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山川2019-07-24 14:544,869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

  尊前一唱阳关曲,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

  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这首《鹧鸪天》诗文是北宋名妓聂胜琼所创作。

  根据《词林纪事》记载,身在青楼的她遇到了真爱李之问,你侬我侬了一段时间,直到男人李之问因公事不得不回家时,她在送别情郎李之问后没多久写下的,后来,她还是有幸嫁得这位男人。

  其实,关于这段姻缘,如果不是因为李之问的妻子宽容大度,不然,聂胜琼也不会获得一段幸福美满的婚姻。

  传说中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北宋年间,李之问一直在长安任职礼部郎中,这时,突然接到通知,受命要进京述职。这对李之问来说,简直是个不能再好的消息了,简直到了心花怒放的程度,每每想到即将要去进京城,他就忍不住偷偷暗自窃喜。

  其实,这是意味着李之问很有可能要升职。

  根据大宋朝的《干部任用条例》来说,处所官员在任职时间达到一定的程度,然后,组织部门就会对该官员的政绩进行审核,并凭据官员的工作情况来进行职务调整。李之问为了能够升官,之前就在私下里做了不少工作,直到内部传出了靠得住消息。

  他知道,只要此次能够进京,他必将官升半级,从原本的五品升为正五品。

  高兴得忘乎所以的老李回到家后,就跟妻子说:“夫人啊,等下为夫君整理下行李吧,过几天我就要出差进京啦。”李夫人一边整理行李,一边操心着李之问:“相公近日多多辛劳啦,进京的路上务必小心,记得早去早回啊。不过有个事情要慎重的告诉您,这个国都是花花世界,夫君可不许沾花惹草呀,如果哪一日被我发现,夫君您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李之问微微的皱了皱眉,瘪嘴说道:“我的好夫人啊,你的相公能是那样的人吗。”

  其实,李之问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而且,李夫人向来对这个老李是看得紧也管得严,如果,李之问平时跟哪个女子多说半句话,回来都要承受妻子的盘问,半天都停不下来。老李这人什么都好,唯独惧内这个小问题,连一次反抗妻子的事情都不敢做。

  不过,他天天生活在妻子管制的重大阴影之下,压力倍增,所以,这次难得的出差机会,对于李之问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辛劳,反而有一种度假的悠然感。

  刚一出门口的李之问,很快就露出了喜气洋洋的高兴样,如同好不容易出笼的小鸟儿。从长安到汴京一千多里的路程,李之问骑着马儿花了两天半的时间便到了。

  到了汴京,李之问先去办了正事儿。

  第一步就是去礼部见向导,将自己的工作内容一一汇报。

  同事见了他连忙贺喜,说道:“李郎中这次肯定是要高升了,恭喜恭喜,到时候你受到录用了,别忘了请客呀,也让大家分享一下你的这份喜悦。”尽管李之问心里乐开了花,但是,他还是故作淡定地摆了摆手,表示:“别这样说,我到哪儿,不还都是为国家出一份力嘛。”

  李之问将述职事情办完后,也就没有什么继续呆汴京的理由了。因为,宦海的工作效率是出了名的慢,仅仅一个干部的录用,光是走个形式,都得花去个把月的时间,所以,李之问可以回长安老家慢慢等消息。

  但是,老李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趟,就这么早的回家,他自然是不乐意的。

  东京汴梁,按现代的角度来看,绝对相当于现今一线城市北上广的存在,非常国际化。青楼酒坊应有尽有,无论是大街还是冷巷,几乎都有着庞大的人流,非常热闹。在北宋时期的汴京,热闹荣华的景象是大唐时期的长安暂时比不了的,而且,让无数男人为之兴奋的是:大宋朝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无“宵禁轨制”的朝代。

  根据《东京梦华录》中的记载:每每夜晚来临之时,东京汴梁城内的情景是这样的:

  “举目则青楼画阁,秀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琦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坊。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异,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

