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欠下的人情债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357

  宋健寰主动提出:“陪我喝一杯,怎么样?我这里有尚好的桂花酒。”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平日应酬都是要喝酒的,别人诚心的邀请,他也不能拒绝,而且他们家的东西似乎都有食补的作用,让他好奇桂花酒的味道和功效。

  大概是为了证明桂花酒的正宗和醇香,宋健寰让店里的伙计把泡桂花酒的玻璃坛子给搬了进来,金黄色的液体里,细小的桂花沉沉浮浮,像一件工艺精美的画,里面还有一个白色的布袋。

  宋健寰用木勺将酒盛在杯里,放到凌恒的面前,凌恒客气的说:“谢谢。”

  他看向宋一羡:“你也要来一杯吗?”

  宋健寰说:“她不适合喝这个酒,她喝茶就好了。”

  他疑惑,为什么这酒女孩子不能喝?

  宋一羡恍然,刚才她还纳闷,老爸为什么把这坛珍视的陈年佳酒拿出来,原来老爸误会的把凌恒当成了未来女婿,老爸封这坛酒的时候,她只有8岁,一直放在父亲房间的柜子里,像宝贝似的,从不拿出来喝,她有问过,父亲总是爱怜的摸着她的头说,等你带男朋友回来的时候,就是它出坛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她赶紧向父亲解释:“爸,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碍于凌恒的面子,有些字眼不好明说。

  宋健寰没听进去,笑着说:“这位凌先生,我和他很投缘,所以一定要和他喝两杯。”

  喝了一口桂花酒,微甜,唇齿留香,久久不散。

  宋健寰问:“感觉怎么样?”

  “很香,入口滋润。”他如实说,一直生长在国外,虽然喝的都是植物酿造的酒,但像这样能看出主料原生态模样的,还是第一次,国内本草植物的功效正在一步一步引发他的兴趣。

  宋健寰点点头,这男孩子言语实在,没有太多花方巧语,是个优点。

  凌恒接着说:“自从喝过宋先生泡制的凉茶,让我对中药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没有太复杂的研磨,只是用水一煮,功效卓越,让人叹服。”

  宋健寰笑了起来,他这辈子就是喜欢跟花花草草打交道,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地,这些植物能给他带来施展的空间,心情得到释放,一个对本草感兴趣,又敬佩的人,想必将来能有共同的话题。

  他对着女儿轻轻一笑,示意她很有眼光,这男人不仅一表人才,说起话来进退有度,彬彬有礼。

  宋一羡的心却七上八下,也不好当面解释,只想着有天女婿变妹夫,那才要闹笑话。

  宋健寰意味深长的说:“在很多人看来,这酒酿起来很容易,只要将桂花收集起来,放在白酒里,经过酒精和时间的升华,自然而得,其实这里头的功夫细碎又消磨,桂花的花期很短,只有4、5天,顺序是先折枝,后摘花,由内向外,由下往上,很是讲究。”

  宋健寰喝了一大口酒,滋味太过美好,他忍不住深呼吸,像是担心香味会飘走似的,然后看着凌恒:“不好意思,有点失态了!”

  就用餐礼仪来说,这是很不文雅的动作,但陈年佳酿,别说是酒液,就连香味,他都舍不浪费。

  宋健寰接着又说:“凉晒也是一门学问,35度,太烈,香味尽失,太低,又容易腐坏。酒,一定要纯正的高粱,将高粱的纯和桂花的香完美的结合起来,这里头的学问更大。”

  说着,指了指酒坛里白色的配料袋。

  凌恒觉得宋健寰和宋一羡相似的地方,就是谈论起草药来,脸上扬溢的自信与得意,这大概就是血脉相承的体现,一种沉重的心情突然涌上心头,眼眶微微乏酸,不过很快就克制住了,他庆幸,这些年商场上尔虞我诈,拼斗撕杀让他练就了情绪的控制,心不外露。

  四小杯下肚,酒的后劲就上来了,宋健寰要再倒第五杯,他赶紧说:“宋先生,酒就喝到这儿吧,我陪你聊聊天。”

  宋健寰笑了,对他更加的赞尝,自律是王者的品格,其实见面的第一眼,就能感觉到他出类拔萃,卓而不群。

  这时,外面有人叫宋健寰,说是有客人找,他应了一声,对凌恒说:“你和一羡慢慢吃,我得去招呼外面的生意。”

  “谢谢你的款待,请自便。”他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等父亲一走,宋一羡赶紧圆场:“我爸那个人,喝了酒就喜欢多叨两句,你别介意。”

  “听他这么一说,这酒就显得更加的珍贵。”

