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中药之道,始于足下
山涧清秋月2020-01-23 14:463,224

  谈到这个话题,她的语气略微有些暗淡:“其实中药产业在国内的发展水并不理想,因为西药治疗见效快,治疗短期效果明显,所以长期以来,西药的发展趋势都比中药要好,而且国内,热衷中药治疗的人群多在30岁以上,年轻一代人中,对中药了解和坚持的人越来越少。上次你去参观开放日活动,有很多传统制药方法的展示,这也是我们研究所在尽一份力,让传统的中药制药能多一些人知道,虽然这种费时费力的炮制,已经逐渐被机器自动化所代替,很少有人知道,传统制法能保持和留住药材最好的药性,只是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让大家忽略了最宝贵的东西,而且在国外,不同的国家对中药的规定不一样,让它很难进入主流市场。”

  她喝了一大口果汁,继续说:“但我坚信中药的前景发展很大,就像盈克汉方的感冒口服液,畅销了40多年,它的药性就是口碑。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扬,很多中药知识也被带到了世界各地,偶尔看娱乐新闻的时候,发现不少老外明星非常热衷中药的养生与治疗,喜欢针炙和火罐。就是你上次喝的那个白花蛇草水,前阵子还有个挑战视频,在社交网上很火爆。”

  想起白花蛇草水的味道,凌恒的眉头本能皱起来:“的确是值得挑战的味道。”

  凌恒突然问:“你很希望令尊重回盈克汉方吗?”

  她原本正在夹细嫩的海胆肉,听他这么一问,她停住了筷子。

  他会这么问,她一点也不惊讶,一个驰骋商场的智者,不可能看不出她的企图,也或许自己的技量拙劣,一看就透。

  她不避讳,说:“是的。”

  父亲满腹的才华,应该去属于他的地方尽情挥洒,尽管现在经营的是火锅店,但父亲每年都会挪出2个月的时间,去远足山水,采药尝药,研究全新的药方。

  父亲只字不提,但她看得出来,父亲的骨血里依旧流动着对本草的热爱,它们最好的去处,就是为那些身患疾病的人服务。

  父亲当年是爷爷亲自赶出家门的,要从爷爷那里直接入手,很有难度,她也不能去找大伯,大伯现在是盈克汉方的管理者,父亲的回归,会让他多一个竞争者,也不妥当,想来想去,只能从凌恒这里下功夫,爷爷把他视为智囊,自然也对他充满了信任,除了他,她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既然她这么坦白,他也直言:“这不是件好办的事,我才来公司的时候,对于令尊的事,多多少少也听了一些,其实你也能感觉到,作为亲情,念着这份血脉,从宋董对你的态度,也直接反应着他对儿子的态度,宋董是一个把情感和工作完全分开的人,他接纳令尊重回宋家是件很容易的事,但要进入盈克汉方,很难。”

  她极力的争取:“是很难,但也不是绝对的。”

  “我想帮助父亲重回盈克汉方,不仅仅是要实现他的抱负,也是为了要查明当年罗生门事件的真相,我相信他是无辜的,只是一场权力之争的牺牲品。”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这个女孩子的身上充满了斗志,坚韧又不服输,在某些时候是好品质,但也容易让自己遍体鳞伤。

  他没有做任何回答,这是他个人的处事态度,没有看到结局之前,变数太多,不能轻易的下结论。

  他换了话题问:“最近这段时间你会很忙吗?”

  “可能要出去半个月。”宋一羡说:“我们研究所在万州有一片金银花种植基地,到了采集样本的时候了,而且每年的这个时候,要跟导师去山里找草药,这是我们药研生必须的修行,中国有句俗话,叫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对于本草的了解,从远足开始,不走过山路河流,是感受不到本草的魅力。”

  他举起酒杯:“那就祝你一路顺风。”

  *

  宋国升连着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凌恒,于是打电话约他一起在公司的食堂吃午餐,盈克汉方的伙食小有名气,八荤五素,堪比外面一些自助小餐厅,营养搭配丰盛,只要不浪费,自取,想吃多少有多少,所以在8、90年代,奔着这些美食,不少人挤破头的想进来。

  宋国升有专属的小包间,他最近味口好,让人煮了小火锅,知道凌恒不吃辣,给他备了清汤涮锅。

  凌恒进来的时候,宋国升见他神彩奕奕,脚步轻健,笑着说:“你最近都在做什么,精神头不错!”