  这简直就是男人们的天堂啊,更何况李之问。

  大家都说,东京的夜生活非常丰富,而且,娱乐业正是蓬勃之时,最为稀奇的便是那个不可描述花街柳巷,堪称世界一流。好不容易出了笼的李之问,这回就想好好的见识一下。

  作为五品礼部郎中的李之问,也就是相当于如今的厅局级干部,哪里能和一般老百姓去那些所谓的鼓楼夜市,或者开封第一楼呢。他要去,肯定是要去国都最高大上的娱乐会所。汴梁的五星级酒店会所总共就有七十二家,而个中最有名的当属白矾楼,也叫:樊楼。

  别看这个店名好像很平平无奇,其实,里面的服务啥都有,可以说是吃喝玩乐一条龙。再一个,宋朝事情的官员,出入这种色情娱乐场合,其实也不算是违反纪律的,但是,李之问考虑到自己还处于任职考查的阶段,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不跟同窗一起去。

  他的去,必然是独自一人,就算是来个“微服私访”。

  不过,去这种场所光喝酒有什么意思呢,自然肯定是要叫个美女助助兴的。于是,他人生当中除了妻子之外的另一个女人粉墨登场了,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东京名妓聂胜琼,在白矾楼,这个女人可是个了不得的头牌。

  于是,聂姑娘一出来,李之问一看,果然美人的容貌足以撑起一座青楼。这个美人不止娇媚,声音还很动听,更为难得的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都精晓,简直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世美人。

  而李之问自然也是个文化人,聂姑娘正是他最喜欢的那一挂。果然,二人一见便倾了心,很快双双坠入爱河。

  之后,李之问就这么沉浸在聂姑娘的温柔乡里,还天天泡在白矾楼不出门,甚至,为了继续和聂姑娘在一起,不吝重金将她给包下了。忘我的两人过起了一段卿卿我我缠缱绻绵的小日子,就这样,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最关键的是,李之问的钱也几乎所剩无几了。总归还是要面对离别的,在临行前的两人,难分难舍,最终,聂姑娘只能含着泪给李之问唱了一曲,等到一曲唱完,她两泪汪汪地对情郎说:“我是没办法留住你的,但是,更无法跟随你一起走。”

  美人这一哭,激起了老李的保护欲,结果,他把心一横,就又留在了白矾楼,甚至,还找同事借了些钱财,在国都逗留了整整一个月。这件事在明代的《青泥莲花记》中,是有着确切的记载的,原文是这样的:

  “李之问仪曹解长安幕,诣京师改秩。都下聂胜琼,名倡也,质性慧黠,公见而喜之。李将行,胜琼送别,饯钦于莲花楼,唱一词,末句曰:‘无计留春住,若何无计随君去。’李复留经月。”

  而另一边的李之问的妻子呢?

  她对夫君的迟迟不归家自然是起了疑心的,这趟差出得未免也太久了,前前后后加起来都快两个月了,更为过分的是,李之问连给家里寄封信都没想起来。“糟了,怕不是夫君外头找了个小三”,李夫人想到这里,甚是内心不安。邻人过来好心规劝:“嫂子莫胡思乱想妙想天开,李年老肯定不是那种人,嫂子你啥事儿也别总往短处想,没有消息或许是忙公事呢。”

  后来,李夫人多次托人送信,对李之问来了好几回催促,这时朝廷的委任状也正好下来了,但是,工作的地方还是在原来的家乡。此时,被催得不行的李之问,尽管对聂姑娘依旧念念不舍,但是,他还是忍痛与其依依惜别,回到了长安。

  一进家的李之问,就看见妻子迎了上来,奇怪的是,此时的妻子不像往常一样发一大通脾性,她只是把怀里的小花猫往地上一丢,娇嗔地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呢,你咋没在青楼那嗝屁了呢?”李之问连忙安抚妻子的情绪,说道:“妻子莫气、莫气,我人在宦海,是没办法的事啊。你看向导交代个任务,让我帮着建立办整材料呢,别的不说,天天还得熬到后三更,这个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呢。”

  要知道,古代的交通、通信非常不方便,其实,也就这点儿好,回来随便编个假话,就将妻子给糊弄过去了。好在,妻子这边算是应付过去了。虽然,李之问看起来不动声色,但是,面对妻子的盘问,他也是异常波澜澎湃,差点给露了馅。

  然而,没出几天,李之问就收到了一封来自国都的书信,打开一看,正是聂胜琼的笔迹,也就是文章开头的这首《鹧鸪天·寄李之问》: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