  吃过饭,他要付钱,她摆着手:“不用,我请你。”

  “为什么要请我吃饭?”这样的热情让他有点无所适从,饭局相识,受人之托送她回家,只是寥寥数语,不是客户,也算不上好友,就占别人便宜,这不是他的处世之道。

  “朋友,我把你当成好朋友。”心里想着,因为你很可能是我未来的姑父。

  她一再坚持,他不好意思再拒绝,说:“我下次回请你。”

  “反正将来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顺口说漏了嘴,她又赶紧辩解:“你是公司的大顾问,你的决策关系到盈克汉方的未来,也关系到我们宋家的未来,你的重要性,就跟一家人一样。”

  “那我一定尽力。”

  临走时,她拿出几个牛皮纸小包,用细绳固封,装进塑料口袋里拿给他:“这是我自己配的酸梅汤,乌梅还是去年我和爸去山里亲自动手烤的,熬煮的方法我会发到你手机的短信里,很容易的,一看就会。”

  又说:“你刚才不是说对中国的本草很感觉兴趣,下周星期六,是我们研究所的开放日,会邀请各届人士来参观和考察我们的研究果成,你有没有兴趣来看看,或许能给你的工作找点灵感。”

  “好,我一定去。”这样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都能将药材的食性和功效发挥到极致,中药研究所里的博大精深应该更吸引人。

  她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看入场卷,递到他的面前:“因为名额有限,只能凭票进入。”

  他接过来,想到又吃又拿,让素来无功不受禄的他第一次有了亏欠感,他说:“如果你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送走凌恒,她赶紧给宋宜心打电话,兴高采烈的说:“小姑姑,我约了你的心上人下周六参加我们研究所的开放日,我给你留了一张票。”

  电话那头,宋宜心笑着:“果然没白疼你,事要是成了,要什么给什么。”

  她打趣着:“一言为定,到时候我可是要开口的。”

  ……

  会议沉闷又压抑,面对盈克汉方目前懈怠不前的局前,宋健宇提议从公司的研究所着手,自5年前,公司加大了对研究所的资金投入,是收效回报的时候了。

  盈克汉方研究所的负责人也在会议上,汇报了这5年取得的成果,目前可用的两个方子,一个来自国外购买,用于心血管方面,另一个是研究所自行研发,用来治疗咽炎,效果快速,临床实验3年来,没有出现任何的副作用,可以进行生产。

  但不少人持反对意见,盈克汉方自宋健宇接手以来,公司的发展方向偏向了西药,但实践证明,西药并没有完全打开市场,公司的占有率一直处在行业尴尬的地位。

  而盈克汉方是以西药为根基,可研究所的报告表明,西药和中药的研发率为7:3,完全颠覆了公司的初衷。

  会议进入胶着状态,凌恒没有发言,却比任何人都高度关注,这是制定全新市场计划开拓的第一场会,三场会议结束之后,就是他交付工作成果的时候,所以他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会议的间隙,很多人都往吸烟室走,希望那刺激的烟草能给大脑带来片刻的清晰,凌恒去了办公室,早上他拧了一个大水杯来,有女职员还笑他什么时候变成老干部了,开始泡养生茶。

  他拧开杯盖,里面是早上才煮好的酸梅汤,他又以个人爱好放了些绿茶,一口下去,提神醒脑,比烟草管用多了。

  有人轻轻扣响办公室的门,他侧头,看到宋健宇站在门口,他立即露出商业化的笑容,问:“宋总,有什么事吗?”

  宋健宇是个直性子,直言:“我看你一言不发的,但心里肯定是有番想法,所以来问问。”

  和直性子的人打交道,坦承一些,更容易取得对方的认同,他说:“我以前有做过西药的项目,一直觉得这个领域的发展空间很大,你提出的这个大方向我是认同的,但研究所提议的那两个药方,我认为竞争力不大。盈克汉方对于心血管领域的涉足很少,这样的单品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虽然调查数据显示,很多因素造成咽炎患者逐年增多,治疗咽炎的药剂市场上很多,如果没有特点,要打开市场很不容易,我稍稍持怀疑态度。”

  宋健宇回应着点点头,暗忖,凌恒来公司的时间不长,平时寡言少语,其实深藏不露,从市场到内需,了解得非常全面。

  凌恒突然问:“宋总,要来点酸梅汤吗?”

  他已经将乌黑色的汤汁倒进一次性的小杯中,递到宋健宇的面前,宋健宇接进来,喝了一小口,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脸色一僵,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宋健宇一走,他将手轻轻遮住嘴,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两天天气变化较大,他的咽炎旧疾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