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误会的真心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187

  大概是职业素养的关系,宋一羡觉得凌恒说起话来,声音沉稳,抑扬顿挫,条理清晰,听起来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别说小姑姑了,连她都好感十足。只是能力优秀,又帅气的男人,应该有很多女孩子前赴后继吧,32还单着身,不是太挑剔,就是有“毛病”。

  她看看表,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到了,她提醒:“小姑姑,我要回实验室了。”

  宋宜心心情沮丧,好不容易找个能说话的人,偏偏小侄女又是个学霸,和她聊着天还记挂着实验室里的事,于是说:“好吧好吧,放过你了。”

  宋宜心一走,她赶紧往实验室赶,上课期间是不能会客的,谁让她喜欢小姑姑呢,得了个空当,在研究所的茶水室里泡一杯柠檬茶,听对方像一个初遇爱情的小女生一样,眉飞色舞的谈论着对心上人的爱慕,又因为等他的电话,而焦燥难耐。

  小姑姑还一脸自豪的说,这才是爱情该有的样子。

  宋一羡在心里一一对号入座,她和戴轻舟都是教授的得意门生,常常一起做课题,走得很近,很多同学都玩笑,说她俩是强强联手,非常的登对,大概是听得多了,两人也就关注起对方,没有任何确定恋爱关系的语言,却有种心知肚明的默契。

  午饭的时候,他会主动买她爱吃的菜,在她为课题焦头烂额的时候泡一杯清心明目的金银花茶。她每个星期会去帮他整理一下宿舍,在他感冒的时候,送药过去,大概是看多了同学为爱情撕心裂肺,痛哭流涕,她觉得没有波澜的细水长流,也挺好。

  她下意识的将手放在胸口,体会着小姑姑嘴里的心如鹿撞,见不到对方会心烦意乱,安静不下来,她和戴轻舟几乎天天都泡在实验室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压根就不用想,而且她心态好,只要放宽心,哪有解决不了的事,想了好一会儿,也想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于是果断放弃,赶紧回去看看红景天的成份分析报告。

  ……

  星期五,宋一羡接到凌恒发来的短信,说喝过凉茶后神清气爽,打算明天再去喝一杯,并向她讨教一下凉茶的精髓。

  这个周末跟老爸约好要回家,于是欣然接受,和他约了晚饭,看在小姑姑对他一往情深的份上,她这个从不八卦的人,决定去探探他对未来伴侣的要求,所谓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星期五下课后,她就下山回家,第二天一大清早起来熬火锅底料,宋健寰好奇:“大早上的,你在瞎折腾什么,厨房有我才做好的底料,要用就自己拿。”

  她赶紧解释:“有个朋友晚饭的点儿要过来,他不是庆市人,吃不得辣,想让他尝尝正宗的清汤火锅。”

  她这么上心,宋健寰好奇:“男朋友?”

  父亲不大愿意听到宋家的事,她也不便解释跟小姑姑有关,只说:“不是的,人家哪能看得上我呀。”

  “谁说的,我女儿这么优秀,他要是看不上,是他的损失。”宋健寰一直把女儿视为他的骄傲。

  担心父亲会纠这个问题问到底,于是提醒他:“你早上不是要去刘叔那里拿凉茶药材吗,你帮我带一点山楂。”

  宋健寰看看表,不是女儿提醒,他还差点忘了约的时间,于是赶紧出门。

  凌恒是个很守时的,跟她约的6点,他都会提前10分钟到。

  他上身穿着浅蓝色的带领logo衫,下面是灰色的休闲西裤,映衬着结实修长的好身材,宋一羡暗忖,帅哥就是帅哥,什么样的造型都相得益彰。

  她问:“你下午做过长时间的有氧运动?”

  他低下头,发现裤腿上沾了一点草屑,觉得这小丫头的观察力不错,上午他陪宋国升去打高尔夫,原本就快打完一局了,中途又加进来几个人,都是庆市颇有名望的商人,不得不附和着,原本晚上是有饭局的,但他不是个随便爽约的人,就拒绝了。

  一杯让人心旷神怡的凉茶比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有诱惑力。

  她领着他往包间里走,然后解释说:“不知道算不算职业病,我看一个人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观察他的脸色,人在运动后会分泌内啡肽,精神愉悦,如果是平时缺乏锻炼的人,脸色会有微微的苍白,而经常运动的人,侧是微润的红。”

  一进房间,他就闻到浓汤的味道,仔细一看,桌子中间烧着的锅里沸腾着奶白色的汤汁,四周摆着几小碟烫菜,他问:“这是打算涮羊肉吗?”