  “在酒店看资料。”他职业性的笑了笑。

  “我听健宇说,你前段时间喉咙不大好,今天听你的声音中气充足,还好吧?”

  他说:“庆市的湿气很重,我有轻微的咽炎,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多亏了西瓜霜,挂在房间里,果香味很好闻,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白霜放进嘴里,那种清凉的感觉,让人一整天都能精神抖擞。”

  宋国升有点吃惊,没想到他还会这种传统的制药方法,却又隐隐不安,于是问:“是谁教你的?”

  “是宋一羡小姐。”

  宋国升警觉起来:“你跟她很熟吗?”

  “算得上不错的朋友。”他解释着:“上次在宋董家吃过饭,我送宋小姐回去,喝过他们家自制的凉茶后,感觉神清气爽,是她让我对中药有了一种全新的理解,所以有疑问的时候,会向她请教一些。”

  宋国升笑起来:“她还是个孩子。”

  凌恒说:“商业管理是我的擅长,但对于真正的中药之道,我的知识只是皮毛而已,我欣赏宋小姐并不是她有多渊博的知识,而是对中药的执着,每每聊起这个话题,字里行间,都是快乐和骄傲。”

  宋国升没再问下去,指了指面前的汤锅说:“你来庆市这么久了,知道你不吃辣,就没有请你吃过火锅,今天我特地让厨师做的地道的庆市清汤火锅,你试试,看合不合味口。”

  他说:“我已经吃过了,还是宋一羡小姐亲自做的,她说汤头一定要用菌菇来调,还加了几味本草,清淡咸鲜,吃的时候在碗里放上葱花,放一勺汤汁,沾菜吃。”

  宋国升今天叫凌恒来吃饭,一方面是想问问这几天的工作进展,另一方面,他是想给宋宜娜保媒。

  宋家始终得后继有人,大儿子和大儿媳夫妻和睦,生不了孩子也不能强求,所以宋国升将希望寄托在宋宜娜的身上,想给她招个上门女婿。

  尽管身边不乏世家弟子,但出挑的没几个,真是好的,别人也不愿意当上门女婿,陆陆续续看过不少,再加上宋宜娜自己也比较有主意,才耽搁下来。

  他很满意眼前的凌恒,出自普通的移民人家,一表人才,气质谈吐都算上乘,再加上在咨询公司里合伙人的身份,就知道对方管理才能卓越,正能为他所用。

  宋国升私底下探过宋宜娜的口风,难得她也有这门心思,他才打算极力促成这门婚事。

  宋国升直言:“你跟宜娜也接触过几次,觉得她怎么样?”

  凌恒笑着说:“宜娜小姐很有才能,想必将来能成为你得力的左右手。”

  “你是知道的,我只在工作的时候谈工作,私底下只聊家常,我想你也应该能猜到一些,我这么问,是想知道,你对宜娜是否有男女之间的情感。”

  他立即表明:“宋董,我来贵公司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为盈克汉方规则出未来十年的经营决策,等工作一结束,我就会返回公司,你要知道,做咨询顾问是我最理想的职业,而且在我们行业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你一旦动了离开这个行业的心思,就证明你不再是合格的咨询顾问。”

  凌恒的回答无懈可击,但宋国升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觉得对方会这么说,也有可能是对自己的试探,毕竟将野心暴露得太多,会适得其返,盈克汉方总裁的位置,可比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得到的利益更多。

  宋国升说:“下个月我要带一家人回祖宅去祭祀,那里是盈克汉方的发源地,还保留着不少我们宋家的老传统,到时候你一定要去看看。”

  凌恒点了点头,感谢宋国升对自己的信任,又说:“宋董,接下来我可能有半个月的时候不在公司,我此趟出行是为了更多的了解中药之道,所以不周到的地方,还请见谅。”

  宋国升好奇:“凌先生打算去哪里?”

  “出去走走,我听说要了解中药之道,始于足下。”

  回头凌恒就给宋一羡打电话,说:“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跟着你们研究所的团队出行。”

  她有些为难。

  他说:“你们研究所不是一直秉承要发扬中药之道吗,像我这种对中药充满了敬佩和求知的外国友人,你们更应该热烈的欢迎,而且我是真的有门路可以将中药推广出去的,我还可以提供一笔科研经费。”

  他所说的一堆理由中,宋一羡觉得结尾的那一句最有诱惑力,他们的课题最缺的就是经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甜口良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