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开放日活动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246

  会议进行了4个多小时,并没有多大的进展。

  回到公寓,凌恒整理资料的时候,一张门票从资料夹里滑出来,捡起来一看,才想起是宋一羡送他的,说是中药研究院开放日的门票,听说她所在的研究院在国内首屈一指,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灵感。

  看看票上的时间,就是明天,他走到衣橱旁边,打开柜门,仔细的考虑着明天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去,想着做中药研究是严谨的工作,去参观别人的研究成果是严肃的事,于是他选了一套浅灰色的正装。

  刚把衣服拿出来挂在架子上,宋一羡就主动打电话过来,问他明天是否来参加开放日活动。

  他说:“我正准备呢。”

  “非常欢迎。”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高兴,又提醒:“别穿得太正式,轻松一点,才能用开敞的视野来欣赏风景。”

  他说:“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凌恒虽然没有穿正装,为了慎重起见,他还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衫衣,配上深色的休闲裤,随性,又不失礼数。

  他出发前给宋一羡发了一条短信,通过导航告知大概1个半小时候能到达。

  开放日活动的宣传做得不错,车驶进上南山的路口,就有广告牌和指示标,道路两边高大的银杏林立,正是枝叶茂密的初夏,一路上赏心悦目,丝毫没有一个人行路的枯燥感。

  车刚驶进研究院的大门,他就看到宋一羡站在不远处的石阶上,她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连衣裙,就像灿烂的金秋引人注目,她的旁边站着一身素色旗袍的宋宜心,对于宋宜心的到来,他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她跟这个侄女感情挺好,邀来捧场也是应该的。

  看着他的车往停车场去了,宋一羡碰了碰宋宜心的胳膊,说:“小姑姑,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你就自己发功了。”

  宋宜心得意的笑着:“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他要是不同意,我就变着纱,天天网着他,让他跑都跑不掉。”

  她被小姑姑逗笑了,说:“面对你这样的美女,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凌恒停好车,向着两人径直的走过去,礼貌的招呼,问:“我来晚了吗?”

  宋一羡说:“刚刚好。”

  能进中药研究院的机会不多,今天来的人很多,络绎不绝,凌恒问:“宋小姐作为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今天不用去接待贵宾吗?”

  他担心她一直陪着他们,会耽误工作。

  她笑着说:“你们就是我的贵宾。”

  又说:“我们有岗位分配,只是我的时间点还没到,你们是我邀请来的客人,我得尽地主之宜,但大部分时间,还得你们自己安排。”

  宋一羡打算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她要把美好的气氛营造起来,剩下的就水到渠成。

  会场里搭建了很多展示台,她向凌恒和小姑姑介绍着:“我们这里的开放日活动不仅仅会展示研究所的一些科研成果,寻找可以合作的对象,还会有一些中药传统制药方法的表演,我们研究院每年都会有开放日,今年是举办得最隆重的一届,特别邀请了一些中药世家传承人,让他们来讲解传承中药的历史,会很有看头。”

  凌恒觉得此行是来对了。

  宋一羡眉飞色舞的继续介绍:“我们这一期的主题叫奇遇,意思是天南地北的中药材,看似普通,但当它们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绽放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疗效。”

  她的目光看向凌恒和宋宜心,意味深长的说:“就好比现在的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长大,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接受着不同的文化观念,看似永远都没有交集的人,突然就遇到了。”

  宋宜心悄悄的笑着,她一直以为学霸的侄女性格内向,手上的功夫比嘴上好,没想到,那张嘴也不得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还会应景应时。

  短短的一段路走过来,凌恒感觉眼睛有点不够用,展位上展出的东西,人衣食住用药,他这才惊讶,中药材的无所不能。

  他的目光在一个展信上驻足,三排木架子上挂着中国古典的香囊,绸缎的布料上绣着各色的图案,蝙蝠、仙鹤、祥云,都是象征平安幸福的,虽然他出生和成长都在国外,但母亲有时候会给他讲很多关于中国,关于家乡的事。

  想到这里,他的眼眶有点发酸,好在他的克制力不错,心里的那点波动,很快就平复了。

  宋一羡拿过一个香囊,闻了闻说:“中国人用本草制香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在当下社会,中国的香水市场被国外的很多大品牌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且这样的香囊不方便佩带,就慢慢的被大家遗忘了,但我觉得,用本草制的香囊香气独特,功效不一样,而且不伤皮肤。”

