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能消受的美色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295

  宋宜心的整个心思都在凌恒的身上,对四周的展台一点都不敢兴趣,只能敷衍的说:“挺不错的,学了不少东西。”

  凌恒说:“让我对中华的本草植物有了全新的认识,我看还有用植物来染的布,蓝得像海一样,非常的通透。”

  见两人在喝饮料,她建议:“等会有喝白花蛇草水的比赛,去试试吧。”

  她推荐的东西,他都深信不疑,说:“好啊。”

  宋一羡领着两人来到一个搭建好的舞台前面,男主持人正在鼓动大家上去参加挑战赛,谁最先喝完瓶子里的白花蛇草水,将会获得研究院送出的纪念奖品。

  她向着凌恒递眼色,去试试呗。

  他向台子上瞥了一眼,展示桌着摆着一排白色玻璃瓶,里面装着白色透明的液体,暗忖着,听这个名字应该也是凉茶类的饮料,清热消暑。

  于是他把手高高的举起,主持人笑着说欢迎帅哥参与,好茶好水好风景,再有帅哥就更加的赏心悦目了,于是他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的走到台子上。

  同时参加挑战的有8个人,5男3女,主持人说:“最先喝完的胜出,要一滴不剩。”

  凌恒平时是要喝酒的,以前也跟朋友一起拼过酒,就台子上玻璃瓶大小的酒水,他只需要几秒,所以对于取胜,信心满满。

  瓶子拿在手里,其他的人需要撬刀才能打开,他的手劲很大,轻轻一拧,铁制的齿盖就拉开了。

  一股清雅的本草味儿飘出来,让他觉得味道应该还行。

  主持人喊开始,大家仰头就往嘴里灌,一股超乎想象的怪味儿在喉咙里一转,有几个人当时就吐出来了,引得台下的人好奇嬉笑。

  凌恒也觉得难以忍受,但他素来好胜心强,从不愿在人前出丑,所以强忍着把一瓶全都咽了下去,如愿获胜。

  连主持人都惊讶:“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把水喝完,表情依旧平静的人!”

  凌恒礼貌的点了点头,迅速的走下舞台,他低着头,怕被别人察觉到那股难受的劲。

  宋一羡看得明白,把一袋梅子递到他面前:“吃一颗,保证嘴里马上就甜起来。”

  他塞了一颗在嘴里,说:“谢谢。”

  宋宜心凑上来问:“到底是什么味儿,我看其他的几个人都吐了。”

  中国地大物博,本草什么样的味道都有,有温润可口的,也有超乎常人忍耐力的,刚才白花蛇草的水的味道,实再形容不出来,只能用“难喝”来解释。

  宋一羡说:“是不是有种汗水发酵了很长时间之后的烂席子味儿。”

  凌恒笑了,觉得她形容得很贴切。

  为了让他心里缓和一些,她又说:“蛇草水有效解酒、护肝、养胃的作用,经常喝,还有利于身体排毒。”

  戴轻舟从人群里挤过来,对着宋一羡说:“你让我好找。”

  又腼腆的说:“说好要向我介绍你姑姑和姑父的。”

  她脸色一白,糟了,刚才她只是玩笑话随口一说,现在凌恒还不是她小姑父呢,这话说出来,只怕会让对方尴尬,给小姑姑的表白增添障碍。

  可当着凌恒的面,又不好解释清楚,担心会让小姑姑觉得没面子。

  她只能硬着头皮介绍:“这位貌美如花的是我的小姑姑宋宜心,这位大帅哥叫凌恒。”

  戴轻舟站直身体,非常郑重的叫着:“姑姑好,姑父好!”

  宋宜心笑了起来,刚才犹豫不决的问题,被戴轻舟这么一喊,迎刃而解。

  凌恒却赶紧解释:“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被他这么一提,戴轻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脸一红,赶紧道歉:“对不起。”

  宋宜心脸上有些挂不住,没想到他连敷衍都不愿意,拒绝得如些的直接,为了掩盖尴尬,也为了显示出自己的大肚,她尽力挤出毫不在意的笑容,问:“一羡,这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我们同出一门,他挺好的。” 她的回答含蓄又肯定。

  宋宜心仔细打量这个戴轻舟,小伙子高高瘦瘦,戴着一副黑框眼境,很是文气,说起话来温言细语,应该是个很细腻的人,小侄女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宋宜心对戴轻舟说:“有空的时候,让一羡带你去我那儿玩。”