  尊前一唱阳关曲,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

  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言辞高雅,用典精妙,情真意切,字里行间道尽了对李之问的相思之苦。词的上阕写离别,下阕既写临别之情,又写别后思念之情,实与虚写结合,现实与想像融合为一。梧桐树,三更下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聂胜琼虽然是京师名妓,见到人非常多,但感情却是何等真诚和专一。

  李之问被聂姑娘的一番深情打动,擦去情不自禁留下的泪水,利索地将信藏了起来。但是,后面的日子他似乎淡定不了,对远在国都的聂姑娘是更加的魂不守舍。李夫人瞧见李之问自从出差回来以后,其行为却是各种反常,这早就引起了李夫人的猜忌。

  李夫人始终相信“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这句老话,于是,便找了个机会,趁老公上班之际,一通翻箱倒柜之后,果真找到了聂胜琼寄来的那封情书。看完后,她的神色常变得异常阴冷,但同时,她也被作品中的真挚感情所感染。

  就在此时,窗外忽然雷声滔滔,阴云密布,仿佛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李之问下了班刚进家门,一眼就看到妻子那阴暗而又镇静的脸,他就知道自己和聂姑娘的事情怕是泄露了。

  此时,李之问心想:反正横竖都是个死,那就死得痛快点。

  于是,他便把心一横,虽然,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老李真是个可爱的人,敢作敢当,大步上前,丝毫不含糊地往妻子面前扑通一跪,然后,把怎么认识聂胜琼以及两人的一见钟情,还有后面的相亲相爱,再到后来,他们怎么个恋恋不舍,都一五一十的向妻子交待了。

  末尾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我和她的事情就是这些了,我知道,我做的事,我自己来承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李之问对妻子的火爆脾性还是很了解的,所以,他在心里已经默默的做了最坏的筹算。

  一瞬间,整个氛围尽是恐怖的幽静,静得让人感觉要窒息了。

  静默了许久,李夫人终于幽幽地说了一句话,却着实把老李吓了一跳:“这么优秀的姑娘,为何夫君不把她娶回来呢?”李之问怕自己听错了话,于是,小心翼翼地又问了妻子一遍:“夫人,你、你、你,适才说的啥?能再说一遍不?”“我说啊,既然人家姑娘对你痴情一片,而且又知书达理才貌双全,你看这诗词也写的这么好,你何不把她从青楼赎出来纳为小妾呢?”

  李之问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哪儿敢啊,这不是怕夫人生气嘛。”他妻子倒也大度,说道:“哎呀,你看看别人家有头有脸儿的男人,谁不都有个三妻四妾的,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正五品的朝廷大员,其实,这么多年,你就守着我一个正房,即使你不怕别人见笑,我还不乐意,别人还说我不懂事呢,不管怎么样,你也早该纳个偏房了。”

  李之问挠了挠头,说:“可是,我也没那么多钱呀,夫人你不知道头牌的赎金好贵的。”他妻子表示:“你没钱但我有啊,还差多少钱?我来出了。”

  很快,李之问花了重金,终于,将这个名妓聂胜琼从青楼里赎了出来,如愿将美人接到长安家中为妾。

  在古代,能嫁入官宦人家,那便是青楼女子最好的归宿了。更为难得的是,这还是在正房夫人大力支持之下迎娶的女子,所以,对于李夫人的这份恩情,聂姑娘更是心怀感谢的。让李之问喜出望外的是,这两个女人相见时,居然意外的十分投缘,而且,日后二人都是以姐妹相等,关系颇为融洽,平安无事德度过了几十年。

  传闻,李之问家中和平相处的秘诀是这样的:“一夫一妻一妾,你一三五,我二四六,周日准许我老李歇息一天,三人协调相处,其乐融融…… ……”

  就这样,李之问再娶聂胜琼的故事在本地传为了一段美谈。

  其实,这首词和它的故事,与乐婉同施酒监唱和的《卜算子》词所反映的感情来看,结局的喜剧和悲剧性质虽然不同,但是,对于理解当时歌妓的命运和她们的心理,具有同样的价值。

  此景让我想到了一句话:从前书信很慢,车马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是,却遇见了第二个人,这得需要多大的缘分和运气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诗词里的风花雪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诗词里的风花雪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