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清凉的西瓜霜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113

  凌恒说:“我有听过,西瓜霜含片如果可以治疗我的喉痛,直接买那个吃就行了,为什么还拿西瓜过来?”

  “看病吃药,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愉快的经历,中医药的最高境界是在生活中增强免疫力,以防为主,把治疗的过程简化为生活中一种轻松的体验,西瓜放在房间里,果香浓郁,产生的西瓜霜又可以治喉疾,一举两得。”

  他笑了,说:“那我更得细心的学习学习。”

  宋一羡把背包拿下来,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她说:“我见你给的地址是酒店,就知道你肯定是顿顿吃餐厅,没有厨具,我得把用具备齐。”

  她在卫生间里把西瓜认真的清洗了一遍,用刀将西瓜上端切开一个圆型的口子,然后将西瓜瓤用勺子刮出来放在瓷盆里,又从包里拿出一大袋白色的晶体。

  他问:“这是什么?”

  “硭硝。其实西瓜霜就是瓜肉与硭硝的物理结合。”

  宋一羡又将一层西瓜瓤一层硭硝的将瓜壳内填满,用牙签将切口封好,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瞥到卧室里的衣架,拿到客厅的阴凉处,然后用网兜把西瓜装上,挂在架子上。

  她说:“这个角落比较阴凉,挂在这里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等硭硝渗透瓜皮,结成薄薄的白霜,你就用羽毛轻轻的刮下来,装在玻璃瓶子里,喉咙不舒服的时候,用勺子取一点点,仰起头,将白霜倒在喉咙的位置,见效很快。”

  她又补允:“而且摆一点水果在家里,会有果香味儿,比香水舒服多了。”

  凌恒笑起来,觉得不可思议:“这些方法是怎么想到的?”

  “中医药有着5000年的历史,还不够人想的?”

  她说:“我会选这种传统的方法,是因为你的咽炎是由天气潮湿引发的,并不严重,这西瓜霜就像是有着清凉味的糖霜,轻轻一点,就能去除喉咙干涩疼痛,而且长期服用,也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

  凌恒看看时间,说:“我已经订好晚餐作为答谢,不能拒绝哦。”

  他昨天打电话到餐厅里询问了一翻,餐厅的拿手菜是泰国海鲜,他想着尝尝异域风情的菜也好,宋一羡是土生土长的庆市人,请她吃庆市当地菜,有点班门弄斧,不如特色来得好。

  他订了靠窗的位置,因为窗外就是穿城而过的嘉陵江,江水碧绿安静,对岸是林立的高楼,再过一会儿,夜灯亮起,璀璨的城市夜景更让人心旷神怡。

  坐下之后,服务生很快就端了一盘海鲜拼盘上来,里面有泰国特产的罗氏大虾,还有红壳蟹以及一些贝类,新鲜的海胆。

  凌恒说:“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希望这些能合你的味口。”

  “我很喜欢。”老爸很注重养生,她从小到大粗茶淡饭,到了研究所之后,常常忙得一日三餐都不规律,有时候跟着团队出去采集样品,寻找药材的时候,更是风餐露宿,填饱肚子就好,这种丰盛大餐,也只有偶尔朋友聚会时,才会享受。

  能选择的种类实在太多,宋一羡愣在那里,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口,她喜欢吃虾,也喜欢海胆,尤其是沾上芥末,又甜又呛,口感爽滑,正犹豫着,凌恒用柠檬水洗了手,轻轻的剥开一只罗氏虾,将白嫩的虾肉放进她碗里。

  她有点愣,没想到这个男人会体贴如此,赶紧说:“谢谢。”

  她拿起大虾,沾一点酱汁,塞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是爽口。

  他说:“开放日活动让我对中药有了一种不同于以前的理解,我最近在把盈克汉方的历史从头到尾,仔细的再看了一次。”

  这是宋一羡最自豪的话题,她说:“因为我爸的缘故,我从小就对中药学有着浓厚的兴趣,盈克汉方的博物馆我去了好几十次,那时候不知道宋国升是我爷爷,看着他把一个小小的中药辅发展成了庆市的商业支柱,觉得这个人真的了不起。”