  ……

  凌桓参观过盈克汉方的发展博物馆,那里多是记载着宋国升如从一家小小的中药辅起家,在时代里浪潮里改革,摸爬滚打,成为了享誉一方的国药大家。

  其中津津乐道的,也是宋国升如何将药方优化,又在尔虞我诈,波涛暗涌的商战中,以诚动人,以计谋略,成为了民营企业中的姣姣者。

  今天的开放日活动,才让他对中药有了正确的认知,其实小时候,他也喝过中药,以为把药材晒干后方便保存,药用时,只是按着一定的比例配齐,熬成水即可。

  现在他才知道,其中一些本草植物,要经过古法炮制,才能完全的发挥出药性,尽管现在的新兴技术已经代替了很多古老的制药方法,但仍旧有一些手工艺者,将这些古法留传下来,作为一种文化传承着,这些根本产生不了任何经济价值,但他们依旧秉承着信念,坚持着,让他很有触动。

  宋宜心一门心思都在凌恒的身上,见他全神投入的在展位前穿梭,她也只好耐着性子跟在他身后,就当是欣赏一幅流动的美男图。

  临近中午,开放日活动也接近尾声,知道他俩该走了,宋一羡拿了一份礼品过来,对凌恒说:“这是你刚才喝白花蛇草水的奖品,不过奖品是女用的玫瑰油,别小看这提纯的玫瑰,可是我的导师当年研发的新品一号,现在已经出出口国外了。”

  她把礼品塞到凌恒的手里,又说:“你用不上的时候,可以送给漂亮的小姐用。”

  凌恒听得懂她的意思,于是把香油瓶递到宋宜心的面前,说:“这个你用最合适。”

  宋宜心笑得跟花儿似的,赶紧接过来,说:“谢谢。”

  宋一羡又对凌恒说:“我小姑姑的车今天坏了,就麻烦你载她下山。”

  他点点头:“那是应当的。”

  上车前,宋宜心向她挥了挥手,一方面是道别,另一方面是夸她聪明,想着改明两人的事成了,一定要好好褒奖一下她这个媒人。

  坐到凌恒的车上,宋宜心感觉两人的距离一下就被这狭小的车厢给接近了,车驶到半山腰上,她深吸了一口气,主动问:“凌先生,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宋小姐很漂亮,性格也很随和,好相处。”

  宋宜心知道这样的话等同于一个女人夸一个男人是好人的效果是一样的,只是一种寒喧,不带任何情感。

  她想着干脆把话说破,成不成,痛快一些。

  “我当你女朋友怎么样?”

  凌恒是个聪明人,宋宜心的心思,他早就感觉到了,否则一个对中药完全不感兴趣的大小姐,也不会顶着太阳陪他转了一上午,悄悄瞥到她在树下一边补着防晒霜,一边皱眉难受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的不情愿。

  他说:“谢谢宋小姐的抬爱,我只是作为咨询顾问来贵公司工作,等工作一结束,我就会回去美国,所以并不打算在这里恋爱。”

  宋宜心觉得这根本就不是理由,她说:“你这是在敷衍我,现在交通这么发达,美国又不是很遥远的地方,一个月我能往返几次,而且,我也可以去美国生活,我在意的是,你到底心里喜不喜欢我。”

  凌恒索性把话说绝对:“对不起,宋小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宋宜心又追问:“那你喜欢宜娜吗?”

  他用严肃的口气说着:“宋小姐,爱情不是选择题,我对恋爱和婚姻的态度非常慎重,所以,请不要开玩笑。”

  宋宜心并不是开玩笑,她能感觉到父亲的态度,父亲喜欢凌恒这样的商业奇才,如果能作为女婿,成为阵营里的人,对集团的发展会很有帮助,想到这里,她有些泄气,毕竟她不是亲生的女儿,有好处,当然首先为宋宜娜筹划。

  如果取了宋宜娜,他就能轻而易举的进入盈克汉方的权力中心,她不相信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动心?

  ……。

  回到公寓,凌恒觉得有必要重新,更细致的了解一下盈克汉方的历史,傍晚时分,宋一羡打电话过来,说是想听听他这个博学多闻的“管理专家“对这次开放日活动有没有宝贵的意义。

  “大开眼界,让我对中药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他说话的时候,轻声咳嗽了两声,她问:“你感冒了吗?”

  凌恒说:“庆市的湿气挺重,来了之后,慢性咽炎就犯了,谈不上多严重,就是喉咙不舒服。”

  她问:“明天我带给个方子过来,只是需要循序渐进,坚持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他跟她约了第二天的下午,所以早早就打电话去酒店的餐厅订餐,邀请她吃一顿饭,表示感谢。

  按照约定的时间,宋一羡如约而至,背后一个大包,手里拧了两个大西瓜。

  他好奇:“西瓜能治喉疾?”

  “你肯定听说过西瓜霜,我今天要手工制作西瓜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