?”

  宋宜心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一针见血:“帅,女孩子对帅哥都没有什么抵抗力,而且你有没有发现,他说起话来,声音特别的好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