  “这是最地道的庆市清汤火锅。”她邀请他坐下,很仔细的解释着:“外地人一说到庆市的火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红彤彤的辣子,其实最地道的庆市火锅是鸳鸯锅,一红一白,就像太极图,阴阳融汇。上次你说不吃辣,我就特地做了这个,你试试看?”

  “谢谢。”

  他的嘴角微微一弯,尽现一个成熟男人的优雅,让宋一羡有点心浮气燥,没想到自己也有为男色迷倒的一刻。

  她把菜下到锅里,说:“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不要客气。”

  他疑惑:“为什么你知道我喜欢这些菜?”

  “小姑姑说的。”她抓准时机,表现出宋宜心的细致体贴,以及对他的关注。

  他问:“有公筷吗?”

  她在旁边的柜子里找了一双筷子递给他,他夹起的第一片青笋,放到了她的碗里。

  她的脸红了,说:“你太客气了。”

  跟上次在爷爷家用餐一样,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正襟危坐,腰背笔直,文雅得体,就像是在看一幕优质的偶像剧。

  他说:“上次喝过凉茶,第二天感觉身轻气爽,所以忍不住又来了。”

  宋一羡得意的说:“这是我爸的独家秘方,街坊邻居都喝了快二十年,口碑可都是货真价实做出来的。”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她说:“你等等!”

  她转身出去,很快端了一杯暗红色的汤进来,放到他的前面,说:“这是特制的酸梅汤,今天天气热,运动出汗,用它来消暑润肺,最好不过。”

  凌恒对于别人推荐的事或物最初都会抱着怀疑的态度,自从上次她推荐的凉茶效果独特,对于她的话,他深信不疑,端起来呷了一口,味儿酸酸甜甜的,很爽口。

  他以前也喝过酸梅汤,瓶装的,味儿跟这个很像,在喉咙里一转,这个香气甘甜持久。

  “凌先生,你有女朋友吗?”他都30多岁的人了,又如此优秀,女孩子们可不是瞎子,小姑姑是完全沉浸在暗恋中的人,难免会“耳鸣眼瞎”,她得打听清楚才行。

  她的问题太过突兀,凌恒一愣,这小丫头为什么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是喜欢他吗?

  凌恒侧头,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认真的看她的脸,巴掌大的鹅蛋脸上,眸子晶莹透亮,他的心如同死水微澜般泛起涟漪,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他说:“没有。”

  她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着她脸上瞬间松懈下来的表情,他惊讶,她真的喜欢自己?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产生,他有点不自在,她的天真诚恳很让人心动,但他却是个恐婚主义者,恐怕会让对方失望,他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回答“有”,彻底断了对方的念想。

  她把一碟新鲜的银耳放进汤锅里,说:“这个补肾益胃,很多人喜欢用来煲莲子百合,我常常用来做凉菜,口感会很脆。”

  “你以前交往过几个女朋友?”

  凌恒放下筷子,她的问题都非常的隐私,是要对他刨根问底吗?

  话出口后,她也感觉到这个问题太唐突,又太私密,会让人产生误会,面红耳赤起来,正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把这个话题转移走,包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宋健寰站在门外,看着两人,笑着问她:“你一大清早起来又是煮汤又是挑菜,就是为了招待这位先生吧。”

  凌恒立即起身,对着宋健寰点头示礼:“宋先生,你好,我叫凌恒。”

  宋健寰上下打量,眼前的男人身材挺拔,五官帅气,可谓是一表人才,看来女儿的眼光不错,于是笑着说:“别客气,坐!”

  宋健寰在旁边坐下,说:“你别小看这锅汤,新鲜的当季食蔬为主,加了几味本草,可是食补的佳品,天气正在变热,是要清燥解热的时候。”

  凌恒一进盈克汉方就听说过这个人,他毕业于国内知名的中药学府,而盈克汉方又是靠中药发家的,当年很多人都认为他会是盈克汉方的接班人。而罗生门事件,至今在公司内部被人津津乐道,真相难明。

  凌恒脸上挂着职业性客气的笑容,眼睛却在认真的打量对方,都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宋健寰眼眸平和,声音柔和却有力,不太像是心思缜密,不念亲情之人,也或许,这些年在外漂泊,打磨了心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