  她递了一个给凌恒,说:“这里面的主料是杜仲,味微甘淡雅,放在衣服口袋里,跟香水的作用是一样的,我觉得这个味道很适合你,高雅又稳重。”

  他接过来拿在鼻子边闻了闻,笑着说:“谢谢。”

  她这才恍然,应该提醒让小姑姑送的,她来送,显得有些突兀。

  为了不显得太唐突,她又挑一个给宋宜心,说:“这里面的主料是茉莉花,这花跟小姑姑最像了,又白又香。”

  宋宜心笑得跟花似的,夸她:“就你嘴甜。”

  她把香囊别在宋宜心的旗袍盘扣上。

  有道是师傅引进门,修行看各人,她已经把两人引到这氛围里来了,其他时间让小姑姑自己发展,于是她对宋宜心说:“小姑姑,你跟凌先生慢慢参观,我要失赔一会儿,把今天的工作完成。”

  宋一羡朝两人挥了挥手,迅速消失在人潮里。

  和凌恒单独相处,宋宜心只觉得心跳加快,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连她自己都惊讶,她本来性格就开朗,从小到大接触的男孩子也多,相谈顺畅,游刃有余,这还是第一次有了局促的感觉。

  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题开始两人的聊天,于是说:“我侄女是不是很可爱。”

  他点点头,是的,跟她呆在一起,总能心情愉悦。

  宋宜心期待的说:“那我们继续往前面走,看看都有些什么新奇的东西。”

  宋一羡今天的主要工作是介绍研究院培育出来的几个品种的金银花,庆市的土壤很适合这种本草植物的大面积种植,如果一些乡镇想大力发展金银花种植,他们研究所很愿意提供技术支持,来帮助乡民脱贫攻坚。

  另一方面,金银花的药用价值很多,他们研究所有专业的烘烤提纯技术,可提供给厂家,将金银花制成饮料、食物和药品。

  戴轻舟从旁边窜出来,问她:“你刚才上哪儿去了,我找你好半天?”

  她说:“我小姑姑和未来的姑父来了,我去招呼一下。”

  戴轻舟小声的说:“什么时候介绍你的家人给我认识一下呗。”

  他话里的意思,她自然懂,两人一直保持着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需要一个契机,让两人成为正式的男女朋友,见家长就是一种认同。

  她说:“好啊!”

  戴轻舟笑了,腼腆又憨直。

  有人向宋一羡询问金银花种植的条件,成本和产量的事,她很仔细的为对方一一解释,院长特别叮嘱过她们,研究所的产出不仅仅是他们的研究成果,还要把它们发扬光大,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它们的人。

  宋一羡抬起头,竟然在密集的人群里一眼就瞥到了凌桓,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非常的出众,简直鹤立群鸡,她有点惊讶,以为这会儿应该跟小姑姑正聊得不亦乐乎,此刻却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她旁边的人继续问着心中的疑惑,她只得低下头,耐心的讲解,等再直起身的时候,人群中已经没了他的身影,她有点恍惚,刚才看到的人是他吗?

  *

  宋宜心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找不到凌恒的身影,打电话,对方也说不清在什么位置,只能自己去找,庆幸他个头高,在人群里比较瞩目,很快就找到了。

  宋宜心个子不高,淹没在人群里,只看到他的目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前方,到底在看什么,不得而知。

  她用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说:“今天天气挺热的,我看到那边有卖饮料的,我们去喝点东西吧。”

  饮料摊上卖的都是凉茶,喝过几次宋一羡家的凉茶,他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所以到了摊点上,他连饮料单都没看,问:“有没有酸梅汤。”

  摊点的老板自卖自亏着:“你一看就是识货的,我这里的制汤的梅子可是产自我们庆市的万州城,那里的梅子又大又甜,做酸梅汤是最好的。”

  价廉物美,10块钱很大一杯,宋宜心说:“太多了,肯定喝不完。”

  凌恒买了两大杯,他说:“慢慢喝,估计一上午都要消磨在这里。”

  宋宜心纳闷,要怎么做,才能把两人的话题顺利成章的引到恋爱上来,就在这时,宋一羡来了,问:“感觉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