  宋国升接收盈克汉方的时候只有20岁,那时候的盈克汉方没落成民生街上一个普通的中药辅,一间100个平方的门面,10个制药工人,连买药材的启动资金都没有。

  没钱买药材,宋国升就带上店里的伙计们自己上山去采药,回来用手工淘洗烤制,再卖给病患。

  没多久,流感病毒肆掠,感染的人特别多,宋国升就将祖上治疗感冒的药方拿出来,配药熬汤,免费提供给街坊邻里,他提供的药汤效果很好,药辅所在的那条街上,竟然没有一个人因为流感重病的人,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都慕名而来求药。

  宋国升颇有商业头脑,想着既然疗效这么好,不如批量生产,像国外的药剂一样,方便携带,又能长时间储存,感冒来临的时候,随时服用,于是盈克汉方的第一款产品“盈克感冒口服液”就诞生了。

  将这款产品正式投入使用,宋国升还是颇费了一翻心血的,当时的配方中有一味广霍香油,当时广霍香油难以保存,片剂需要高漫浓缩,会流失有效成份,水剂则含酒精,很多人不能服用,直到他在一款治疗头疼的产品上找到了灵感,做成小瓶装的浓缩口服液,不会刺激肠胃,而且方便保存携带。

  产品是有了,要让大家知道,就必须做广告,那个年代,电视机还是很稀罕的东西,有的家庭很少,他就印了传单,雇人四处散发宣传,再加上原本就有口碑,很快就畅销起来。

  这款感冒口服液,为盈克汉方赚来了第一桶金。

  凌恒说:“我从这几年的销售数据上看到,这款口服液至今都是最畅销的产品,毕竟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现在的感冒药推陈出新,广告花样百出,但盈克汉方的感冒药依旧能脱颖而出,让人钦叹!”

  宋一羡说:“只要疗效好,就不怕没有竞争力,而且这款感冒药不单单有治疗效果,还有预防效果,还有一些人用来当作降暑的佳品。中药跟西药最大的不同在于,中药是治疗和提高人自身的自愈能力来克服病菌,就像现在很多癌症病人,他们会用西医来直接杀死或切除癌细胞,这个过程往往会让人体机能受损,然后再用中药来愈合受损的人体细胞。”

  他点点头,很认同她的说法。

  见她光顾着聊天,连吃东西都忘了,他提醒着:“这里的东阴功汤不错,你试试看。”

  她试了一口,微微皱起眉头,说:“我不太爱吃酸的,喜欢甜,因为甜食能让心情愉悦。”

  他试探着问:“看得出来,你一直对盈克汉方非常的关注,而且你对中药这一行挺了解的,我想知道,你对盈克汉方目前的情况,有什么见解。”

  她立即警惕起来:“我的立场,不太好评论。”

  她的父亲就是因为谣言想夺权,才跟爷爷决裂,离开宋家,现在她在这里对盈克汉方说长论短,立场不太合适,要是传到爷爷的耳朵里,担心他会误会老爸现在不安分,要借她的嘴来干涉公司的决定。

  他似乎也看穿了她的心思,说:“我会问你这个问题,一方面,你本来就是研药出身,对于中药的药性和优势比较了解,别一方面,你父亲也是宋家的人,虽然多年没有来往,好歹也是在宋董事长身边长大的,也参与过盈克汉方的管理,你耳目有染,见地比一般的员工要更真实。”

  凌恒吃海鲜的时候喜欢配红酒,他端起酒杯,轻轻的呷了一口,继续说:“想听听你的意见,也算是我工作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你所说的意见,只作为我个人参考,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宋一羡犹豫了一下,说:“我听说当初爷爷分别送大伯出国去念西药,我爸就专攻中药,是希望两兄弟能够联手,找到中西药的融合点,将盈克汉方继续发扬光大。自从10年前,爷爷退居二线,让大伯掌舵公司,盈克的经营方向就开始偏向西药,毕竟那是大伯的强项,谁会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增加风险?”

  “你的到来,证明盈克汉方在西药方面的发展并不是理想,公司在西药方面缺乏竞争力,也是一定市场环境决定的,国外很多大的医药公司都看好中国这片市场,在国内设立分公司,而且其中不乏一些百年公司,人家至始至终都在研究西药,技术方面肯定比盈克汉方这种半路出家的肯定要成熟,而且据我所知,有两种药的配方是从国外买得,这无疑加大了成本费用。”

  凌恒点点头,表示对她看法的认同,其实他早就觉得这个看上去文静温婉的女孩儿,其实心胸开阔,见地非凡。

  他又问:“你对中药后面十年的发展,怎么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